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提心 於 2010-10-24 02:12 編輯

好書入庫感謝分享

注意力練習 跟看見能量場
在量子療癒場 亞當的書裡我也看過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0-10-24 12:07 編輯

「請他們讓讓路不就好了。」
「不行啊!有的叔叔腿斷啦!讓不了啊!」
「喔----」


這段對話讓我感動﹐一問一答﹐兩顆善良關懷的心 .....
其它的脈輪﹐老鷹﹐薩滿 ... 我 我 我 .... 莫宰羊啦。 或說是有宰沒有到啦 ...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哇!!很高興看到這篇..感謝版主!!!

不過好像沒到清理脈輪的方法(在影片裡嗎..)??
因為整天脈輪亂轉..

另外創造能量場域的方法....可以用在出入雜亂磁場的地方做為保護嗎??

TOP

本帖最後由 Kris 於 2010-12-6 22:30 編輯

看C跟老师的片断感觉即温暖又伤感,好像一个宇宙孤儿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来自同一星球的亲人,却又在下一个路口走散了。。。。

《能量医疗》的作者Donna Eden的女儿小时也曾经一度开了天眼,结果因此严重失眠,因为每晚都看到各种灵异在身边漂浮,后来Donna也是暂时帮她女儿关上了天眼,是一种保护吧。
May all be fed
May all be healed
May all be loved
--John Robbins

TOP

C的人生經驗還真是豐富呀~

在你眼中 那些靈與一般人看來是相同的嗎?
為什麼不上學校廁所? 是因為那裡特別多...嗎?
會不會有些靈知道你看的到他們 而故意來找你呀XD
守護靈有形體嗎 還是就一陣光呢?

TOP

回復  sanmartin


  分辨  
x山老師走到c桌前,輕輕撫著c的頭,
c感覺到---一滴滴的雨落在c的頭髮上,

cathyyeh 發表於 2010-10-23 23:09



    好感人 ㄚ....
平凡 了解 純真的 不平凡

不平凡 追求 平凡
平凡 追求 不平凡
可能當我們不迷失自己時 , 就知道那一個重要了....

TOP

回復 28# harry05kimo


      是啊 每個人的人生課題都不同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我曾經報名 想去參加The  four  winds的課程 後來因故未成行.........可惜


他有個課程學習 療程可以追溯靈魂裡能量記憶場病並清除 看起來很好玩
在其他心靈團體或宗教 很少這麼直接明確告訴你步驟........




http://www.thefourwinds.com/corecurriculum.html   Thefourwinds

LB Session One (South): The shaman sheds the past and its worn- out stories the way the serpent sheds her skin, transforming your deepest wounds into sources of power and compassion. You are initiated into the lineage of luminous medicine men and women. Learn the Illumination process and how to erase the imprints of karma and disease from the Luminous Energy Field (LEF), and heal at the blueprint level of your being.

..........學習光照明過程以及如何消除業力的痕跡和疾病的光能量場......


LB Session Two (West): The shaman breaks free from the grip of fear and is able to journey beyond death. As you shed the baggage you inherited from your family, you break free from the generational curses that are passed down from parent to child. Discover the way of the Luminous Warrior and the practice of impeccability, which allows you to create and live in a world of peace. Experience the Extraction process, and how noxious energies (or entities) can penetrate the LEF, and learn how to extract these and elim-inate affinities for toxic people and situations.

....打破靈魂深層恐懼擁抱自由,並能超越死亡的旅程。 讓你擺脫世代繼承來自你的家族的負面印記
探索戰士的發光方式和實踐純淨無罪讓你的世界重新創建生活的平和........。

LB Session Three (North): The shaman journeys to Infinity, a place outside of ordinary time and space. You drop your limiting roles and beliefs, and master the wisdom teachings of Invisibility, Mastery of Time, and the Secret. Soul Retrieval helps you discover the original wounds that derailed your destiny. Then you re-write your deadly soul contracts and begin to live a life of grace and abundance.

薩滿旅程到無窮遠,普通以外的地方的時間和空間。 放下你自我限制的角色和信念,掌握智慧教導的隱蔽性,通達時間和秘密。
靈魂檢索幫助你發現原來的傷口出軌你的命運。 然後你重寫你的靈魂合同,並開始讓自己的生命的恩典和豐富。



LB Session Four (East): The shaman knows how to “dream the world into being,” mastering how energy and inten-tion create reality. You learn the death rites, discover the maps to the afterlife described by the great spiritual traditions, and learn how to assist a loved one on his final journey. The death rites allow you to go gracefully through life’s transitions, be born newly after a challenging time, and enter the world of spirit, consciously.

學習的死亡儀式發現映射到來世所描述的偉大的精神傳統,學習如何協助心愛的人對他的最後旅程。 死亡儀式讓你去通過正常生活的過渡,是一個具有挑戰性的後新出生的時間,進入世界的精神,自覺。
Walking with Protection in the World: You study the shamans' practices of intent, tracking and dreaming to attain wisdom and liberation. You learn how you can walk through life with protection and light, bringing peace and beauty to everyone around you.



