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andmusic 於 2015-9-30 23:08 編輯

Update: 照這篇的意思是,內塔尼亞胡交出以色列天然氣油田控制權後,以色列以後歸普哥罩就是了? 內塔尼亞胡從此跟米國說Bye~bye ?

普京觸發了令人震驚的“保衛以色列”核戰爭計劃 September 9, 2015

Sorcha Faal 提供給西方讀者的報導

一個新的嚴峻的俄國防部(MoD)報告流傳在克里姆林宮稱普京總統,在利用其擔任俄羅斯軍事最高指揮官總司令,今天早些時候批准立即執行國防部的可怕“保衛以色列”的戰爭計劃,允許由戰地指揮官來決定戰術核武器在中東的黎凡特戰區(地中海東部國家區)的使用權。

西方情報專家估計,俄羅斯目前擁有超過2000枚可怕的戰術核武器,是為了與西方勢力爆發戰爭時使用。



根據這份報告,“保衛以色列”作戰計劃是由俄國防部於2014年,在奧巴馬政權為顛覆敘利亞政府所建立伊拉克/伊斯蘭國和地中海東部國家地區(ISIL / ISIS)的恐怖組織後制定,分裂伊拉克以及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國家,防止建立一個獨立的庫爾德人國家,旨在阻止什葉派2013年同意支持建造伊朗 - 伊拉克 - 敘利亞的天然氣管道。

本報告中解釋說: 奧巴馬政權建立ISIL / ISIS的真正目的,是完成接手由沙烏地阿拉伯和海灣國家,尤其是來自卡達的資助,來自東部敘利亞和伊拉克西部的遜尼派支持的恐怖分子;企圖建立大規模的天然氣管道經土耳其直達歐盟,以瓦解俄羅斯的最大的能源消費客戶[歐洲經濟體],讓先前什葉派提出的的由伊朗 - 伊拉克 - 敘利亞管道輸送到地中海不會有競爭機會。




這個奧巴馬政權“戰略”隨著這管路動搖整個中東地區,以瓦解俄羅斯的經濟,這份報告繼續,在2014年,他們在同一時間,創造ISIL / ISIS,在創始人和前首席執行長喬治.弗里德曼的帶領下的“私人中情局”美國情報機構有「影子中情局」之稱的「戰略預測」(Stratfor)也推出稱為“對烏克蘭最明顯的政變史”。

隨著奧巴馬政權的支持的新納粹力量已經推翻了烏克蘭的合法政府,並與ISIL / ISIS開始其橫行整個中東地區,本報告繼續,普京總統,在2014年年初,授權使用核武器,制止西方的推進針對俄羅斯的“戰略經濟利益”......這是我們已經在我們的2014年2月22日報導,普京總統今年四月公開承認,俄羅斯威脅對烏克蘭發起戰爭讓奧巴馬政權大吃一驚。

但是意識到,俄羅斯當時的防衛理論不足以對抗奧巴馬政權的日益好戰的野心,該報告指出,俄羅斯新的戰爭原則公佈於2014年12月,普京總統說:俄羅斯“將保留為自己使用核武器的權利,為俄聯邦及其盟友如遭到使用常規武器的大規模威脅,而處境危急時,有權首先使核子武器進行打擊“。

至於什麼會構成“威脅到國家的生存”,該報告稱,俄國防部制定了一些作戰計劃概述了其中的核武器將被授權使用的明確標準。

而這些作戰計劃,該報告嚴肅地指出,在“防禦以色列”的戰略作戰計劃包括在內,如果該國的邊界是即將被劃歸認定為ISIL / ISIS武力圍攻,土耳其(北約成員國),開始了入侵伊拉克襲擊庫爾德人,在烏克蘭的猶太平民遭到奧巴馬政權支持新納粹勢力攻擊......這一切在發生後的72小時內開始執行。




隨著土耳其軍隊現在已經入侵伊拉克襲擊庫爾德人,該報告警告說,俄羅斯和以色列現在面臨威脅,因為他們支持一個獨立的庫爾德人國家的存在,他們認為在中東是至關重要的。

沒有被告知西方,這份報告解釋說,俄羅斯已與庫爾德人的冗長的關係,可以追溯到蘇聯時代;而在1946年,蘇聯支持建立一個馬哈巴德庫爾德共和國北方伊朗,但由於西方的國家淪陷後,莫斯科給了庇護它的一個關鍵人物,著名的伊拉克庫爾德反政府武裝領導人穆斯塔法·巴爾扎尼和他的追隨者。

同樣嚴重,是這個週末,在烏克蘭新納粹勢力聲稱由政府對超過20,000猶太平民的野蠻襲擊是奧巴馬政權作為“禮物”給目前在訪問華盛頓的沙烏地阿拉伯國王。



隨著“保衛以色列”作戰計劃得到執行的條件,本報告嚴重指出,俄羅斯軍隊被授權繼續大量集結在敘利亞......
這是奧巴馬政權試圖要求保加利亞關閉其領空關於俄羅斯所有航班區域,但伊朗後來開放了領空,使這些俄羅斯航班可能會繼續下去。

里海艦隊的軍艦同時下令立即進入戰鬥狀態,以保護伊朗領空這些俄羅斯飛行航班,俄國防部專​​家在這份報告中注意到,超過50架次武器載貨俄羅斯軍機,也立即下令西伯利亞,準備全面戰爭。

大多數顯著的“保衛以色列”作戰計劃啟動的這份報告中,應該注意的是烏里揚諾夫斯克第31近衛空襲大隊被放在第一波的作戰警戒(連同95000人,7000餘項軍事武力和大約150架飛機),
因為這單位是烏克蘭2014年奧巴馬舉行政變後”克里米亞“的保護者,也是擁有豐富的聯合國“藍盔”經驗的戰區維和人員。

雖然沒有確切指出,國防部的“保衛以色列”戰爭計劃包含俄羅斯軍隊“打破”從敘利亞成立的地面基地對抗ISIL/ ISIS恐怖勢力這樣一個場景,計劃打敗他們......然後為平民建立“保護區”和
等待聯合國採取進一步的行動“建立國際邊界”的人權公益,在這一地區建立和平,而不是等待奧巴馬政權的反擊。

在發佈一個不那麼微妙的“警告”給奧巴馬政權[如果它試圖阻止俄羅斯的“保衛以色列”作戰計劃];在莫斯科官方的新聞服務單位-Sputnik,在幾乎一個時間點被貼一個神秘的匿名文章,

題為:北約可以回憶一下,並停止挑起核戰爭,大意是上說:

“北約無情的核戰原則會讓數百萬人死在自己歐洲的心臟地帶“ - 北約自己在歷史上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北約可以回憶一下。 1954年,北約通過了先發制人的核打擊原則,並在一年後,它模擬了一場由北約國和共產主義陣營勢力之間的大型核戰爭遊戲。

該遊戲被稱為Carte Blanche,他們歷時六天,涉及11個國家,其中投下超過330顆戰術核炸彈。

“戰術核彈裝載一個比他們的大表哥戰略核彈較小的當量“

北約使用戰術核彈背後的邏輯認為,戰術核彈已經大到足以抵消北約對抗傳統武力優越的蘇聯軍隊不足的缺點。亞當·羅恩斯利在名為戰爭很無聊的網站發表的一篇文章。

可怕的結果是:“僅在德國估計就高達170萬人死亡,350萬人受傷“。

如果奧巴馬政權聽到警告,而作為奧巴馬政權主要支持者的美國的第二首富,巴菲特似乎沒有想要制止核戰爭!

