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近代可能已成為阿羅漢探索

第一個當然是虛雲和尚

so..阿羅漢的共同點是下雨時不會被雨沾濕,可離地而行???

6.jpg
2015-5-22 00:15


虛雲和尚年譜


http://book.bfnn.org/books2/1184.htm



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的事蹟


http://www.bauswj.org/wp/wjonline/%E8%99%9B%E9%9B%B2%E8%80%81%E5%92%8C%E5%B0%9A%E5%9C%A8%E9%9B%B2%E5%B1%85%E5%B1%B1%E7%9A%84%E4%BA%8B%E8%B9%9F/




紹雲法師
117歲走路不沾地,手提四百斤,雲居山經常下雨,地面都是泥巴,一般人走一趟回來,鞋子沾了好多泥巴;可是老和尚的鞋子從來不見泥巴。奇怪的是,當我們走在他後面,注意他走路的時候,明明見到他的鞋子踩在泥巴上;但是回來後,再看他的鞋子,就是沒沾半點泥巴。這其中的奧妙,至今我們還搞不清楚。
我於一九五六年八月,當年我十九歲,高中畢業後就離家,從安徽省含山縣到江西省永修縣雲居山真如寺,投靠虛雲老和尚求出家。他老人家收我為徒,親自為我剃度,取名宣德,號紹雲。當年冬月去南華寺受具足戒,之後回雲居山常住。幾個月後,開始當老和尚的侍者。