學習如何生活,你可以通過步行學習與保護和,帶來和平和美感你周圍的人




Working with the Sacred: The shaman dances in realms that most fear to tread. Explore the ancient myths and forces that guide your dreams, your archetypes, and your life journey, as you bring your life into harmony in order to live your destiny.

探索古代神話和力量引導你的夢想,找到你的靈魂原型,和你的人生旅程因為你把你的生活融入和諧,為了生活你的命運。


Reading the Signs of Destiny: The shaman reads the signs provided by nature, randomness, and chance events. Study the art of shamanic seeing and learn to perceive the world of energyand spirit, heeding the cautions and seizing the opportunities that Spirit offers us. Advanced Divination may be substituted for this class.薩滿藝術研究學會觀察和感知世界的能量和精神,高級占卜聽從警告,並抓住機會,為我們提供了精神。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這本書確實很好'除了療愈效果非凡'也取到保護自己的安全''
有志於此道的朋友應可多運用''

TOP

本帖最後由 cathyyeh 於 2012-8-4 16:53 編輯

台灣也有印加巫師 還是個醫師  呵呵.....




十年看樹 十年看山 十年看海的 牙醫巫師


~以下關於李育青的介紹文章引用自「李偉文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waratah-namastes/article?mid=124&prev=126&next=123



若是有人說,我是個奇怪的牙醫師,是個不務正業的牙醫師,那他一定不認識李育青。



  育青是高雄醫學院畢業小我幾屆的牙科同行,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荒野保護協會第二次籌備會議上。那時他在馬偕醫院服務,也是馬偕登山社的負責人,同時擔任高醫登山社的指導老師。


  直到今天,他還是一樣,總是身兼多職。


  目前的他,是開業的牙醫師,也是市民農場中,擁有綠手指功力的農夫;是生態關懷者協會的理事長,跟基督教徒一起投入台灣的環保工作,也擔任荒野的資深講師,主講「土地倫理」的課程;是資深高山嚮導,三不五時就得帶隊登山,也是世上最大的業餘太空愛好者組織──美國尋星協會的會員,四處奔波探索外太空的生命。



  你以為這樣他就夠忙了?不,這只是他在台灣做的事。


育青大概是台灣最「貪心」、最國際化的野人之一了,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離開一陣子,到國外去探索新的領域。


一九九八年,他飛到英國的舒馬克學院(Schumacher College),學習深層生態學(Deep Ecology)去了。


二○○○年,他去南極探險。去年跟今年,他開始往美國跑,原來他拜了一位人類學家(阿貝托.維洛多博士)、同時也是南美印加系統的巫師為師,也就是到真正的「魔法學校」受訓去了。


  嘿嘿,這個牙醫師是否比我還瘋狂!


  怪的是,育青這樣一個活躍的環保份子,竟是異常地害羞。


每次到了陌生人多的場合,他就會臉紅,紅得跟顆柿子一樣,嚴重的時候,連話都說不出來。



害羞的人總是敏感多情,育青就是如此。只是他多情的對象是大自然。


有次他擔任合歡山自然體驗營的領隊,聽該隊的學員說,他在帶隊到山上後,坐在山頂朝山下望,想到人對自然的破壞,竟當場潸然淚下。



  他其實不大擅長跟人打交道,但跟大自然打交道卻特別有一套。



  「我是在埔里長大的。大自然對我來說,就像家一樣,小時候我就特別喜歡往樹林裡跑,往水裡面鑽。所以長大之後,就變得很喜歡爬山。」



  育青在大學時開始爬山,而他的啟蒙恩師,正是在台灣很受尊重的登山前輩──黃龍池教授。



  黃教授的帶隊風格,育青形容是「斯巴達式」的。


他要求絕對的「定」,綁鞋帶就綁鞋帶,走路就走路,分心、沒做對都會被罵。


在他的帶領下,高雄醫學院的登山隊三十年來不曾出過意外。


育青說,日後他才慢慢發現這種訓練對他的影響,原來在定的時候,人才會發現自己的無限可能。


例如登山走到最疲累的時候,只要專注在走路這件事情上,潛能自然會被激發,「就像吸收了大自然的能量一樣」。定,或許就是育青身兼多職仍能游刃有餘的訣竅吧。



  黃教授還有句名言:「十年看山,十年看樹,十年看海」。育青似乎也正追隨著這句話。



在爬了十年山之後,他正專注在「看樹」上。而他跟樹,還有不尋常的緣分,直接的說,就是他能感受到植物的情緒,就像原住民的樹靈傳說一樣。神奇吧!



