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來自鐵山的報告

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876416.html

《鐵山報告》于1967年進入公衆視野,據稱是被泄露的絕密政府報告。它最具爭議的內容是:世界和平雖然不錯,但是戰爭體系是全球穩定的一個非常重要而且不可替代的部分。這是一個惡作劇?諷刺小說?或者竟然是真實的?三十多年過去了,對這份報告的真實 性仍然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該課題組的研究目標是:當世界出現了“永久和平”這種情況,美國政府該如何應對?這個“官方”報告的原文提到:“毫不誇張地說,世界和平將導致世界上所有國家的社會結構發生翻天覆地的革命性變化。全面裁軍,這是和平最顯而易見的後果。僅以裁軍對經濟的影響爲例,它改變全球的生産和分配模式之巨大程度,將使得過去五十年來的變化看上去都是微不足道的。政治、社會、文化、生態的變化也同樣深遠。當政和在野的有識之士都越來越認識到,世界根本沒有爲這種變化做好准備。這種憂慮促成了這項對世界和平可能性的研究。”

該報告發表于冷戰時期,恰好是血腥的種族沖突此起彼伏和成堆的屍體從越南運回美國的時候。政府真的在推廣一種戰爭文化嗎?人們在到處談論這這個“報告”。不少人認爲這份報告是真實的。著名經濟學家John Kenneth Galbraith 在 《華盛頓郵報》上用筆名Herschell Mclandress寫的書評也佐證了這種觀點,他提到:“我以我個人信譽來證明這個文件的真實性,同時也認爲這個結論是正確的。我有所保留的只是將它公布給普通公衆是否明智。”盡管還是有許多人,包括大多數書評家,認爲這只是一個諷刺小說而已

截止1972年, 該書已被譯成15種語言。同年,Lewin 在3月19日的《紐約時 報》書評欄目中承認這個報告只是個惡作劇而已。這個惡作劇創意來源于諷刺雜志《Monocle》的發行人Victor Navasky。而就職于《Monocle》的Richard Lingeman 和Marvin Kitman曾經協助過Lewin的工 作。1966年,Navasky在《紐約時報》讀到一篇文章,該文將股市低迷歸咎于“和平恐慌”。

惡作劇的目的到底是什麽呢?他說:“我只是想以一種激進的方式引起人們對戰爭與和平的問題的關注。人們必須接受戰爭系統的荒謬本質,盡管這很可悲,但這是個必須接受的事實。本書用來譏諷智囊團們已絞盡腦汁地追求表面的嚴謹和看似合理的結果。運氣好的話,或許還可以使公衆對‘和平計劃’的理解突破慣常的庸俗的界限。”簡而言之,“世界和平”的美好願望,是像人們都期待選美皇後遊行一樣的好事,但是需要事前精心的討論,把“希望”變成行動方案,還需要小心翼翼得把經濟、政治、社會等因素調整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這本書的內容被《肯尼迪》的電影腳本使用。Stone引用了prouty的書中來自報告中的一段話到劇本對話中
:“任何社會的組織原則都是爲了戰爭。現代國家治理人民的基礎就是戰爭。軍費的開支幾乎占到了全球經濟總量的十分之一。”對于包括Stone在內的許多人而言,政府很顯然就是各種利益集團的共同體,如石油工業、制藥業等,但最主要是軍事産業複合體─戰爭販子。
真相並不存在

盡管是一個惡作劇,一個政治諷刺,但也不無道理。盡管許多美國人還在分辨這是個真實的報告還是惡作劇,其實說到底,這都無關緊要。無論這個報告是某些專家爲美國政府寫的,還是Lewin爲美國公衆寫的,至少這傳達了一個信息。Lewin本人也指出:到1972年爲止,現實發展的和鐵山報告描述的一樣。因爲,本質上說,這個報告的前提是對的:戰爭是經濟的一部分,尤其在美國。美國經濟的一部分是被軍費保持平衡的。

Lewin當時寫道,“全世界的戰爭産業”大約“占全球經濟總量的十分之一。美國作爲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不僅在其中占有最大的軍費支出份額,目前每年600億美元以上,而且,其軍費支出占其國民生産總值的比例高于其他任何的民主國家。在美國增加了在東南亞的軍費支出之前,事實已經如此。”實際上,美國的軍費開支往往比許多國家的全部開支還要多──特別是非洲國家。

