返回列表 發帖
回復 45# sanmartin


    沒錯啊!

我可以用佛教跟你說~
為何當初佛教一分為三!

我可以用為何論書與經說~
讀起來一樣為什麼做起來不一樣!

我可用禪宗方法來說~
你現在火侯剛剛好~剋期取證!(就是你的現在)

我可以用身心你現在來講~
....!

我可以用很好笑的方式來講~
譬如:
你現在就像拿著抹布擦們.門內門外都有看到.卻沒有看到為何要擦.怎麼再擦!

我約略可以用朋友之前的說話方式.用佛典去講~
這算網路有公開.而且這是佛法.不能說太多.要客氣一些.(((這因該可以理解吧~我也挺尊重出家人的.以及學習的人.護持的人)))

我也可以用科學來講~

我也可以用倫理道德來說~

(((以前就說了.如果說一起手.不是用正確的因緣與緣起去看.幾乎通通都是變成分別觀.或是其他觀.)))
((有的真的是用因緣與緣起法再做.確說那是分別觀.我想....因該她不知道怎麼解釋和形容與用詞))

TOP

回復  sanmartin


    沒錯啊!

我可以用佛教跟你說~
為何當初佛教一分為三!

我可以用為何論書與 ...
恭野 發表於 2017-3-17 08:21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https://youtu.be/edKmeRHThpY
這講的太好了 以科學的觀點
量子力學的因緣觀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下面來自南師的講法....太多人有各自解釋不知誰對

禅与生命的认知



【南怀瑾】讲述

第35頁十二因缘——三转

第三转四谛法轮,转出了十二个因缘,这是科学,是大哲学了。十二因缘你透彻了,你修行了,你得定了,你成道了。这一个圆圈先记住,不要靠笔记,我背给你们听。“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这两个地方特别注意,大关键。“六入缘触,触缘受”,你感觉空气好不好,冷啊、热啊,这就是触、受,跟物理世界有关。

昨天讲到触是什么,瑜珈叫做相应,就是交感。一触就有交感,心理上就是舒服不舒服。触跟受,你打起坐来腿对不对,一触就有感受,按摩就感受按摩的舒服。受,男女两个爱得要命,什么叫爱情?我说那是荷尔蒙在作怪,那一点荷尔蒙消耗掉了就没有了,算什么爱啊。这是贪爱,因爱就抓,就是集,拼命要抓来,爱钱、爱名、爱利、爱虚荣,有爱就取,有取就有现有的世界。存在哲学来了,“我思故我在”,有我思想就来了,就有了。天下的有抓得住吗?苦集灭道耶!有就是现在的生命,有就缘生,现在的生命必然要老死,一定老,老了一定死,这是十二个因缘。

死了以后呢?生命还存在不存在?西方其他的宗教,死后善人升天堂,恶人下地狱,这是一般的宗教。佛说不是的,死了以后还会再来受报。死后一片无明,莫名其妙,黑茫茫的,什么都不知道,又来投胎了。像昨天睡觉一样,睡着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一片无明,脑筋也不清楚,什么都不清楚,糊里糊涂。无明也不错啊,没有痛苦,也没有烦恼,大昏沉,不错啊!所以外道入了无想定,入到无明境界,什么都没有,等于睡了六个钟头,什么痛苦快乐都没有,无明!一醒了又行,动力又来了,无明缘行,十二个因缘先背一下。刚才我讲过,为什么讲到这里?是要讲真正生死问题,怎么了生死,修行做工夫,所以先要把这个基本弄好。

“无明爱取三烦恼”,无明、爱、取三种属于根本烦恼。随烦恼、小烦恼、大烦恼都是这样来的。我们自己莫名其妙被自己支配了,莫名其妙支配自己,一切是爱,爱世界、爱名、爱利、爱什么,拼命去抓,这三种是根本烦恼。这是把十二因缘解剖开来讲的。

“行有二支属业道”,十二因缘有个“行”,有个“有”,行是什么?是生命一股动力你停不了它。譬如我们睡着了,心脏照样在跳动耶,你的呼吸照样往来,血液照样流动。生命活着永远有一个行阴,像那个电能一样,像太阳月亮永远在太空里转动,这个是行阴,你要把握住这个。所以修行修行,要认识这个东西。行就是现实的世界,物理世界有个动力在后面走,这个动力究竟是精神的还是物理的?现在大科学来了,像量子力学,你们这里有学物理学的吗?某博士讲一讲。这个波跟粒的关系都是行阴,量子力学有波长,有粒子。要不要补充两句?

博士:最新的的量子力学有那个“夸克”,就是靠近这个波的时候,里面波会变动的。

南师:双轨的透过来就是我们今天的信息、电视等等。

某同学:我补充一点。光子、电子有时会体现粒子的状态,有时会体现波的状态。同一种物质,它有的时候是粒子,有的时候是波,以不同的形式表现,所以有一个名词叫“波粒二相性”。

南师:波透过这里,粒子就集中了,就显现这个现象了。就是能量作用,也就是波粒二相性。两个现象综合起来才有今天这些精密科技的发明。我借用量子力学是为什么?是说这个宇宙的一切,现在已经了解到这个程度了,才有今天的精密科技。现在科学还没有到家哦!学佛是要了解这个“行”。你以为佛学是空洞的吗?它是大物理科学啊。所以“行”就构成了今天精密的科技世界,一切皆有,不是没有。