  育青和植物的「第一次接觸」是發生在大學時代。那時他去大、小鬼湖,在登山口的原始森林中,看到一棵有如電影龍貓的巨木。那時他突然覺得,能坐在那棵樹下,是這輩子最有福氣的事。所以當晚他就在那裡升起了營火,靠著樹睡覺。睡一睡,突然間醒了過來,看到樹身發出了光,像一顆顆綠色的光球。他還聽到了清脆的聲音,像樹的笑聲。



「那時候大概是晚上十一點半,我只覺得很舒服,忍不住站起來往山上走,彷彿什麼東西在召喚我。」



  從那次之後,他就常能在樹身上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有時是光,有時是影子,有時是顏色。那應該都是樹靈吧!
  育青的體內,大概有著巫師的血脈,樹靈因此召喚了他,而他也應著樹靈的召喚,一步步脫掉醫師的白袍,走向他的山林之路。




喜歡抱樹的男人

         我們有很多朋友,就特別喜歡跟著這位準巫師爬山,常常會有不一樣的體驗。



他帶的登山隊,行進速度特別慢。因為他認為登山的目的不是攻頂,而是親近大自然。為了不讓隊員們只顧著聊天,忽略了身邊的草草木木,他還會特別拉開隊員之間的距離。



然後,到了一個特定的地方,就停下來,教大家抱樹,想像著自己的肚臍和樹身結合為一體,去感受樹的能量。



  育青是有名的「抱樹專家」。



他抱樹,不只是在感受樹身那古老堅實的力量,還能和樹靈溝通。



樹靈向他傾吐了植物的祕語,於是我們能夠知道,拉拉山的神木是孤獨、苦悶的,「我的感覺是,因為他們的子子孫孫都死了。」目前為止,他所感覺到最好的,是能高安東軍山的巨木群,「他們像個與世隔絕的大家族,但很自得其樂。」



  據育青說,大部分的樹,即使是人工種植的,抱起來都很舒服。但,並不是所有樹都喜歡讓人抱的,他就曾經抱過一棵樹,身體一貼上去,立刻冰寒徹骨。



他笑說,大概這位「老人家」在想,你這個小伙子怎麼這麼沒禮貌,沒經過我的允許就來抱我,給你點顏色瞧瞧!



  「樹的根扎得很深,而且往往在一個地方一待就是上千年。



所以樹跟土地的連結是最深厚的,尤其是原始森林。所以在台灣殘存的森林中,是可以讀到許多台灣的自然史的。如果有人,『讀』得懂樹的話。」



  「其實石頭也是。石頭裡儲存了許多記憶,包括人在這兒的遷徙,以及動、植物來來往往的過程。」育青說,所以他很能理解早期有些原住民,只要坐在一顆石頭上,就能知道那兒所有的故事。



他在大學時就有過很接近的經歷。那時他認識了一個排灣族的老獵人,七十多歲的年紀,還像羚羊一樣敏捷,即使七十幾度的陡坡,也可以咻一下就爬上去。




有次老獵人指著一塊岩石,要育青坐上去。他依言坐下,開始慢慢有種感覺,覺得自己凝固住了,好像變成了石頭。等站起來時,他已經是個不一樣的人。



  瞧,他真有當巫師的慧根吧。也就難怪他能夠通過考驗,成為印加巫師的學徒。


走向民俗醫療之路



 而最後,這位流著巫師之血的牙醫師,終於還是不滿足都市農夫的生活,決定搬離台北移居台東,並改行從事民俗醫療了。



  原來他到美國追隨印加巫師,就是為了學習印加能量療法。



不僅如此,一些在全球醫學界漸受矚目的彩光針灸、同類療法、花精療法、替代療法等,他也都開始學習涉獵。




  現在想想,雖然身為西醫,但跟超現實力量特別有緣的育青,會走上這條路還真是一點都不令人意外。而且,同在醫界工作,我其實也很能理解他的想法。在台灣所謂「另類」的民俗醫療,其實在現在的歐洲,或者在人類數千年歷史之中,都是有獨特深具療效特色,尤其在從事保育運動會,會更傾向少用人為或不自然的方式去「對抗」病患或所謂的病癥。




  巧的是,育青在台東海邊買的那塊地,正是昔日阿美族人跳「海祭」舞的地方,但他事先並不知情。




如今,他除了想成為一位民俗治療師之外,還立志要整理原住民的民俗植物資料。



這不禁使我想起黃龍池教授說的「十年看山,十年看樹,十年看海」,如今育青已經看了十年的山,也快要看滿十年的樹,搬到台東去,不正應了十年看海?



  所有的線就這麼奇妙地串了起來。



  而育青只說,這條路,他愈走愈確定,也愈走愈踏實。






信仰或迷信,從科學到民俗醫療


http://tw.image.search.yahoo.com/images/view;_ylt=A2oKiHLL1xxQrVQAJ3Nt1gt.;_ylu=X3oDMTBlMTQ4cGxyBHNlYwNzcgRzbGsDaW1n?back=http%3A%2F%2Ftw.image.search.yahoo. 野洛巫之歌

李偉文




這是一個科學日新月異的時代,從基因解碼到複製人,生命的奧即將揭開之際,同時卻湧起回歸心靈的熱潮,從打坐、靈修到各種宗教的追求,在許多人心堙A理性與不理性,科學或超驗之間的鴻溝,似乎逐漸模糊了。