  本書中更具爭議性的言論無疑是這一句:“戰爭不是由國際利益沖突引起的。更合邏輯的順序可以將它更精確地表達出來:戰爭-制造了社會需求-由此帶來這樣的利益沖突。一個國家制造戰爭的能力,體現了它所能行使的最大的社會權利。制造現在的或將來的戰爭,是關系到控制社會的最重要的生死大事。”

  2003年入侵伊拉克後,這句話得到了世界上大多數人的認可。但是在Lewin的時代,也有人認識到這點了。耐人尋味的是,現在臭名昭著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被用在報告中。報告中提到:生産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總是和經濟的不景氣聯系在一起。

  Lewin辯稱戰爭是一個重要工具,因爲它可以人爲制造需求而沒有其他政治問題:“戰爭,只有戰爭才能解決這些積累的問題。”這本書的結論就是和平(盡管和平的可能性是那麽的微乎其微)並不符合社會利益的最大化。因爲戰爭不僅有經濟職能而且有重要的社會和文化的作用。“持續存在的戰爭威脅是政府穩定存在的基礎。只有這樣,政府的權威性才能被廣泛接受。換句話說,戰爭實際上是國家的同義詞。戰爭的消滅不可避免地帶來國家主權的破滅。”

  “戰爭已經進化爲保持世界人口總數和所需供給之間的完美平衡的主要工具。這是人類所特有的。” Lewin提道:除非出現了戰爭的替代品,否則戰爭需要持續存在,或者提高它的有效性。Lewin真正的“天才”想法是他提出了一些潛在的替代品-其中的一些已經給了政府很有益的啓發。或者這也是現實模仿小說的巧合?

  報告中建議道:
  -龐大的太空探索計劃,而其主要目標是幾乎不可能實現的(一個預算上的黑洞,反過來可以拉動經濟);
  -創造一個新的非人類的敵人,例如:潛在威脅-外星文明
  -爲人類創造一個新的威脅,例如:環境汙染;
  -限制生育新辦法,例如:在水和食物中添加藥物;
  -不斷創造假想敵;
  -創造一個無所不在,幾乎無所不能的國際警察部隊.

  很顯然,以上的一些目標很難達到,而且也沒有實現過。做爲一個60年代的作者,其他一些影響現在社會的因素是他沒有預見到,如整個互聯網技術。但是,報告中許多想法還是實現了,我們不由得驚奇,這些內容到底是“編寫”出來的還是真實存在的。──如果這些內容是小說編寫出來的,是否這些創意來自這個報告,或這些神話早就存在了。

在報告産生的1967年,登月競賽可以被視爲一個無底黑洞,尤其緊跟其後又抛出了火星計劃,甚至還有計劃去更遙遠的太空。

至于創造一個非人類的外星敵人,這一想法的結果已經廣爲人知:30年代,威爾斯(Welles)創作了科幻小說《火星人入侵地球》。當小說通過廣播劇播放時,許多人信以爲真, 結果在美國不少地方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另外,美國政府創造了一個外星智能生物存在于地球的神話,而來自不明飛行物的外星智能生物對于地球的威脅是這個神話的一部分。

另一類新威脅初露端倪,新聞中頻頻見到艾滋病、禽流感與其他致命的疾病,還有對自然資源的過度開采、石油的浪費、海平面上升、氣候變化無常等等也每日見諸報端,很大程度上,汙染和環境問題已經成爲政府增加額外稅收去填補永無盡頭的預算的借口

我們人類的善良本性又一次成爲潛在的治愈戰爭感染的靈藥。耐人尋味的是,這些最需要額外的錢的政府,都是最早從“京都議定書”上獲得利益的政府。盡管報告中某些問題說的是合情合理的,環保問題的確能帶動經濟的發展,但是迄今爲止,政府僅使用了它的在經濟和社會方面的積極作用。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有些戰爭被視爲必須的,有些戰爭是被精心制造的,有些戰爭的借口是事後才完善的──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是個例子。戰爭同樣也是解決經濟問題的方法。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再次成爲一個例子:爲了保持經濟的持續發展,西方世界需要石油,而美國是最最需要石油的,這是一個問題。而且也確實需要打一場戰爭以維持戰爭體系,2003的伊拉克戰爭一舉兩得,成爲了一個成功案例。實際上,這是一種"雙贏"的局面,戰爭對于經濟是個積極的因素,而且戰爭導致獲得更多的石油,這兩項目標均達到了。

