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霸權背後——美國全方位主導戰略》 [打印本頁]

作者: lbboy    時間: 2011-11-10 22:23     標題: 《霸權背後——美國全方位主導戰略》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1-11-11 14:23 編輯

http://www.chinasoe.com.cn/theory/international/2011-03-29/296.html
----F.威廉·恩道爾

《霸權背後——美國全方位主導戰略》
2009年1月20日,經過漫長的8年之後,布什總統終於離任,全世界大多數人都鬆了一口氣。美國人歡迎巴拉克·奧巴馬上台,世界各地的許多有識之士熱切地期望打著“變革”旗號的新政府,能夠真正開始糾正美國處理世界事務所採取的帶有侵略性的單邊布什主意政策。但是這些有關美國外交和軍事政策將進行和平轉變的希望很快就化為泡影。在就任總統的最初幾天裡,美國新總統即宣布了向阿富汗的重大增兵計劃。奧巴馬宣稱:“這是為了坡壞、瓦解和徹底摧毀在巴斯坦和阿富汗的基地組織,防止恐怖分子在這兩個國家捲土重來。”然而,正如北京和莫斯科那些優秀的軍事戰略家所認識到的,事情的真相與基地組織這個神秘組織沒有任何關係,甚至某些美國情報官員也在懷疑是否真的存在著樣一個組織。 ” 奧巴馬把軍事關注點放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真實目的,與美國欲控制歐亞大陸上的兩大強國有關,這兩個國家一旦攜起手來,將直接威脅到美國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主導地位。當然,這兩個歐亞大陸強國就是俄羅斯和中國。

目前世界上很少有人意識到這樣一個事實,美國選出的首位黑人總統——那個聲稱傳遞“希望”的人,實際上是美國營銷歷史上最大的成功營銷騙局。奧巴馬不過是披著另外一張羊皮的喬治·W.布什。在2008年11月,誰當選總統,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區別。到2008年蘇聯解體後不到20年,自稱是冷戰“勝利者”的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美國,其自身經濟正面臨崩潰。多年來,美國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像寄生蟲一樣依靠世界其他地區,近年來尤其依靠中國的勞動和創造得以生存。2007年8月初露端倪的金融危機,在2008年9月演變為系統的經濟危機,這是布雷頓森林體系美元帝國終結的標誌,是不可以轉的。在這種根本性的生存危機中,美國的權力精英們會不會轉而依靠壓倒性的軍事實力這個僅存的槓桿來維持其世界霸權地位呢?


數十年來美國政治的嚴酷現實始終如一:沒有任何一位總統候選人能夠違背美國權勢集團意願和利益的情況下當選總統。亞伯拉罕·林肯和約翰· 肯尼迪都曾經試圖追求自己的獨立的政策,而不是一味遵從在幕後控制美國政策的強勢家族的旨意,但他們的結局都一樣——遭到暗殺。奧巴馬在短短幾年時間裡迅速當選為參議院並獲得權利,這本身就是源於喬治·蘇螺絲、沃倫·巴菲特和潘尼·普里策這些有權勢的億萬富翁的支持。同樣,這也是緣於強大的軍事工業複合體和與軍隊有千絲萬縷聯繫的巨型石油公司的支持。在贏得2008年總統大選後的幾天時間裡,奧巴馬即出乎許多人的意料,宣布繼續讓羅伯特·蓋茨留任國防部長,而不是做出新選擇,開始實施真正的變革,削減五角大樓業已過於膨脹的權利。這是一個信號,表明奧巴馬政府將使用欺騙手段,在欺騙的背後則是軍事實力。在提名布什家族十多年的老朋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蓋茨任國防部長之後,奧巴馬又提名北約歐洲總部前司令詹姆斯·瓊斯上將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主力。這進一步表明,奧巴馬將繼續奉行布什-切尼的軍事戰略議程。瓊斯從曾在創建美軍非洲司令部上起到核心作用,美軍設立這個司令部的目的是對抗中國和俄羅斯在非洲越來越大的影響。在離開北約的崗位後,瓊斯成為重要的防務承包商波音公司和雪佛龍石油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同時還是布什和切尼所代表的軍事工業-石油複合體的內部成員。此外,奧巴馬任命丹尼斯布萊爾海軍上將,即所謂的美國“情報鯊魚”,任國家情報總監。布萊爾曾任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是亞洲問題尤其是中國問題的專家。這些任命表明,奧巴馬與布什的地緣政治議程完全相同全方位主導,徹底控制世界石油和能源運輸線的戰略要點,控制海洋、天空,最終控制外層空間。