老和尚當年117歲,身高兩米多,雙手下垂過膝,雙目炯炯有神,晚上在煤油燈下看報紙,字很小他都不戴眼鏡。牙齒整齊沒缺損,聽他說,是九十歲後才再生的。他的聲音非常宏亮,有時在禪堂講開示,聲音一大,把禪堂裡的報鐘,震動得嗡嗡作響。1953年7月老和尚到雲居山時,山上滿目瓦礫,荒草遍地,只有三間破舊大寮和四個僧人。這是1939年慘遭日本炮火,殿堂樓閣毀壞殆盡後,剩下的一片荒涼景況。
老和尚到雲居山後沒幾個月,來了五十多人,他們見了老和尚後都不肯離去。於是老和尚向政府申請重建雲居山,獲批准後隨即動工。為了生活上能自給自足,便開始墾荒,種莊稼。我1956年去的時候,已經開發了近一百畝水田,六十多畝旱地;每年可收水稻六、七萬斤,紅薯和馬鈴薯七、八萬斤。
當時,老和尚已高齡117歲,每天都親自到建築工地和開荒的山地去巡視和指導,還要接待來自各方的人士。晚上六點到禪堂講開示,八點以後開始閱讀各地來信,有時信一天多達百封,他老人家都一一過目。平常都到十二點左右才休息,翌晨兩點又起床打坐,直至打四板(大約三點半),才起床洗臉。
牙刷時他不用牙膏,只用溫水漱口,然後吐在毛巾上,先洗雙眼,再洗臉部。他說這樣可防眼疾而且能增強視力。洗臉後就到佛前禮拜再打坐。那時,我們才開始上早殿。
當時,山上的生活很艱苦,開發的田地不多,收成的穀子也很少。因為紅薯收成較多,每年七月開始到翌年三月,是吃紅薯的季節。紅薯的葉和枝是我們的小菜,有時連蕃薯和葉也沒有,就只有把鹽加進稀飯吃。
老和尚吃的稀飯和菜,都是我們從大寮打的,跟大眾師傅吃的一樣。他老人家這種節儉簡樸的生活,現在想起還記憶猶新。
雲居山地勢很高,冬天氣候很冷,氣溫常低到零下十七、八度。收藏在地窖的紅薯和寒冷空氣接觸後,皮發黑煮熟後吃起來很苦。  有一次,我和齊賢師在老和尚那裡吃稀飯,吃到那種又苦又澀的紅薯皮,便揀出來放在桌邊。老和尚看到時默不作聲,待吃過稀飯後,他老人家一聲不響地,把那些紅薯皮撿起來吃掉。當時我們倆目睹此景,感到很慚愧、很難過。從此,再也不敢不吃紅薯皮了。
事後我們問他:「您老人家都這麼大年紀了,紅薯皮好苦!您怎麼吃得下去?」老和尚嘆了一口氣對我們說:「這是糧食啊!只可以吃,不可以糟蹋呀。」
又有一次,江西省宗教事務處處長到山上探望老和尚,老和尚請他吃午飯。處長是個在家人不懂得惜福。吃飯時,他掉了好幾粒飯粒在地上,老和尚看了也不說話,等吃完飯後,他才自己彎下腰,把那些米飯一粒粒地撿起來,放進口裡吃下去。使處長面紅耳赤,很不自在。他一再勸老和尚說:「老和尚,那些米飯已經掉在地上髒了不能吃的。」老和尚回答:「不要緊!這些都是糧食,一粒也不能糟蹋。」處長又說:「你老人家的生活要改善啊!」老和尚答:「就是這樣,我已經很好了。」
老和尚的身體很好,早上除了吃兩碗稀飯外,有時還會吃一點馬鈴薯。中午吃兩大碗米飯。晚上吃一小碗麵條或稀飯,過去他老人家一直是過午不食的,從雲門事件發生後,他才開始吃藥石。
他老人家很節儉也很惜福,他睡的草蓆破了,要我們幫他用布補好。不久同一個地方又破了,實在補無可補。我們想拿草蓆到常住去換一張新的。不料老人家知道後便罵:「好大的福氣啊!要享受常住一張新蓆子!」經此一說我們都不敢作聲了。
老和尚常開示我們:「修慧必須明理,修福莫如惜福。」意思是修慧參禪一定要明白道理,道理就是路頭。想參禪用功,但路頭摸不清楚,對參禪的道理未能領會,這樣工夫便很難用上了。所以古人說:「修行無別修,貴在識路頭;路頭識得了,生死一齊休。」「造福莫如惜福」就是要珍惜自己生活上的一切福德因緣。他經常訓誡我們說:「你們要惜福啊!你們現在能遇到佛法,到我這裡來修行,可能是過去世積培了一點福報;如果不惜福,把福報享盡了,就變成一個沒有福報的人。猶如你過去做生意賺了錢,存在銀行裡。如果現在不再勤奮工作賺錢,只顧享受,把銀行的儲蓄花光了,接著下去便要負債了。」
老和尚對我們的要求很嚴格。我覺得現在的出家人福報太大了,生活上衣食住行,各方面比過去充裕。因而,我們在福報當中,要更加注意惜福。有福德的人,修行也會比較順利。如果沒有福德,無論修那一種法門,都會有種種障礙的。
雖然,老和尚高齡一百一十多,但是他的氣力卻是無法測量的。曾跟隨老和尚在雲門寺同住的師父說,有一次他們在雲門開荒,有一塊大石頭,好幾個人都搬不動;老和尚來了叫他們走開,獨自一人就把那塊大石頭搬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1957年下半年有一天,我剛從外面回來,見到老和尚雙手提著兩大捆木柴向大寮方向走,便問:「老和尚,您老人家怎麼到這裡來搬木柴呢?」經我一問他就把木柴放下,回寮房去了。我便到大寮找負責砍柴的自性師,把剛才的情景告訴他,他很驚訝地說:「我砍了三大捆木柴,自己扛了一捆回大寮。還留下兩大捆在茅蓬西面的路邊,因為太重了,我連一捆也扛不起來,老和尚怎麼有那麼大的力氣,兩大捆一起提起呢?」
後來我們把那捆柴一秤,一捆就有二百多斤。所以老和尚的力氣是沒法測量的。修行的人,環境愈是艱苦,道心愈是堅固,老和尚常說:「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當時,雲居山的生活非常清苦,工作勞動量很大也很緊張。除了耕種、蓋廟、建房子及日常的坐香、上殿外,師父們每天還要劃定大面積的荒地來開墾,若白天不能完成,天黑了還得繼續幹,直至把完成目標為止。
有時要運材料上山,遇有月亮的晚上,坐完養息香及四支香後,還要到山下三十里路去擔。回來休息不到兩個小時,又要上早殿了。早殿、早堂過後,早板香只坐半小時,又要打板出坡了。所以那時的生活很緊張、很忙碌,但是師父們的道心都非常堅定。
此外,晚上每兩人一班,每班兩個小時,輪流看守稻田,防止野豬來犯。那時山上的野豬、老虎很多,當稻穀快成熟時,野豬就成群結隊來了。只要有一隻野豬叫,其它幾十隻就聞聲而至,大肆吞噬田裡的稻穀子,如是一大片稻田轉眼間就化為烏有。
雖然老和尚年紀那麼大,還堅持加入我們晚上看守稻田的輪班工作。
老和尚在雲居山行住坐臥時以身作則,並常上堂為大眾師父講開示,以實際行動來教育大眾。
在雲門事件中,他老人家的骨頭被打斷了好幾處。在五六至五八年間,經常生病發燒,身上的舊患和骨折的地方疼痛不已時,他便躺在床上呻吟。可是一聽說有人來見他,馬上又坐起來,盤起腿來精神好得很,可以一談三、四個小時,一點也看不出病態。有時我們催促客人走,想讓他休息。他反而不高興說:「人家有事才來找我,等人家把事情說完了才能走。」可是客人一走,他又躺下來呻吟了。我們問他:「剛才人來你精神那麼好;人才走,為何又這麼痛苦呀?」他說:「這是業障呀!閻王老子也管不了我,我要起來就起來,要不起來就不起來。」實際上我們也感到很驚奇。
一九五七年正月,他老人家病得很厲害,永修縣和省政府的幹部都來探望,並派車想接他到南昌省立醫院去看病。本來他不願去,但是省政府的領導一再勸說和催促,才勉強答應。到了醫院,接受檢查,化驗血型時,那些醫務人員都感到十分驚奇。他們說:「聽說這位老人家已經一百多歲了,但是他的血就像十三歲以下的孩童一樣,我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年紀的人有這樣的血。」經過詳細化驗後,他們說老和尚的血是純陽性的。而老和尚只在醫院住了四天就回山了。他老人家的血型,直至現在仍是個謎。
中午休息時,他老人家有時也打昏沉,頭向前俯甚至打鼾。有一次,我們聽他在打鼾,便偷偷離開,拿著房裡面的果品到外面邊吃邊玩。他醒後就這件事來罵我們。我們問:「剛才您老人家不是睡到打鼾了嗎?你怎麼會知道呢?」他說:「你心裡打幾個妄想我都知道,你拿東西到外面吃,我會不知道嗎?」此後我們才相信,悟道了生死的人,已經破了五蘊。見他是睡著了,其心思卻是明明了了,清清楚楚的。
我們也藉機問老人家在終南山住茅蓬的事蹟。
當年,他老人家六十七歲,在終南山住茅蓬。戒塵法師,是一位講大部經的法師,聽說老和尚在高旻寺開了悟,便到終南山茅蓬找老和尚辯論禪宗的機鋒語。老和尚聽他把話說得很大,便對他說:「你的機鋒辯論雖然很好,但這個不是你自己真正的工夫,在生死根本上作不了主,閻王老子不會放過你的。不要再多辯了,咱們倆坐坐看吧。」於是他們兩人就在茅蓬裡打坐。老和尚一坐,就是七日七夜,如如不動。而戒塵法師只坐了半天,雙腿已經痛得不得了,心裡妄想更是煩躁不安。
戒塵法師每天都繞著老和尚走幾圈,好不容易才等到第七天,老和尚終於出定了。他問老和尚:「您在定中,是有覺知,還是沒有覺知呢?若是有覺知,就不名為入定;如果沒有覺知,那豈不是枯定,不就是所謂的死水不藏龍嗎?」
老和尚說:「要知道禪宗這一法,原不以定為究竟,只求明心見性。若是真疑現前,其心自然清淨。由於疑情不斷,所以不是無知;也因沒有妄想,所以不是有知。雖然沒有妄想之知,但就是一支針掉在地上,也能聽得清清楚楚;你每天繞著我走幾圈,我都知道,只因疑情之力,不起分別而已。雖然不起分別,因為有疑情在,用功不斷,所以不是枯定。雖然不是枯定,這亦只不過是用功路途中事,並非究竟。所以過去這七天,我只是覺得好像一彈指間就過去了,如果我一生分別心,便會出定。參禪辦道的人,必須將此疑情,疑至極處,一旦因緣時至,打破疑團,摸著自家鼻孔,才是真正的道契無生啊!」此後戒塵法師就一直跟隨老和尚,對他老人家非常信服和尊敬了。
後來,有一次,老和尚入定十八天;山上其他人知道了,都來參拜他。他感到厭煩,於是他們倆便背著背架子朝峨嵋山去了。一天晚上,他們倆在一個沒有人住的小破廟過夜。老和尚說睡到半夜時,戒塵法師有跳蚤在他身上咬,他就把跳蚤扔到地面,跳蚤摔到地上,把腿摔掉了,老和尚在定中聽到那跳蚤叫得很慘。翌日老和尚就將此事查問了戒塵法師,他聽後感到很驚訝,心想:「竟然連我放一隻跳蚤在地上他都知道,而且還聽到跳蚤的喊叫聲,定中的功夫真了不起!」可知身心清淨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議。
1957年他們一起到雲南去開辦道場。雲居山有些八十多歲的老師父都知道。他們說那位戒塵老法師很了不起,後來是預知時至,先向大眾告假後,坐著往生的。
在雲南時,老和尚經常一坐七、八天。有時人家有要事找他商量,就得用引磬為他開靜,他才出定。因此,老和尚在雲居山時,我們就問他:「是否有這些事情呢?」
他說:「是呀。」
我們又問:「老和尚您現在為甚麼不入定呢?」
他說:「現在重建寺院,每天都有政府人員和其他人來找,我不出去不行,所以不能入定呀。」他還笑說:「如果我在這裡一坐七、八天不起,一些不懷好意的人,當我死了,把我的色殼子搬去燒。這樣這個寺院就蓋不成了,所以現在我不敢入定。」
雖然,老和尚在雲居山時,沒坐禪入定七、八天,但他經常一坐就一整天不動。有時從夜裡十二點左右開始坐,直到第二天傍晚才起坐。所以他老人家的境界,不是一般凡夫所能知道的。
我們曾經問老和尚:「聽說證了道的人,就是聖人,是嗎?」他說:「是呀!」我說:「那就是證到初果羅漢的人是不是?」「初果,是呀!」他又說:「實際上初果很不簡單,證到初果須陀洹的人,不但定中沒有妄想,就是平常的行住坐臥,也沒有妄想。他的六根不染六塵,就是六塵不能打擾他,他就入了聖流。」       據說證了初果羅漢的人走路時,雖然你看見他雙腳是踩在地上,但實際是離地有兩分高的。那時也有人問我們:「聽說了脫生死的人,走路時腳不觸地,不沾泥巴。那麼老和尚算是大菩薩了,你們經常隨他走路,究竟他的腳踩不踩地?鞋子沾不沾泥土呢?」於是我們就很留心這些事情,並經過多次試驗。
雲居山的地都是泥巴,經常下雨,一般人走一趟回來,鞋子自然沾了好多泥巴;可是老和尚的鞋子從來不見有泥巴。奇怪的是,當我們走在他後面,注意他走路時,明明是見他的鞋子踩在泥巴上;但是回來後,我們再看他的鞋子,就是沒沾半點泥巴。這其中的奧妙,我們至今還搞不清楚。
一九五七年真如寺關外山上失火,大眾師傅都去救火,老和尚也叫我們跟著他去打火。初時,他穿一件短中褂,步履輕快地在我們前面走,當走到趙州關外將要上山時,前面的老和尚突然不見了,卻見他在離我們好幾丈遠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我們不禁大喊:「老和尚,您剛才還在這裡,怎麼一下子跑得那麼遠呀!」他站在高處說:「你們快點打火啊!」我們真不曉得他是怎麼走過去的。
當時老和尚每天晚上(或隔一、兩天),在禪堂講開示。時間一到,叫香板一打響,不但我們種田的、在外面出坡的師父們都往回跑;就連天空的烏鴉也一群群地飛回來聽開示。那時雲居山的烏鴉特別多,屋頂和附近的樹上,從茅蓬到禪堂的路上,烏鴉站得密密麻麻的,令我們寸步難行。有時要用杖枝動它一下,它跳一下我們才有路可走,否則,就要踩到它們身上。開示說完了,老和尚回茅蓬,烏鴉也回巢了。所以鳥雀也很有靈性啊。
一九五七年六月上旬,天氣酷熱,一天老和尚忽然要到五老峰頂看地形。當時有晴空、淨行、傳印師和我等一共六人,我們就將一張靠背籐椅兩根竹子綁起來,做成轎子讓老和尚坐,我們分三班更替。出門時已近九點,天氣很熱,太陽很猛。我們心中暗想:「老和尚體質這麼弱,天氣又那麼熱,偏偏選上今天上五老峰頂,一定被太陽曬得很難受了。」奇怪的是,當我們抬起轎子的時候,天空飛來很多很多的烏鴉,奇妙的是烏鴉就盤旋在轎子上方,把陽光遮得密密的,我們一點也曬不到陽光。一路隨著我們,轎子抬到那裡,烏鴉就像烏雲般到那裡盤旋,使我們一點也不覺得熱。
一直到了五老峰頂,老和尚下了轎子後,那些烏鴉隨即飛下來,圍繞在轎子四周,翹首望著老和尚叫個不停。老和尚在五老峰頂看完地形後折回時,我們剛把轎抬起,烏鴉又一窩蜂地飛上天空,像來時一樣,在上空跟著盤旋,形成一把大傘,擋著猛烈陽光,直到茅蓬門口後,才逐漸散去。
進了茅蓬後老和尚說:「你們都怕今天會熱得不得了,結果熱不熱呀?」我們六個人都憋著嘴笑了。我們說:「今天全賴你老人家的福德,感動了那些烏鴉來護法,遮了太陽。不然這猛烈的陽光,我們一去一回,可不好受呀!」所以道人動一念,有情鳥群也來護持。
一九五五年七月,老和尚的茅蓬被火燒了,相連的小廚房外牆也倒了。我們用兩塊板夾豎起來,中間再打入泥土,當時打土牆的有四位同修。我們把泥土倒上不久,西邊天空烏雲滾滾,大有暴雨欲來之勢;我們非常著急,因為新打的土牆未實,被雨水一淋,就會倒塌。其中的淨行師說:「老和尚在門口,我們過去請老和尚動個念頭,叫這場雨不要來吧。」其他三人都贊成。於是淨行師就過去頂禮老和尚說:「老和尚慈悲,那邊土牆剛打好,下雨便會倒掉,不能下雨呀。」老和尚望了望天,不說一語起身回寮房去了。
過了一會兒,颳起大風,大雨隨即而至,風雨交加,下到茅蓬西邊房子,離那土牆不到五呎的地方,那雨就沒有了。持續下了一個多小時,雨水從屋頂嘩啦嘩啦地下個不停,就是打土牆的茅蓬四圍,一滴雨水也沒有。風雨過後,我們歡天喜地的跑去頂禮老和尚,感謝他老人家幫忙。老和尚不哼氣,也不說話。
古德說:「道高龍虎敬,德重鬼神欽。」是真實不虛的。他老人家一動念頭,好像海龍王也聽到了,不讓雨淋的地方,雨就下不到那裡。
一九五七年五月中旬,水稻田裡的秧苗剛插下不久。山中連續下了幾天大雨,山洪暴發,安樂橋被沖斷了。挾帶小石泥砂的洪水越過山溪堤埂,快要衝往稻田了。宏清師從小廚房出來,意外發現老和尚獨自在風雨中,沒打傘,身穿衲襖,腳穿羅漢鞋,由安樂橋溪堤向東行,朝稻田方向走去。他趕緊拿了把雨傘,往老和尚的方向跑去。
奇怪的是,他發現老和尚走過之處,洪水就不往稻田裡沖,反而沿山那邊向東流,高出稻田邊、溪堤數尺之高,也就是洪水不往低處流,反而向高處沖!就這樣,剛插秧的稻田便免遭洪水泥砂淹沒。
之後,老和尚走至佛印橋,站在那裡。宏清師便回來喊印開當家師,當家師知道後便一面安排打出坡板,一面自己走去老和尚處問他:「這麼大的雨,您老人家怎麼一個人跑出來?」老和尚說:「我不出來,上面幾十畝稻田就沒有了,都要被山洪泥砂覆蓋了,到時還哪有穀子收呢?」
當時,我們見老和尚的衲襖上雨點並不多,只有腳穿的羅漢鞋被雨水打濕了。真是道人走過的地方,水也要讓路。
他老人家行住坐臥的威儀嚴正,真正做到「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他站起來都是雙手下垂,頸靠衣領,筆直地走路。也經常對我們說:「身直影無斜」,即身子筆挺,影子一定是直的。他老人家隱喻著用功辦道的人,若有直心,決定能成功的。
他老人家平生的一言一語,都是我們的指引;一舉一動,都是後人的榜樣。
老和尚一生,建有小寺院八十多座;重興大叢林六個,包括雲南雞足山祝聖寺、昆明雲棲寺、廣東曲江南華寺、乳源雲門寺、福建鼓山湧泉寺、江西雲居山真如寺等。老和尚為使禪宗五派傳承延續不斷,以一身而參演五宗,分別為臨濟宗第四十三世祖、曹洞宗第四十七世祖、溈仰宗第八世祖、法眼宗第八世祖及雲門宗第十二世祖,他親自剃度的出家弟子一千多人,國內外歸依徒弟一百多萬。所以說他老人家是當代禪宗的泰斗。
一九五八年社會主義教育時期,當時有些極左路線的人,利用那些不好的出家人,對老和尚進行譭謗。因為老和尚是全國政協委員,只能在名譽上給他造成打擊;所以便寫了老和尚很多不符事實的大字報。老和尚看了,一言不發並在會上表示感謝。可是,他老人家內心的難受,難以言喻。
一九五八年以後,他對我們說:「我要走了。」我們很難過地問他:「你老人家怎麼現在就要走?」他說:「你們不知道,以後還有十年的罪,好難受呀!」當時我們不明白,後來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
從一九五八年開始,他老人家經常生小病,便開始把事情逐一交代後人,把他所有的東西都分給大眾。
一九五九年九月十日下午,老和尚向大眾作最後開示及遺囑,老和尚說:「我的最後遺言只有:『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過一會兒又說:「要以正念正心,培養出大無畏精神,度人度世。」老人訓誡我們要好好持戒修行。
九月十二日中午十二時,老和尚對侍者說:「我剛才在睡夢中,見到一頭牛踏斷了佛印橋的石板,又見到碧溪的水流間斷了。」隨即閉目不語。直至十二點半,老和尚喚侍者們進去,對他們說:「你們侍奉我多年,都辛勞了。以前的事不多說,我近十年來,含辛茹苦,天天在危疑震撼之中,受盡譭謗及諂曲,我都甘心承擔,只想為國內保存佛祖道場,為寺院守祖德清規,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領大衣。此一領大衣,我是拚命爭取回來的,你們都是我的入室弟子,是知道經過的。你們此後如有把茅蓋頭,或應化四方,亦須堅持保守此一領大衣,但如何能夠永久保守呢?只有一個字“戒”。」老和尚說畢,合掌向大家道珍重,眾人含淚而退,在室外屋簷下守候。
到了下午一時四十五分,他老人家就在雲居山茅蓬裡,右脅作吉祥臥,安祥圓寂。他圓寂前的一個多月,很多師父們都看到有一大片光自茅蓬而出,朝大殿方向去;只見一明亮光環,不見任何影像,進了大殿,光環才漸漸隱沒。一個多月後,老和尚把一切事情安排妥善,親筆寫了一份遺囑;然後叫兩個侍者離開,他自己留在茅蓬裡靜靜地走了!
老和尚九月十二日圓寂,九月十九日封龕,次日荼毗,預期三天後開爐揀舍利骨灰。不料,第二天趙州關外山上失火,山上住了近百人,大眾師都去打火,只留一些老弱病殘的人在寺內。其中寬懷師和寬克師等人跑到化身爐洞外向內窺看,看到老和尚火化後的骨灰兀坐不倒,宛如好人一樣,跌坐在那裡。他們覺得奇怪,便隨手拾起一塊小瓦片朝那骨灰一丟,骨灰就整個倒下來了。寬懷師即伸手向裡面抓起一把骨灰,一看有好幾顆晶瑩光亮的舍利子,即聲張起來。
過一會兒,救火的人陸續回來,聽說老和尚的骨灰裡有舍利,紛紛跑來爭著向內抓一把骨灰,然後往山中僻靜處跑,因為當時政府並不允許有舍利子。幾十人都是如此,有的一把骨灰裡有好幾顆舍利,少的也有一兩粒,大小不等,顏色不一,以白色晶瑩者為多。所以老和尚的骨灰裡有多少舍利子,根本無法統計。
數十人打火回來後都如此輪搶,方丈性福和尚不得已,就叫慧通師和自修師把骨灰過篩,又篩出了很多舍利。其中慧通師揀到一粒舍利,比大姆指還大,像水晶般晶瑩剔透,後來送給聞訊遠地趕來的海燈法師。聽說海燈法師把舍利子送到浙江天台山去了。當時,有一位達定師,因在菜園種菜,後來才得知消息。當他到時,只拾到一塊骨頭。他便把骨頭帶回菜園裡敲碎,發現裡面有一顆紅豆般大的血紅色舍利,還有一顆小的,黏在骨頭上面。
還有一位一如師,因打火最後才回來,一聽到有舍利,便箭步跑去化身爐。那時的化身爐已剩下一片空地,連灰也掃得乾乾淨淨。他不禁放聲大哭,邊哭邊用竹籤子挖地,挖了兩吋多深,忽然發現一粒晶亮白色舍利,清澈透亮,大如黃豆。一如師喜出望外,便像寶貝般地收藏起來。
當時很多人看到老和尚盤腿端坐在舍利裡面,其中一顆甚至連他那長眉毛也看得清清楚楚。那顆舍利現在還藏在舍利塔裡。
那時有些想譭謗老和尚的人說,老和尚的舍利是放了琥珀進去燒出來的。於是有人試著把琥珀放進火裡燒,結果都成灰。老和尚走的時候,形勢很緊張,山上還在搞教育整頓,不能宣張。所以,對他老人家留下的舍利子,眾說紛紜,無法作出正確的統計。有說只有一百多粒,實際數字遠遠超過此數,其小者無數,更難以統計了。又有人說有上千粒,只是已無從稽考了。
他老人家生平的事蹟很多很多,年譜上也有記載。當時年紀較大的人,都說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是真實不虛。本人對老和尚的事情,只能略說點滴,謝謝大家。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