  但是,將“戰爭”作爲貨幣在1966年和現在如1996年截然不同的。1966年,爲了在構建和維持戰事機構上花錢,冷戰提供了良好的借口。盡管基本沒有必要發動這樣的戰爭。隨著東方集團(East Bloc)在80年代末的瓦解,這個穩定的現狀必須予以放棄了。簡言之,美國軍隊再次需要發動一場戰爭,或找到一個新的具備有一定軍事威懾力的敵人,找一個或創造一個。克林頓政府在某種程度上解決了這個問題,就是將美國軍隊變成受雇傭的“全球警察”(這也是報告中的另一個建議),歐盟1990年曾用它來解決90年代後期的東歐問題。然而,布什上台後說,美國應該面向國內,著重解決內部經濟問題。他不想見到自己軍隊作爲“全球警察”被雇傭。盡管野心勃勃並自诩高尚,布什也遇到了這個報告中重點提到的問題:戰爭是經濟的一個組成部分。

最初,看起來布什似乎根本沒有提到這個問題,他似乎忽略了這個問題。在他看來,美國軍力是過剩的,但是用的不是地方。很明顯,美軍不應該在美國街道上散布著,(除了2005年新奧爾良的災難時期。)正好,911事件提供了一個極佳的解決方案。

  布什政府意識到他們在2000年的承諾──通過重視經濟而給美國帶來經濟繁榮,而不是通過戰爭──遠比他們想象的困難。可以想象,在2000年以前,布什政府從未看過報告,因爲這個報告的主旨是,除了戰爭,沒有其他途徑能改善經濟。

結果就是,布什政府轉而青睐美國新世紀計劃(Project New American Century),這不過是克林頓政策的一個變種而已。備受爭議的是,美國將用武力實現世界和平,通過推翻其他阻礙世界和平的國家的政權來制造世界和平。這次不再是把美軍租出去,而是美國要主導進程。通過這種途徑,美國繼續將軍方作爲 “內部資源”,因而很容易策劃經濟模式,而不是以前那樣不問雇主就把它"租出去",甚至有時根本得不到支付(例如歐洲用它來解決巴爾幹問題)。看來,美國新世紀計劃的制定者已經看過鐵山報告,而且已經想出了新的解決方案。(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加入王朝空间,添加/修改王朝百科词条。
真相並不存在

TOP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4134c10100umqp.html

1963年8月初,美國中西部的一個著名大學裡,一位化名為“約翰.竇”(john doe)的社會學教授,接到一個華盛頓打來的電話,邀請他參加一項秘密研究課題,參與該計劃的15名專家都是美國著名大學的頂尖學者。 “約翰.竇”教授帶著好奇來到了一個名叫“鐵山”(iron mountain)的地方報到。
“鐵山”靠近紐約州的哈德迅城(hudson),這裡有當年冷戰期間為防禦蘇聯核打擊而修建的巨大的地下設施,幾百家美國最大公司的總部都在此處設有臨時辦公地點。這些公司包括:新澤西的標準石油公司,殼牌石油公司和漢諾威製造信託公司等。如果核戰爭爆發,這裡將成為美國最重要的商業運作中心,以確保核戰爭之後,美國商業體系仍然能夠生存下來。平時,這裡是這些公司儲存機密文件檔案的地方。
這個神秘的研究小組要研究的課題是,如果世界進入了“永久和平”階段,美國將面臨什麼樣的挑戰,以及美國的對應策略。這項研究工作持續了2年半的時間。

1967年,這個15人的課題組完成了一份絕密報告,這份報告的作者們被政府要求對該報告嚴格保密。但是,其中的“約翰.竇”教授覺得這份報告實在太重要了,不應該向公眾隱瞞。他於是找到著名作家里歐.萊文(leonard lewin) ,在里歐.萊文的幫助下,這本名叫《來自鐵山的報告》(report from iron mountain)被戴爾出版公司(dial press)於1967年正式出版。該書一經面世,立刻震驚美國社會各界。大家都在猜到底誰是“約翰.竇”。該報告被認為是當時的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robert mcnamara)策劃,麥克納馬拉是外交協會的成員,後來擔任世界銀行行長。運作的研究機構被認為就是哈德迅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該機構的創始人赫曼.凱恩(herman kahn)也是外交協會成員。

對於這次洩密事件,約翰迅的國家安全特別助理羅斯托(rostow)立刻站出來進行緊急“消毒”,他指出該報告純屬子虛烏有。同樣是外交協會成員亨利.魯斯( henry luce)控制下的《時代》也說該報告是“巧妙的謊言”。該報告究竟是真是假,美國社會到今天仍然爭論不休。

