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20-6-22 10:23 編輯

這次疫情有太多奇怪的現像,例如傳染力的強弱,從中國大陸、美國、歐洲等地看來,傳染力很強,很快就擴散開來。但台灣卻有一詭異的事情,大約3、4月有位酒店高級公關(妓女)被確疹,與她親密接觸的客戶至少1~200名,且多為社會上層人士,但數月下來卻沒有任何一位客戶受感染。是台灣的病毒感染力特別弱,還是政府隱瞞實情?若是政府有所隱瞞,病毒也會有向外擴散的情形,但社會狀況看來的確沒有。

這種病毒幾乎可以侵襲人體的任何部位,包括肺、心血管、腎臟、腸和大腦,並造成毀滅性後果,它的兇猛令人害怕。

美中兩國研究發現,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病毒會如愛滋病毒般攻擊人體免疫系統。這項研究已從20名武漢肺炎死者幾乎全毀的免疫系統中,獲得初步證實

感染新冠病毒後的病情與基因和血型有關

病毒對男性、老年人、慢性病患者傷害較大,現在研究發現與基因和血型也有關。新的研究發現感染者嚴重到需呼吸器的機率,A型者提高50%,O型者降低50%,感染者中約10%會在數週內失去抗體,新冠病毒會摧毁免疫機制。

台灣約從1950年開始推廣疫苗,1983年開始全面推行新生兒接種。我小學時候每班都有1~2名小兒痲痺患者,後來則逐漸絕跡。台灣規定接種的疫苗包括小兒痲痺、水痘、麻疹、竹喉、日本腦炎、B肝、百日咳等等,數十年下來,也沒見這些病毒發生多大的「變異」,這些早期存在人類社會中的病毒,似乎十分穩定,不太變異,疫苗也不用每年重新研發。但為何近十幾年來出現的新種病毒,卻年年變異,甚至如新冠病毒,未免一年就有了「六種變異

實在令人懷疑,來自自然界的病毒,其實是穩定的,其毒害也已被人類醫學所克服。但人類實驗室採用多種病毒重新組合所創造的新種病毒,卻非常不穩定,以致十分容易變異,且疫苗難以研發。

SARs病毒被說成來自蝙蝠,但可能是採用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做基底,再由人工手段加以改造而成。新冠則有SARs + AIDS的共同特性,美國關閉的德克里特堡實驗室,有個專案在研究冠狀病毒,12名成員中有一人來自中國大陸(石正麗),由她提供雲廣一帶蝙蝠身上的多種冠狀病毒。新冠病毒被發現之初也就因DNA與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極為相似,才被指為來自市場販賣的野生蝙蝠,然後美國再以病毒基因與雲廣蝙蝠相似、石正麗來自中國等關係宣傳是武漢P4實驗室所製造。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20-6-22 20:37 編輯

https://m.chuansongme.com/n/3170999951022

....
.....
.....


1983年4月23日,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简·泰斯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第一次发表了将艾滋病与HHV-6A联系起来的文章。简·泰斯和她的同事、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约翰·贝尔德卡斯发现,感染HHV-6A的症状与艾滋病患者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贝尔卡斯特通过CR扩增发现,艾滋病患者几乎全部携带HHV-6A病毒。

简·泰斯等人的研究明确无误地揭示了HIV和HHV-6A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是:如果你独自携带艾滋病毒,你可能只是一个长期HIV携带者;如果你单独患有HHV-6A,你可能会患上慢性疲劳综合症或者可能只是一个长期HHV-6A病毒携带者。但是,如果你同时感染了这两种病毒,你就会患上艾滋病;同时,HIV病毒在HHV-6A存在的情况下,比没有的情况下复制快15倍。也就是说,HIV和HHV-6A单独感染都不会致命,一旦同时感染必然成为艾滋病患者。

所以,可以说,艾滋病病毒是一种由两种病毒共同作用产生的复合型嫁接病毒。全世界的艾滋病研究始终盯着HIV病毒,而实际上ASFV(HHV-6A)才是引起艾滋病的主要病毒,HHV-6A能够让HIV病毒的复制加快10-15倍,它对免疫系统会造成大部分的损害,而艾滋病毒HIV则只是艾滋病进展的一个辅助因素。
......