這是一般人要學習的,但也是一輩子做不到的。

TOP

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

這是一般人要學習的,但也是一輩子做不到的。
jioquei 發表於 2015-5-22 21:02



    這是一般人要學習的,但也是一輩子做不到的。

你講的真對, 我好幾次放棄了, 但放棄了我又繼續兼持下去......好難...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TOP

光厚老和尚

http://baike.baidu.com/view/6457645.htm

代高僧光厚老和尚的故事

南懷瑾老師講述光厚老和尚的故事

南懷瑾老師講述光厚老和尚的故事




6.jpg
2015-5-23 00:05


當年我年輕學佛,我的皈依師父很多啊。我那時還是軍官全身武裝,經常在大馬路上看到和尚,我很恭敬,就跪下來磕頭。照規定軍人不能向出家人跪呀,尤其在大街上;可是我不管,我照跪不誤。老百姓看到笑,我回頭一看,這些人也不敢笑了,我當年就是如此。我有個皈依師父,四川成都人,是有名的活羅漢,真的肉身羅漢——光厚師父,他平常不大講話,他的故事很多,我以後有機會再講,現在先講一點。
他又矮,相又怪,臉龐有小洗臉盆那麼大,圓圓的;那個鼻子小小的,隻有蒜頭那麼大;嘴巴那麼大,長到兩腮這堙F兩個牙齒、眼睛那麼大,眉毛一點點,嘿,那個怪相!你分開來看,這個人不能看的。可是長在他臉上,一看到就自然合掌叫師父,像看到憨山大師的畫像一樣,那叫真羅漢。
他有一次跟我說,南懷瑾,你出去參學啊,傳你個法門。我說:什麼法門啊!他說:先關後開。我說:師父,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先關後開啊?
嘿,你不懂?你們這些家夥啊,書讀多了的,出去求學問也好,訪道也好,不要表示自己懂,你懂的什麼都統統關住,聽人家講,叫做先關;人家那一套本事都告訴你了,你再打開你自己的,叫後開。你們犯了一個最大的毛病,就是先開。

我說:師父啊,我說你好厲害哦,專門叫我做壞事一樣啊!他就咧開大嘴,咯咯笑。這不是做壞事啊!告訴你,出去參學要謙虛,先關後開。這是他告訴我,他又不認識字,會講出許多道理來。他也是禪宗哦!他從四川遂寧三步一拜拜起,拜到五台山上去,到的時候已是夜堙C五台山後山是壁立萬仞,他從後山拜上去,自己不知道是後山,他看到是路,一步一步拜上去。到了後山的山頂,天亮了,嘩!這個廟子的大和尚,還有好幾百和尚,穿著法衣,站在那媯央C看到他爬上來,大家說,阿彌陀佛,大阿羅漢來囉!他是翻山上來的。

啊啊啊啊,怎麼回事?大和尚說:文殊菩薩昨天托夢給我們全山寺廟,今天有個活羅漢到。”“我是個苦惱僧啊!四川人,三步一拜拜上來,我不是羅漢。四川話苦惱僧,就是很苦的笨人,煩惱很多。
哎,文殊菩薩告訴我們在這堭筆A的呀,你說你不是羅漢我不管,菩薩講的,所以我們奉命來的呀!你看看,你從哪堳穭W來?你看路!
哎喲!沒有路啊,我就上來了!然後把我拖到廟子上去,早齋辦的素菜好豐盛哦,把第一位讓我坐,說活羅漢來,請坐上座。咯咯!我不是活羅漢,怎麼樣我都不肯上座,大家不肯。我肚子實在餓了,管他的,活羅漢就活羅漢吧,坐上吃了再說吧!嗬嗬嗬,就是這樣一個人,很有意思的。

但是你看他不認識字,那本事大得很。後來一天到晚圍著他的都是病人,每天忙得很。他點一盞青油燈,那個時候沒有電燈,兩排都是病人。他坐在這堙A這個病人過來,說頭痛,他把自己的手放燈上一烤,再在病人頭上一按,那個人叫啊喲喲,好痛。好了,走吧!你給他錢,他就收;不給錢,他也不問你要,他口袋都是錢,他也不分別,一輩子很忙。
嘿嘿,後來有一天我們倆談話。我說:師父啊!你好會騙人!”“什麼?亂講。
我說:不是亂講啊,你根本不要那個燈,你的指頭就行了,你那個燈是掩人眼目的。他的功力已經不需要借一盞燈,故意借一個火力,好像手在這堣猺蚢q來給你治病,其實他手一放就行了。

他給我頭上打一巴掌說:不要亂講啊!所以我到峨嵋山閉關以前,他說:你去閉關啊?我說:對啊,師父!我想將來出家吧!
你,出個什麼家?我說:我沒有資格出家?”“那不是,你不是出家的,不要出家,出家是我們的事。

我說:那我去殺人啊?”“差不多!他就這樣講,嗬!嗬!那是笑話。你走了,我也閉關。你去幾年啊?我說:我想閉關三年。師父你也進關嗎?

他說:我給你看,關房修好了。他帶我去看,就是在那個城隍廟堙A修個關房,走進關房以後,就看不見人了。有一個柱頭很大,空的,一格一格,東西放在媕Y轉進去,像現在那個電轉門一樣,這樣轉進去轉出來。

師父啊,你進這個關房,連人都不見了嗎?”“不見人。”“幾年啊?”“九年。我說:老人家啊,你不要那麼搞了,我三年閉關下來,我找你,我們倆出去雲遊。”“哎,天下我都走遍了,沒有什麼好玩的。
結果我出關下山,他已經圓寂在關房堣F。我臨走以前說:師父啊,你把一輩子參禪用功的經驗,老實一點講給我聽,可不要騙我哦,你騙我,我要揍你的。有時兩個人鬧起來,很會鬧的。

他說:咄!你們,又讀書又參禪,一肚子的佛法,我懂個什麼!我又不認識字。
師父啊,跪的人你看得太多了,我跪也很方便,你要不要我下跪?

