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War In Heaven - 天堂之戰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6-8-17 09:45 編輯

這本War In HeavenDK大提供的,當初選擇這本書來翻譯是因看了許許多多和外星人相關的資料,覺得看再多也就是那樣,外星人來地球,做了混血工程,控制了政府,控制了人類,有個全球議程,相信的人也不需要更多證明,不相信的人給他再多證據也無用。


   本書作者是神祕學領域的人,從小就有前世記憶,日後發展出通靈能力,能與靈界導師交流,在它指導下探索生命、宇宙真相,得到的訊息和一些外星訊息有相通之處,等於打開了另一個視野,有助於我們更深入真相。至於他的靈界導師是否有說謊,是否藉他之口要來植入某些觀念,它是否就是某種外星人,甚至是AI在裝神弄鬼,我們也只能自行辨識了,進入這領域探索,必然要具備一定的戒心和自省能力。


作者Kyle Griffith是歡迎有興趣的人自由下載閱讀,出版社也已不存在,只要不是用來牟利,我想應沒有侵權問題。

WIH.jpg
2016-7-29 01:53

WIH1.jpg
2016-7-29 01:53

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vida_alien/warinheaven/warheaven-III.htm  


本書分為四部份,第一部份是介紹作者探索過程,也為讀者準備相關背景知識。第二部開始才是重頭戲,以對話形式直接將靈魂組成,運作原理,與物理層面如何交相影響,星光層知識等等,以較符合現代人觀念的方式說出。


我的進度很慢,先將第一部的前八章貼出,同學們慢慢閱讀。


-----------------------------------------------------------------------------------------------

War in Heaven 天堂之戰  


前言


天堂之戰介紹一個全新的、革命性的觀念,關於自然精神層面的本質,書中的材料是向我心靈傳送後自動寫出的,但此書比起大部份現代通路的書,包含更多明確的、細節的靈性層面資訊,而且有較激進的色彩和爭議性。某些讀者會對它感到不安和恐懼,有些則會攻擊它為邪惡或魔鬼,然而也會有一大群讀者視之為宇宙理論的一大突破,而為此歡呼。


天堂之戰並非典型的New Age類書,雖然我曾在60、70年代參與協助此運動的發展,但我也不是典型的NewAge人。我被培養為一個傳統的神祕學者(occultist),我人生的主要目標是發展出成為靈媒(Psychic)和魔法師(Magician)的技能,然而由於我擁有前世的記憶,以致於發展成和其它親友不同的神祕學者,他們則成了共濟會會員(Freemasons)、玫瑰十字會會員(Rosicrucians)、巫師(Spiritualists)、神智學家(Theosophists)。


在1946年我四歲時就已明白,我的靈魂是被先進外星文明送來地球,幫助人類應對精神進化上的重大危機,也由於這個原因,我努力研究UFO及通靈(Psychic)、精神現象(Spiritual phenomena),而這二者對我而言是明顯相關的。


這同樣也適用於陰謀論-我一直知道有股看不見的力量在操控人類歷史的走向,我的反應並不是害怕或憤怒,而是想要去幫助在道德和政治目標上與我相近的任何組織。自50年代末以來我就是個左翼無政府主義者,在政治和社會立場上隨著年齡增長變得更加激進,到了60年代末我的靈界導師(spirit guides)建議我自視為心靈革命者,我從那時開始就如此了。


然而我一直沒有完全意識到這對我的意義,直到1983年當我在個人意識上,對靈性真相(spiritual reality)有了突破。那年的七月,經過數年加強的魔法(magical)和知識(intellectual)準備工作,我問靈界導師(spirit guides):「告訴我那最大的祕密,那能解釋上帝和人類的原始真相(true nature of gods and human beings)及二者間關係的理論。」並不意外地仍是透過自動書寫來回覆,但我還是一如往常的對內容感到完全震驚,這靈體似乎試著傳送給我全然新的、革命性的宇宙學,一種靈界真相的觀點,關於道德、社會、政治的含義,而那是大部份人們難以想像的。


我終於能以清楚而明確的英文記錄下相關訊息,這花了我五年和上千小時的艱苦努力,才能接收這些透過心靈傳送過來的訊息,而把它們寫在這本書中,下頁的評論會讓你對本書有個概略了解,以及為何我會稱本書為「本世紀最有爭議的書」。