總結了米國的精英思想,本週驚人的對自己同胞說:

你想對每個人教育他們的潛能。你希望人們實現他們的潛力。在高度發達的市場體系,仍然不會對某些人有效“。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是一個運動基礎的世界,我可以拿到足球博士,每天練習8小時,也許只是帶著水,從更衣室晃到板凳區的位置,不用一定要上場比賽,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投入一個需要高度技巧直接廝殺的資本經濟市場。

他們是完全正常的公民。我們可以送他們到阿富汗,但他們無法叫他們正確的指揮或判斷一個需要巨大代價的決定。


其他在2015年9月關於戰爭報導​​包括:

普京授權空襲“美國利益區”,成千上萬的俄羅斯軍隊湧入敘利亞

在奧巴馬突然下令911類型假旗事件演習後俄羅斯發生恐慌爆炸

奧巴馬假旗事件後俄羅斯軍隊投入作戰警戒


2015年9月9日©歐盟和美國保留所有權利。許可使用本報告中以其整體被它與回其原始源在WhatDoesItMean.Com的條件下給予。在CC-BY和GFDL許可Freebase的內容。


[編者按:注:西方政府及其情報機構積極動作否認這些報告中的信息,以免他們的人民對許地球多災難性的變化和事件的到來的恐慌,Sorcha Faal 姐妹的立場,強烈不同意!  認為這是知道真相的每個人的權利。由於我們的使命與這些國家政府的衝突,他們的“特務”對我們一直對我們報告信息長期回應攻勢定義為誤傳/誤導,旨在抹黑報導人Sorcha Faal]

原文出處


延伸文章: 愛玩地圖:從跨國天然氣管線看烏克蘭國際地位 http://theericel.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14.html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fengshen發表於 5 小時前:
> 假如中美日發生衝突,台灣根本不可能置身事外
> 謝啟大語中評:台灣或成日本滅華計劃犧牲品
> http://hk.crntt.com/crn-webapp/t ... amp;docid=103939492

“台獨史觀”-->“親日史觀”-->“日美史觀”

採取這批史觀, 到底對台灣人有何好處 ?

如果採取這批史觀, 到最後是確立 16F 提到的, 台獨戰爭 之 普世原則 第五版
- 台獨戰爭, 完全是 美國日本 的戰爭, 由 美國日本 負完全責任.

這樣子基本上還符合台灣人的利益.

如果確立“台獨史觀”-->“親日史觀”-->“日美史觀”, 一堆 外來史觀, 最終目標
是叫台灣, 去給美日當前線戰場, 那就真是愚不可及.

這道理應該很明白. 搞一堆 外來史觀, 結果自家變成 前線戰場, 有這種白癡的事嘛 ?

> 2016的選戰很關鍵,假如小英上台的話,台灣恐怕就要大難臨頭了
> 可是目前的主流幾乎是一面倒支持小英,她敗選的可能性接近零,不想捲入戰爭的人是不是該準備逃亡了?

"目前的主流幾乎是一面倒支持小英"
這個主流是指誰, 就很有意思了.

如果 台灣主流人口 支持 台獨 菜婆婆 與 美日聯合, 發動 台獨人民戰爭,
接下來基本上有兩條路走 :

1.
16F 提到的, 台獨戰爭 之 普世原則 第五版 - 台獨戰爭, 完全是 美國日本 的戰爭.
這樣子, 就與 台灣主流挺英人口 無關係.

2.
如果不要 1., 那麼 台獨 菜婆婆 與 美日聯合, 發動 台獨人民戰爭, 那麼就必將
在台灣重建 蔣介石式 的 軍事戒嚴統治, 由 台獨 菜婆婆 指揮 督戰隊, 針對於
台灣主流挺英人口 執行 無差別大抓兵 + 無差別大掃射 的 大屠殺, 以獲得 供應
台獨人民戰爭 大規模戰耗 所需要的 步兵兵源.

所以, 所謂 台灣主流人口 挺英, 最終的結局很清楚, 就是 挺 自己與全家, 被
台獨 菜婆婆 指揮 督戰隊, 執行大屠殺.

所謂 台灣主流人口 自殺欲望 如此之強, 那當然 正常台灣人 一定要與這批人劃清
界線, 無論 台灣主流人口 人數有多少.

TOP

本帖最後由 andmusic 於 2015-9-29 14:03 編輯

回復 19# CsForerunner

全世界都是這樣,尤其是台灣人民長期被米/媒體洗腦,選的是一種被洗腦後的假象.

台灣在2戰後就是定位為對中的第一前線(核標靶區),沒有一個國家give shit 台灣獨不獨立,獨立只是中美台政客平時撈錢的藉口,政治上只是牽動台灣人民起舞的假議題,

台灣是西方政權的打手,米國的3等殖民地;不用幻想談甚麼實質權益.

因為獨立是牽動中國最後的背中刺,最後的功能就是讓中國中套跳出來打,前提是中國有笨到不知米國的算盤嗎?

米在還沒讓中國中套跳出來打前,會同意台灣獨立? 當然是沒門, 台灣獨立必定是跟中東其他事件綁在一起同時點燃,逼迫中俄出兵,大家來玩一場WW3.

光台獨是不值得讓中國參戰,這跟克里米亞形勢大大不同,中國勢力早已控制台灣一大部分.台獨只是一個名號而已,有需要為個名號打核戰嗎?

日本解禁,美軍在關島集結代表甚麼? 代表WW3開打機率跳升至70%以上,各大國已經在備戰當中.

我們影響不了甚麼事,只能禱告事情還能喬,還有轉機,千萬別玩這麼大!

天佑台灣 天佑人類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andmusic 於 2015-9-29 14:54 編輯

奇怪? 歐元 (EUR)一直上漲,這哪有像要戰爭的樣子??

歐元 (EUR) 3個月

歐元 (EUR).jpg
2015-9-29 14:53



2015年9月22日

俄羅斯戰略轟炸機奉命德國為“第一轟炸區” 意在先崩潰德國?