早在10多年前的1997年,後來作為總統候選人奧巴馬主要對外政策戰略顧問的茲比格紐·布熱津斯基就闡明了美國的議程,在精英組織對外關係理事會會刊《外交》上發表的一篇頗有影響的文章中,布熱津斯基明確提出:“潛在的最危險的場景是中國、俄羅斯,可能還有伊朗,結成大聯盟,一個不是由意識形態而是出於對美國共同的怨恨走到一起的'反霸聯盟'……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美國需要同時在歐亞大陸的西方、東方和南方展示地緣戰略技巧。” 如果僅因為美國經濟陷入了可與20世紀30年代相提並論的大蕭條,以及美國花旗銀行、美國銀行和AIG這些最大的銀行和金融機構事實上已經破產,就斷定華盛頓將放棄軍事主導歐洲大陸的宏大計劃,將是災難性的錯誤判斷和低估。正好相反,金融和經濟領域的巨大問題,恰恰使美國孤注一擲地通過某種形式的軍事戰略、地緣政治反應來保持其全球霸權的可能性大大上升。表面上看,還沒有其他國家的軍隊接近於美國的軍事力量投送能力。每年美國政府花在軍隊的錢都超過排在美國之後軍事開支最多的45個國家軍費的綜合。作為第二大軍費開支國,中國的軍費僅占美國軍費的16%,很難把這種水平的軍費開支視為試圖對美國權勢進行挑戰。由於此次危機嚴重損害了美國的金融主導地位,美國能否運用其軍事力量來鞏固其全球霸權地位,成為關鍵問題。毫無疑問,問題的答案很複雜。


正如偉大的戰略家孫子在2600多年前說過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敗。”拙作是我有關當代歷史和地緣政治系列著作中的一部。它探討了美國權利精英為保持對世界的控制所做出的種種抉擇,即如何維繫美國世紀、美國的世界主導地位及1945年二戰勝利後確定的美元體系。書中詳細描述了美國怎樣運用從秘密經濟戰爭、人權“武器化”所演化出來的各種方法來弱化和孤立他國尤其是中國。本書還闡述了美國赤裸裸地運用軍事力量對付其唯一的戰略核對手俄羅斯的真相,以及西藏、緬甸和達爾富爾在美國對中國進行地緣政治遏制戰略中所起的作用。若干年前,一位前美國軍事戰略和哲學教授、美國陸軍精英學校美國西點軍校的畢業生對我說過,西點軍校的所有學員都需要深入掌握和熟知孫子兵法。他們從這位偉大的中國軍事戰略大師所學到的重要的格言是:“兵者,詭道。”我對此感到驚訝,也許一些中國讀者也會對此感到驚訝。我寫這本書的目的不僅是告訴受過教育的中國人一些信息,也是為了告訴我的同胞美國人一些信息。我的同胞們在很大程度上被龐大的美國安全機構所欺騙了,他們並不了解美國政府的真正全球議程。我深深地希望本書提出的問題不僅能在中國,同時也能在西歐、俄羅斯引起建設性的、真正公開的討論,本書的部分內容已經在西歐和俄羅斯發表過。我最大的希望是,尤其在美國我的祖國也能同樣引起建設性的、真正公開的討論,在那裡那麼多美國人的希望正在被殘酷無情的軍事巨石碾得粉碎。 ----F.威廉·恩道爾德國威斯巴登2008年4月




作者: lbboy    時間: 2011-11-11 14:21

前言

美國與歐亞大陸國家,特別是與中國和俄羅斯之間所發生的各種頗富戲劇性的事件,對我們所熟悉的文明生活的未來具有極大的影響。然而,與對其他領域全球性對抗的了解相比,在西方,尤其是在美國,人們幾乎不可能通過媒體和政府所提供的信息,了解這些攸關人類文明未來的事件重要性以及事態已經變得多麼危險,為此,我撰寫了本書。

全球權力政治的基本規則及在當代的運用,也即100多年前英國皇家地理學家哈爾福德·麥金德爵士所說的“地緣政治”,要求我們盡快更深入地了解這些事件的嚴重性質,比如表面上看似無關緊要的中亞高加索山區的小國格魯吉亞共和國與其更小的要求獨立的南奧賽梯省之間所發生的衝突。2008年下半年以來發生的這些事件,都是美國提前策劃好的,步驟清晰的與其冷戰老對手俄羅斯之間逐步升級的對抗。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蘇聯解體才剛剛過去17年,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戲劇性倒塌所帶來的巨大希望也僅僅才過去19年,為何北約與俄羅斯就再度在俄邊境地區、在遙遠的中亞高加索形成軍事對峙,再度在核導彈問題上針鋒相對?