哎呀!我說我說:八個字,疑參破定,執著起用。

一聽他的開示,我回來告訴袁先生——我的禪宗師父,他說:他真的這樣跟你講啊?他真了不起啊!我求他問他都不講。那你這個人真是到處有緣,人家都是要送給你的,我們求也求不到。

,就是禪宗起疑情,自己究用功,參究,不一定參話頭,參話頭隻是參的一個方法;參,開悟了,明心見性了;住在那個境界,然後打成一片,行住坐臥,四威儀中,都在這個如來大定中,執著起用,神通智慧一切具備,簡簡單單把全部佛法講完了。

光厚師父的疑參破定,執著起用,一切工夫見地都在內,聽了要好好修行哦!不要去吹。你說你也會疑參破定,執著起用,那就是罪過了。剛才講的道理,就是講他老人家吩咐我的一句話,學東西先要把自己倒空,不要拿主觀來分析,拿思想來討論。讀書做學問一樣,看另外一本書的時候,把前麵一本書看進來的主觀先丟掉,尤其把自我的主觀先拿開。這個特別重要,先吩咐你們這個事。
有問:是執著嗎?
南師:沒有錯,疑參破定,執著起用。普通叫你不執著,這時候要執著,執著什麼?執著你那個一片清淨心月孤懸,光吞萬象這個境界,隨時在這個境界堙C
......
剛才光厚師父講的這八個字,後來下課時候,宏忍師問我,執著是不是就是所謂保任?我說,對了!你怎麼不講?剛才我沒有補充,你要當眾就補充,這就是法布施。不過光厚老和尚用了執著這個名詞,這在禪宗叫保任,也叫做打成一片,《六祖壇經》上叫一行三昧,行住坐臥都在這個境界媕Y。譬如你們初步打坐,有點好境界,一下座就沒有了,這不算,這個是生滅法,用功就有,不用功就沒有,這個學來也沒有用。
打成一片以後,就是道家所講的,精滿不思淫,氣滿不思食,飲食都不要了,喝一點水而已,神滿不思睡,自然就斷除了睡眠,晝夜都在那個大圓滿清淨境界媕Y,就是大圓鏡智,也就是《圓覺經》上講的境界,自然掉不了的。如果還有變動,上座有,下座沒有,一下有一下沒有,那算什麼?那是生滅法。光厚師父用四川話講執著,就是保任這個道理。起用就大了,這是補充剛才說的。
《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疑參/破定/執著/起用 ---光厚老和尚的故事