Sorcha Faal 提供給西方讀者的報導



http://www.whatdoesitmean.com/index1915.htm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美第三艦隊 擬巡防西太平洋

2015-09-28 04:10:28 聯合報 編譯陳韋廷卅綜合報導

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史威夫特上將近來提議,駐防在美國加州聖地牙哥的第三艦隊應加強在西太平洋的軍事活動,與部署在日本的美國第七艦隊更緊密合作,讓美軍更能聚焦這個「最不穩定」地區。

路透報導,史威夫特在最近的兩場演說中質疑,是否有必要以國際換日線作為行政分界線,將第七艦隊的轄區限定在西太平洋,換日線以東則劃分為第三艦隊轄區。

美國太平洋戰略醞釀變化的初步跡象,也在官員所說的話中透露出端倪。

其他美國海軍官員已透露,將於十月十八日在日本舉行的每三年一次海上閱兵演習,將由第三艦隊司令、海軍中將泰森代表出席,一改往年由第七艦隊司令作為代表的傳統。

史威夫特本月七日視察第七艦隊在日本橫須賀的基地時發表演說表示,如果泰森中將進行更多「前沿作戰」,他也不會感到驚訝。

史威夫特說,任何改變並不意味著總部或基地的搬遷,但會讓兩個艦隊在「最不穩定地區」攜手合作。不過,他並未透露詳情。

一名不願具名的美國太平洋艦隊海軍官員向路透表示,圍繞著第三艦隊「前沿作戰」(operating forward)的計畫是要廢除行政分界線,但仍處於概念階段。「前沿作戰」是海軍術語,意指海軍在遠端戰區巡邏與執行任務。

該名官員還說,從指揮與控制的角度來看,這項計畫將確定並擴大第三艦隊在西太平洋的角色,「我們不確定那要多久或是在何時才會顯現出來。」

第七艦隊目前編制為一艘航空母艦與其他八十艘戰艦、一百四十架戰機與四萬兵力。第三艦隊則有超過一百艘戰艦,包括四艘航空母艦。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上面所說的主流就是指媒體,還有互聯網上多數人的意見
現在台灣的社會就是一片綠色民粹,不少人對小英的支持已經到了盲目的地步,不支持小英的就被他們視爲親中賣台,要是你在一些主流討論區發表批評小英和綠營的話,必定會被一群綠色網軍圍攻得很慘,有點像當年大陸民革時紅衛兵當道的情況
小英還未上任已經大搞思想獨裁,到處煽動民眾反政府,可見她本來就是個很危險的政客,假如她選上的話,恐怕全台灣的人都會淪爲她和美日對抗大陸的人質,可惜大部分被主流洗腦的人是不會看到這些危機的,跟他們說這些話衹會被扣上紅帽子,台灣的未來還有救嗎?

ps. 本人絕對不是什麼大陸五毛黨或是藍營網軍,純粹是擔心台灣人民變成中美日角力的炮灰而已

TOP

fengshen發表於 2 小時前:
> 上面所說的主流就是指媒體,還有互聯網上多數人的意見
> 現在台灣的社會就是一片綠色民粹,不少人對小英的支持已經到了盲目的地步,
> 不支持小英的就被他們視為親中賣台,要是你在一些主流討論區發表批評小英
> 和綠營的話,必定會被一群綠色網軍圍攻得很慘,有點像當年大陸民革時紅衛
> 兵當道的情況

"媒體+互聯網上多數人的意見"
這種勢力到底是不是主流, 其實很容易檢驗.

檢驗的方法就是, 台獨 菜婆婆 發動 台獨人民戰爭, 下令 督戰隊, 在台灣
執行 無差別大抓兵 + 無差別大掃射, 企圖獲得供應大規模戰耗所需的步兵
兵源, 應該將大抓兵的目標, 集中在這種所謂的 主流人口 身上.

也就是說, 台獨 菜婆婆 發動 台獨人民戰爭, 應該下令 督戰隊, 對 台灣
媒體+互聯網上多數挺英網民, 執行 無差別大抓兵 + 無差別大掃射, 以獲
得 供應 台獨人民戰爭 大規模戰耗 所需的 步兵兵源.

依照民主的原則與精神, 這是唯一在台灣具有正當性的大抓兵行為.

至於有人要問, 在網路上, 誰知道是誰發的文.

這問題簡單, 現在所謂的 網路主流討論區, 其實就是 FB+推特.

FB+推特, 通通是 實名制, 所以要知道發文的人是誰還不容易.
這樣子, 台獨 菜婆婆 軍事政權 督戰隊, 要建立 大抓兵 名冊, 可說是 易如反掌.
恐怕連肉搜的力氣都可以省了, 直接 Ctrl-C + Ctrl-V 就行了.

FB+推特 上, 誰發文 挺英, 圍攻批評綠營者, 那當然就是 效忠 台獨菜婆婆,
當然也是 效忠 台獨扁黨軍事政權 + 台獨共和國 的 最忠貞人口.

那麼 台獨 菜婆婆 軍事戒嚴政權, 當然應該指揮 督戰隊, 對這種忠於
台獨勢力 網路人口, 執行 無差別大抓兵 + 無差別大掃射, 以獲得最
忠誠的 台獨人民戰爭 步兵兵源.

台獨人民戰爭, 根據 台獨扁黨 官方頒定多年之 戰爭計畫, 在軍備的
水準與數量全面巨幅落後對岸的狀況之下, 只能依賴 大量步兵, 用大
規模戰耗的方式拖延戰局.

在這種慘絕人寰的 絞肉機式 人民戰爭之中, 這些步兵兵源是否有充足的
精神戰力, 有完全的鐵血精神, 效忠 台獨政權領袖+台獨政權+台獨共和國,
去供應 大規模戰耗, 就成為能否支撐戰局的最重要基礎.

否則戰時一觸即潰, 戰局將立如摧枯拉朽, 兵敗如山倒, 結局終將是 -
以獨促統 + 一獨即統.

所以除非 台獨 菜婆婆 軍事戒嚴政權, 一開始就打算 戰時一觸即潰,
戰局將立如摧枯拉朽, 兵敗如山倒, 否則抓兵絕對不能亂抓, 必然要
對 忠誠挺綠 的 台獨網民, 展開 無差別大抓兵 + 無差別大掃射, 以
獲得足以支撐戰局 最可靠的 大規模戰耗 步兵兵源.

在這種狀況之下, 屆時 台獨 菜婆婆 軍事戒嚴政權, 能夠在台灣, 用
督戰隊 大抓兵 出來 多少的 挺綠網民人口, 這是 一翻兩瞪眼, 就算
騙得了自己, 也騙不了 美國日本.

所以到時候, 挺綠網民人口, 到底夠不夠格作為 主流, 必然要在這種
最殘酷的檢驗條件下現形.

如果現出來的形, 是 小貓兩三隻, 根本是 一小撮 動亂勢力, 那麼
台獨 菜婆婆 的 民意基礎 也必將現出原形.

在這種狀況下, 台獨 菜婆婆 的 民意基礎真相 也必將現出原形, 根本
就不是 多數民意, 則其 政權垮台, 將是 立杆見影 之事.

台獨人民戰爭 大戰前夕, 台獨 菜婆婆 政權垮台, 這在此時, 將對
以獨促統 + 一獨即統, 提供重要的推動力. 所以結局還是 以獨促統 +
一獨即統, 完成 與祖國大陸 統一大業.

上面得到的分析結論, 想必如 蘭德公司 這類 美國智庫 也能推導得
出來, 所以對於 美國日本 的上上策, 最好還是放棄打台灣的主意,
因為用俗話說, 台灣 在 美日 爭奪全球霸業 大計畫 中, 只是個 棒鎚,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假設 蘭德公司 這類 美國智庫, 當今的水準, 已經低落到連這樣的結論,
都沒有研究分析出來, 那上面的分析報告, 在這邊就送給 蘭德公司 或者
其他美國智庫吧, 不收你研究費了, 直接呈報給 奧巴馬 或 安倍 吧.

如果 蘭德公司 這類 美國智庫, 連呈報都懶得呈報, 那到時候 台獨
戰爭 兵敗如山倒, 連累 非贏不可的 美日全球爭霸大業, 那就 美日
自負後果 吧.