最近龍應台出版的「目送」這本書中,她透露因為父親的死亡,開始求索生死大問,感受到存在著一個世界,我們肉身觸不到,肉眼看不見,可能存在,不能輕忽,向來非常理性的她這麼形容:「像海上突來的閃電把夜空劈成兩半,天空為之一破,讓你看見了這一生從未見過,最深的裂縫,最神秘的破碎,最難解的滅絕。」於是,對這些親身碰觸的經驗,她用很文學性的描述:沙上有印,風中有音,光中有影,死亡至深處不無魂魄之漂泊。




到底有沒有看不見的靈魂?從原始部落時代的萬神崇拜到多神教到近代主流的一神教,所謂信仰與迷信之間該如何區別?孔子雖說不語怪力亂神,不過他的真正意思是「存而不論」,或許有可能存在,但是若我們不了解,就不必去討論批判,這是較為包容與理性的態度。








我認識一位牙科的同行李育青。目前與我一樣,是個自己開診所的臨床醫師,但是他本業之餘的「興趣」對很多人而言相當不可思議。




一九九八年,他飛到英國的舒馬克學院(Schumacher College)學習深層生態學(Deep Ecology)去了。二○○○年,他去南極探險。2002跟2003年,他開始往美國跑,原來他拜了一位人類學家、同時也是南美印加系統的巫師,也就是到真正的「魔法學校」受訓去了。




育青和樹靈的「第一次接觸」是發生在大學時代。那時他去大、小鬼湖,在登山口的原始森林中,看到一棵有如電影龍貓的巨木。那時他突然覺得,能坐在那棵樹下,是這輩子最有福氣的事。所以當晚他就在那裡升起了營火,製著樹睡覺。睡一睡,突然間醒了過來,看到樹身發出了光,像一顆顆綠色的光球。他還聽到了清脆的聲音,像樹的笑聲。「那時候大概是晚上十一點半,我只覺得很舒服,忍不住站起來往山上走,彷彿什麼東西在召喚我。」




從那次之後,他就常能在樹身上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有時是光,有時是影子,有時是顏色。那應該是樹靈吧!
育青體內,大概有靈巫師的血脈,樹靈因此召喚了他,而他也應著樹靈的召喚,一步步脫掉醫師的白袍,走向他山林之路。




最近,這位流著巫師之血的牙醫師,決定搬離台北移居台東,並改行從事民俗醫療了。原來他到美國追隨印加巫師,就是為了學習印加能量療法。





不僅如此,一些在全球醫學界漸受矚目的彩光針灸、同類療法、花精療法、替代療法等,他也都開始學習涉獵。



現在想想,雖然身為西醫,但跟超現實力量特別有緣的育青,會走上這條路還真是一點都不令人意外。而且,同在醫界工作,我其實也很能理解他的想法。在台灣所謂「另類」的民俗醫療,其實現在的歐洲,或者在人類數千年歷史之中,都是有獨特且具療效的特色,尤其在從事生態保育過程中,會更傾向少用人為或不自然的方式去「對抗」病患或所謂的病癥。




巧的是,育青在台東海邊買的那塊地,正是昔日阿美族人跳「海祭」舞的地方,但他事先並不知情。如今,他除了想成為一位民俗治療師之外,還立志要整理原住民的民俗植物資料。




到底什麼是巫師?他們真的具有法力嗎?事實上,與其說巫師是擁有「超自然」能力的人,不如說,他們是「懂自然」的人




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作者是一位美國生態學家,他注意到,巫師通常會離群索居,不輕易與人親近,因為人一但群居,便會發展出獨特的語言文化,卻封閉了與自然對話的能力。



而所謂巫師,就是能脫離語言文化的束縛,敏感地察覺自然的律動,因而成為人群與自然的媒介。



這種看法和育青的體驗不謀而合。他常強調自己既不能創造也無法擁有能量,只不過懂得如何「運用」能量。



當人們生病,就是人與自然不和諧所造成的現象,而巫師可以擔任媒介,使人與自然產生連結,達到治病的功效。



我想,這種身心靈合一的連結感,也許就是宗教對於迷惘的現代人的意義吧?



有信仰的人,在生命困頓的時候可以有救贖的力量,在平常時,可以有平靜與快樂的能力。


畢竟,宗教不該被研究與解釋,而是用來承戴人生的。


文章引用來源:李偉文部落格
http://blog.chinatimes.com/sow/archive/2008/08/12/308711.html



薩滿 = Shaman
2008/12/19 10:02
文卅吉運專欄LULU老師


我∼竟∼然∼看∼到看到滿天的螢火蟲!螢火蟲到處都是,從草叢裡飛出來,營帳外點點螢光滿天都是好美!