不過,1967年11月26日,《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 曾經在《書評》欄目中介紹過這本書。介紹該書的就是哈佛大學著名教授加布雷斯(john kenneth gabraith),他也是外交協會成員,在文章中他指出他有第一手的信息證明該報告是真實的,因為他本人就在被邀請之列。後來儘管他沒能參加這個項目的工作,但該項目一直在向他諮詢各種問題,​​他也被告知要對外保密。 “我願意將我個人的名譽擔保這個文件('鐵山報告')的真實性,我也願意證實它的結論的有效性。我有所保留的只是將它公佈給沒有準備的公眾是否明智。 ” 後來加布雷斯曾在其他媒體上兩次重申該報告的真實性。

那麼,該報告究竟有什麼驚人的結論,讓“精英們”如此緊張呢?
原來,該報告詳實地透露了“世界精英們”對未來世界的發展規劃。報告的基本宗旨就是,不討論對與錯的問題,也不考慮自由與人權之類的空洞概念,一切諸如意識形態、愛國主義和宗教立場都不佔有任何位置,這是一份“純粹客觀”的報告。


報告開宗明義地指出:
“持續的和平,儘管從理論上說並非不可能​​,但是卻不具有可持續性。即便(和平的目標)是可以達到的,它也肯定不是一個穩定社會的最佳選擇... 戰爭是我們社會穩定的一種特殊功能。除非其他替代方式能夠被發展出來,否則戰爭系統應該被保持和強化。”

報告認為,只有在戰爭時期,或者是在戰爭的威脅之下,人民最有可能服從政府而沒有怨言。對敵人的仇恨和被征服與劫掠的恐懼,使人民更能夠承受過重的稅負和犧牲,戰爭又是人民強烈情緒的催化劑,在愛國、忠誠和勝利的精神狀態下,人民可以無條件地服從,任何反對意見都會被認為是背叛行為。相反,在和平情況下,人民會本能地反對高稅收政策,討厭政府過多干預私人生活。

“戰爭系統不僅是一個國家作為獨立政治系統存在的必要因素,對於政治穩定也是必不可少的。沒有戰爭,政府統治人民的'合法性'就會出現問題。戰爭的可能性提供了一個政府能夠擁有權力的基礎。歷史上不勝枚舉的例子表明,失去戰爭威脅可信性的政權,最終導致了權力瓦解,這種破壞作用來源於個人利益膨脹、對社會不公的怨恨,和其它解體因素。戰爭的可能成為保持社會組織結構的政治穩定因素。它保持了社會階層分明,保證了人民對政府的服從。”

但是該報告認為,傳統的戰爭方式也有其歷史的局限性,在這種狀態之下,世界政府的大業將難以實現,特別是在核戰爭時代,戰爭爆發變成了一種難以預測和風險極大的問題。考慮到該研究正是在古巴導彈危機之後不久開始進行的,當時和蘇聯核大戰的陰影肯定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作者們的心態。


問題是,如果一旦世界出現了“永久和平”,美國社會的出路何在呢?這正是這個秘密研究小組要追尋的答案。
換句話說,他們需要為美國找到一個能夠替代“戰爭”的新方案。經過謹慎的研究,專家們提出,替代戰爭的新方案必須同時具備3個條件:(1)在經濟上,必須是“浪費”的,最少需要消耗每年gdp的10%;(2)必須是一種和戰爭危險類似的、大規模的、可信的重大威脅;(3)必須提供人民強迫性服務於政府的合乎邏輯的理由
要同時滿足這三大條件,也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
真相並不存在

TOP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4134c10100umqp.htmlLewin

提道:除非出現了戰爭的替代品,否則戰爭需要持續存在,或者提高它的有效性。
Lewin真正的“天才”想法是他提出了一些潛在的替代品-__其中的一些已經給了政府很有益的啟發。或者這也是現實模仿小說的巧合?



報告中建議道:

龐大的太空探索計劃,而其主要目標是幾乎不可能實現的(一個預算上的黑洞,反過來可以拉動經濟);

創造一個新的非人類的敵人,例如:潛在威脅-外星文明 ;

限制生育新辦法,例如:在水和食物中添加藥物;

不斷創造假想敵;創造一個無所不在,幾乎無所不能的國際警察部隊。

最後大家想到了“環境污染”,它在相當程度上是一個事實,具備可信度,在對環境污染的宣傳上下下功夫,足以達到核戰爭之後世界末日的恐怖程度;不斷地污染環境的確是在經濟上非常“浪費”的;人民忍受高稅收和降低生活質量,接受政府乾預私人生活,為的是“拯救地球母親”,非常符合邏輯。
這實在是一個絕妙的選擇!