01 蜀中一代高僧光厚禪師的故事(南禪七日中口述)
                                --- 南懷瑾先生講述
        我在成都拜一個師父,連我那個老師帶我去拜的,叫光厚和尚,光明的光
,厚厚的,連我這個師兄也沒有見過,那時在成都,有名的大阿羅漢,活的羅漢,
他不住在廟子,住在東門外一個城隍廟,亂七八糟,土地廟一樣,有個師兄,這個師兄爛
鼻子的,這個鼻子沒有了,為什麼,這個師兄亂嫖,嫖了得了梅毒,鼻子也爛掉了,那麼
壞一個師兄,他也不討厭他。這位師父怪事很多啦,我的老師講,懷瑾啊,要皈依嘛,找
一個有道的真羅漢去皈依。我說,哪堸琚C我帶你去東門,他說我,老師跟師母,先生跟
師母,就是跟他太太都皈依他的,我帶你去皈依他。我說,好啊。一去一看,長不滿三尺
,比我還矮得多,長得樣子真漂亮,怎麼漂亮法,兩個眼睛大大的,像枇杷那麼大,鼻子
小的像大蒜那麼小,真的哦,嘴巴大大的,彎上去,像菱角一樣,耳朵像棋子一樣,圓圓
的、小小的,戴了一個金絲的大眼鏡,光個頭,走起路來搖搖擺擺的,一年到頭不管冷天
、熱天,穿一件納衣,百衲衣。百衲衣你們沒有看過,大袖的和尚袍子就是我們這個,有
幾十層,一針一線補起來做,頭陀行的百衲衣,那個地方破了又剪一塊布,這個地方又補
又補,那個都是線都是線條,也不洗,臭的、髒的,沒有臭哦,髒的好像很髒,可是我挨
攏去聞聞沒有什麼臭味,就這麼一件衣服,熱天也好、冬天也好,我的老師帶我去,一來
老師看到他,很髒的地方,就跪下,師父,我給你介紹,要皈依你的,這是我的學生,要
皈依你。
        ……好啦……不要拜了就這樣算皈依了,就那麼簡單。我說不要啦,師父,還
是正式皈依。沒關係……就這樣,你講吧,你講吧,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跟著念三
次皈依了啊,簡單的很。兩排坐的百把人等他看病,一個洋油燈,手堮陪茯v油燈,一個
指頭在這個燈上麵,這樣,不曉得燙到沒有,然後你那媯h啊,頭痛,那個人,不得了,
師父啊,好痛、好燒哦,好燒哦,輕一點,輕一點,唉唷,好燙啊,啊……燙一下就好了
,好了,好了。給他錢,放去,不給他錢,你走你的,他也不問。然後第二個,哪媯h,
肚子痛,按肚子,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牙痛按牙齒。我在那堿搳A這是什麼,後來我才
知道,他根本就不需要用這個燈,他隨便那媯鳩A摸都會好的,但是他絕不願意暴露,所
謂有功夫神通,故意弄個燈,我們就等他,看他玩,病人一下子百把個病人,隻要個把兩
個鍾頭,收拾得清潔溜溜,都搞好了,然後我老師,老師給我推一下,意思不要動等他,
等完了,師父啊,請你吃素齋去。
        好啊,好啊。就坐個車子,就把他拖來吃素館子,叫了好多素菜,但是他一個戒
,過午不食哦,可是給我們請他吃飯,麻煩了,你叫了八盤一定要吃光,吃完了,盤子還
拿來舔過,不要糟蹋東西,罪過啊,罪過啊。他不吃也可以,吃多也沒有關係。身上呢,
這堸琚A頭發啊,大概有半寸多長,有時候剃光頭,有時候兩三寸也不剃,身上有虱子,
虱子你們曉得吧,你們生過沒有?你們沒有生過虱子啊,虱子爬到這堙A我說,師父啊,
這埵陪茠諵l。不要殺生,交給我,交給我,然後把這個虱子拿過去,褲腰上一放,它這
樣就會不服水土,不服水土你聽懂吧,這堛諵l叫我們不要殺生,交給他,他把它放在腰
堙A它這個虱子就完了,不服水土,這堛峖蛈Y了,到……這堛帡琚A把他沒辦法。我們
跟師父倆,跟老師倆整他。有一次,我說這個師父究竟怎麼樣,好,有一天,我們有一個
同學,好像是楊光岱還是誰,我記不得了,不是你倆個,不是鄧嶽高兄,李自申。楊光岱
還是王廼鶴去啊,師父啊,請你吃素齋。好啊、好啊。南懷瑾,吃了我們去找南懷瑾。好
啊,好啊,很高興,病人看完了,吃素齋完了,我那個同學叫了,師父我今天吃不下了,
罵一頓,怎麼搞的,一直吩咐你不能多叫,浪費,暴殄天物,罪過啊。我實在吃不下了,
怎麼辦呢。好了,好了,拿來都我吃掉,吃了以後,我們都講好的,提了一碗素麵,師父
啊,怎麼搞的,王廼鶴請我剛吃了素齋。我說,我也吃飽了,我想師父還沒有吃飯嘛,看
你病人看完了,想跟你倆談談所以帶來,那算了,把它丟掉好了。不可以……那怎麼辦?
放到晚上吃。我過午不食的,你吃嘛。我說,我們都吃飽了,最後,好……吃了……到了
那個忠臣那個地方,三義廟那個時候,什麼那個茶館,袁老師在那媯巨魽A我們倆陪他來
了,袁老師在……師父,你來了,很好的油炸麻花,擺在……吃啊,吃啊,剛吃了,他也
請我吃飯,他也請……吃啊,吃啊,還是吃了,他也沒有事,譬如此類很多。
        我就問他,師父啊,人家都叫你活羅漢,怎麼來的?他說,誰知道,我哪媄劃~
,他們亂叫,叫我羅漢就羅漢,算了,很生氣的樣子。我說,總要有個來源吧。他說,有
啊,他說講我當年……我前天講過在寶光寺做淨頭師,人家揩屁股的篾木片,洗幹淨以後
,大便洗好了以後,往臉上刮一下,怕人家屁股刮壞,這樣做了三年哦,你想想這是一種
什麼行為,那媢釦A們這個樣子啊,還曬幹再換,天天洗,三年哦,三年啊,三年,然後
從遂寧,川北遂寧三步一拜,拜到五台山拜文殊菩薩,走三步路,拜一拜,走三步路,拜
一拜,真的幹,他說,我拜到五台山以後,走錯了路,五台山後麵啊,那個金頂是,後山
那麼尖的,沒有路,他不曉得從這堳蝏簬穭W去的,他也不知道,反正很誠懇。五台山的
老方丈夜堸筏蚢琚A文殊菩薩托夢給他,明天後山有一個活羅漢到,你們統統要迎接,所
以老和尚相信文殊菩薩,第二天通知這和尚一早站在後山那個,這個懸崖這堻ㄠげ今孕L
,等一下他拜上來了,老和尚說,你看菩薩有靈吧,活羅漢來了,我也不曉得什麼一回事
,拜上來了,大家就迎接活羅漢,叫我吃素齋,他說我是四川一個爛和尚,從遂寧三步一
拜,拜到這堥荌琚A他說,我是什麼活羅漢,你們怎麼搞的,一定找最高的席位給他擺好
,活羅漢坐的,肚子又餓,推又推不掉,這些和尚一定講我羅漢,我也實在餓了,羅漢就
羅漢,坐上去吧,吃了再說,他說就是這樣給人家叫成活羅漢。
        他跟我講得很輕鬆,你聽聽,我聽了,不敢講話,真是肅然起敬,這樣怎麼上去
的,怎麼三步一拜,拜上去啊,誠則靈,也不是他的神通,很多啦,他故事很多啦,還有
袁淑平都不知道,袁師母我那個師母的媽媽,這是袁老師告訴我的,有一次生病快要死了
,我那個師母就跟我的老師倆個吵,你不是,兩個人,都學佛、學禪,你不是說開悟了嗎
,媽媽病了你把她治好,他說,我也沒有神通。那你這個學佛有什麼用啊,這個夫婦之間
就是達賴講的,這個怎麼講啊,自歎神通空具足,不能調整伏枕邊人。第六代達賴的情詩
,我們那個老師當時也有這個味道,然後我們這個師母說……老師給她吵煩了,他說,走
吧,我們叫個車子到東門去找師父去。兩個人啊,就坐了一部車子到東門找光厚師父,師
父剛好病人醫得差不多了,你們兩個來幹什麼。是,我的老師同師母也是他皈依弟子。他
說,師父啊,我媽媽病了。什麼病啊。病得快要死了,真的快要斷氣了,沒有辦法,求師
父去。要死我有什麼辦法,要死沒有辦法的,後來不肯去,要死治不好的。然後我那個老
師作風素來很特別的,然後把師父一駕,師父啊,要去也去,不去也要去。他說你怎麼不
講理呢。怎麼不講理啊,他說我們皈依你幹什麼的。他又笑又氣,就罵,叫我那個老師袁
煥仙啊,你就是這樣一個人啊,好吧,走吧……他去了以後,這是老師後來告訴我的,他
……你看看,有意思吧,他說,我啊,當時給你師母逼得沒有辦法了,隻好找師父,師
父來了,媽媽躺在那塈眴n斷氣了,他跑到床邊把老太太頭上拍兩下,起來……就起來了
,就好了,就這樣一個人,怪事很多啦,他的故事。
        我們講氣脈問題,他隻告訴我,後來他曉得我禪宗如何……人家宣傳我禪宗又怎
麼樣啦,袁老師也給他講,我怎麼怎麼……他說……他不一天……我們兩個單獨,我跟他
倆特別有趣,特別好,每一次有事情總是找他倆人一起,擺擺街上走走,他那個走路也有
味道,一邊走一邊搖的,就是這樣搖起來走的,又很矮,好像站不穩的那個樣子,一彎一
彎的,你看這個人到世界上選美應該選他,第一等人,眼睛那麼大,戴個大眼鏡,鼻子那
麼小,嘴巴那麼大,耳朵就是那麼小,穿個破衣服,搖搖擺擺街上走的,還有一個了不起
的事,他每天夜堸_來,十二點子時以後,前麵掛一個木魚,一個敲木魚,念過街經,成
都東門這一圈,他都念,每條街,南無阿彌陀佛,咚,南無阿彌陀佛,咚,這一圈敲完了
回來,天剛亮,天已經亮了,這個在東門好多年了,這還是……我沒有看到,我老師告訴
我的,有一次,他的錢不是很多嗎,看病看來的,他也沒有鎖,隨便,這錢到哪堨h了,
這個師弟拿去做壞事了,他也不問,但是師弟把錢用光了,還要他錢,有一次啊,為什麼
事情,師弟下碗麵給他吃,麵媕Y放了毒藥,把他毒死了,毒死了,把衣服褲子都剝光,
弄一個畚箕把他抬出去埋,他在東門,把他送到西門外,一個……四川人講壩子,空地的
那個地方,就把他活埋在那堙A他老先生在媕Y埋著睡了一覺,睡醒了,眼睛也看不到,
好氣悶哦,總算拱出來,可是毒得,都毒得眼睛看不見,地下爬,他也感覺到身上沒有衣
服,早晨外麵的西門外的人啊,那個鄉下賣雞的挑擔子來,看到前麵路上天還沒有亮,有
個東西在爬,圍攏來一看,是他,是東門廟子那個光厚和尚,他就聽到有人了,大家幫忙
,脫件衣服給我穿穿,給我送回去了,大家把他抬回去了,東門的人,那一天糟糕了,那
個時候鍾表都有了,但是大家聽慣了他的南無阿彌陀佛,咚,敲到這一條街,這一條街的
人,搞慣了大概四點半,那一條街的人又聽到,咚,阿彌陀佛五點了,就他,大家把他當
成鍾表了,那一天早晨大家都起遲了,沒得人,阿彌陀佛,咚,結果西門外的這些人把他
抬回來了,東門人,怎麼搞的,這是光厚和尚在路上光的,這些人都叫他師父哦,對他很
恭敬的哦,這怎麼搞的,人山內海的,當然很明顯的,這個師弟把他謀死了,他一搞搞自
己眼睛好了,這一般,你想他的徒弟,上中下生熟人等,官大的、四川的軍閥,我的老師
都是第一流的調皮人,這些人都是他的徒弟,這些徒弟都來看他,還有軍閥,把他的師弟
捉來槍斃,他就發脾氣了,沒有這個事,不準,不準再槍斃他的師弟,那些軍閥殺個把人
不在乎,拖出去了,槍斃了,送一顆子彈就完了嘛,他不幹,然後大家說,這樣的壞人,
不是為了你要槍斃他,不行,你們……最後他發脾氣,你們不要叫我師父,叫我師父,就
要聽我的,不準,大家給他罵了,你看,這是個什麼人,這樣也是和尚。
        有一次,我們兩個人在茶館媕Y坐,懷瑾啊,人家都說你禪學得很不錯啊,都說
……那不講了,你自己說呢。我說,我也不知道,大概師父你那一套我也知道,那當然
,我這一套你知道,可是你那一套,我也知道。我說,當然當然,我是你徒弟嘛,我說,
我要走了,要到峨嵋山去閉關去了,你要去閉關,幾年?三年,閉關完了呢?我說,算不
一定做和尚。你做不成和尚的啦,你做不成和尚的啦。我說,我到峨嵋山閉關。閉關是閉
關嘛,做和尚是兩回事,你做不成的,就頭剃光了都不行的啦,不過我也要閉關了,我說
,你閉幾年呢?我說,我閉三年,你閉幾年?師父。閉九年。我說,師父不要九年啦,同
我一樣三年,我出關回成都找你,我們再說,再多嘛,六年。他不……九年。我說,太長
了,不好了。我說,你關房在哪堙H就在我那個城隍廟媕Y,我已經弄好了,帶我去看,
弄個關房,我們普通關房,有個窗子,送飯、送菜、送東西,下麵開一個洞,坐牢啊,閉
關就是坐牢,以前有個護關的,把大便小便馬桶,拿去倒了,下麵一個洞,就送上。他不
,弄了一個大柱頭圓圈,圓圈空心大柱頭,這一個送飯的要什麼,一個條子在柱頭一轉出
來了,東西放上麵人就不見。我們那個,還上麵有個洞,還可以看看人,眼睛這……他這
個關房,自己設計的,下麵有個桶,馬桶擺在這娷鄍X來。我說,師父啊,你何必,你老
人家再修持不需要這樣搞的,好,你既然問到,我沒有講過,跟你講,記住啊,出去參學
,出去拜訪人家參學啊,先關後開。我說,什麼意思啊。你學了一大堆東西啊,向人家那
媥ョA不要暴露,這等於學密宗的講,你要變成法器,你要把自己的東西杯子一樣,你要
去聽東西學東西,你要變成這個杯子,把杯子洗得幹淨,原來東西倒得光光的,人家給你
灌什麼你才好接受嘛,你們肚子堙A自己有一堆茶葉,再叫人家牛奶灌下去,又不是牛奶
又不是茶葉了。同時先關後開,他說,你的心得不講,先聽人家,現在講,就是絕對客觀
接受人家的,然後啊,八個字參禪、成就、成佛,疑參,破定,執著,起用。他大概沒有
跟第二人講過,隻有跟我講,後來,我也稍稍告訴過袁老師,疑參,破定,參話頭是疑嘛
,疑了就參,參了,破參開悟了,開悟了把它定住,執著,這個執著,不是執著妄念哦,
執著法身、空、境界,光空不行,還要起用。我現在給你們那麼解說,我們當年問法談話
哪媢釦A們這樣囉嗦呢,東問西問,隻要講到這堙A師父講八個字,肅然起敬,已經懂了
,疑、參、破、定、執著……他也不會寫字,就是告訴我,我也沒有帶筆記,就腦子,回
來我就告訴我的老師袁老師,我說,師父同我……今天給他……我沒有告訴袁老師我要去
閉關,他不知道,光厚師父才知道,我說,我今天他……他怎麼跟你講。我說,他講八個
字。我們袁老師聽了,他有胡子,一摸,如來禪,很有道理,如來禪,很有道理。
..........
02
四川活羅漢(光厚老禪師佚事)
                                --- 節選自蕭天石先生著《道海玄微》
        光厚老禪師,為近代一不世出之奇僧;一般多以四川活羅漢稱之。唯吳景伯
兄獨持異議,睊蛂G光厚老和尚應是活菩薩,而不是活羅漢。羅漢是自了漢,光厚老禪
師一生舍己救人,舍己救世,應算是菩薩行中人;以彼一生行事,活人無數,度人無數,
而每救活一人,於自己功行,又必有所損,故實為超羅漢而即身成佛的人。其言甚是。
景伯兄當時適為四川省政府委員兼禁煙處長,於佛學與禪宗,均深造有得。袁煥仙、南懷
瑾師弟,均先後拜於光厚門下,從之習禪定。袁於四川在禪宗中地位頗高,門徒甚眾,道
貌岸然,不苟言笑,見者無不肅然起敬。其失則在狂與術二字,此為禪家通病。曾數為餘
概述其皈依老禪師經過與從學所得。每相遇,莫不以師禮事之,且愈久而亦執禮愈恭。南
懷瑾兄則為袁得意衣缽傳人也(按:光厚世多稱之為光後)。
        餘皈依光厚和尚,乃一九四三年春間事。當時彼正住持成都東門外聖佛寺,每日
上午輒為人醫病;其行醫,不把脈,不開方,不教吃藥,而係以大拇指頭燒病
大拇指頭燒病一術語,係懷瑾當時告餘者,故迄今仍沿用之。其時餘正大病,中西醫束
手無策,全國著盛譽之神經科名醫陳玉林,認為難以救治,曾囑內子曹哲士準備身後事。
後就治於光厚和尚,竟不藥而愈,確所謂起死回生者是!此一再生之德,數十年來,
無一日或忘也。病愈後,當即征得老禪師同意,皈依為門弟子焉。綜其一生行事,不但為
近代奇僧,且亦為百代神醫,其術千古來,難有及者!餘從之初習淨土禪,繼授修神定法
要,數請授其術,均為婉拒。今而後,當將失傳矣。茲再為簡述之於下:
        光厚老和尚係童年出家,早歲先後拜朝四大名山,遍訪百千古刹;初習淨土,中
習密宗,兼修丹道,最後歸於禪宗。其靜坐方法,則係兼采道密二家上乘不傳功法。自證
道後,四十餘年,不睡不眠,每夜均靜坐達旦。其臥室無床幾,無被蓋,無蚊帳,僅一蒲
團而已(按:在其三年閉關期中,所用者為石蒲團)。冬夏一衲衣,無寒無暑。一九四四
年冬,與傳西法師、昌圓法師等群宿峨嵋金頂寺,曾於萬仞峭壁懸崖間,冥坐七日始歸。
雲封千山,冰鎖萬嶺,漫天風雪,一望無垠;彼則仍是單衣一裘,不食不饑,不飲不渴,
晏如也。群隨往視其坐處,則周圍三四尺內,冰銷雪化,蒼岩畢露,見者無不歎為稀有!
老和尚自奉極儉,得財即以布施,廣行善事。一年四季,係相同之百衲衣不易。冬不冷,
夏不熱,暑中衣皮裘於烈日之下,不張傘,不戴笠,不揮扇,不用巾,健步如飛,行數十
堜弮々Q百堙A不息不汗;不喘不倦,行所無事然。此則為婦孺皆知之事也。
        修三昧真火,須自甚深禪定而來,息慮凝神,攝心入定,正心行處,止一不動,
久久寂照,自得生起真火,道家修大金丹道,於煉丹中途,即非真水火不濟,此則須
於通大小周天及奇經八脈之後,方可得之。唯光厚老禪師之成就甚高,深不可測,對
能運行自如;可使為元陽真氣自掌心出,以掌心貼人身之穴位上,其自身修得之元陽
真氣,即可源源自掌心出,透入病者穴位,病者便覺得有一股熱氣循穴道而緩緩潛行,複
即漸感熱不可當,周身大汗,而覺舒適異常;直俟打通全身氣脈關節(病重須一小時方能
通遍全身,病輕三十分鍾即足)仍歸原處,方得休工。國術大師亦痧鄍H此為用,唯功行
有大小深淺不同而已。老禪師自稱此為三昧普火療法。三昧普火,在金丹家尤常用於
治療百病,並得使百病不侵;正所謂:不藥方為道,無病始近仙者是。
        三昧真火,用在治療疾病上,又稱三昧針火。須練得真火如中醫針灸之金針
銀針同,其細如線,自真火生起處,循督脈上行,透泥丸而下,循右手陽維脈,由大拇指
頭出。老和尚稱大拇指中心為火門,真火自此火門出,按於病者之穴道上,一按一揚
,一揚一按:如蜻蜓點水,旋點旋飛,旋飛旋點然。每一穴道,病重者按十數下至二三十
下,病輕者僅按數下,即感覺如火之燒灼,痛不可忍,視之則穴道皮膚紅一塊,如用艾火
灸法之紅一塊者然。於是而改燒第二穴道,即改按第二穴道;依次將應燒開之穴道按遍而
止。然後坐息半小時,方可離室外出返家。
        其療效見功神速,有立竿見影,當下即愈者;有二三日即愈者,大都以七日為期
,七日未全愈,再加一個七日;叩之,答曰七日一來複。此則取義於易之複卦,複曰
七日來複,利有攸往。謂陽氣由剝盡而來複,凡七日也。在醫療原理上,係合中醫
之金針療法與艾火灸法於一爐而並用之,複加以其自身之真陽元氣練成之火,傳導引入於
病者穴脈,以為治療,故較之針灸尤易得神效。餘治療凡七日,即得初愈,唯筋絡骨節不
能動;複燒七日,筋絡骨節均能動,諸病霍然;唯以久病之軀,身體虛弱異常,故於皈依
之後,師又為燒補火七日。其所取穴道,則全與中醫之十四經脈穴同。
        三昧補火,與燒補火,均為老禪師特創之名稱,前麵所述之三昧普火,與三昧針
火,以及燒普火,燒針火等名詞亦然,在各種道佛辭典與醫學辭典中,均無法找出,唯彼
與各病人語,則常用之。補火,顧名思義,即知其係以其自身之真陽元氣之陽火,以補病
人之虛弱也。丹家有言:自古神仙無別法,不把真陽渡予人。今老和尚不惜以己身真
陽為人治病,且無分貧富,活人以萬計!故吳景伯兄常謂其不隻是活羅漢,實應尊之為
活菩薩,劉豫波、李璜、劉明揚三老,則直稱之為一代活佛也。
        餘病愈後,示諭以體仍虛弱,宜再訪求丹道派明師而師事之,以探求丹道。並雲
言性功,佛家較道家深遠;言命功,則道家較佛家為高明。汝宜先重命功,再事性功
,切不可囿於門戶之見也。其度量之闊大,有如是者。餘在川時之多所叩頭拜師,不分
門派,凡願錄入門牆而教之者,無不大禮相從,且隨侍久而不懈,用能學得道佛門庭不少
不傳之功法,皆光師開啟之所賜也!
        光師平日,不但囑餘學道,多修持丹道家功夫;且對任何宗派,均無門戶畛域之
見,曾謂達摩西來,直至六祖,均為一脈單傳,六祖而後,方有五宗七派之分,臨濟之
玄要,洞山之君臣,偽仰之體用,雲門之三關,法眼之六相,均無非自我立宗,徒增紛歧
耳。又謂即南能北秀之分,南頓北漸之事,均墮在知見是非境中。佛祖拈花微笑,即
傳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並無一語,豈有頓漸?一生心意識,即落病中。又謂佛法無
法,萬千差別法,皆非佛法。能大而化之,則自可同萬不同矣。學道人,心眼總要能大!
一落在小中,便無可救藥矣。由此數語,可想見其心境為何如也?其風範又為何如也?
        光厚老禪師不但係四川一位高僧,而且是中國曆史上一位高僧,一位活佛。惜其
一生最怕聲名外著,又不願與人爭論閑學問,閑是非;複以為:深行自藏高自在,不留
一字在人間!故鮮為世人知耳。他雖為不世出之禪宗大德,實蹋三關之過來人,然居
謙如也,不因而自矜自誇,冀有以藉博虛名,對門弟子常以參禪以能脫禪病為第一,學
佛以不著佛相為第一二語為教。他認為學佛參禪,首要本分做人。離人而說佛說禪,
談心談性,總屬離經背道,愈說愈遠,愈談愈舛;能鉗口不言,方有少分相應。他對朱
子之佛學至禪學而大壞,與黃梨洲之禪學至棒喝而又大壞,棒喝因囑付源流而又大
不但不以為非,且有幾分默許。對宗門中之好用縱橫捭闔。機智權術、小巧小慧,深
自痛恨!一生從不用棒喝與彈指豎佛等一切宗門手段,亦不喜曆代公案行為,謂此如同射
覆猜謎,絕非佛事。常言平常心即佛心,平常行即佛行,日用常行等平常事即佛事,不
必再加些子。又言本無生死,何必學佛?”“本來無佛,何必參禪?”“正心正行,
本平常心,做平常事,即可人人是佛,不必他求。凡此類語,舉不勝數,且無一莫非千
古名言。
        一九四五年間,老和尚有閉關三年之意,以日機轟炸甚烈,能海法師曾勸其往峨
嵋閉關,護關等事,概由彼負之;當時餘正宰灌縣,正勸其來灌縣靈岩寺閉關,住持僧傳
西,曾數往相勸,均未見允;仍於其所住小寺中,辟一關房,由何一安等居士任護關之事
。卒於一九四七年夏間,為其兄光前和尚所害!此則為佛門中一大不幸事也。光前和尚則
對人稱:此乃係老和尚自身三昧火所焚,而得自行圓寂,自行火化之果。外間人則謂
為遇害,以其早年曾有過一次甚為稀有之惡毒相害事也。茲暫止此,至其一身行事與修行
功法及語錄,如得搜集齊全,當另為文詳述之。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TOP