究竟是什麼使文明世界陷入這種怪異和危險的境地?在發動阿富汗戰爭,緊接著又發動了血腥、蹩腳的伊拉克戰爭之後(這兩場戰爭在2008年下半年都已經失控了)美國政府又決定推進用“導彈防禦系統”包圍俄羅斯的挑釁性計劃, “導彈防禦”當然是個欺騙性的說法。喬治·W.布什的華盛頓政府厚顏無恥的對顧慮重重的俄羅斯和歐洲民眾謊稱,在波蘭和捷克部署的反導設施是為了對付可能“來自伊朗的導彈襲擊”。
即使從最好的方面去看,這些怪異的事件都難以理解。儘管俄羅斯反复呼籲通過外交途徑解決這個問題,華盛頓卻悍然繼續推進這個計劃,即使在格魯吉亞共和國武裝侵犯南奧賽梯省失敗的情況下,美國仍在2008年8月先後與捷克和波蘭簽署了協議。

對這些事件的絕大多數分析評述,無論對阿富汗、伊拉克戰爭,還是對2000年以來俄羅斯和中國周邊發生的事件,包括格魯吉亞和烏克蘭的“顏色革命”,都缺乏地緣政治背景的評析——在包圍越來越迫近的克里姆林宮看來,北約的行動是多麼險惡。
沒有對地緣政治背景的理解或者說歷史的洞察,就不能認識到,波蘭政府前所面對的局面與其在20世紀30年代與俄國、德國、英國和法國周旋的情形驚人相似,只是後果卻嚴重得多。波蘭政客似近於滑稽的姿態在重演歷史,波蘭外交部長斯考斯基就是一個例證,他是美國新保守主義鷹派的信徒。
對歷史的深入理解,以及對麥金德1904年發表的里程碑式的著作《歷史的地理樞紐》所提出的歐亞地緣政治的深入理解,對於我們認識這些事件的重要性,如同100多年前一樣重要。
麥金德是大英帝國德狂熱鼓吹者。他奠定了這套理論的基礎,其目的首先是為了英國的帝國主義霸權,二戰結束後則是為了美國的全球權力佈局,那時美國剛剛在破產了的英帝國的戰爭廢墟上崛起。
麥金德深刻地認識到俄羅斯其地理位置佔據的關鍵地位,它是一個獨一無二的歐亞大陸強國,擁有異常豐富的各種礦藏、富饒的耕地。由此,麥金德把俄羅斯視為世界政治中心。即所謂的“心臟地帶”。
在蘇聯解體之後,華盛頓全球戰略的焦點仍然牢牢地鎖定在這個心臟地帶,一如1850年後數十年中英帝國和俄羅斯帝國在此展開大博弈的情形。政治家和政府變了,但地理卻沒變。
本書試圖勾勒出當今俄羅斯在世界上所佔的關鍵地位、華盛頓地緣戰略的性質,最重要的是揭示1989年11月柏林牆倒塌之後美國的軍事進程,以幫助讀者透過表面上不相關的事件來理解全球政治。本書不是為了俄羅斯申辯,而是為了向英語世界的讀者,乃至全世界的讀者呈現一個有關當今世界的更完整的圖像,它與受控制的、全球化的和充滿偏見的英美媒體(即所謂CNN現象)所描述的世界圖像不一樣,這個經過過濾了的扭曲圖像,完全不能幫助我們認清當今世界及其危險。