TOP

andmusic發表於 4 小時前 :
> 美第三艦隊 擬巡防西太平洋
> 2015-09-28 04:10:28 聯合報 編譯陳韋廷卅綜合報導
> .....
> 第七艦隊目前編制為一艘航空母艦與其他八十艘戰艦、一百四十架戰機與四萬兵力。
> 第三艦隊則有超過一百艘戰艦,包括四艘航空母艦。

你看看, 美軍有這麼多船, 美國有什麼 正當性 拒絕 承擔 台獨戰爭 的 完全責任 ?

美軍有這麼多船, 在 台獨戰爭 中, 有完全的能力, 執行 以船艦消耗導彈 大戰略,
180 多艘船, 裡面有 5 艘航艦, 可以完全吸納 中共 月月量產數萬枚 各型 長程
反艦導彈, 綽綽有餘.

美軍 180 多艘船, 裡面有 5 艘航艦, 將老共的 月月量產數萬枚 各型長程反艦導彈
全部吸光之後, 當然就可以讓老共的攻勢中斷, 台獨 菜婆婆 軍事政權, 就可以趁機
爭取 國際介入調停, 協商 台獨建國大業.

由上可得如山鐵證, 台獨戰爭 之 普世原則 第五版 - 台獨戰爭, 由 美國日本 承擔
完全責任, 才是 台獨戰爭 勝利成功 的 最佳保證.

不管 世界上其他地方 有沒有任何戰爭爆發, 依照 台獨人口 的 主流民意, 這不關他們
啥屁事.

因此, 台獨 菜婆婆 應該拿出辦法, 與 美國日本 達成協議, 法制化 台獨戰爭 之 普世
原則 第五版, 否則當然是 1200% 的 叛台 (叛台獨共和國), 現在看似多數的 主流台獨
人口, 應該啟動司法程序, 將 台獨 菜婆婆 關押審判定罪, 否則, 台灣從此就將 叛國罪
司法上 除罪化了.

TOP

andmusic發表於 昨天 13:54 :
> 日本解禁,美軍在關島集結代表甚麼? 代表WW3開打機率跳升至70%以上,各大國已經在備戰當中.
> 我們影響不了甚麼事,只能禱告事情還能喬,還有轉機,千萬別玩這麼大!

美國想單憑個關島就想在西太平洋玩大的, 這實在很拼喔.

關島再怎麼變成個刺蝟, 充其量就是那麼點大.

如果俺是中共中央軍委, 早就教國防大學軍事智庫搞一堆研究案, 如何能採取
最有效率的手段, 以最快的速度, 將關島從地表抹去, 如果地震武器能管用,
就投資研發下去, R&D 出方法教它沉入海中.

不是有傳說, 2011 年 311 倭島大海嘯, 是哪個超大國發動的.
這技術應該是共通的.

中共中央軍委, 過去這麼多年, 如果沒有在這上面動過腦筋, 那軍委主席就該
換成俺來幹吧.

TOP

回復 26# CsForerunner


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第三島鏈的目前是確保讓中朝出不了太平洋,只能在亞洲與中東參戰,這是二戰後對中朝的武力限制,
意思是ww3米國本土依然打算置身事外,中朝是到不了米洲的,至少3道航母戰鬥群的封鎖線在太平洋上,中朝打到米洲的機率客氣的說是低於50%,最高只有30%的可能。 第一島鏈不是沒有戰術核武,這是重點!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回復 9# sana_weng
《鸿观》第21期_叙利亚战争列2015十大危机之首宋鸿兵-叨逼叨 ...
2015年3月27日 - 36 分鐘 - 上傳者:叨逼叨脱口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6vn9XaoUo
真相並不存在

TOP

andmusic發表於 1 小時前:
> 回復 26# CsForerunner
> 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第三島鏈的目前是確保讓中朝出不了太平洋,只能在亞洲與中東參戰,
> 這是二戰後對中朝的武力限制,
> 意思是ww3米國本土依然打算置身事外,中朝是到不了米洲的,至少3道航母戰鬥群的封鎖線在
> 太平洋上,中朝打到米洲的機率客氣的說是低於50%,最高只有30%的可能。 第一島鏈不是沒有
> 戰術核武,這是重點!

2008 中國汶川大地震.
2011 倭島大海嘯.

在本站讀了那麼多年, 很自然就有心得, 知道天外有天, 除了 戰術核武 還會有別的.

如果 HAARP 這麼有力, 這麼有效, 既可以在亞洲大陸心臟製造歷史紀錄的地震,
又可以在西太平洋製造歷史紀錄的海嘯, 那麼別忘了, 北美洲心臟地帶有個啥 ?

黃石火山 是也.

黃石火山一爆, 結果會怎樣 ? 本站有相關文章這邊不浪費篇幅.

亞洲大陸中心地帶, 沒有類似黃石火山之類規模的地質結構, 北美洲卻有.
這就像個有心臟病的人全身掛滿先進武器. 敢不敢真拼呢 ? 難說喔.

NWO 陰謀集團 還把未來權力中樞擺在 科羅拉多州丹佛 一帶, 哇咧真是天才到家.
科羅拉多州丹佛 距離 黃石火山 才多遠 ?

所以前篇不是說過了, 如果 中共中央軍委 未曾在 HAARP 類的裝置上動過腦筋,
那真該換人做做看了.

對於世界廣大活老百姓來說, 未來幾年最好住貨櫃屋, 然後挑遠離海岸的地方落腳.
畢竟鐵盒子再怎摸去搖它, 還是個鐵盒子, 不會塌陷成一堆瓦礫.

TOP

本帖最後由 113389 於 2015-10-2 13:22 編輯



圖表上是近年國際油價走勢
俄國出動的因素也包含自國經濟命脈 - 石油
不可以再給以美國背後支持的石油輸出國任意壓低油價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10-2 16:09 編輯

2011 年的文章

地缘政治•中东破碎地带•利比亚战争      
  发布者:田文林 |  浏览(731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1-08-18 18:24:24 最后更新时间:2011-08-18 18:24:24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711408_p_1.html

2011年以来,中东政治中最引人关注的一大事件,就是西方持续空袭利比亚。这场武力干涉从3月19日开始,至今没有结束迹象。从更宽视野看,从二战结束后,中东始终没有停止过动荡,仅阿以之间迄今就已爆发过6次战争,此外还有两伊战争、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而当前的利比亚战争仅仅是半个多世纪来中东持续动荡的缩影和最新体现。由此产生一个问题:中东地区为何动荡不断?阿拉伯国家为何频频成为西方武力干涉和打击目标?