廣欽和尚 下雨也不會沾濕……跟虛雲法師一樣…..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7%8B%E5%BB%A3%E6%AC%BD

釋廣欽1892年-1986年),俗名黃文來,,法名照敬,字廣欽以字行福建泉州惠安縣人,台灣著名的佛教出家眾,其信徒經常尊稱為廣欽法師廣欽禪師廣欽老和尚廣公上人欽公上人、「果子師(即水果師)」。

http://www.google.com.tw/url?sa=t&rct=j&q=&esrc=s&source=web&cd=2&ved=0CCIQFjAB&url=http%3A%2F%2Fetd.lib.nsysu.edu.tw%2FETD-db%2FETD-search%2Fgetfile%3FURN%3Detd-0115104-155116%26filename%3Detd-0115104-155116.pdf&ei=zephVfL5ItOk8AWQoILwCg&usg=AFQjCNH63yA7sHItNZWR7xP7RH5YPdn9oA&sig2=mRjztSoi6DxnVarARoceOw&bvm=bv.93990622,d.dGc

過渡南洋[編輯]

一直於佛寺以未受戒沙彌從事勞務工作的廣欽,在他人引介下,越幾年即前往泰國高棉等兩地的華人地區就業。因為工作地點不是佛教廟宇,從事工作也是與佛教事務無關的商店打雜,因此這段時間可說是廣欽的短暫還俗生活。1926年間,廣欽與人結隊上山伐木,多名伐木同事乘輕便車因翻落山谷身亡。幸未乘坐的廣欽於逃過橫難後,重新頓悟佛理。並於事故發生不久後,回轉中國福建泉州,再度投入佛門修行(時年33歲)。

中年受戒[編輯]

1927年,35歲的廣欽,於中國福建泉州承天寺受戒出家。因本來該寺主持瑞芳法師去世,由新主持轉塵法師剃度,並由該法師賜法名「照敬」,並取一別字「廣欽」。

在受戒時程上,各傳記敘述不一,也有文獻指出,廣欽回泉州後仍從事勞役工作,直至42歲左右才受戒剃度。不過,確定的是,他剃度之後除了掛單[1]苦行於福建各佛教廟宇外,也隱居福建泉州清源山山洞,以打禪坐定的生活方式長達七年。在此期間,他仍未於此時程藉助佛經而識字。他唸經方式,主要為經由南無阿彌陀佛的六字洪名佛教法門為其修行根據。因此在成名之後,他也未曾講過一部經。另外,他受戒地方(承天寺)及後來多處掛單所在,都是用「參究方法徹見本有佛性為宗旨」禪寺,因此被人在此階段歸類為禪宗法師

成就[編輯]

廣欽最大的成就在於1948年(時年56歲)之後於台灣的佛教宣揚工作,而與其他同時期前往臺灣宣教的中國佛教僧侶不同,廣欽並不識字,但他憑著苦修掛單的身教宣揚,更重要的是他成為台灣最知名的佛教僧侶之一,也於台灣創立多間佛教廟宇

逸聞[編輯]
7.jpg
2015-5-25 00:04

另外,關於廣欽的佛教神通與傳說相當多,例如傳說他1947年-1964年於台多次入定,並於修行期間僅以山林野生水果果腹,未嘗食其他種類食物。因此,臺灣民間有「果子師」的台灣話尊稱。而「伏虎師」一名之由來,乃因曾在山洞中坐禪念佛,終因米糧食盡,改以野果充飢,山中時有猴虎出沒,然時日一久,倒也相安,於是有虎皈依、猴獻果之奇事。