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象,真的很美很謝謝叫我起床。我是可憐的都市小孩,之前唯一一次看到螢火蟲,是和姿君在台大校園, 結果很奇怪的是那隻螢火蟲亮紅色的光。我們一直懷疑那隻螢火蟲,是蚊子假扮虎爛我們的,可憐的是我們又都沒看過螢火蟲,所以我們相信他是一隻奇特亮紅燈的螢火蟲。因為這樣特別的徵兆,表示會很幸運,所以當晚,立刻去買樂透。



隔天的清晨,起了個清早。





老師開始講述,他在學習薩滿的過程,如何和當地的巫師相處,有趣的是當老師提到老鷹之心不遠的天空,就出現了兩隻老鷹在那盤旋。




薩滿其實是相當崇尚自然,而會成為薩滿巫師的人幾乎都經歷過一些驛事,諸如被雷劈過被牛撞的七葷八素。我想或許是因為接近過死亡的人,更能重新用心去感受這世界。每一個人都能夠成為薩滿巫師,但在成為薩滿巫師的過程..會歷經一連串的煎熬。最早期的訓練方法就是把一個人丟到熱帶雨林中,只有試煉成功的人會成為薩滿巫師。

育青老師說:那時他們要去熱帶雨林,他準備了一大堆的裝備,就深怕忘了帶什麼?





巫師看著他,只是笑了笑,什麼也沒說,而巫師也只準備了一根拐杖,他跟著巫師在雨林中,一直走一直走,不斷的走,一天、兩天、三天接著就開始發現太重了,滿身的汗與這些沉重的裝備,讓他身心俱疲。




他開始丟棄物品來減輕重量,剛開始內心的掙扎這東西丟了就浪費了,一千塊、兩千塊、三千塊,說不定這個還會用到,先不要丟好了晚點再丟,真的要丟嗎?



雨林的溼度與熱度,不斷考驗著他,汗水不斷釋出,體內囤積已久的文明病毒好像都被排放出來。





所有的制約與教條都敗解放了∼他發現所有的東西都是不需要的,因為他需要所以需要,他不需要所以不需要。






在那就連時間也是沒有意義的。






在認清這事實的那一剎那,他解脫了。




他的身心都解脫了。當愛爾蘭老開著飛機來雨林接他們時,他只剩一條內褲和滿身的汗還有一旁老巫師滿滿的笑容。




(育青老師說,愛爾蘭人非常瘋狂,往往在危險地區只有他們敢開飛機,而且還會邊喝酒邊單手開,有次他們問那愛爾蘭人問題,他突然整個回頭把手放開,所有人都嚇傻了!)


在那裡你會發現,很多本以為重要的物質都變成假的,選擇捨棄,重新開始。起初,他還帶著手錶,一到中午就會問巫師是不是該用午膳?





巫師問他:你餓嗎?不餓那為什麼要吃飯?




是阿!不餓為什麼要吃飯?因為時間到了,所以要吃飯?和餓了才吃?




身處文明的我們,往往被制約,就如傅科所說的: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的自由。

當地有一種土人叫豹人。





他們認為自己是豹的同類,是會行走的豹。而那時育青老師,跟著兩名豹人去水邊打水,突然他感覺到背後有種不寒而慄的眼神,一回頭他看見一隻豹盯著他瞧,那種目光的壓力覆蓋全身寒顫席捲而來。

全身變得非常僵硬,幾乎無法動彈。





他突然明白當青蛙被蛇盯上的那種僵硬。他眼角餘光瞄向那兩名豹人,發出求救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Jaguar」、「PUMA」,那兩人聲音越來越大,手足舞蹈幾乎要打起來。




沒想到那兩名豹人正在爭論要把老師吃掉的那隻豹,是PUMA還是Jaguar。






他發現應該是沒有人會救他了,百感交集好好的牙醫師不當,跑來雨林學什麼巫師。




沒想到∼他李育青的一生就這樣結束,過去的一幕幕都重現心頭。

台灣媒體應該會這樣報導:一位牙醫醫生,著迷於薩滿巫術,在熱帶雨林被黑豹啃咬遇害,由於屍首無法詳細辨認,他閉上眼做好準唄。就在那一剎那,背後沉重的壓力突然消失了!





他又可以動了,一回頭,那隻黑豹不見了。那兩名豹人,還是持續在爭執。關於是那隻黑豹「Jaguar」還是「PUMA」?

育青老師非常喜歡爬山,當他爬山時一定會帶著他的石頭一起去踏青,那些石頭差不多有二十幾公斤重。





有時爬山的朋友忍不住問育青,你是背石頭喔?怎麼這麼重?




老師就會靦腆的笑一笑。


因為真的是石頭!




在更清楚薩滿後,有次清晨在河邊,重新和石頭對談,才知道原來有些石頭專門是唱歌,有些是淨化有些是冥想,各有不同的功能。如果他們願意跟你走,你能夠 感受到,在在薩滿一切講求平衡,你請求他跟隨你,變拔下一根頭髮,與以交換。有點誓盟的感受。忍不住問那禿頭怎麼辦?



夜晚,一個印度人Vihno唱著他家鄉的民謠,大家一起輕輕和著,圍著營火旁跳起舞來,感覺好像重回最單純原始的美好,我又再次看見遠處螢光閃閃,雖然星月勾垂夜已深點著蠟燭卻怎麼也捨不得入眠。

非常謝謝老師編織的錦帶,讓我在印度一切平安。身體也是回到台灣才開始有小小不適。 薩滿其實是一種自然平衡的觀感,如何與天地共存。懂得尊重自然,尊敬生命。慢慢和宇宙產生連結,重新認知自己的生命。


原文網址: 吉運教學卅薩滿 = Shaman | NOWnews【命理大街】 http://www.nownews.com/2010/08/27/11601-2377389.htm#ixzz22Z7ihyqB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本帖最後由 cathyyeh 於 2012-8-4 17:30 編輯

學習薩滿.....