在谈及中东为何动荡、西方为何频频在中东渗透扩张时,人们很容易被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所吸引,如争夺石油、民族教派分立、与西方文明差异等等。但实则不然。如果说中东动荡是“石油惹的祸”,西方是“为石油而战”,但这很难解释一个基本事实,俄罗斯同样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为何西方国家却不敢打俄罗斯的主意?因此,石油因素只能是促使中东动荡的诱因,而非冲突根源;有人认为是中东民族教派矛盾复杂,以及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文明间冲突”所致,但这很难解释,中东早就存在多种民族宗教,为何过去可以相安无事,而现在却纷争不断?同时这也很难解释土耳其与欧美的亲密关系。用存在了上千年的宗教信仰,解释当前地区动荡和西方干预,实际是将现实世界神秘化。在这一问题上,基辛格正确地指出:“中东的冲突并不像人们常说得那样持续了几千年。在很大程度上,它是我们20世纪的产物。” [1]本文认为,中东地区之所以动荡不断,阿拉伯国家频频遭受西方欺凌,与中东地缘政治版图“破碎化”直接相关。

一、制裁分裂:阿拉伯世界灾难性的建国史

从地缘政治角度阐释国家权力由来已久。历史上曾先后出现过麦金德的“陆权说”,马汉的“海权说”,斯拜克曼的“边缘地带说”等,尽管这些学说强调侧重点不一样,但无不将国家权力与地理因素联系在一起。地理位置、版图大小、资源配置等地缘政治基本要素,对决定国家权力大小有着持久性影响。“(国家)实力取决于与全部领土有关的大小、位置,以及它所拥有的必要的物质和人力资源等因素。”[2]如果将权力比喻成肌肉,那么地缘版图就是骨骼,一个国家实力能强大到何种程度(即能长多少肌肉),说到底还要受骨骼(疆域)大小限制,它决定着国家实力增长的极限[3]从经济角度看,经济发展规模同样取决于国家规模。亚当·斯密曾指出,劳动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主要是分工的结果。而分工的水平和程度取决于市场范围的大小。“分工起因于交换能力,分工的程度,因此总要受交换能力大小的限制,换言之,要受市场广狭的限制。市场要是过小,那就不能鼓励人们终生专务一业。”[4]因此国家规模大小直接决定经济发展潜力。斯大林一向以铁腕著称,曾使苏联短期内由使用木犁的国度,一跃成为拥有原子弹的超级大国,但他仍感叹“对于地理,我们无能为力”。[5]

因此,在国际政治中,削弱对手最彻底的办法,就是分裂领土,使其永久性失去国力增长的基本前提。西汉政论家贾谊曾说过:“欲天下之治安,莫若众诸侯而少其力。力少则易使以义,国小则亡邪心”。[6]摩根索也曾指出:“减少较重砝码的方法典型地表现在‘分而治之’这一准则中。试图削弱竞争者或使之保持衰弱的国家,都采用这种通过分裂竞争者,或使之保持分裂的分而治之的方法。” [7]说白了,就是国家分得越小,越容易掌控。尤其对已经成为破碎地带,并深受其苦的欧洲列强来说,更是极度依靠这种战略手腕。英国本土面积不及殖民地面积1%,却建立起“日不落帝国”,凭借的就是“分而治之”的政策。英国殖民者A·拉其普特曾说:“我们的态度是尽力维护现存的宗教的种族分裂,而不是使之融合。”[8]两次世界大战后,战胜国惩罚战败国,用得最多的手段,就是将其疆域分解,如一战后肢解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二战后将德国一分为二等。联合国刚建立时,世界只有五十多个国家,而现在国家总数已将近二百个。

而中东地区同样是这种地缘政治战略的牺牲品。西方殖民者的有意分裂,加上阿拉伯统治者的短视软弱,使中东成为世界地缘版图中最大的破碎地带,彻底消除了该地区出现世界性大国的可能性。

20世纪初,阿拉伯世界所属的奥斯曼帝国已成“欧洲病夫”,英国为了抗衡俄国,曾长期采取维护现状政策。一战爆发后,由于奥斯曼帝国愚蠢地将自己绑到德国、奥匈帝国等组成的“同盟国”战车上,因此英国改弦易辙,将奥斯曼帝国视为削弱和瓜分对象。当时,英国在中东主要有两大目标:一是在中东寻找和扶植盟友,确保战胜德国;二是将阿拉伯地区作为英国的殖民地。由此造成英国对中东政策总体政策就是“分而治之”:在土耳其人与阿拉伯人之间制造裂隙,削弱奥斯曼帝国与英国作战能力;而在阿拉伯世界内部,则是继续制造矛盾,借此实现将其纳入殖民地的设想。

为此,英国一方面挑动奥斯曼帝国内阿拉伯诸省发动叛乱,英国看中了哈希姆家族首领侯赛因。从1915年7月15日到1916年1月30日,英国高级专员麦克马洪与侯赛因就划分势力范围及战后边界问题讨价还价,共交换了八封信件,史称“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英国承诺在战争胜利后建立一个北到亚历山大勒塔,东到伊朗边境,南到波斯湾,西接红海、地中海的阿拉伯国家。阿拉伯人随后在1916年6月5日发动“阿拉伯大起义”,配合英军向奥斯曼帝国进攻。参加阿拉伯起义的英国人劳伦斯在一份秘密文件中说,阿拉伯起义有利于英国,“因为它有助于促进我们的直接目的,即瓦解伊斯兰阵营,打败、毁灭奥斯曼帝国;也因为它继土耳其之后建立的国家对我们没有危害,……如果我们措施得当,他们就会保持政治分裂状态,成为一个由一些缺乏内聚力的相互忌惮的公国组成的组织。” [9]不难看出,英国人支持阿拉伯人起义的真实动机,除了针对奥斯曼帝国,还暗含分裂阿拉伯人的祸心。据此不难理解,为何在与侯赛因达成协议不久,英国又与法国秘密签订了“赛克斯-皮科特协定”,暗中将阿拉伯世界划分出不同势力范围:法国得到叙利亚和黎巴嫩,波斯成了英国保护国,伊拉克和巴勒斯坦则成为英国势力范围。

与此同时,英国还鼓励犹太人向阿拉伯土地移民。1917年11月2日,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发表讲话,称乐意看到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之家”,这就是著名的《贝尔福宣言》。“显而易见,该宣言与麦克马洪给侯赛因的许诺相矛盾,也与协约国就瓜分奥斯曼帝国而达成的秘密条约背道而驰。”[10]英国这样做,表面上自相矛盾,实则万变不离其宗。英国人十分清楚,阿拉伯民族注定将成为世界事务中的一支主要力量,其一旦独立建国,西方列强将根本无法掠夺当地石油。而安插一个犹太人国家,将使阿拉伯世界持久混乱与分裂,更易于西方进行控制。丘吉尔就认为,巴勒斯坦的犹太国不但对犹太人有好处,而且能充当英帝国在中东的一个堡垒和盟国。[11]后来的事实证明,以色列确实成了西方防范阿拉伯民族实现联合的心腹大患。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纳赛尔、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为代表的阿拉伯民族主义,曾风靡整个阿拉伯世界,并显示出巨大的政治经济能力。但正是由于1967年与以色列战争的失利,导致纳赛尔壮志未酬身先死,阿拉伯民族主义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而当时阿拉伯人的主要领导人侯赛因,过分相信和依靠西方,更多考虑个人和家族利益,而不是国家和民族利益,因此在阿拉伯人建国这一大是大非问题上,设计出一套“分家另过”的悲剧性战略构想:由他的一个儿子费萨尔统治叙利亚和伊拉克,另一个儿子阿卜杜拉担任巴勒斯坦国王,而他本人担任汉志国王。[12]这种战略构想,与当年欧洲遭遇十分相似。在欧洲历史上,查理曼大帝时期,欧洲一度实现了版图统一,但查理曼大帝去世后,其三个孙子就将“家产”一分为三,从此使欧洲日渐陷入版图碎片化和战争持久化状态。因此侯赛因的设想,正中西方分裂阿拉伯世界版图下怀。现代中东的边界,正是由一战的战胜国根据1916年制定的“赛克斯-皮科特协定”划定的。这种灾难性的建国史,使中东像欧洲那样,也患上了粉碎性骨折,阿拉伯世界埋下羸弱、内部动荡和外部干涉的祸端,而始终难以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可以说,当代中东问题中最难解决的那些冲突和矛盾,大多与英法“委任统治”有关。它是造成中东诸多问题的渊流所在。[13]