曾因入定約四個月之久,被上山砍柴的樵夫誤以為他往生去了!樵夫到廣老的寺廟裡通報,住持和尚就帶了弟子,並請人準備柴火,準備將他火化。但這種事魯莽不得,住持師為慎重計,寫信請當代高僧弘一大師來鑑定生死。當時弘一大師在福建永春弘法,知道消息以後,馬上表示不可以輕舉妄動。弘一大師到了以後,在廣老的附近觀察一番,讚嘆道:「此種定境,古來大德亦屬少有。」然後在廣老的面前輕輕地彈指三下,過了不久,廣老就出定而與大眾見面。弘一大師見廣老出定就馬上告罪,並引眾下山,解除了一場災劫,使廣老得以不在當時付之一炬。[2]

在廣欽老和尚的問答錄裡,有這麼一段有耐人趣味的談話。有一個弟子問廣欽老和尚說:師父,聽說您有神通,沒有的話,為什麼您會先知道好多東西?到底您是否有神通?廣欽老和尚答:我有呷就有通(我有吃就有通,指大小便通)

1986213日,以94歲高齡圓寂於一手創辦的高雄妙通寺,圓寂以前,行不用拄杖,不用人攙扶,身體輕健,動作敏捷。

臺灣宣教[編輯]

廣欽到台灣後,較大的宗教成就之一就是創建承天禪寺(位於臺灣新北市土城區)。圖為今禪寺一角。

戰後,持續佛教修行的他因見日治時期期間,臺灣佛教因神道教介入後的「僧俗不分」發展,因此立志前往臺灣改善此情況。1948年,他依諾成行傳教於臺灣,並前後於該地創立多處佛寺,如:臺北縣新店獅頭山山腳的廣明寺[3]土城天上山山腰的承天禪寺。而很多人認為,來台宣教的中國僧侶中,雖學歷博聞高於他者甚多,不過因為廣欽的閩南語母語與台灣民眾相通,因此在宣教上較無隔閡的情況下,達到比其他中國僧侶(如:白聖道安靈源道源東初印順)較高佛教宣揚成就。

不倒單[編輯]

廣欽最廣為的宣揚佛教方式,除了身居僻野不倒單(不平躺睡覺,頭陀行)苦行方式之外,最多的所謂開示方式,即常勸告在家眾要實行素食主義。他最常告誡來訪「請示」者的佛教法語即為「念佛!不要吃肉!」,而此不必苦讀經文,只要唸「南無阿彌陀佛」及素食的簡單漢傳佛教法門,至今仍深深影響台灣佛教徒。至今仍有許多人認為,廣欽最大成就,在於藉此讓台灣佛教界認同漢傳佛教文化。其中影響較深的不僅禪宗也包含淨土宗等。

淨土就是禪[編輯]

臺灣淨土宗講究「法在人弘」,該宗認為廣大的佛教徒,對於佛教法門的切入與吸取,其實是無法完全從佛教經文得到的「無知無識」,因此,弘法最好方法,就是需要有德行、為人敬重的長老們的提倡。對本修禪宗法門廣欽而言,他不談理論,僅要求信眾吃素念佛的務實教授與本身苦行的做法,除了帶來佛教的清高近民形象外,也符合淨土宗的宣教法門。事實上,廣欽也多次說過「淨土就是禪」的說法。

至今,臺灣宗教研究人士仍認為廣欽對淨土宗的貢獻頗大,尤其在早期的台灣北部,廣欽法師與李炳南在家居士及煮雲法師,並稱三大淨土代表人物。

臺灣佛寺[編輯]

廣欽和尚於廣明寺的塑像

廣欽並不提倡由佛教徒募款「造高佛像、萬佛像」的宣揚佛教方式,他認為「只管念佛、苦行、粗衣淡飯,自然有人供養,比他們裝佛像的苦行方式還好」,最能達到宣教結果。雖然實際上,廣欽創建較知名的廣明寺(新店)或承天禪寺(土城)都是由富者為了供養廣欽而出錢購地而造建的,之後,也利用此方式建成了碧潭寺、廣照寺等。然而,此乃因緣俱足而所行之利益眾生之事。

之外,廣欽也於臺灣其他地方擔任掛名主持,宣教。如:同於大台北廣明寺法華寺及台灣中南部地區的南投仙峰寺嘉義廣照寺高雄妙通寺等等。1985年,93歲的他首度傳戒於高雄妙通寺,受戒佛教僧侶2200出家眾500人,受戒人數在當時皆為破紀錄。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TOP

這又是個羅漢境界的法師吧?

因海和尚穿越陰陽回春奇蹟《57爆新聞》網路獨播版

201810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i49XBR-Ozw

因海和尚  走路離地 4-5 cm ??

            雨臨不到??

45 分開始


0.jpg
2019-9-1 12:48

1 (2).JPG
2019-9-1 12:48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TOP

2020115岁普光老和尚传奇一生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9092128&boardid=1

https://wenku.baidu.com/view/45ea6274a98271fe910ef9f8.html


出生于一九零五年四月初八





   
在一个佛友群里首度看到普光老和尚照片,感觉甚是不可思议,遂生好奇之心决定亲自去拜访这位老和尚。当初的想法是非常好奇不晓得100多岁的人和我们有什么区别。因缘凑齐,群里有消息说,观音古洞迎请到了《大藏经》,需要师兄们发心背上去。于是我就报名了。

   
我们从西安市出发,包车走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山脚下。在一户人家里分好经书,为防止出汗过多弄脏经书,每个师兄都用塑料袋装好经书再放进包包,我们就背著上路了。到了半山腰,忽然听到山上传来很大的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普光老和尚正拿著大喇叭广播呢:“……多做点饭啊……山下来了五六十个送经书的啊……地藏经……功德无量……”呵呵,老和尚真是个老顽童,这么好玩。我和几个师兄听了都忍不住笑了。

   
上山的路是很辛苦的,都是台阶,一步一步的往上爬,路边都是深深的草窝,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掉到下面。当时大家都累得很呢,听到老和尚的广播,然后老和尚开始念诵南无阿弥陀佛……”声音苍劲有力,我们立刻来了精神,互相鼓励著慢慢到了山上。到了山上,先把经书放下归类放好,大家呼啦一下子就把老和尚围起来问来问去的。呵呵,说真的,真不敢相信他是104岁喽。

   


   


   
老和尚正在给大家加持念珠的时候,我们哗啦啦,把各个瓶子拿出来,祈请老和尚加持大悲水。哈哈,趁著老和尚聚精会神加持的时候,偷偷站在旁边合影啦!

   

0.1.jpg
2020-4-21 00:09

   


   
老和尚根本不像104岁,精神非常好,走路矫健很有气势,说话中气十足,胡子是白了几次又黑了几次。老和尚六年不洗手脸了,皮肤很好的,像个老顽童似的,撩起衣服、腆著肚子逗大家:看,就是这块。你们不吃葱蒜韭菜,不吃肉,活到一百也是香味。呵呵,可逗了。老和尚的皮肤很细致,非常健康。

   
当时老和尚还指著自己的牙齿说:我就从来不擦这个棺材板……”想想还真是,我们这个棺材板装了不少死尸。

   
吃完午饭,大家随处到寺院转转。虽说是寺院,也就是在靠近山顶的一个小平台上建起的几个房子而已。其中一个叫圆通殿的我们非常好奇。常来这的师兄说,这个圆通殿是普光老和尚一手建造的,里面的画像也是普光老和尚一笔一笔画上去的,中间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是普光老和尚一点一点捏出来的,还有旁边的四大天王……我们听完赶快顶礼,这么大的工程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太浩大了,这是一个深山修行者的清净心的显现。

   


   


   
大家和普光老和尚热闹一段时间后,因为时间原因,一起开始和普光老和尚合影了。老和尚非常开心的满足了大家的要求,传上袈裟走出来,当时香气扑鼻而来,闻着比寺院供养的上等檀香还要舒服。

   


   


   


   
老和尚引导大家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摆好姿势。刚刚开始的时候,老和尚脚下没踩著凳子,我们感觉不大敬重,也考虑到人多的因素,祈请老和尚站在一个板凳上。您还别瞧,老和尚那岁数,抬脚往凳子上一站,站得稳稳的,开始等著我们一一合影。当时很多师兄想听听老和尚亲自颂持楞严咒,但是因为时间的原因,不得不下山了。

   
老和尚今年104岁了,每天坚持持颂楞严咒108遍。早上三点半起床,晚上十点休息,早晚课都是楞严咒,所以老和尚称自己这边为楞严道场。几个徒弟有的持颂楞严咒也已经十几年了。

    104
岁的老人都能够如此精神抖擞精进修持,堪为我们年轻佛子的楷模。普光老和尚发心为山下村民修路致富,真是菩萨不舍众生的显现。

   
刚刚离开寺院,就听到寺院大喇叭传来普光老和尚中气十足的楞严咒的念诵声音,嗡嗡的咒语声,在终南山山谷回荡、回荡……普光老和尚善巧方便利益了无量无边的众生啊。

   
二、传奇一生

    “
苦瓜老和尚是终南山观音古洞普光老和尚的自称。因为老和尚自八个月起父母双亡,由少林寺的同乡师父抚养长大,并传授给他少林武功和佛典经咒。师父传授经咒方法独特,自普光师父刚开始会说话的时候,只教其背诵,却不教其识字,每天背三句,三句背会才给喂一口饭吃。这样一直被师父喂到15岁,很多佛教重要的经典、咒语基本都背会了。直到现在无论什么时候、从哪里开始背起,都不会背错一个字。

   
普光老和尚也是从少林寺众多小和尚里挑选出来,才被传授少林绝技的。他的师父捏别的孩子牛牛的时候,别的孩子都疼的直叫,只有小普光哈哈大笑,所以就把他挑出来单独传授童子功等。传授的过程也很奇特,练得也很苦,必须练二五更的功夫,也就是夜里11点到清晨5点站桩。因为这段时间人都入睡了,空气最干净,到了5点以后,有人起床了,一倒尿盆,就没法练功了。这功夫老和尚看来是练到了家,到现在他扎马步都极稳健,动作也非常标准,我们连模仿都模仿不了。最后师父将47门少林绝技(什么金钟罩、铁布衫、铁砂掌、童子功等等),全部都传授给了他。

    1927
年师父圆寂前告诉他,60岁前不要和人打交道,最好进山好好用功修行,因为头发能盖住屁股蛋子的(指女人)是老虎的祖宗,咬你一口会让你修行短500……”“头发盘在头上的(指男人),知道你比他厉害,会下迷子(蒙汗药)害你……”于是,22岁后,普光老和尚就带着小他几岁的徒弟离开了少林寺,住进了长白山,按照师父的教导继续苦练武功,勤修佛道。他在长白山里制服过吃人的猛虎和恶熊,猛虎不听皈依,还要吃人,老和尚就将其眼睛挖出,天天用烤土豆养活它,直到它八年后死去,老和尚还超度它往生了善处。