所以十二因缘,佛说的“行”跟“有”这两个部分合拢来,就是我们讲造业。这个造业,基督教讲是上帝造的,或者说是命运使我们这样。其实办不是命运,也不是上帝,没有一个主宰,都是自己抓来的。“行有三支属业道”,造业就是这个业,佛学这个“业”包括善业、恶业、不善不恶的业三种。不善不恶是中性的,修行造业造的是道业,成佛也是造业啊,造成佛的业,地狱众生造了地狱的业。后面有一个动能是业道,所以量子力学还不究竟,行有二支在十二因缘属于业道。十二个,讲了五个了对不对?“无明、爱、取”三个是根本烦恼,心理的。“行、有”二者是物理的,也是心理的,后面的是业,这个叫业道。

然后剩下来七个。从无明缘行、行缘识,从识起名色、六入、触、爱,到了生、老死,这七个综合起来是苦报。这几句话是中国佛学把它综合的,非常高明。我们生命的痛苦是这样来的,这是大科学。你们把十二支好好学喔!将来你们讲政治学、管理学、物理学,你把它用上去,那高明得不得了。世界上的学问是一样的,你看政治上许多农村经济出了毛病,你从十二因缘给它一套,马上看出来这个经济政策发展是那么大的痛苦,也就看见好坏了。这是大学问耶!

现在告诉你的是第三转。每一点都是大科学,认知科学与生命科学。

第三堂

刚才讲到第三转四谛法轮的十二因缘。千万要记住,因为佛的一切大小乘的经论,一切修行方法,都是从十二因缘大原则出来的;八万四千法门也跳不出这个圈圈。所以你看《大般若经》、《金刚经》要破根本一切无明,如何破它?刚才叫你们背的偈子,是佛学家、大师们把十二因缘归纳起来的,非常好。

无明爱取三烦恼
行有二支属业道

从识至受并生死
七支同名一苦报

后来黑板上附带写的“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死”,是古道师在佛学院听来的,这两句话不好,只是帮助记忆十二因缘的名称,意义没有上面古人那个偈子好。譬如“触受爱取有生死”,“有”是一支,“生”是一支,“老死”是一支,结果变成了“有生死”,好像其他的没有生死,在文字上就会误导,差就差在这里。这是讲写文章。

第一个偈子是对的,尤其你们年轻办佛学院的,这些要搞清楚。不然一听好像都对,其实都不对。这就是老师的重要了,师道,就晓得取舍,把对与不对告诉学生,所以说写文章不可使人走上误解的路。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下面來自南師的講法....太多人有各自解釋不知誰對 禅与生命的认知

讲 【南怀瑾】&# ...
sanmartin 發表於 2018-9-26 00:27

37-38頁 是講因緣跟因果之不同 , 我之前我自己認為有因緣下的因果,南師說的是因果下的因緣...因果是大原則....
因缘
因果

我们这里研究是书院的办法,同学师生之间彼此讨论研究。十二因缘的重点在哪里?就是无明缘行中间这个“缘”哦,因是因,缘是缘。因果是讲大原则,有因一定有果。不过这个因果有个大讨论,譬如龙树菩萨后来写《中论》,表面上看到他把因果都推翻了,都是空的,实际上有因果哦。

当年我在峨嵋山闭关下来到成都,一班大和尚,有八九个,都是同虚云老和尚那样威风的大老,在文殊院请我吃饭,就提佛法的因果问题。讲到禅宗百丈野狐禅的公案,说法一字之差,五百年野狐身。然后一个老和尚问,究竟成佛跳出了因果没有?我说当然还在因果之内,因果无所谓跳出,也没有出,也没有入,即空即有,证得菩提是因,进入寂灭是果,因果历然,很清楚。

因果是一个大原则,因果的作用是因缘,所以这个因缘,中国这个“缘”字特别好,佛经中文这个翻译不得了的好。缘是攀缘,一个连锁一个的关系。比如说这是某某人的老三,他上面一定有老大老二。如果这是老四,上面一定还有三个。它一个一个连锁来的。

刚才讲到量子力学,量里头有波长,那个波动里头就有粒子,那个粒子就是缘,那个波就是因。而这个粒子,它不会永远是粒子,它会变成波,变成因,之后变变成粒子,都是因缘连锁的关系。佛学讲因缘是一切有,也是物理世界中一切都有因缘,那么因缘的本身有东西吗?没有,是空的。等于现在讲量子力学波跟粒的关系,波跟粒两个最后的动能是什么?不知道。

因缘的道理非常地深,所以无明起来一定缘行。譬如你累了,夜里需要睡眠,睡了之后不一个是什么?一定醒,假如睡是无明,醒来是行,无明缘行对不对?这很明显的嘛,睡好了一定醒来,你睡一万年也会醒。刚刚一醒那个就是行,你不知道怎么醒的。无明缘行,行缘识。醒了以后就有思想了,行接着就有识了,那个心意识起作用了,很清楚。思想一来就有身体的感觉。识缘名色。名色就是身体的感觉,名是精神的意识,色就是身体,色是地、水、火、风、空五大,是物理的,物质的。

我就拿睡眠来给你们讲,你要这样去研究体会,不是讲理论。换句话说,你打坐入定,入到一念不生无明定,也会出定。出定一定缘行,接着心识作用就起来了。

所以这个意识一醒了,你就感觉有身体。比如说有一个受阴境界,非常好体会的,你们诸位一定有经验。当你十几岁的时候,天气不冷不热,很不想去上课,懒洋洋地睡在那里好舒服啊!可是这个身体呢?有没有感觉?只觉得身体软软的,那个是名色的作用。马上就更清醒了,名色就是身体起了作用。名色缘六入,哪六入?色、声、香、味、触、法这六种,哗!就进来了。你一睡醒以后,慢慢感觉自己有身体了,马上去枕边拿手机,打个电话给朋友吧。色声香味触都来了。