二、破碎型地缘版图为中东开启动荡祸端

地缘政治解析中东政治的总钥匙。按照亨廷顿的说法,文明集团往往要围绕一个“核心国家”,它能够行使维持秩序功能,就像家庭里一个年长的成员,为其他亲属提供支持和制定纪律。一旦缺少核心国家,文明内部或文明间建立秩序,就变得更加棘手。[14]这种分析实际完全适用于地区体系分析。中东地区冲突的内向型和持续性,就与该地区核心国家的缺乏直接相关。“核心国家的解体,一般都意味着混乱和灾难。” [15]
奥斯曼帝国时期,奥斯曼帝国作为一个核心国家的长期存在,保障了中东的秩序与和平。其除了与欧洲基督教国家,东部的萨珊帝国偶有冲突外,内部各民族、宗教间一直保持高度和谐。

而奥斯曼帝国解体后,由于英国统治者有意制造分裂,实行委任统治,使中东地缘版图日益碎片化。阿拉伯民族凭借庞大的人口、宗教、历史纽带,本来有潜质建立统一国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但由于英法委任统治,使该地区最终被分裂为22个阿拉伯国家。而国家是一个自我生长的自组织,其一经建立,便自动将巩固、追求自身权力和国家私利列为首位,并开始依据领土概念进行统治,如统治生活在境内的居民、控制边界、建立官僚体制等[16]。黎巴嫩历史学家凯马尔·萨利比曾指出:“当有政治野心的人们开始为权力和地位,在各个国家中竞争时,并且当这些国家都各有其自己的统治机构和行政管理的官僚组织时,那些把他们分开的边界线,尽管几乎没有一条是天然的或是历史的,却开始加固起来。”[17]

由于这些国家实力相当,缺乏明显发挥主导作用的核心国家,因而谁也难以发挥支配性,形成“谁也吃不掉谁,但谁也不服从谁”的复杂均势状态。从地缘政治角度看,“聚合场中的力量中心越少,极性越单一,聚合场的总能量越大;反之,聚合场中力量中心数量越多,极性越复杂,聚合场的总能量越低。”[18]而阿拉伯世界小国林立,而且国家间政体、意识形态、外交政策乃至宗教教派差异甚大,各国间难以组建长久性联盟。相反,每个国家都唯恐地区局势不利于己,因此不约而同地采取“相互制衡”做法,导致地区内耗不断,地区安全困境加剧。如二战后,沙特害怕伊拉克、叙利亚和约旦在同属谢里夫家族的统治者下实现联合,而埃及一心想成为人所公认的领袖,继续充当许多小政府之间的仲裁者,也反对这种联合,因此与沙特联手阻止伊拉克、叙利亚和约旦三国联合。[19]同时,叙利亚和伊拉克谁也不肯依附对方,叙利亚害怕伊拉克吞并它,于是依靠埃及,甚至依靠俄国来保护它。而黎巴嫩则害怕被叙利亚吞并。在约旦与叙利亚之间,开始是叙利亚怕被约旦吞并,后来变成了叙利亚威胁了约旦。总之,由于缺乏综合实力强大、足以主导地区局势的“核心国家”,中东至今没有形成稳定的地区结构(包括地区安全机制),使其既无法实现自强,也无力阻挡外部势力进入中东,甚至主动邀请外部势力进入中东,从而使地区局势持续动荡。

首先,无力阻挡以色列建国和坐大,使中东增添地区动荡的永久性因素。阿以冲突是中东地区历时最久的地区热点,双方冲突不断是导致中东动荡不定的最主要因素。而所有这些问题的开端,就是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建国。前文已经提到,西方当初怂恿犹太人向中东移民,本来就有“掺沙子”,搞乱阿拉伯世界的用心。但阿拉伯世界由于内部矛盾众多,在对抗以色列问题上各怀心思,始终难以形成合力,因而使以色列屡次逃过劫难,日趋由弱变强,最终成为阿拉伯世界最大安全威胁。如第一次中东战争(1948年)爆发时,叙利亚为求得更多的武器而延误战机;埃及直到战前临时决定参战;外约旦则一心想抢在埃及之前占领耶路撒冷,并尽可能多占领巴勒斯坦领土。各怀鬼胎导致各国各行其是,“他们互不透露各自的计划,他们互不协作,只着眼于自己能控制的那部分地区。” [20]阿拉伯军队间也互不配合,甚至相互拆台,如埃及由于担心阿卜杜拉在巴勒斯坦的胃口太大,竟然截获英国运给外约旦武器弹药,结果造成阿拉伯军团被动。而在第二次开战后,当埃及军队处境危急时,阿拉伯盟国除了口头声援外,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援助,外约旦甚至不屑答复。埃及不得不主动提出停战谈判,其他国家也相继与以色列停火,使这场战争最终以色列胜利而告终。一位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事后感叹道:“在敌人面前,阿拉伯人没有统一的国家,只有几个小朝廷、几个集团,而不是统一意志的民族整体。他们彼此心怀恐惧,互相监督,尔虞我诈。” [21]正是由于“分裂出来的众多阿拉伯国家各怀鬼胎,这才使以色列能够成功各个击破阿拉伯军队。”[22]

政治学中有个“猎鹿博弈”:几个猎人联手去围捕一只鹿,他们如齐心协力,抓住鹿的可能性很大。这时正好有只兔子从身边经过,其中任何一个猎人只要一转身就能抓到这只兔子,但鹿将乘机逃跑,其他猎人将一无所获。而持续几十年的阿以冲突,实际就是个典型的“猎鹿博弈”,即阿拉伯国家围猎以色列。但由于阿拉伯国家各行其是,将本国利益放在首位,尤其是20世纪70年代末埃及为收回西奈半岛,减少战争负担,率先与以色列单独媾和,实际充当了率先脱离队伍、独自去抓野兔的猎人。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的联合围堵功亏一篑。以色列前总理本·古里安曾经指出,“能保护以色列的不是原子弹,而是阿拉伯世界的四分五裂。”[23]前国防部长达扬说得更加形象具体:“如果你从车上卸下一个轮子,车就开不走”,“如果埃及不介入冲突,仗就打不起来。”[24]埃及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表面看似乎是萨达特赢了——他不费一枪一弹收回了西奈。但实际上以色列的收益要大得多,因为再也不会发生所有阿拉伯国家反对以色列的战争了。而叙利亚和约旦对以色列根本不足为患。[25]