   
在深山里,还有白猿、猩猩等动物听从老人的教导,皈依了三宝,并给老师父守门、摘野果、捡柴火;老和尚诵经、诵咒的时候,这些动物也头扁扁着磕头;老人打火镰生火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发明火柴,用火镰生火常常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把火点起来),大猩猩也学着老人的样子用嘴吹火……老人说:这些个猛兽过去世都是大官,因为贪污等等败德的原因,这一世转成了畜生身,虽然是畜生还是有善根的,也有很大的威势,非常凶猛,所以很不容易教化。老和尚用这个例子来教育我们千万不要起贪心。

   
后来老和尚发现武功再高也成不了道,而且还容易伤人(看到不平的事情就想管,结果为了救一个好人可能要伤害一百个坏人,冤冤相报何时了呢?),就决定不练了。从此躲进深山,不和人接触,不平的事情看不见,不就不惹事了吗?后来又听说终南山是历代修行人成道的地方,于是就准备去终南山修行。那时候瞎老虎已经死了,猩猩还活着,看到老人收拾袈裟要走,就抱着他的腿哭,不让走。老人就趁猩猩睡觉的时候,拿着禅杖袈裟,悄悄离开了。

   
老人带着徒弟走了几个月,终于从长白山走到了终南山。终南山到处是直立的高峰险岭,他们也没有地方住,就找了一个老虎洞,把小老虎向外一扔,母老虎不服,扑上来拼命,也给打了出去(听着好不慈悲啊,呵呵,可能这就是练武之人的习气吧),把老虎们赶出去后,两个人就在老虎洞里住下来了。

   
终南山不象长白山,只有树叶,没有果树,土质也不好,没法和长白山一样种土豆充饥,也没有野果子吃了。两个老和尚却也能牢记师父的教导,仍是不和人接触,天天在洞里坐禅,饿了就吃树叶,夏天吃树叶,冬天吃树皮,或者把干树叶烧成灰,用凉水冲下去果腹。一切唯心造,你说他是树叶树皮它就是树叶树皮,你说它是白面片儿它就是白面片儿不就是拉出的巴巴是黑的嘛,有什么呢只要肚子不咕噜咕噜乱叫,能坐住禅不就行了嘛

   
也不能总在老虎洞子里呆着啊,稍微熟悉了周围的环境后,普光老和尚开始在终南山寻找适合修行的场所。他找来找去,找到了海拔三千多米高的观音古洞。据老和尚说那是历代修行者证悟的地方,风景非常美,云彩就在脚下飘来荡去,如同仙境,虽有几十户居民居住在山下,但并没有通往山上的路径。

   
找到这里之后,两个老和尚便搬到观音古洞修行了。打坐之余,老和尚他们拿着镐头平山头、砸石头,硬是开出一块平地来,在这块平地上,老和尚们用山上的土自己垒土墙建大雄宝殿、圆通殿,还建了厨房以及六十间土房,以方便以后有人能到这里修行。

   
宝殿修好了,佛像怎么办呢?老和尚便从山上下来买农民土地里的好土,一框一框地背上来,筛得细细的,也没有图样,就按照佛、菩萨在眼前示现的样子将佛像和千手千眼观音像塑成了。

   
圆通殿里画在土墙上的观音菩萨三十二应身像、包括四大天王像等等,都是老和尚一笔一划亲自画上去的。老和尚说也没钱买画贴,就下山买了80元钱的颜色,准备自己在土墙上画;也不知怎么画,结果一闭眼睛,观音菩萨的样子就显现在眼前,左手托个净瓶,我就画个净瓶;足下一条青龙我就画个青龙……”就这样,完成了佛殿的内部装修工程。 我看过老人家自塑自画的佛像,佛像之庄严真的非常惊叹,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些都出自这位练武老人之手!老人说,除了木匠他做不来,其它的他都会!

   
在修建过程中,老人慢慢和山下的农民联系多了,可老人仍是吃树叶树皮过日子,从来不化缘。按老人的话说,那个时候从星星出来干到星星出来,农民才能挣一毛五分钱,自己都吃不饱,怎么再向他们化缘呢?

   
虽然有西安的居士也皈依了老人的,但大家都不富裕,只能给老人一点点供养。老人说自己一分钱当一百块钱给佛菩萨花,自己从来不享用。他去西安采买香烛时,下山100多里地,老人连15分钱的车票都不舍得花,走着去,走着回来。天将黑的时候,就告别徒弟下山了,边走边持楞严咒,108遍持完,也到了西安。此时天刚刚亮,老和尚在路边捡些东西吃,然后就去买山上用的东西,买完接着就往回走,等天黑的时候,老和尚就又回到了观音洞。

   
虽然老和尚不练武功了,可来找老和尚比武的人却很多。据老和尚说虽然他不敢用四分以上的力气,一般只用三分力,也伤过不少人。他的比丘尼徒弟通达师告诉我,有一次她见到一位自称华山派的小和尚想和老和尚较量,但老和尚不愿出手,结果他站在老和尚前面骂了一整天,后来老和尚忍不住了,离着一丈开外,站起来手一指,小和尚就掉到了山下;虽然因为轻功很好,没有摔到,却因为老和尚的一指断了肋骨,结果老和尚还得为他敷药疗伤。

   
除了来比武的,还有来拜师的,但老和尚都不教。心地不好的不能教,心地好的呢,老和尚告诉他念佛修行最好,不要耽误了功夫。据比丘尼师父说,山上曾来了一位帮着老和尚砌墙的义工,西安人,老和尚总说这个小伙子不错,居然破例主动教他如何随时随地用功,结果不到三个月,五六块砖摞起来,这个以前从来没有练过武功的小伙子一掌就给劈碎了。

   
随着国家经济形式的好转,老人接到的供养也比以前多了。他在山上慢慢置办下了几十尊佛像、碎石机等,也踩出了一条四寸宽的上山小道;可是几十年前垒起的土墙现在有的已经坍塌了,比如圆通殿、厨房等等地方。然而两位老和尚已经到了百岁高龄,他们还在努力着,没钱买砖,老人们自己砸石头,把泥土殿换成了结实的石头殿,但也只把大雄宝殿改成了不漏雨的瓦房。老和尚就想把所有土殿、土房都变成结实不漏的砖瓦房,这样不管我在不在了,只要这个道场还在,就还能有人在这里接着修行

   
在此期间,老人的牙掉了三遍,又长了三遍,据说都是36颗牙,现在的牙整整齐齐的。老人说你们长牙的东西都给了老婆孩子了,咱的一点儿也没漏。呵呵,老人也从来不刷牙,牙齿照样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异味。一到老和尚住的楼层,便可闻到了扑鼻的檀香味,而老人却基本不洗澡、不洗脸、不洗手、不洗脚,也从来没有我们俗人所有的汗臭味,包括老人擦汗的毛巾都是香喷喷的。有人请老人加持佛珠时,老人拿过来用手一搓,立刻就是檀香味的了。我曾问老人为什么这么香,老人笑着说谁能一天诵108遍楞严咒,也这么香。

   
老人不识字,对这个现代化社会并不熟悉,连评书里讲的故事都当作真的,性情豪爽、慈祥天真,如同小孩子一样。老人怕热,平常只穿一层单衣,还总出汗,有时高兴,会让大家见识一下他一身的肌肉,真是无论哪里都如同铁打的一样坚硬,几个小伙子连老人的一根手指都掰不弯。只吃白菜豆腐的身体怎么会如此肌肉强健,确实令不了解佛法的现代人匪夷所思;而这样坚硬的身体也能双盘安坐,也更是不可思议了。

   
到了北京之后,很多居士告诉老和尚说到了北京必须洗手,北京比不得观音洞,因为到处都喷有农药、杀虫剂等等,不洗手容易得癌症。哈哈,老和尚也没有刻意去洗过。居士们还安排让师父泡了热水澡、也泡了脚,老师父都一一按照居士的安排做了。但后来居士再请师父洗时,师父说不洗了,洗了反而不舒服。呵呵,有意思。

   
老和尚吃的也很简单,最爱白菜豆腐,而且只加食用油和盐,别的味道都不吃,一点荤腥味都吃不了,包括牛奶。但老师父喝茶,只喝好茶,因为不好的茶喝了就拉稀。就这样,老和尚在北京白天接待居士,晚上边走边诵108遍楞严咒。每天只休息一个多小时,日日如此,实在令人钦佩不已。

   


   
不堕恶趣狮子卧

   
老和尚的事情,说起来如同神话,可如果大家能亲眼见到,就知道确实有这样的人了。大家如果有机缘,可以亲近一下,并亲自感受一下。

   
老和尚非常香。纯正檀香味,走到哪儿,哪都是香的。我们大家都像是蝴蝶追著老和尚跑。当时有人问到怎么这么香,老和尚说:我八个月战争就没了爹娘,老和尚带著我,我从小就穿著如来的衣服,穿了一百多年,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葱蒜韭菜的味道,也不知道什么是肉味,鸡蛋鸭蛋都不要吃,一个鸡蛋就是一个娘,你先把你娘吃了再吃鸡蛋,鸡蛋鸭蛋什么蛋都不能吃……你活一百年也是香的。老和尚挑著胡子说了一通,逗得我们大笑。

   
给人欢喜!

   
给人方便!

   
给人力量!

   
三、感悟

   
一粒种子,你把它放到地毯上、桌子上,它不会成长,因为地毯、桌面都不是它的缘分;它的缘分是土地、阳光、水分。一个人也会有自己的缘分,你结过这个缘,人家才会来帮助你,你没有结过这个缘,人家就不会主动帮忙,所以平常要广结善缘。世界上没有单独存在的东西,每个人都要依靠很多的条件、缘分来帮助才能成功。所以,有时候,朋友一句话就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一块钱、乃至一个念头就决定了人一生的命运。

   
愿我这支燃烧的细小蜡烛,点亮在黑暗中的无数人们;愿所有与我有缘的众生,看过我的日志后,都能拨云见日、驱除心中的烦恼、驱除心中的迷惑,法喜充满、顿生般若、即达彼岸,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愿以此功德,回向尽法界、虚空界,十方一切众生同发菩提心, 往生安乐国!

   
普光老和尚念诵十遍楞严咒供养大家!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TOP

斷食禁語
夜不倒單
大悲神水治病靈驗
雙腳抹臉破己相
不計榮辱修苦行
登地菩薩再世

觀看次數:15,298

20219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s3MX3EVmqA


1.111221.jpg
2021-9-17 13:00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TOP

現代人能証得六通和阿羅漢嗎?南傳上座部佛教:覓寂尊者開示。說明欄有電子書下載及一日禪修資訊。 | 巴利三藏 | 佛法問答|禪修| 阿毗達摩| 清淨道論|法句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fG_8iqS2Zw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TOP

內火冥想,四川活羅漢,光厚禪師的三昧真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NGikouhZIs&t=373s





南禅七日[光厚和尚和洪部长] -- 30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FTp9ayWKiI




....................................................................
光厚老和尚 用熱的大拇指治病
下面有真實影像例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mHuPgtLeRQ


於10:00開始看

繞了一圈,真的只有持戒 才可禪定 才會生智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