触,起来活动了,触就有受,就有感觉了嘛。白天忙了十个钟头、二十个钟头,吃饭、应酬、做事情,都在感受中。然后是爱,就喜欢了,喜欢做的事情拼命去做。爱就取,抓得很牢。取就缘有,一个连锁一个来。这个一动,下面是什么,你自己看得很清楚。爱缘取,取缘有,家庭啊,父母、妻子啊,名誉、财产啊,就是现有的人生。活着下一步一定有老,老就有死,死了以后等于又睡觉,又无明去了。明天早晨怎么醒的?不知道。所以我说你们参禅,了生死,看看晚上自己怎么睡着的,早晨怎么醒来,这一夜中间这一段完全无明,你搞不清楚。

佛说这每一个动作,过程都是无主宰的,没有一个人给你做主的,也不是上帝,也不是鬼,也不是神,也不是阎王,也不是菩萨;非自然,不是空洞自然而来的,它有物理的作用,有科学性的。因为无主宰,非自然,所以叫缘起,缘生,因缘所生;性空,它的本性体空,没有实在的东西,也叫性空缘起。所以佛有个偈子:“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一切皆是缘生性空,性空缘起。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這篇講得太好了……………

佛教哲學的開端:佛陀的緣起論與三法印(上)

撰文:紀金慶

2019-05-13 11:00

https://www.hk01.com/%E5%93%B2%E5%AD%B8/110560/%E4%BD%9B%E6%95%99%E5%93%B2%E5%AD%B8%E7%9A%84%E9%96%8B%E7%AB%AF-%E4%BD%9B%E9%99%80%E7%9A%84%E7%B7%A3%E8%B5%B7%E8%AB%96%E8%88%87%E4%B8%89%E6%B3%95%E5%8D%B0-%E4%B8%8A

作者|紀金慶

今天想跟各位分享的是佛學思想的開端,也就是佛教的開創者釋迦牟尼的佛法綱領,這個佛法綱領就是緣起論和三法印。

我們知道佛學是一個超過千年的思想傳統,而任何一個傳統一但拉長,即使中心主旨不變,在發展過程中的不同階段仍然會有側重點擺放的巧妙不同。為了掌握佛學發展過程中不同階段的思想精髓,今天我們文章就先著眼於佛教傳統的開端,也就是釋迦牟尼的佛學綱要上,而後來的大乘佛法如中觀學、唯識學與禪宗等重要傳統的發展則暫時割捨不談。

釋迦,原是族名,牟尼,了悟靜寂之道的聖者,所以釋迦牟尼的原意是釋迦族開悟的聖者。傳說中,釋迦牟尼原是釋迦族的王子,在一次與父王出城巡觀百姓耕作,眼見農民赤體骨瘦如柴,烈焰下飢渴交迫而老死不得休息;後又遊觀四門,親見世間生老病死之苦,悲願心作而生慈悲,因此移坐閻浮樹下苦思救世之道而萌生出家之志。

在印度的傳說中,佛陀在修道的過程中體悟了真理而成為印度本土的轉輪王。佛陀一生三次大弘法,所以在佛教信仰裡頭有三轉法輪之說。作為轉法輪王,佛陀第一次傳道初轉法輪才是佛教正法的開始,也就是說,在佛陀之前的印度信仰不應被佛門視為追求解脫的究竟之道。

那麼在佛陀之前的印度信仰是什麼?

釐清上述問題很重要,因為這是佛教信仰核心與外道的重要區別。我相信這個問題不只是局限於學術上的意義而已,它還是具有宗教實踐的重要意涵。因為無論在任何時代,佛教的教法都容易和其他看似同樣追求解脫的法門混淆起來。我們這裡不是要去說非佛教思想的解脫法門就不可行,其實這世上有許多的解脫與療癒法門都有助於提升我們的心靈、我們的人生,但這些法門並不能隨意混用。這裡用藥理作比喻,人們習慣求助宗教來解脫人生苦難,但我們可以想想,就像我們有病痛尋求解藥一樣,每一個藥方都有一定的系統特性,因此不同的藥方彼此可能會相互克制抵銷,而嚴重的時候,甚至會產生不同藥方彼此惡性作用的情況。因此,不當或過當的藥物濫用,有時不但解決不了病根,反而帶來更危險的症狀。這個道理,也是我一直以來認為追求感悟的佛教實踐也不能過於脫離理智分析佛理的原因。

以下,我們來談談佛教哲理與其他宗教思想的重要分別,我們先從佛教與印度教的不同開始。

吠陀思想

佛教信仰開始前,印度本土的宗教是吠陀,吠陀的主要思想綱領來自《吠陀經》、《奧義書》和《薄伽梵歌》一類的典籍,吠陀思想對於人生解脫之道的主要精神綱領是梵我合一的宇宙觀,後來佛教稱之為神我論思想。

吠陀思想是相當典型的形上學,認為世界的真理在我們日常感知的現象之外,那麼在吠陀思想看來,我們日常感知的是什麼呢?