事实上,正是由于埃及率先倒戈,才导致后来约旦1994年与以色列建交。而摩洛哥、毛里塔尼亚、突尼斯、阿曼、卡塔尔等国,也先后与以色列建立不同级别的外交关系。阿拉伯国家联手围堵以色列的局面,日渐不复存在。而阿以冲突也逐渐变成以色列与前线国家的冲突,再后来演变为巴以冲突,乃至现在变成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巴勒斯坦人’逐渐成为故意跟以色列过不去,捣乱和平的恐怖分子的同义语”。[26]而没有了强大对手制约,以色列在中东的行为日趋肆无忌惮,成为阿拉伯国家安全的经常性威胁。迄今为止,中东地区几乎所有地区战争和冲突(除两伊战争),都与以色列有关。但由于阿拉伯世界内部分裂,尤其是埃及退出反以阵营,使阿以冲突几乎成了以色列一边倒的屠杀。如2006年,以色列仅仅因真主党绑架几名以色列士兵,就大举入侵黎巴嫩,造成5000多人伤亡;2008-2009年,以色列又因为哈马斯发射火箭弹,又对加沙地区发动武力清洗,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而主要阿拉伯国家反击乏力,基本丧失了反击能力。事实表明,阿拉伯国家各行其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客观上帮助以色列立足和强大。反过来,这又严重恶化了阿拉伯世界的地缘生存环境,并使这一政策的始作俑者埃及最终也受到损害——推行这一政策的穆巴拉克黯然下台。

其次,从国际范围看,阿拉伯世界成为西方渗透扩张和武力干涉的对象。中东地缘版图的破碎化,导致中东每个国家都国小力薄,难以在国际舞台充当棋手角色,而只能沦为大国角逐的棋子,其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部力量。伯纳德·刘易斯认为,“中东地区发生的一切取决于来自别处的势力,中东地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他各种关系,是由非中东国家之间的敌对竞争状态来左右的。”[27]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只需要很小的军队就能进入中东核心地带。而要去赶走这些西方军队,则需要另外一个西方国家的军队。

由于缺乏核心国家,阿拉伯世界中的主要国家,如埃及、叙利亚、伊拉克、沙特等明争暗斗,竞相争夺地区事务主导权为此不惜引入外部大国做靠山。而疆域幅员更小的阿拉伯国家,更是离不开外部大国支持。阿拉伯世界内讧不断,由此使外力介入成为必然。20世纪30年代,沙特把它的石油特许权给了美国的康采恩,而阿布扎比则给了英国石油公司。“两个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冲突把大国英国和美国也卷了进来。华盛顿和伦敦都对各自的盟国负有义务。”[28]纳赛尔希望将英军驱逐出去,但有些阿拉伯国家首脑(如伊拉克首相努里·赛义德)则欢迎英国军队。这样“既可以替他们保卫边疆,又可以帮他们保全自己的地位。”[29]从1930年伊拉克获得独立起,赛义德一直依赖英国的武器和指导来治理国家。他曾坦率地对埃及人说,要是没有英国帮助,伊拉克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就无法生存下去。[30]因此他反对纳赛尔将英军从阿拉伯世界全部赶走的想法。这样,纳赛尔前脚刚把西方列强从本国驱逐出去,那些所谓温和国家(伊拉克)后脚便将其重新迎接回来。而纳赛尔在面临西方围堵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另辟蹊径,与苏联日益走近。


“核心国家的缺席造成了中东地区的动乱,而动荡不定的局面与无能为力的状态,又为外来势力介入提供了借口和条件。” [31]中东内部纷争不止,使外部大国成为最大受益者。冷战时期,美苏都将中东当做实现世界霸权主战场,各自扶植代理人,借制造危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美苏既可以利用中东紧张和混乱的机会,使中东国家牢牢地依附于它们,从而巩固和扩大它们在中东的势力范围,又可以互相勾结,在必要时拿中东国家的利益作交易,避免因其直接对抗。”[32]冷战结束后,中东成为美国禁脔而阿拉伯世界的分裂状况,使其基本丧失了自我保护和反抗能力,而成为任人宰割的地缘政治牺牲品。冷战结束至今,西方在世界上共发动了5场地区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2011年的利比亚战争)中,其中4场在伊斯兰世界,3次直接针对阿拉伯国家。而阿拉伯世界眼见西方大国在中东横冲直撞,损害阿拉伯权益、地区稳定和国际道义,却难以做出有力回击。正如萨义德所指出的:“美国政策一直都对阿拉伯人民的热望表现出轻蔑与公开的敌意,并且取得了惊人的成功:自纳赛尔逝世以来,阿拉伯统治者凡事有求必应,其中反抗者凤毛麟角。”[33]

有人曾正确地指出,阿拉伯世界之所以任人欺凌,主要根源就是阿拉伯人不团结。但殊不知,阿拉伯人“不团结”,并非是其天性如此,而是源于中东地缘版图的“巴尔干化”,地缘版图碎片化直接导致各小国间利益诉求不同,从而在对外行动中难以同心协力。迄今,第三世界的其他两大地缘破碎地带——非洲和东南亚,已分别通过非盟和东盟地区性组织,很大程度实现地区联合,而中东至今没有地区性政治经济组织,即使囊括所有阿拉伯国家的阿盟,内部凝聚力也不断弱化,从而使阿拉伯世界始终难以摆脱动荡、孱弱状态。

三、从苏丹分裂到利比亚战争:中东地缘悲剧的新案例

我们知道,“中间地带”一直是西方列强谋求和维持霸权的根基所在。一位地缘政治学者曾指出:“大部分冲突出现在受大国挤压的地区。霸权国家的势力范围要超越其中心地区,以它们的权力征服较小的国家,包围次强国的势力范围,并相互蚕食对方的边缘地带。”历史上,英法曾仰仗庞大殖民地供养,长期称霸世界,二战后殖民体系瓦解使英法很快沦为美苏角逐的配角。冷战时期,美苏争夺的重点同样在“中间地带”。毛泽东曾指出:“美国和苏联中间隔着极其辽阔的地带,这里有欧、亚、非三周的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美国反动派在没有压服这些国家之前,是谈不上进攻苏联的。”冷战结束后,西方大国对中间地带的争夺意图更加明显。布热津斯基曾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要成为欧亚大棋局的赢家,主要条件就是“棋盘的中间地带能逐步并入扩大中的、由美国主导的西方势力范围。……如果中间地带拒绝向西方靠拢,而成为非常自信的单一的实体,美国在欧亚大陆的首要地位就将严重受损。”[34]因此不难发现,冷战后美国等西方先后发动的几场战争,全部是在欧亚大陆几大力量极(欧盟、俄罗斯、中国)之间的广大缓冲地带。

而阿拉伯世界因地缘位置重要,石油资源储藏非常,最关键是因地缘版图破碎而缺乏自我防护能力,因而成为西方觊觎和扩张的主要对象。反过来看,西方继续沿用“分而治之”的阴损办法,设法将阿拉伯国家进一步碎片化。2011年初,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苏丹通过南部全民公投,最终使国家一分为二。而这一国家分裂的种子,早在2005年苏丹南北达成“全面和平决议”时就已埋下。而这一和平协议正是在西方诱迫下签署的。2011年3月19日英法等西方国家又借口卡扎菲政府镇压平民,迅速对其发动空袭。利比亚成为西方猎杀对象,正是因为其资源丰富(石油储量非洲第一,世界第七),国际处境孤立,加上已经“自废武功”,因此打起来不费劲。而当前“中东波”使地区局势大开大合,利比亚政局动荡,也为外力介入提供契机。