......
病毒都有宿主,那么,HHV-6A(ASF)又是从哪里来的呢?HHV-6A(ASF)病毒的宿主是猪。

1976年因艾滋病症状死亡的挪威一家三口,三人中的父亲是一名水手,在20世纪60年代初曾在非洲港口停靠过,其患病症状最早出现在1966年。他的医疗记录显示,在他访问非洲港口期间染病,而非洲的肯尼亚正好于1909年首先爆发ASF(HHV-6A),同时全世界公认最早爆发的ASF(HHV-6A)的宿主就是猪。

ASF(HHV-6A)最早是美国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五个绝密研制计划中的一个,美军曾经在猪身上进行过莱姆病实验,而莱姆病一个重要特征是通过粪口传播,这一特征同样出现在了新冠病毒身上。

据央视新闻2018年4月5号报道,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牵头的研究团队通过对病猪肠道样本的高通量测序、样本分离和感染实验,确认2017年在广东导致大量猪死亡的病毒为新型冠状病毒,并将之命名为“猪急性腹泻综合症冠状病毒”,这种冠状病毒与2003年广东爆发SARS和2019年爆发的新冠极其相似。

另外,1998年在马来西亚养猪场内爆发尼帕病毒,感染者全部为养猪场职工,且感染者具有明显的非典型肺炎症状,与广东发现死猪同样具有腹泻、内出血、肝脾肿大、淋巴病变等特征,而非典型肺炎与新冠同属新型冠状病毒。

阴滋病在中国境内大规模出现是在2007年,而正好两年前的2005年中国境内大规模爆发ASF(HHV-6A)。1999年,从马来西亚爆发的主要由猪携带的ASF(HHV-6A)传入中国境内,四年后的2003年中国境内爆发非典。2018年,也就是新冠爆发前一年,中国东北大爆发以猪为宿主大规模的ASF(HHV-6A)并传遍全国。这次新冠爆发以后,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德国、爱尔兰、巴西在内国家的养猪场和肉联厂都集中爆发了新冠群体感染事件。德国《明镜》周刊甚至惊呼“肉联厂成了德国疫情的重灾区”。


[艾滋病与新冠的感染排斥机制]


共同病症+共同宿主说明,两种病都有一个共同患病病毒ASF(HHV-6A),发病机理相同的复合型病毒。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主力是HHV-6A病毒。单独携带HIV病毒没有感染HHV-6A就不会成为艾滋病人,因为没有被HHV-6A攻破免疫系统,同时感染HHV-6A是成为新冠病人的必备条件,所以单独携带HIV病毒感染新冠的概率就相对降低。

感染新冠概率低的另外一个原因HHV-6A与HIV和新冠结合具有排他性,与新冠病毒结合成为新冠患者就不会与HIV病毒再结合,与艾滋病HIV病毒结合就不会再与新冠病毒结合。造成这种排他性的原因,主要有二:

一、HHV-6A攻击B细胞+HIV/新冠病毒攻击T细胞的趋向性,构成了攻陷人体免疫系统的“完美”组合,正是这两种趋向性结合才最终导致发病,而这种组合具有排他性。所以患病机理相同、症状相同的两种病才会有不同的名字。

二、 HIV病毒和新冠病毒基因片段相似。感染HIV以后人体产生了免疫应答,而新冠病毒里有插入的HIV病毒片段,因为新冠病毒无法躲避人体免疫系统攻击,所以HIV病毒携带者很难被新冠病发者感染。

根据先到先得的先占原则,HHV-6A与HIV和新冠谁先结合便会排斥与新冠病毒结合,这才出现了一种感染机理上的排他性。HHV-6A病毒一旦与HIV病毒结合,就很难再与插入HIV病毒的新冠病毒结合并发生致死作用,所以表现为HIV病毒携带者感染新冠死亡率是非HIV携带者的五分之一。在西班牙科学家发表在《柳叶刀》上的研究中,马德里有近3000名艾滋病毒感染者,但只有2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死亡,死亡率不到艾滋病感染者总数的万分之七。

同样,HHV-6A病毒一旦与新冠病毒结合,也很难再与HIV结合。这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一些接受艾滋病治疗的患者几乎完全没有感染新冠。因为抗艾滋病药物可以部分抑制HHV-6A,阻止他们成为新冠患者。这也解释了新冠疫情和艾滋病传染过程中出现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无症状感染者,因为单独感染新冠病毒和HIV病毒虽然能够传播病毒,但因为没有感染HIV-6A,所以不能发展成新冠或者艾滋病患者,也就不可能出现新冠或者艾滋病的临床症状,从而成为无症状感染者。在武汉进行的近1000万例新冠核酸检测中发现了300名无症状感染者,就是这么来的。这种机理下产生的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因为新冠病毒可以杀死劫持T细胞,这导致人体对病毒入侵不能及时做出反应,表现为无症状,等到T细胞数量骤降,症状出现都已经是晚期,这增大了治疗和发现的难度。
真相並不存在

TOP

....
.....
.....


1983年4月23日,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简·泰斯在& ...
lbboy 發表於 2020-6-22 20:26



    這篇 有意思....good.
把這篇轉post 到covid 那篇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