吠陀思想認為,我們日常感知的世界是由小我的迷執所構成的幻象世界,這種基於我執而來的生活,錯誤的將迷執的世界視為真實。如此,吠陀思想主張,唯有透過打坐冥想的修行方式,可以返回小我和宇宙全體的合一狀態,在這種合一狀態中,小我如同一滴海水化在大我宇宙的汪洋之中,在這種狀態中日常凡間的一切迷執都解消在更高層次的體悟當中,修行者在這種狀態中發現我即宇宙,宇宙即我。

寫到這裡,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意識到今天許多佛教實踐其實摻雜了非佛教原理的吠陀思想?打坐與冥想,或主張小我之外另有一個宇宙大全意識的大我境界,這些原則上並非佛陀教法的核心主軸。但分析到這裡,我還是要強調這裡不是要否定打坐或冥想無助於解脫,而是打坐或冥想可能是許多宗教靈修的共通法門,並非專屬佛門,並且也不是佛門最主軸的修行實踐。在接下來的分析裡頭,我還會跟各位分析,過度地強調打坐或冥想,或者追求真我或大我的宗教思想,甚至可能違背佛法本意。

吠陀思想認為,小我或說個體之我,在打坐冥想的最終階段將發現,從自我的迷執到日常感知世界現象的經驗種種,全都是不實的幻象,而真實的真理是日常現象中不被體察的大我或梵我,所以後來佛教信仰稱吠陀思想為神我論。

吠陀思想是一種典型的形上學思想,因為古典形上學思想的基本起手式就是將經驗表象與真理對立起來,預設日常經驗背後有一個代表永恆真理的本體世界。

記住上述說明相當重要,因為在許多佛法實踐與佛法解釋中,我們常常將佛學與吠陀思想搞混,而搞混的結果是無法解釋當初為何佛陀會認為吠陀思想不夠深邃而建立佛法傳統。

在佛陀看來,吠陀思想隱藏的形上學前提,恰恰是吠陀思想無法真正達到徹底解脫的關鍵所在。

緣起論

不同於吠陀,佛教思想傳統的特徵不是形上學,而是緣起論。緣起論認為,一切皆因緣起,也就是因緣和合而生,因緣聚在,則生;因緣離散,則滅。請注意佛教說的是「一切」皆因緣起,而不是吠陀思想以為的那樣,彷彿在這個幻象世界背後還有一個真實不動的存在。

佛陀的緣起論立場,不認為真理在經驗現象之外的什麼地方,而是認定真理就在經驗現象之中。佛教緣起論說的是,一切因緣條件聚集,事物則浮現,條件解體,則事物消亡。佛教哲學在這個立場上說我們日常以為真實的世界實則為假,但這裡的「假」,主要意義不是虛假的假,而是假借的假。假借條件而在,猶如日影,猶如海市蜃樓,日影或海市蜃樓這些現象並不是不存在,而是條件一旦有變,便不復存在。

說到這裡,我建議大家現在稍微玩味一下吠陀思想與佛教思想的細微差別,這個細微差別看似只是一個小轉彎,但這個小轉彎所帶出來的思想內涵是完全不同的境界。

吠陀思想看似很玄奧,但支持這種看似玄奧的基礎其實是一種粗糙的想像。任何宗教救贖之道都希望勘破人生迷局而超越幻象。而吠陀思想的處理方式只是很簡單的告訴你日常感知到的這一切都是假的幻象,於是說服你就像把一塊掩蓋的布掀開了,真實的東西就會揭露出來那樣。而巧妙的對比就在於,不同於吠陀思想,佛教思想的緣起論立場乍聽之下,幾乎類同常識,但真正的玄奧反而在這種看似簡樸裡頭。關於超越幻象,佛理要說的是,真正的超越幻象唯有在你放下那個超越的幻象,你才開始真正的超越幻象。

佛陀在緣起論的基礎上說三法印。法印,是佛教說法,意思是區別於非佛法外道的認證,猶如印記。佛所說的三法印為:

一、諸行無常


二、諸法無我


三、有漏皆苦

諸行無常

我們首先解析「諸行無常」這條佛法要義。「諸行無常」是承接緣起論的精神而建立起來的,佛在《阿含經》有一個相當簡潔俐落的說法叫做: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


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

佛法重在緣起現象的分析和體悟,這種分析和體悟就是「觀」的重點。於觀之中,現象出沒隱退猶如幻夢,現象流中興許有時間上常駐的東西,但嚴格說來,沒有什麼存在抵的住時間之流變化而永駐常存。在一切流變的現象中,佛觀見生命無常,一切都處在流變之中,不存在什麼永恆常在的事物。其實凡人也能體會這層道理,只是人心難以徹底的接受,總希望在世事變動中捉住不變的東西,就像在汪洋中漂流想捉住什麼不浮動的事物。就這點來說,佛陀與凡夫的差別,開悟與執迷的分界僅是一線之隔,但了悟者能放下,凡夫不能。所以佛在《雜阿含經》裡指點:

「過去未來色無常,況現在色。」

佛所說的「色法」,梵語的原意就是「物質性的現象」,古人以「色」字來對譯,應該是取「形形色色」的中文用法。「色法無常」,是分析第一法印說「諸行無常」的道理所在,色無常,行無常,但人心不安於無常而妄加執取終不可得,這是苦痛的源頭,佛與菩薩亦是有情而來,知其苦痛,所以慈悲。這種慈悲不是今天我們習以為常的僅是發善心、動善念,重點不僅是發善心、動善念,而是以什麼樣的觀點為核心發心動念。從基礎佛理原則看來,若無智則無法看穿人間苦痛的根本,無法看穿人間苦痛的根本只是一昧善念,興許解一時之火,而無助於自我或世人最終解脫。

以上,如果讀者們已經抓住緣起論以及諸法無常的基本理路,也認為目前所說的佛理實與常理無異。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要稍微再進階一點來解析佛理與常理不一的玄奧之處。這點原則依然是相當重要的,因為唯有同時掌握佛理與我們世間常理「不一不異」的巧妙之處,我們才掌握了佛門「不二中道」的精髓。

隻手之聲

佛說緣起法,有順隨世俗常理解說的部分,在佛家就叫做依世俗諦而說佛法,但佛家也有穿過世俗常理而說佛法的一面,用佛家的說法,就叫佛說真實第一義諦,直指諸法實相的解說法。真實第一義諦原則上不是背離世俗常理的理解方式,而是更為透徹的在解析世間現象上比常理更推進一步直至言語道斷、不可思議的境界。