可是最強大的美國沒有批准京都議定書呀?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 “世界精英們”從60年代開始逐漸形成了兩大派系,保守主義的陣營認為,戰爭作為維繫現有政治體系和推動未來的“世界政府”與“世界貨幣”遠大理想是不可或缺的,必須不斷加強這一工具並不斷地使用這一工具。這一派,主要是英美人士,核心是美國的銀行家。因為他們擁有著超級強大的軍事力量,他們堅信放棄這一有效工具是不明智的,戰爭只會加速“世界政府”與“世界貨幣”遠大理想的實現進程,他們強調“征服”的道路。另一自由派陣營人士則認為,戰爭的手段已經過時,在“核時代”大規模的戰爭不可想像,同歸於盡並不是目的。這些人主要是在歐洲,美國內部當然也有。歐洲在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的“洗禮”之後,再也不會有人願意打仗了,無論理由是什麼。他們急於尋找“戰爭模式”的替代品,答案就是“環境污染”。他們認為“環境污染”的威脅,如果“宣傳得力”同樣能夠達到戰爭方式的所有重要結果,而且更有“正義性”和“感召力”。

雙方力量較量的結果在美國總統的大選上清晰地顯示出來。當老布什(“保守主義”)在海灣戰爭中光彩照人時,決沒有人會料到1年以後會敗給名不見經轉的阿肯色的克林頓。原因就在於當時的“世界精英”內部中的自由派勢力逐漸佔了上峰克林頓和戈兒的政治嗅覺極為靈敏,當他們意識到“要變天”後,立刻成為前所未見的環境保護主義者,從而大敗老布什。這就是為什麼當1997年江核心到美國訪問時,小克說決不擔心中國的軍事威脅,唯一擔心中國的污染問題,當時聽得中國政府丈二和尚摸不折不著頭腦。 90年代的環境問題,經過10年“爆炒”,卻仍然沒有成為壓倒世界其它問題的第一優先,“世界精英們”失望之餘,保守主義勢力再度崛起,打碎了戈爾的總統夢。保守主義勢力認為在新形勢下,戰爭的作用仍然是主導性的力量,環境問題一時半會難成大器。開始將中國定位成“戰略對手”,再度啟動戰爭手段(包括冷戰和遏制)。 911的突然出現,打亂了他們的部署,既帶來了混亂,也讓其中一部分人看到了新的機會,那就是新的戰爭模式“反恐戰爭”,和看不見的敵人打,想打多久就打多久,愛怎麼打就怎麼打。結果就是小布什的大打出手。但是,自由派並不認同這種邏輯,尤其是歐洲的自由派,他們對小布什的做法相當”有意見“。當小布什的戰爭打到現在這種地步時,已經是人心喪盡,自由派將毫無懸念地在2008年入主白宮,重新啟動“環保”大業來推進世界大同的理想。自由派可以稱為國際銀行家的“綠黨”,他們與“戰爭派”並沒有原則和目標上的不同,只是對如何實現目標的手段和策略有爭議。
真相並不存在

TOP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4134c10100umqp.html

老羅家族再次同時控制雙方,倫敦的老羅支持“戰爭黨”,強調貨幣的實質是石油,主張疲軟的美元,堅挺的石油。巴黎的老羅則支持“綠黨”,主導策劃歐元,強調貨幣的基礎是黃金,主張歐元以黃金為支撐(15%),主張“強勢美元” (克林頓時代)或“強勢歐元”(2000年以來),廉價的石油(克林頓時代)和2008年以後。無論最後結果如何,老羅始終是最後的贏家。

要關注:

1.京都議定書規定的二氧化碳排放配額是否有票據形式的繳費之類。如果有,這些費用是交到哪裡?國際性組織還是跨國銀行,誰負責掌握?
2.小​​布什上台後美國已退出京都議定書,08年大選後如果綠黨獲勝是否將標誌著石油疲軟、黃金堅挺;否則將依舊是美元疲軟、石油堅挺。如果站在於己有利的立場上,即便老羅家族的地位無法改變,我們應該更歡迎自由派(民主黨)還是保守派(共和黨)?