俄羅斯過去處於、現在仍然處於世界事件的心臟地帶,這個事實僅僅是全球地緣政治方程式的一個組成部分。作為蘇聯解體之後的唯一霸權國家,美國面臨兩種可能與作為世界地緣政治焦點的俄羅斯打交道。
美國本來可以慎重而又明確地向支離破碎、陷入經濟深淵的前冷戰對手,發出開創一個政治經濟合作新時代的信號。西方本來有機會在美國的領導下與俄羅斯共同瓦解冷戰時代的恐怖核均勢,將西方和東方的軍工企業轉變為民用企業,承擔起重建民用基礎設施和歐亞大陸無數不景氣城市的艱鉅任務,為增進互相進行經濟合作的氣氛,把歐亞大陸轉變成世界上生機勃勃的經濟繁榮區。 15年前西方完全可以做出這樣的一個抉擇:逐步解散北約,正如俄羅斯解散了華約。
然而,華盛頓選擇了處理世界心臟地帶問題的另外一條道路。他選擇了秘而不宣的計劃、欺騙、留言、謊言和戰爭,企圖用軍事力量來控制這個心臟地帶。某些人認為,這是實現100年前西奧多·羅斯福鼓吹過的美國“天定命運”的大好時機,另一些人則認為這個是建立美國的全球帝國、主宰亞洲歐洲、主宰整個亞歐大陸的大好時機。他們要建立歷史上首個真正的全球性帝國,這是一個連亞力山大大帝也難以企及的幻想。

為理解1990年以來兩代布什王朝怎樣在對俄政策轉變中發揮瞭如此重要的作用,有必要深入了解喬治·W.布什家族在美國公眾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發動戰爭,用秘密、欺騙、謊言等手段製造的政治機器的真正背景。

1990年6月,在亨利·基辛格等人的建議下,老布什政府在休斯頓召開的七國集團會議上,堅持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來主導前華沙條約國家,包括俄羅斯的經濟轉軌。 “休克療法”,一個並不合理的經濟政策,卻成了當時的規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用西方銀行貸款作為誘餌,以私有化和市場改革為條件,把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和激進的自由市場政策,強加給俄羅斯、波蘭、保加利亞、南斯拉夫和其他前蘇東國家,這些政策根本不符合這些國家的社會和經濟需要。

如果不了解主導美國的權勢集團,就不能理解美國這些政策在經濟上的失敗。布什家族的周圍有一幫美國主導勢力的信徒,他們是在二戰期間及之後由顯赫的洛克菲勒家族所扶持起來的。在二戰後的美國政策界,洛克菲勒的圈子擁有無與倫比的權力和影響。在這張網裡,布什家族僅僅是個次要的伙伴,他們的計劃是建立“世界新秩序”,老布什在1990年蘇聯解體之際曾一度公開提及這個說法。

新世界秩序計劃可以追溯到數十年前。從20世紀50年代起,它就要求徹底改變美國的社會秩序,改變美國人的基本信仰結構,將那些去教堂禱告的普通美國人,改變為受原教旨主義領導、越來越狂熱、恐懼感也越來越深入的人們,即所謂“重生派基督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這種狂熱的原教旨主義,在2000年將喬治·W.布什送入白宮,當然是在令人困惑不解的最高法院的幫助下。他們還試圖在2008將戰爭鷹派約翰·麥凱恩送入白宮。

如果認為新世界秩序僅僅是在布什家族及其黨羽主導下制定的共和黨的計劃,那就錯了。這是美國主導勢力的機制性共識,它從19世紀末美國進行第一次帝國冒險,軍事征服菲律賓、古巴和波多黎哥時就已成形。奧巴馬的對外政策顧問班子裡有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他是冷戰時期著名的地緣戰略家,曾經把俄羅斯的普京與納粹德國的希特勒相提並論,將俄羅斯對高加索的干涉與1939年德國對芬蘭的侵略相提並論。

本書第二個主題是,美國人民,曾經因對外國人開放的態度和輕鬆的生活方式受世界各地羨慕的美國人民,怎麼能允許自己的國家變成邪惡的強權,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其他很少得到報導的世界其他地區實施慘無人道的暴行和酷刑。

對於大多數生活在遠離美國的歐洲人來說,美國社會規範的這個轉型,即從傳統上和平的美國社會轉變為一種新的斯巴達式好戰國家,令人難以理解。在過去,歐洲人對美國是另外一種印象,這種印象來自20世紀50年代美國人向西柏林空運食品,或幫助法國、意大利和其他西歐國家甚至戰時的敵人德國從戰爭破壞中進行重建的馬歇爾計劃。

通過規模巨大、難以想像的社會改造,美國完成了國內社會轉型,從根本上把美國變成一個處於永恆戰爭狀態的斯巴達國家。本書的主線是闡述美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它要往哪裡去,以及對世界和平構成的威脅。正在歐亞大陸和中東地區所發生的事情,要求我們盡快認清事態的真相。
  ----F.威廉·恩道爾
  2008年9月





歡迎光臨 特異功能,再連結療癒-台灣 ~ 超自然 X-file (http://www.reconnectiontaiwan.tw/)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