佛說諸法實相乃為空相,這個實相、空相當如何解說?以下,我就以佛家的隻手之聲來為各位解說。隻手之聲的典故,源於佛在雜阿含經裡的開示:

「譬如兩手和合,相對作聲。」

雙手和合,擊掌而有聲,這是佛依世俗諦解說佛法。但是,在這個依世俗常理的佛法解說中蘊藏著未說而可說的第一真實義的原理。所以,在日後更進階的佛教邏輯推論裡,比方說龍樹菩薩的《中論》、或者在《般若心經》或《楞嚴經》裡,你都會看到類似的推論或結論。

我們首先來說這個推論的出手方式,這個推論會追問雖說雙手和合,擊掌而有聲,但是,左掌隻手中有聲否?無。右掌隻手中有聲否?無。那麼聲響既在左掌中無,右掌中無,那麼何以左掌加上右掌,則有?會否雙手和合,擊而聲出,只是我們世間給這個現象歸因的理解方式,而實際上現象只是如是顯現而已。

在隻手之聲的譬喻裡,使得緣起法延伸出一層更深的意涵,基於諸法空相的佛理,為事物尋找理由不但徒勞,而且往往是執念的開端。這就是隻手之聲的譬喻要說的,一切畢竟空,而在畢竟一切空的地方尋找原因,事實上不是除掉病根的究竟方式,恰好相反,人正掉進一個開始建立空中花、水中月的過程。所以佛法說觀止,能觀,而後止。

有時,我這裡用「有時」這樣的字眼,因為我不敢說以下的這條道理在任何時刻、在任何情境都會合適,因為公式化的套用往往是違背智慧的。然而,有時,我強調有時這個字眼。有時,佛法在面對一些事情時會為我們帶來解脫的智慧。

有時,佛法的智慧告訴我們,解決許多世間不當執著的恰當方法,不是去為那些錯誤的執著找發生的本質理由,而應該平常心的將發生緊緊當作只是發生,因為就佛法的智慧看,沒有任何事物存在的終極理由。因此,當我們為某些執念找理由的時候,我們可能在錯誤的以為自己在尋找事理的時候二度加重顛倒夢想,於是尋求根本這個念想,恰恰是更加顛倒的為本來虛幻的妄念情感建立一種深層感,如此一來,反而讓執著越紮越深、情感上也越陷越深。

我認為佛家要說的涅槃(有時翻譯作寂滅)或無生法忍,就是一種能體證這種道理的境界。若此,則佛說第一義諦不可思議,是真的字面上的那個不可思議,因為裡要被體證的那個空理境界,原則上反對思慮分析的中介。因為思慮是為事理做出一定因果性或系統性的推論,而佛家不是不講邏輯,而是佛家邏輯推論是希望能將思慮推到意識到自己不能到的地方,而終止思慮。用佛家的說法,究竟的解脫境界是一種言語道斷的體悟。言語能指點方向,如指月之指,而非指月。

這也是我在這裡用「體證」這樣的字眼來描繪的用意,因為原則上我們可以推論到的境界,不意味我們能如實的感受到那樣的境界。這點我倒是認為是和我一樣擅長解析的佛門有緣人應該留意的條件限制。

佛教哲學的開端:佛陀的緣起論與三法印(下)

作者|紀金慶

前文回顧:佛教哲學的開端:佛陀的緣起論與三法印(上)

(上篇中,文中對比過原始佛教教義和吠陀思想的異同,並簡單解釋了佛學中的緣起論。佛教在緣起論的基礎上推展出三法印。上篇以「隻手之聲」之喻說明了第一法印「諸行無常」,接下來文章將介紹剩下的二法印。)

諸法無我

剛剛我們談「諸行無常」的智慧是觀色法無常而來,現在要談的「諸法無我」,就是從諸法無常推進而來,化消我相執著的一步。

本來,物質性的現象,也就是色法,較之人心的精神現象更加穩定。而色法尚不可得常在,何況人心?

其實諸法無我的道理,只要我們在夜裡回想一天的情緒變化,或回顧細想自己一生之中的種種心相的轉變,就可以輕易體會「我」這個念想其實也是一個名,根本上只是一個名,一個用來標籤住某種我執的名字。但有名相,然無其實。

這是簡單的道理,但其實人心更無法從情就理的接受,這是因為日常生活中繫住一切關聯的根本就是自我這個中心位置,一切的思慮打量都從這裡出發,所以要看穿這個自我核心的虛妄容易,但接受難。

佛在第二法印說的「諸法無我」並不是說經驗現象中沒有我,而是說我們在經驗現象中找不到一個永恆不變的自我、原我或真我,所以佛在《雜阿含經》裡說:

「心意識日夜時刻須臾轉變,異生異滅,猶如獼猴。」

錯將如虛似幻的自我當作恆定運轉的核心,一切的打量思慮都繞著這個空虛的中心轉動,在佛家看來,正是虛妄執著如火如荼的根源,一切無明空轉的病根。

諸法無我的原則,同時說明佛陀教法與印度教吠陀思想的本質差異。佛說現象緣起之外,別無現象外的本體,因此吠陀思想主張神我或大我的觀念,在佛陀看來是一種更虛妄的幻象。

在這裡我們可以進行一個哲學問題的思考,我猜想也是佛陀要以「諸法無我」作為第二法印的用意所在,佛教和印度教都同樣試圖破除小我的執念,然而佛法似乎是更徹底的執行這個任務,因為佛陀已經進一步考慮到那種主張將小我消融到大我或神我的念想,那個所謂的大我或神我,會否是另一種更虛妄的、更加執著自我的形而上變身?於是我們在經驗現象的解析中將小我請了出去,而之後卻又用一種形而上的建構方式將那個要破除的自我又重新請了回來。因此,佛陀先是以「諸行無常」的道理解說世間現象,來吊銷我們企圖在世間經驗現象外再另立什麼真實本體的執著妄念;而後進一步的,再以「諸法無我」來斬斷常俗小我迷執的妄念以及企圖透過形而上化掩飾的吠陀神我。