附註:

美聯儲:美國債券不是中國的“武器”

美聯儲主席伯南克週三表示,中國不可能用其持有的大量美國債券來作為對付美國的“武器”,因為那樣中國的損失更大,而且中國持有的債券不足以左右市場。

僑報報導,持有超過2600億美元美國國債的中國,發出外匯儲備多元化的信號,一度引髮美國人的高度關注,有人甚至擔心中國可能拋售美國債券以打亂美國市場。當天在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作證時,伯南克也被議員問及此問題。他指出,中國不可能用其持有的美國債券來作為對付美國的“武器”,因為那樣做對中國也是巨大的痛苦,中國付出的代價比美國受到的損失更大。

伯南克認為,即便中國真的那麼做,短期內是會打擊市場,但長期而言美國債券的收益會復蘇。中國現在只持有美國債券總量5%,不足以對市場構成任何壟斷。

關於人民幣問題,伯南克指出,中國匯率改革正朝正確的方向邁進,但做得還不夠。他說,匯率問題只是一方面,中國的持續增長應當主要靠內需;中國已經認識到不斷擴大的貿易順差會在政治上和經濟上帶來風險。

去年12月在北京的一次演講中,伯南克的演講文稿稱,中國低估人民幣是對出口商的“有效補貼”。從而引來各界關注,因為如果“補貼說”代表布什政府的觀點,美國就可能因人民幣問題向世貿組織提出起訴,但伯南克在正式演講時並未提及,外界猜測紛紛。伯南克週三澄清,他當時所以沒說補貼,是因為他覺得用不同的詞語來解釋人民幣問題,會讓聽眾更明了。



我們有時需要用逆向思維來思考問題,當美國金融人士擔心中國會使用美國國債作為“貨幣戰爭”的武器時,這說明他們正是使用相同的“武器”思維方式來考慮對付中國的手段。伯南克說得有道理,如果中國從國債上直接進攻,將難以取得預期效果。但是伯南克和其他西方經濟學家們絕口不提的黃金問題,才是問題的要害,他們極度擔心中國人會從黃金上產生“不健康的聯想”。相對於中國非常龐大的外匯儲備而言,國際黃金市場是如此的狹小,如果不是由於國際上絕大多數黃金買賣都是非實物交易,用衍生工具壓制黃金價格的遊戲恐怕早就玩不下去了。
我們可以打一個小賭,如果人民銀行宣布將使用2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購買黃金實物,我們第二天就能聽到伯南克和保爾森雙雙心髒病發作,送醫院搶救的新聞。金價飛漲將像一顆紅色的信號彈,引發世界範圍的拋售美元資產狂潮。 2000億美元雖然在美國國債市場上起不了太大作用,但在黃金市場上卻足以倒海翻江。這就是四
兩撥千斤的道理。這樣淺顯的道理,遲早會被人認識到,中國人不用,其它國家的人也早晚會用,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投資黃金(白銀)實物,遲早會帶給你一個巨大驚喜的原因。
真相並不存在

TOP

http://wc2007abc0503.blog.163.co ... 231642009810629326/

西德尼·沃伯格【來自鐵山的報告----另一篇】

1933年11月24日的《紐約時報》報導了一本名為《西德尼·沃伯格》(Sidney Warburg)的小冊子。這本書最早於1933年在荷蘭出版,在書架上只擺了幾天就被取締了。幾本倖存的書被翻譯成英文,該書的英文版曾在大英博物館展出過,後來被禁止向公眾和研究人員開放。該書的作者“西德尼·沃伯格”據說就是美國最大的銀行家族之一的沃伯格家族的成員,後來該書的內容被沃伯格家族堅決予以否認。



希特勒掌權的秘史。據該書記載,1929年前後,華爾街通過道威斯計劃(Dawes Plan)和楊計劃來幫助德國償還戰爭賠償。從1924年到1931年,華爾街通過這兩個計劃總共向德國提供了1 380億馬克的貸款,而德國在此期間總共僅支付了860億馬克的戰爭賠款,德國實際上是得到了美國的巨額金融資助以重新整軍備戰。對德國的貸款實際上是通過在華爾街銷售德國債券募集公眾資金而來,摩根和沃伯格家族在其中得到了豐厚的利潤。

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法國政府在德國賠償問題上的高壓政策。這種政策使得美國的貸款在德國和奧地利有相當一部分被凍結了,而且法國得到了德國賠償的主要部分,這些錢的最終來源都是華爾街。瞅著法國越來越不順眼的華爾街銀行家們在1929年6月召開了一次會議,摩根系、洛克菲勒系的銀行家和美聯儲的頭頭們聚在一起,商議該如何把德國從法國的高壓之下“解放”出來。會議達成一致意見,必須通過“革命”的手段來擺脫法國的箝制。一個可能的領袖人選就是希特勒。手持美國外交護照,怀揣胡佛總統和洛克菲勒親筆信的西德尼·沃伯格受命去和希特勒進行私人接觸。