但不少有识之士指出,西方打击利比亚,同样有着深刻的地缘政治考虑。它一方面是阿拉伯世界地缘版图碎片化,以及内讧不断的必然产物,另一方面又是制造新的地缘分裂、熄灭阿拉伯团结复兴火种的新开端

我们知道,卡扎菲1969年通过政变上台时,正值阿拉伯民族主义思潮风起云涌之际。可以说,那个时代是需要英雄也产生了英雄的时代。卡扎菲深受当时政治氛围感染,自视为纳赛尔的忠实追随者。据说他把纳赛尔的演讲背得滚瓜烂熟,碰到问题就到这些演讲中去寻找答案。在纳赛尔影响下,卡扎菲渐渐形成反对王朝统治、反对西方干预的基本政治理念。现如今,尽管卡扎菲政策主张尽管一变再变,如其基本轮廓仍清晰可见,其政治话语体系仍充满了对现行不合理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严厉抨击,保留了大量诸如“殖民主义与反殖民”、“霸权主义与反霸权”、“国际体系压迫者与被压迫者”等政治警觉性甚高的政治语汇。“话语即权力”,这种政治语言蕴含的真理颗粒和思想闪光点,实际蕴含着巨大的政治动员能量。只要这种思想火种保存下来,就有可能动员产生自主性的政治力量。尤其在外交领域,卡扎菲曾长期以纳赛尔继承人自居,倡导阿拉伯民族主义。卡扎菲曾说过“普鲁士统一了德意志,皮埃蒙特统一了意大利,我觉得,我们这个小小的共和国也将扮演这样的角色,统一整个阿拉伯民族。”[35]卡扎菲之所以强调统一,是因为其深刻认识到,四分五裂的阿拉伯世界要想真正实现复兴、自强,就必须首先要实现内部团结。他在一次讲话中指出:“要想保护阿拉伯人民不遭敌人侵犯,就少不了统一。要想保护阿拉伯国家的成就,就少不了统一。要想保护自己和社会主义,就少不了统一。统一是阿拉伯国家进行斗争的可靠规划和最终理想。统一是对付犹太复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挑战的历史性的、决定性的范畴。[36]

执政以来,他先后试图同埃及、叙利亚、苏丹、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国实现联合或合并,可是都中途夭折,他还因此落了个“疯子”的绰号。尽管如此,卡扎菲所指出的阿拉伯联合路径,至今仍是阿拉伯世界实现集体自强的唯一路径。而这种“异端思想”显然是令西方真正感到恐惧和不能接受的东西。

对西方国家来说,阿拉伯世界团结统一,西方将失去对该地区控制,而其保持分裂内讧、半死不活状态,最符合其战略利益。由此不难发现,凡是主张依附西方,包容以色列,奉行本国至上的阿拉伯领导人,如埃及的萨达特和穆巴拉克、约旦国王侯赛因和后来的阿卜杜拉二世,以及各海湾酋长国,普遍被西方奉为座上宾。相反,那些主张政治独立,谋求阿拉伯团结统一的领导人,如纳赛尔、阿萨德、卡扎菲,乃至武力统一者萨达姆等,总是自动被西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卡扎菲作为这批领导人的最后幸存者,西方自然巴不得他早点死去。而这次西方联手倒卡,无疑是其急于终结、埋葬阿拉伯民族主义时代的悲剧性事件。

而阿拉伯世界非但未强力阻止,卡塔尔和阿联酋还参与“围殴”,这种“兄弟阋于墙”的现象,表明阿拉伯世界内部分裂之深,已到无以弥补的程度在丧失了一批有战略目光的政治家后,阿拉伯世界很可能更难形成合力届时,阿拉伯人空有众多人口,广阔疆域和丰富资源,但只能充当西方大国的跟班,而始终难以走出战乱和衰退的恶性循环。

结论:

地缘板块的统一和维护主体性是国家强大的基础,地缘板块的分裂则是国家动荡的最终根源。布热津斯基认为“国家领土面积的大小也仍是衡量其地位和力量的主要标准。”[37]但中东由于缺乏核心大国,至今未形成稳定的地区结构体系(包括地区安全机制),由此造成两个结果:无力阻挡外部势力进入中东,甚至一些国家会主动邀请外部力量进入中东,从而使中东矛盾更加激化和复杂(如这次利比亚战争)。另一方面,中东是地缘政治中心,同时也是资源中心。二者合二为一。这种诱惑性很容易导致大国觊觎,不断加大对中东事务问题介入力度。

而对西方大国来说,中东地缘版图的破碎化,固然使其进入中东门槛和阻力较小,但与此同时,由于中东矛盾错综复杂,各种政治力量林立,使外部大国很难找到可以依赖、长久稳固的战略支撑点。艾森豪威尔曾感叹说:“由于民族主义精神的觉醒和高涨,这个地区出现了一些独立的然而是不稳定的政权,它们彼此猜疑,并且都是朝不保夕地建立在反复无常、日趋贫困的民众基础之上的。……这样一口充满了政治动乱和频繁的‘边境’战争的沸腾的大锅,结果必然使美国很难把这个地区作为一个整体来开展和坚持一项稳定而广泛的政策。即使是美国与各个个别国家的双边关系也要考虑到各种急骤的变化,因为邻邦之间的对立往往如此强烈,以致对某一国的友谊竟自动地造成另一国的敌意。”[38]在某种程度上,中东政治就像流沙一样,成为诱惑大国称霸,进而又埋葬大国霸权的坟墓。

真相並不存在

TOP

回復 30# sana_weng

普丁:西方國家錯誤政策是伊斯蘭國崛起推手
    http://news.cnyes.com/20150929/20150929054912395508910.shtml
《CNBC》報導,第 70 屆聯合國大會正在紐約召開,俄國總統普丁就中東局勢發言,批評西方國家支持民主革命是造成伊斯蘭國崛起的元兇。


普丁透過翻譯發言表示:「沒有民主進展與勝利,只有暴力、貧窮與社會災難。甚至沒有人關心一點點人權問題,包括活下去的權利。我忍不住要問那些造成今天這個局面的人,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幹嘛?」
普丁補充道,中東地區部分國家民主革命導致權力真空,給了恐怖份子包括伊斯蘭國在內崛起的機會,現在不跟敘利亞政府合作對抗極端份子絕對是「天大的錯誤。」
「除了阿薩德武裝部隊與庫德族戰士之外,沒有其他人真正在打擊伊斯蘭國與其他敘利亞恐怖組織。」
普丁同時批評西方國家對中東地區的政策不僅讓中東徹底淪陷在伊斯蘭國手中,還導致伊斯蘭國想要進一步擴張。普丁還批評美國計畫訓練一批反阿薩德政權的部隊對抗伊斯蘭國根本沒用,只會讓局勢更加惡化。
「我們相信跟恐怖份子玩遊戲、還給他們武裝不僅短視近利,而且相當危險。這很有可能導致全球恐怖攻擊威脅大幅上升,更多地區將被捲入戰火。」
真相並不存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