我之所以一再重申上述的道理,是因為在今天佛門中的教法中可能沒有覺察的融入非屬佛門的教法,而這種融入本身是一種彼此增益還是條理混亂,我覺得常去思考到佛陀三法印的原理原則,有助於我們在修行實踐的過程中,提供一些佐以斟酌的判斷。關於判斷,在今天我們喜歡說見人見智,好像關於事理怎麼說都行,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但輕易推給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即使就見人見智這條理來說,仍是偏頗的誤解了見人見智的道理,因為我們一般對於這句話的理解方式,實際上只見人,不見智。

有漏皆苦

作為佛說三法印的最後一條,「有漏皆苦」本無什麼哲學性解說,因為作為第三法印的「有漏皆苦」,其原理原則從前兩法印的分析而來。

佛家區分無漏智與有漏智,依據佛家的說法,修行到了無漏智的境界,修行而來的智慧佛果便不再退讓。從這個道理來說,有漏智和無漏智的差別可能只在是否究竟徹底,原則上也像我們前面分析的那樣,佛家的智慧和我們世間的常理有相銜接的地方,佛所看到的,一般來說在我們此世的世間經歷中有時亦能感受到,差別僅在於佛門所謂的修行,較能通過體悟和明辨的方式掌握重點所在,而持守之。

依佛門邏輯,看不透更放不下的就是未了悟正覺正見,未了悟者正覺正見自然顛倒夢想,顛倒夢想的病徵是緊抓夢幻泡影欲令其不壞不滅,然終不可能不可行,貪愛迷執而終不可得,故苦。故言有漏皆苦,並非從未體悟佛理,因為我們一再強調佛理並不違背常理,佛門中見得,世間亦見得,只是道理的美好抵不過日常行動的耗損,終究有漏,漏盡則苦至。

以上這是就實踐的面向說有漏皆苦。然而,佛門也是一種實踐與理智分析並重的宗教,所以關於有漏皆苦亦可就理智分析的面向來談。就佛教的思想說,世間法依據諸法無常的道理說都會經歷成住壞空,而我們紅塵之人就在這幻生幻滅的大流之中。佛門智性中的了悟,也不脫離這種無常的體認,有無這個了悟差別只在於生起或不再生起妄加執取的念想。因緣和合,我們走得進去,因緣散盡,我們走得出來。

若能了悟這些現象過程之必然則無有恐怖,無有恐怖則無有罣礙,得解脫。因此第三法印有時不叫「有漏皆苦」而是「涅槃寂靜」,端看身處有情世間的我們,能否體悟前二法印而解繫縛、而得解脫。

佛家所謂的「涅槃」(Nirvana),在原梵文裡的意思是盡滅(Nir-)煩惱火(Vana),在後世的解說中,也就是糾結煩惱的念頭一轉念,令使執著條件蕩然無存,如柴盡而火滅。

就最後的這點說,我一直認為佛法是一種實踐和理智分析並重的人生智慧,而作為人生智慧,其實你我無需是佛門弟子,即便只是作為一個世俗之人,只要我們不是對於生命無感,自然就能接受或欣賞佛門的智慧,而這也是人文教育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有時是如此,人文教育的目的,首重的不是什麼理論的護衛,而是一種人生格局的拓寬。唯有不同的文化視野加入一個人的人生視野中,那一生一路的風景才向你召喚。

正法原則下的體悟,才是佛教體悟

我們今天若要談佛教的宗教體驗,人不能排開這些佛法基本原則來談,我們知道體悟可以有很多種可能性,就連打坐或禪定的經驗也不是馬上被印可為正覺正悟,所以有經驗的師父還是會跟你談這些經驗是否入道或走火入魔。因為就佛教傳統的說法,純粹訴諸「現觀」(直覺體悟),而沒有通過「思擇」(理智分析),你無法判定你的靈性體悟是否屬於佛法,還是幻覺神通的狂妄?這世間的神通法門也許很多,體悟也不少,但不是每種神通或體悟都是究竟正途,更無須都要標榜佛門標籤作為印可。

這說明佛教的經驗,無論是體悟或打坐禪定而來的經驗,嚴格說來都不是判定是否為究竟道的終點。所以在佛家,「現觀」(直覺體悟)和「思擇」(理智分析)是一組相互檢視的整體,基本前提還是以基本佛法概念為起點踏實,由聞聽佛法道理而思,由思而修,從修而證,這是佛法循序漸進的道路。

舉例而言,常有人打坐而淨空,這在功夫上確實是很不錯的成績,但也常有人以為這是到了佛門所說的空之境地。但在佛門的說法中,這種空境仍是幻象,因為這種空的體悟你無法拿它來為世人或整個世界做出任何解脫,更不用說從這種空的體悟中發出什麼悲願或慈悲,因為一切都空掉了。所以在佛法中有一種說法來描述這種迷思叫「沉空滯寂」,也就是這種空寂境地看不出什麼實踐上的幫忙,最多是讓當事者暫忘世間煩憂。

前述說明經典理解的重要,若不理解佛典要義,空談事行或體證相當危險。比方說我們前面提到吠陀和佛陀弘法有著關鍵差異,但在今天的宗教實踐中,有時佛門的弘法方式,會不小心的誤將吠陀哲學與佛法混淆起來。