薩滿之心-成為宇宙的橋樑



李育青卅口述 創見堂小組卅整理 劉俊偉卅編輯

http://blog.roodo.com/bananafishtarot/archives/8404661.html


人們對於薩滿總是充滿著神秘、崇敬的想像,似乎薩滿如同神般的存在,擁有大能。


能行使各種神秘的力量,給予療癒或懲罰。


實際上,薩滿是非常單純的一種世界觀;並且從這樣的世界觀出發,進而成為宇宙的橋樑。


薩滿用不同的覺知方式來來感受這個擬人化的世界,薩滿的世界觀就是一個擬人化的世界。


這個世界上的萬物,都有它特別的品質與溝通的方式。


像閃電、風、水、或是高山都有特別的溝通的方式,它們有都有特定的名稱,以及可以代表它們的象徵物。


我們運用心靈的眼睛,而非肉眼來認識這個我們原本以為熟悉的世界。


重新認識這個世界,這就是目的。


最古老的薩滿其實一開始是對天地的一種敬畏,而後發展出一種透過某種儀式來表達對天地不可知的巨大神秘力量的一種敬畏。原來是一種恐懼,後來變成又怕又敬,然後試圖跟這種巨大的自然力量建立一個很和諧的關係。



他們透過這個巨大的自然力量來了解到,人類並不孤單,人類並不是在這個世界上是唯一的存有。


簡單的說,一個薩滿巫士訓練的基礎,就是要用這種擬人化的觀點與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你才有能力看出在這個世界中,細緻的能量流動,進而去運用能量。


這並不是觀想或是想像,並不是用頭腦去創造一些虛假的畫面。


而是真的去察覺這些細緻能量的流動,因為這些是活生生存在的事實


所謂的薩滿其實只是當作一個橋樑,也就是跟宇宙成為一個團體的方式來建構,所以可以把神秘層面與靈性層面(mystic level and spiritual level)的事物,帶到所謂的情緒或是肉體上,那也可以把這些東西轉換成神秘的或靈性的。


最早的薩滿巫士其實就是什麼都不做,他會把你放到山上或森林裡,來建立某種「途徑」 (gate way)



建立途徑之後,就把你交給山或森林來決定你的生死,你需要活下來,那山或森林就會治癒你。



若活不下來,它就取走你的生命。



隨著時間的演變,薩滿巫士透過這樣的感知,學習到越來越多的成為一個完美的橋樑的技巧與方法。





薩滿們也透過這樣的感知,發現可以做的事情更多了。



他不只是把人放在那裡造一個途徑就結束了,他也可以把那邊的訊息從那邊帶回來,也可以把這邊的訊息帶給那邊,就是變成一個溝通的方式。



薩滿們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來轉換,達到健康和諧和穩定,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發展出現在很多很多的療癒技巧。


但是最基本的還是你得要有建立「途徑」的本事,如果沒有本事,這些技巧都是空談。


因為你沒有辦法建立「途徑」,你的技巧只是自己的想像而已,沒有太大意義,因為它們不會聽你的呼喚。



安地斯薩滿巫士可以透過庫斯科cusco,或是透過祭壇與療癒石、祝福包儀式來建立某種「途徑」。


而對叢林薩滿巫士(Jungle Shaman)來講,他們是用死亡藤蔓這種草藥或是其他的儀式,來讓兩個世界可以得到一種互相交通流動。


還有透過所謂靈體飛行或是變身與化身的方式來達到轉換覺知的層次,所以是有技巧需要去學習的。


但還是要強調學習技巧並不是最重要的,你要得先有辦法成為「途徑」,找到那個溝通的門才是最重要的。


就像書裡面講的,你得有辦法建立一個神聖空間


而神聖空間並不是你在那邊搖一搖,喊一喊它就會來。


當你能夠真的感知到能量,接下來的學習分成三個部分:


祭壇與療癒石(Mesa),

祝福包儀式(Despacho),

以及生命能量的推動(Pushing the Kawsay),

也就是熟悉運用"庫斯科"-能量的中心,來認識這個具有生命的世界。


Pushing意思是推動,Kawsay則是生命能量。



我們唯有了解那個力量的來源之後,才有辦法推動生命能量。


如果你無法感受到生命能量的存在,就無法去運用它。


推動生命能量,就是大地守護者最重要的工作。


這是非常細緻而精細的工作,要能適當的運用它並不容易。


滿巫士其實沒有像我們講的那些複雜的理論--像是有幾個脈輪或是幾層能量體,

薩滿唯一強調的只有庫斯科-生命能量的中心,也就是力量錦帶第二條的位置。


薩滿認為每一條錦帶上面都有個眼睛,所以除了熟練力量錦帶的編織,強壯力量錦帶之外,熟練的控制這些眼睛,也是學習的一部分。


每個薩滿所用的技巧都不太一樣,其實你只要真的了解能量的運作,它的基礎與變化,以及變化的型態。



技巧不過是以不同的手法,來達到同樣的目的而已。


所以我們必須打好基礎,而後當你需要去變化時,你就能自在的運用。


基礎打得穩,而變化的應用只要一學就會了。那基礎如果不穩,學了一大堆華而不實的花招一點用處也沒有。


現在很多人強調那種很花俏,看起來很炫的那些技術,那些只是充滿幻想卻無實際用途的花招。


最資深的薩滿巫士,他們是看不到什麼外在的與表象的花招。


因為他們著眼點的不在這些上面,只有我們這種初學的才會在那種外在的形象盡力的演出。


在這樣的訓練之前,也就是在基礎課程裡,我們會先帶一些簡單的靈魂旅程,去探索這個世界。


並學習基本的祝福包儀式(Ayni despacho),探討如何與世界維持良好和諧的基礎能力;


也要熟悉能量中心-庫斯科,運用它去與世界連結; 並學習建立最基本的祭壇與療癒石(Mesa),。


之後,我們會給予一些家庭作業的練習,等做完這些作業之後,

覺得適合進入薩滿巫士的進階訓練-大地守護者之道,我們才會給予下一步的指導。


跳過這些基礎工作是完全沒有意義的,那只會使這些技巧變成一種空泛的想像,一種裝模作樣的儀式,而對學習者沒有任何的益處。


我們也會透過很多故事與歌謠,來幫助你了解這個世界。


有了故事的傳述,會讓這些奧秘更加的生動活潑,也更容易理解。而並非只是教導一些單調的技巧,因為唯有你真的認識這個世界,才有能力去連結這個世界的生命力。


再進入到更深入的部分時,也就是成為大地守護者之道。



我們會有更高階的祝福包儀式, 開始去延伸與擴展祭壇當中的內涵,讓它更具有威力,進行更大範圍的療癒與平衡。並且增加了許多大地的儀式,這個部分也包括以前我們學習過的建立石塔儀式。


大地守護者最主要的工作層面就是在「現世」,也就是目前我們所居住的物質世界。


我們會給予大地守護者儀式的點化,也教導許多大地的儀式,透過儀式建立神聖空間,去推動生命能量。


幫助我們和世界維持一種平衡與和諧的關係,達到一個更均衡的結果,這就是學習成為薩滿巫士的目標與核心。


我們開始去學習與這個世界當中,所有的存在溝通。


一種儀式就像是一種特定的語言,你唯有學習這種語言,方能與對方溝通。我們開始學著和水、大海,特別是森林等相關的不同儀式。


學習在自然界當中找到一個安全受庇護的場所,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在這樣受庇護之地,我們可以舉行儀式,透過與這些存在體連結,可以把不健康的身心狀態,或生活中的失衡,甚至整個不健康的社會結構達到一個適當的轉化。


找到庇護之地也是另一個學習的重點,就是你能夠在自然界找到安靜與安全的地方。


當你在一個你熟悉或不熟悉的環境中,找到庇護之地就可以開始進行適當的儀式,去清理大範圍的沉重能量。


要如何去面對這些大範圍的沉重能量,要運用哪些方式?


如何用透過我們過去所學習過的方法來清理沉重能量?



我們會有實際的演練與指導,讓你能夠熟悉清理沉重能量的方式與技巧。


當你越熟悉這些薩滿技巧之後,你的範圍就會越來越廣大。


從你的家庭、職場與身體開始,清理與釋放沉重的能量,

然後把沉重的能量轉化成輕盈的能量,把不健康的狀態恢復成健康與和諧,

這是薩滿巫士一直在強調的事。


目前在本單元中,主要是針對個人的主題,像是療癒你自己,幫助你和你的世界重新架構一份健康和諧的關係,這樣我們才能夠開始進入到自己以外的事件當中。像是療癒他人或協助整個世界,但這個工作的基礎,就是得先從自己開始。


經過這樣的訓練,

受訓練者會越來越能夠走在「中道」(walk between the world)

意思是我們走在世界與世界的中間,不涉入任何一個世界太深,維持一種動態的平衡。



那不是透過知識或頭腦,而是真實的與萬物有直接的連結。


這樣的真實連結,會讓我們邁向新的世紀,創造更多的可能。


我們透過這樣的學習,來認識人類與大地。也與整個宇宙建立一種直接,而沒有隔閡的關係。


透過這樣的認識讓覺知的層面放大,放大到他可以是這個宇宙的一部份。


然後他可以把這樣的認識透過種種方式,如吟誦歌謠或紡織品、建築物或是堡壘等各式各樣的方式呈現。


當然,這種的呈現方式當中,也包括了療癒技術。


當你學習了這個部分之後,接下來就是轉換成藝術型態的表現。


很多薩滿巫士都是傑出的藝術家、雕刻家或畫家。


你將在生活的每個層面展現出薩滿巫士的精神,而非只在治療層面。



所以這個學習並不只是單純當一個治療師而已,雖然療癒也是一個部分,一個很小的部分。


這個訓練的範圍很廣大,而非單純的成為某種技巧的治療師。


學習成為薩滿巫士,並非成為治療別人的治療師,而是重新認識你所屬的宇宙,然後經過這樣的重新認識,我們能夠建立一種特別的關係。


現代人都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而薩滿是把複雜的東西單純化與簡單化,這是在我們的認知裡非常不同的東西。