西德尼與納粹的接觸並不順利,美國駐慕尼黑的領事館辦事不力,後來西德尼還是藉助慕尼黑市長的幫助才見到希特勒。在初次會議上,華爾街銀行家開出的條件是“主張進攻性的外交政策,煽動報復法國的情緒”,希特勒的要價也不低,給1億馬克什麼都好說。西德尼把希特勒的報價傳回紐約,銀行家們覺得希特勒獅子大張口,2 400萬美元實在高得離譜,他們提出1 000萬美元的報價。當時還未成氣候的希特勒一口答應下來。

按照希特勒的要求,這筆錢被匯到荷蘭一家銀行(Mendelsohn & Co. Bank),然後分成數批支票寄到德國的10個城市。當西德尼回到紐約向銀行家們匯報時,洛克菲勒對希特勒的納粹主張深深地著了迷。緊接著,一向對希特勒不甚介意的《紐約時報》突然開始對納粹學說和希特勒的演講做定期介紹。 1929年12月,哈佛大學也開始研究德國的國家社會主義運動。

當1931年胡佛總統答應法國政府,任何債務解決方案都會首先徵求法國的意見時,他立刻在華爾街失寵了,很多歷史學家認為胡佛總統後來大選失利與這件事有著直接關係。

1931年10月,希特勒給西德尼發了一封信。於是華爾街的銀行家召開了另一次會議,這次與會者還有英格蘭銀行的董事長諾曼。會上形成了兩派意見,以洛克菲勒為首的人傾向希特勒,另一些人則態度不太明確。諾曼認為花在希特勒身上的1 000萬美元已經夠多了,他懷疑希特勒永遠也不會行動。會議最終決定進一步支持希特勒。

西德尼再一次來到德國,在希特勒的支持者的一次會議上,有人向他提出納粹衝鋒隊和黨衛隊非常缺乏機關槍、卡賓槍和手槍。這時,大量的武器裝備都已經屯放在德國邊境的比利時、荷蘭和奧地利的城市,只要納粹支付現金,立刻可以提貨。希特勒對西德尼說他有兩個計劃—暴力奪權和合法執政。希特勒問道:“暴力奪權需要5億馬克,合法執政需要2億馬克,你們銀行家會怎麼決定?”

五天以後,華爾街的回電指出:“這樣的金額完全無法接受。我們不想也不能接受。對此人解釋說這樣規模的資金調動到歐洲,會震動整個金融市場。”

西德尼做了進一步的報告,三天以後,華爾街的回電稱:“報告收到。準備支付1 000萬,最多1 500萬美元。告訴這個人採取進攻性對外政策的必要性。”

1 500萬美元的合法執政道路被華爾街銀行家們最終敲定下來。付款方式必須隱匿資金來源,其中500萬付給荷蘭阿姆斯特丹的蒙德松銀行(Mendelsohn & Co. Bank),500萬付給鹿特丹銀行(Rotterdamsehe Bankvereinigung),500萬付給意大利銀行(Banca Italiana)。

1933年2月27日,德國國會縱火案的當天晚上,西德尼和希特勒進行了第三次會談,希特勒提出還需要至少1億馬克來完成最後的奪權行動,華爾街只答應最多支付700萬美元。希特勒提出500萬匯到羅馬的意大利銀行,另外200萬匯到杜塞爾多夫的瑞納尼亞公司(Renania Joint Stock Company)。

在最終完成使命之後,西德尼不禁感慨道:“我嚴格執行了我的使命直到最後一個細節。希特勒是歐洲最大的獨裁者。這個世界已經觀察他有幾個月的時間了。他的行為最終會證明他的好壞,我認為他是後者。對德國人民而言,我真心希望我是錯的。這個世界仍然要屈從於希特勒,可憐的世界,可憐的人類
真相並不存在

TOP

世界環保銀行

http://big5.ce.cn/gate/big5/fina ... 0727_12335923.shtml

經過科學的估算,環境污染問題要達到在世界範圍內引起強烈危機的時間大約為一代半左右,即20至30年。報告的發表時間是1967年。

    20年後……

    1987年9月,世界野生環境保護委員會第四次大會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召開,來自60多個國家的2000名代表參加了這一次會議。參加這次會議的1500名代表驚訝地發現,一份名為《丹佛宣言》的文件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丹佛宣言》指出:

    因為新的資金必須被籌集起來以擴大環境保護的活動範圍,我們應該創造出一種新的銀行模式,以便將對環境管理的國際援助與受援國的資源管理的需求加以整合。

    這種新的銀行模式就是“世界環保銀行”的方案。

    與以前類似會議迥然不同的是,一大批國際銀行家出席了這次會議,為首的就是艾德蒙羅斯柴爾德男爵、戴維洛克菲勒和美國財政部長詹姆斯貝克。這些超級大忙人居然在一個環保會議上盤桓了整整六天,向大會介紹和推銷世界環保銀行的金融方案。

    艾德蒙羅斯柴爾德在大會上發言,將這個世界環保銀行稱為“第二個馬歇爾計劃”,它的建立將把發展中國家從債務泥潭中“拯救”出來,同時還能保護生態環境。

    請注意,截至1987年,發展中國家的全部債務高達1.3萬億美元。

    世界環保銀行的核心概念就是“以債務替換自然資源”。國際銀行家們計劃將發展中國家的1.3萬億美元的債務進行再貸款,將債務轉到世界環保銀行賬上,債務國用瀕臨生態危機的土地做抵押,從世界環保銀行那堭o到債務延長和新的軟貸款。被國際銀行家圈出的發展中國家的“生態土地”遍佈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總面積多達5000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五個中國的面積,佔地球陸地面積的30%!

    70年代發展中國家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國際銀行家的貸款絕大多數沒有抵押品,僅以國家信用為憑證,當債務危機爆發後,國際銀行家不太容易進行破産清償。當這些債務轉到世界環保銀行頭上後,國際銀行家們賬目上原本很難看的呆賬一下變成了優質資産。由於世界環保銀行擁有著土地作為抵押,一旦發展中國家無法清償債務,這些被抵押的大面積土地在法律上就屬於世界環保銀行了,而控制著世界環保銀行的國際銀行家們就順理成章地成為大片肥沃土地的實際擁有者。以人類圈地運動的規模來看,世界環保銀行堪稱前無古人。

    如此巨大的利益,難怪如羅斯柴爾德和洛克菲勒這般人物也要“關心”此次環保大會長達六天之久。

    巴西財政部高級官員科斯塔博士在聽到羅斯柴爾德的世界環保銀行提議之後,一夜未眠。他認為,如果環保銀行提供軟貸款,在短期內可能對巴西的經濟有幫助,至少經濟發動機可以再度啟動,但是從長遠來看,巴西無論如何是無法償還這些貸款的,最終的結果就是,作為貸款抵押品的風水寶地——亞馬遜地區將不再為巴西所擁有。

    被抵押的資源還不僅限于土地,水源和其他地面和地下的自然資源也在被抵押之列。

    世界環保銀行的名稱比較扎眼,最終以全球環境基金的名義于1991年成立,由世界銀行負責管理,而美國財政部是世界銀行最大的股東。國際銀行家們的長遠規劃目前正在逐步得以實施。
真相並不存在

TOP

老羅家族再次同時控制雙方,倫敦的老羅支持“戰爭黨”,強調貨幣的實質是石油,主張疲軟的美元,堅挺的 ...
lbboy 發表於 2013-2-6 13:02


看到這一段的京都議定書,馬上想到柴靜大戰丁仲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ZzRPAUU9eY

柴靜在台灣也紅過,當時覺得她很關心環保。

看過這個片段,反而覺得她要不是被利用了,就是有意執行任務。

這個片段讓我的「環保症」痊癒了,

地球沒有想像中的脆弱。

TOP

最近大家幹譙得要死的空汙法
總算有些人看出目的(藝人 陳為民)
政府打算消滅然油車
從行政院拍板2035年禁售然油車時,就能看出端倪。
這幾天政府還在喊冤,
沒有要消滅,只是禁用而已。------->怎麼好像怪怪der

大多數人還不了解的是,天真以為這是政府單方面做出的決定。
不管政府是主動還被動,願不願意,背後都有國際壓力在。
也顯然藍綠都很樂意演戲愚民,推行NWO。
藍營歡欣喜樂當打手,綠營找中國當擋箭牌、推行綠電。
目的就是炒作議題,撈各自好處!
再說空汙怎可能是單一原因造成,吵這實在非常無聊。

萬一這計畫推行受阻,不知之後要面對什麼手段了....
台灣民眾不了解要對抗的更是背後龐大的勢力,
各位有對抗的勇氣嗎?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