在佛教三藏(經、律、論)裡頭,以「經」為名的典籍除《維摩詰經》與《六祖壇經》外,都認定是佛說的,要理解佛法當然從這裡開始。然而若有人問:佛經浩瀚,一人即便窮經皓首也難以整理出要義綱領,該怎麼辦?那麼最平實的方法我們就必須讀論,在佛教三藏中的「論」通常被視為是菩薩果位的大覺者對佛法的解讀,在菩薩那裡會有綱領式的解釋,讀菩薩所造之論是初學者最平實的第一步。

在原本印度佛法的歷史中,最受重視的兩個解經的論述傳統是分別被稱做為大乘空宗的中觀學與大乘有宗的唯識論。在大乘佛教的解釋傳統,中觀學傳統由龍樹菩薩開創,而唯識傳統則由無著與世親菩薩的論述開展。要理解佛法,尤其是理解對華人以至日本佛教傳統文化影響較深的大乘佛法,我們不能繞過中觀學和唯識學,中觀學以「一切法空」的原理原則來統整一切佛說的要義,而唯識學則用「萬法唯識」來整合佛說的心法。這是一個很深很長遠的傳統,所以今天即使是外行人一聽到佛教也容易聯想到「一切法空」或「萬法唯識」這樣的口號。

不過,由於文章篇幅所限,我們今天對於佛法的解說就僅限於佛陀原始佛教教義的解說,關於後世由中觀學和唯識學所建立起來的大乘佛教菩薩道的哲理,只好留待日後的文章分頭解說了。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這篇講得太好了…………… 佛教哲學的開端:佛陀的緣起論與三法印(上)撰文:紀金慶2019-05-13 11:00 作者 ...
sanmartin 發表於 2019-7-23 00:13



    佛教哲學的開端:佛陀的緣起論與三法印(下)

作者|紀金慶


前文回顧:佛教哲學的開端:佛陀的緣起論與三法印(上)


(上篇中,文中對比過原始佛教教義和吠陀思想的異同,並簡單解釋了佛學中的緣起論。佛教在緣起論的基礎上推展出三法印。上篇以「隻手之聲」之喻說明了第一法印「諸行無常」,接下來文章將介紹剩下的二法印。)


諸法無我


剛剛我們談「諸行無常」的智慧是觀色法無常而來,現在要談的「諸法無我」,就是從諸法無常推進而來,化消我相執著的一步。


本來,物質性的現象,也就是色法,較之人心的精神現象更加穩定。而色法尚不可得常在,何況人心?


其實諸法無我的道理,只要我們在夜裡回想一天的情緒變化,或回顧細想自己一生之中的種種心相的轉變,就可以輕易體會「我」這個念想其實也是一個名,根本上只是一個名,一個用來標籤住某種我執的名字。但有名相,然無其實。


這是簡單的道理,但其實人心更無法從情就理的接受,這是因為日常生活中繫住一切關聯的根本就是自我這個中心位置,一切的思慮打量都從這裡出發,所以要看穿這個自我核心的虛妄容易,但接受難。


佛在第二法印說的「諸法無我」並不是說經驗現象中沒有我,而是說我們在經驗現象中找不到一個永恆不變的自我、原我或真我,所以佛在《雜阿含經》裡說:


「心意識日夜時刻須臾轉變,異生異滅,猶如獼猴。」


錯將如虛似幻的自我當作恆定運轉的核心,一切的打量思慮都繞著這個空虛的中心轉動,在佛家看來,正是虛妄執著如火如荼的根源,一切無明空轉的病根。


諸法無我的原則,同時說明佛陀教法與印度教吠陀思想的本質差異。佛說現象緣起之外,別無現象外的本體,因此吠陀思想主張神我或大我的觀念,在佛陀看來是一種更虛妄的幻象。


在這裡我們可以進行一個哲學問題的思考,我猜想也是佛陀要以「諸法無我」作為第二法印的用意所在,佛教和印度教都同樣試圖破除小我的執念,然而佛法似乎是更徹底的執行這個任務,因為佛陀已經進一步考慮到那種主張將小我消融到大我或神我的念想,那個所謂的大我或神我,會否是另一種更虛妄的、更加執著自我的形而上變身?於是我們在經驗現象的解析中將小我請了出去,而之後卻又用一種形而上的建構方式將那個要破除的自我又重新請了回來。因此,佛陀先是以「諸行無常」的道理解說世間現象,來吊銷我們企圖在世間經驗現象外再另立什麼真實本體的執著妄念;而後進一步的,再以「諸法無我」來斬斷常俗小我迷執的妄念以及企圖透過形而上化掩飾的吠陀神我。


我之所以一再重申上述的道理,是因為在今天佛門中的教法中可能沒有覺察的融入非屬佛門的教法,而這種融入本身是一種彼此增益還是條理混亂,我覺得常去思考到佛陀三法印的原理原則,有助於我們在修行實踐的過程中,提供一些佐以斟酌的判斷。關於判斷,在今天我們喜歡說見人見智,好像關於事理怎麼說都行,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但輕易推給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即使就見人見智這條理來說,仍是偏頗的誤解了見人見智的道理,因為我們一般對於這句話的理解方式,實際上只見人,不見智。


作為佛說三法印的最後一條,「有漏皆苦」本無什麼哲學性解說,因為作為第三法印的「有漏皆苦」,其原理原則從前兩法印的分析而來。


佛家區分無漏智與有漏智,依據佛家的說法,修行到了無漏智的境界,修行而來的智慧佛果便不再退讓。從這個道理來說,有漏智和無漏智的差別可能只在是否究竟徹底,原則上也像我們前面分析的那樣,佛家的智慧和我們世間的常理有相銜接的地方,佛所看到的,一般來說在我們此世的世間經歷中有時亦能感受到,差別僅在於佛門所謂的修行,較能通過體悟和明辨的方式掌握重點所在,而持守之。