他們單純化到可以把很多東西濃縮在一個故事裡面,或一首歌裡面,可以傳達出很多的訊息。



甚至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治療的工作,也可以傳達出很多的訊息。


當你越從外在的世界往裡面走,外在表象就會慢慢的越來越少。


因為薩滿總是採取最直接最簡單的方式,因為他們一點都不想要複雜。這是現代人所缺乏的。


最後,我要強調的還是你要找到那個「途徑」,沒有找到你就做白工花力氣。



因此,在我們的課程中,將帶著你直入核心,真正的認識薩滿、了解薩滿,以及成為薩滿-------和宇宙溝通的橋樑










轉貼自野洛巫之歌http://blog.roodo.com/bananafishtarot

生命之花與天堂鳥






這幾天在跟朋友述說薩滿學習種種的時候,我跟nicole提起mesa(祭壇)中,有個【土的淨化儀式】。

透過與大地之母的連結,藉由類似催眠的帶領,靈魂來到下部世界,探尋自己內心深處的伊甸園。

這處伊甸園只有你自己才能進入,而且每次你探尋這處內在的世界,都將有不同的景象,你可以在這處伊甸園中找尋當下生命困頓的答案,找尋遺失的自己的本質,找尋最初的你自己。

由於我們必須真的躺在土地上,與大地之母親密連結,所以李老師先在室內Demo帶領了一次,然後要我們來到大地之母的懷抱,按著【土的淨化儀式】操作一次。

李老師一直說,這個過程很有趣,每每在自己的伊甸園裡,他都有不同的發現,信任你的mesa、你的療癒石、信任大地之母,他們將帶著你去旅行。只要你敞開你的心,這將是趟非常有意思的旅程。





連著幾天的雨,總算在這天稍稍放晴。我來到一處大草坪,坐在一株櫻花樹下,草坪上滿是被雨打落的緋紅落櫻,面對著迎風搖曳的櫻花樹以及一大片的灌木樹叢,我開始吟唱起我的伊甸園之旅...。


天,時而放晴,時而飄來陣陣細雨,如同這趟旅程,也是忽冷忽熱的穿梭,我總算來到我的伊甸園。

甫進入,內裡十分荒涼,廣袤闃無人煙,我有點看不清裡頭的風景,只是一味不知所以的四處逛著。此時,內心有許多話語襲擊著我。我焦慮起來,擔憂著自己啥也找不到,也擔憂著預定內的時間限制,我慌亂地找著,越想找越找不到啥...。

算了,順其自然吧。這一念頭剛起,猛一轉念,一株碩大無比、艷麗異常的花朵赫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花辦有著瑰麗鮮紅的色澤,長條型的金色花蕊從花心綻放,遠遠看有點像香水百合,花朵異常的碩大、異常的嬌豔、異常的明艷照人。

許是剛剛老師Demo的暗示,我真的看到了一朵【生命之花】。當下,決定把它帶回去。

出了伊甸園,老師說可以看看有沒有守護你的動物要跟你回家。我左看右看,依稀中看到一隻嘴巴尖尖的動物,再看仔細一點,應該是一隻鳥,圓圓的頭上似乎有著觸鬚般的頂冠,還開著屏,靈巧的在地面上走來走去,該不是孔雀吧?我對鳥類的認識不多,看起來很像孔雀,可是體型小很多,而且也沒有繽紛的色彩,而是一抹藏青色....。

我從小就不太喜歡鳥類,因為他尖尖的嘴、咕嚕咕嚕抖動的頭頸,看起來好可怕...。不過,這隻鳥似乎很靈巧,咕嚕嚕地走來跳去,還不停地張著屏,像在告訴我什麼....『你是最珍貴的....你是獨一無二的....你要好好愛你自己....』張著屏的他堅定地展示著這一切,當下,我的眼淚就不可遏抑地流了下來....。

原來,我想要找尋的對愛的疑惑,我對愛情的躊躇,我對關係的恐懼,竟然真的讓我在這次的伊甸園之旅,找回屬於自己的價值,找回我自己,找回我內在彌足珍貴的花朵。

花朵非常美麗與獨特,綻放著美麗的芬芳;要懂得愛你自己,因為你是最珍貴的。


守護鳥會一直陪伴著我,堅定地告訴我生命之花的獨一無二,也教導我如何展示自己的生命之美。

請你們就跟我回去吧。撲簌簌的淚水中,我將他們帶了回來,告訴了我的mesa、我的療癒石,也完成了【土的淨化儀式】的初體驗,帶回了我的英雄之旅,帶回了我自己。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