依佛門邏輯,看不透更放不下的就是未了悟正覺正見,未了悟者正覺正見自然顛倒夢想,顛倒夢想的病徵是緊抓夢幻泡影欲令其不壞不滅,然終不可能不可行,貪愛迷執而終不可得,故苦。故言有漏皆苦,並非從未體悟佛理,因為我們一再強調佛理並不違背常理,佛門中見得,世間亦見得,只是道理的美好抵不過日常行動的耗損,終究有漏,漏盡則苦至。


以上這是就實踐的面向說有漏皆苦。然而,佛門也是一種實踐與理智分析並重的宗教,所以關於有漏皆苦亦可就理智分析的面向來談。就佛教的思想說,世間法依據諸法無常的道理說都會經歷成住壞空,而我們紅塵之人就在這幻生幻滅的大流之中。佛門智性中的了悟,也不脫離這種無常的體認,有無這個了悟差別只在於生起或不再生起妄加執取的念想。因緣和合,我們走得進去,因緣散盡,我們走得出來。


若能了悟這些現象過程之必然則無有恐怖,無有恐怖則無有罣礙,得解脫。因此第三法印有時不叫「有漏皆苦」而是「涅槃寂靜」,端看身處有情世間的我們,能否體悟前二法印而解繫縛、而得解脫。


佛家所謂的「涅槃」(Nirvana),在原梵文裡的意思是盡滅(Nir-)煩惱火(Vana),在後世的解說中,也就是糾結煩惱的念頭一轉念,令使執著條件蕩然無存,如柴盡而火滅。


就最後的這點說,我一直認為佛法是一種實踐和理智分析並重的人生智慧,而作為人生智慧,其實你我無需是佛門弟子,即便只是作為一個世俗之人,只要我們不是對於生命無感,自然就能接受或欣賞佛門的智慧,而這也是人文教育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有時是如此,人文教育的目的,首重的不是什麼理論的護衛,而是一種人生格局的拓寬。唯有不同的文化視野加入一個人的人生視野中,那一生一路的風景才向你召喚。


們今天若要談佛教的宗教體驗,人不能排開這些佛法基本原則來談,我們知道體悟可以有很多種可能性,就連打坐或禪定的經驗也不是馬上被印可為正覺正悟,所以有經驗的師父還是會跟你談這些經驗是否入道或走火入魔。因為就佛教傳統的說法,純粹訴諸「現觀」(直覺體悟),而沒有通過「思擇」(理智分析),你無法判定你的靈性體悟是否屬於佛法,還是幻覺神通的狂妄?這世間的神通法門也許很多,體悟也不少,但不是每種神通或體悟都是究竟正途,更無須都要標榜佛門標籤作為印可。


這說明佛教的經驗,無論是體悟或打坐禪定而來的經驗,嚴格說來都不是判定是否為究竟道的終點。所以在佛家,「現觀」(直覺體悟)和「思擇」(理智分析)是一組相互檢視的整體,基本前提還是以基本佛法概念為起點踏實,由聞聽佛法道理而思,由思而修,從修而證,這是佛法循序漸進的道路。


舉例而言,常有人打坐而淨空,這在功夫上確實是很不錯的成績,但也常有人以為這是到了佛門所說的空之境地。但在佛門的說法中,這種空境仍是幻象,因為這種空的體悟你無法拿它來為世人或整個世界做出任何解脫,更不用說從這種空的體悟中發出什麼悲願或慈悲,因為一切都空掉了。所以在佛法中有一種說法來描述這種迷思叫「沉空滯寂」,也就是這種空寂境地看不出什麼實踐上的幫忙,最多是讓當事者暫忘世間煩憂。

前述說明經典理解的重要,若不理解佛典要義,空談事行或體證相當危險。比方說我們前面提到吠陀和佛陀弘法有著關鍵差異,但在今天的宗教實踐中,有時佛門的弘法方式,會不小心的誤將吠陀哲學與佛法混淆起來。


在佛教三藏(經、律、論)裡頭,以「經」為名的典籍除《維摩詰經》與《六祖壇經》外,都認定是佛說的,要理解佛法當然從這裡開始。然而若有人問:佛經浩瀚,一人即便窮經皓首也難以整理出要義綱領,該怎麼辦?那麼最平實的方法我們就必須讀論,在佛教三藏中的「論」通常被視為是菩薩果位的大覺者對佛法的解讀,在菩薩那裡會有綱領式的解釋,讀菩薩所造之論是初學者最平實的第一步。


在原本印度佛法的歷史中,最受重視的兩個解經的論述傳統是分別被稱做為大乘空宗的中觀學與大乘有宗的唯識論。在大乘佛教的解釋傳統,中觀學傳統由龍樹菩薩開創,而唯識傳統則由無著與世親菩薩的論述開展。要理解佛法,尤其是理解對華人以至日本佛教傳統文化影響較深的大乘佛法,我們不能繞過中觀學和唯識學,中觀學以「一切法空」的原理原則來統整一切佛說的要義,而唯識學則用「萬法唯識」來整合佛說的心法。這是一個很深很長遠的傳統,所以今天即使是外行人一聽到佛教也容易聯想到「一切法空」或「萬法唯識」這樣的口號。


不過,由於文章篇幅所限,我們今天對於佛法的解說就僅限於佛陀原始佛教教義的解說,關於後世由中觀學和唯識學所建立起來的大乘佛教菩薩道的哲理,只好留待日後的文章分頭解說了。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