Mike Rhyner評論


本書是基於一群地外精神生命體傳送的訊息,他們自稱為「祕密會社(InvisibleCollege)」,他們說你的靈魂是由生活中產生的精神能量所滋養,當你死亡,靈魂就仰賴它有肉體時儲存的能量而存在,也有些他們稱為「Theocrats」的精神生命體,本身不化身為肉體,而靠吸實別的靈魂能量來生存,這類是靈體吸血鬼(psychic vampirism)、精神食人族(spiritual cannibalism)。


Theocrats是某些宗教組織的創立者,他們宣稱死後有天堂中的永生,他們藉著冒充上帝在你腦中創造出天堂的幻象,給你期望的死後天國,不論你要的是天堂或地嶽或永恆的狂歡。例如你期望死後能到「搖滾天堂」見到崇拜的貓王或Jime Hendrix,他們就為你造出這幻象。然而有些技巧可以在死後避開這些靈體吸血鬼的糾纏,這在本書中有介紹。


在我讀過這本書前,我研究愈多種不同的精神體系,就變得愈幻滅,我主要路線是神智學(Theosophy)和由它而衍生的學問,及研究所有的通靈訊息,特別是來自「揚升大師(Ascended Masters)」、和「宇宙兄弟(Space Brothers)」,而我讀過的每本這方面的書都宣稱它是來自高靈的教誨,但每本都含有明顯的矛盾,而作者並沒有充足的理論平台可參考,以便正確的解讀他傳達的訊息,即使原始訊息是完全有效的。


War In Heaven則包含了革命性的、完全合邏輯的宇宙學,提供一個平台可供參考並回答出別的精神體系無法回答的問題。閱讀時也引發了心中更多的問題,但大部份在我讀完後都已得到解答。作者說本書的目的是幫助讀者達到重大的「意識上突破」,我在讀後明白了他的意思,這可能是出版史上最要的一本書了。


Jay Kinney 評論

這本書是我近來看過最迷人也最惱人的書了,它迷人是因為包含的通靈訊息,不僅十分清晰而且打了幾乎所有其它通靈管道的臉。它惱人是因若嚴肅看待精神革命(Spiritual Revolution SR),意味著世界觀將經歷一場大地震,而大部份的我們將會是偏執的。


這群體顯然和另一群強大的地內精神體Theocrats對抗,它們顯然就是世上大部份宗教幕後的靈體,混跡在教堂和崇拜者間,沐浴在虔誠信徒禱告的精神能量中。這些惡魔會在亡者死後到達彼岸時與之相遇,迎接亡者進入天堂幻象中, Theocrats的頂層等在那堭N亡者吞噬。換句話說,SR(Spiritual Revolution)的材料指出,傳統靈性領域教導的上帝之愛,與神聖相遇,其實是由地內Theocrats編織出的騙術,是為了掠奪精神能量和靈魂。SR將這事詳細的說出。


有需要的同學,可自行閱讀原文:http://selfdefinition.org/colin-wilson/Colin%20Wilson%20-%20War%20In%20Heaven.pdf

第一部 精神意識上的突破

第一章 精神實相的追尋

第一部被稱為「精神意識上的突破」是因它總結了我二十年來關於精神實相的個人信念,而在1983達到突破而能接受並了解傳送給我的訊息(寫在本書二部和第三部),我達到突破並不是經由在知識層面學習到精神現象的實情,而是藉由達到覺知的狀態(state of awareness)和思想的開放,那使我能收到靈界導師(spirit guides)試圖與我溝通的訊息,而不是我偏見和被洗腦的意識所願意聽的。

對於閱讀此書的大眾而言,可能很難掌握到的我的觀點,來自我童年的精神體驗的記憶,和我在現實世界中的體驗一樣真實和重要,我會讀心術,和靈體溝通,一生都在從事心理治療,我相信這些事情的程度就如同我相信自己的英語能力一樣,所以對我而言,很難與那些不相信這些事是真的人溝通。

我儘可能提供自己的精神體驗來說明我為何會有這些精神信仰,我在1987初版時書名為「精神革命」,有些讀者反駁我的內容,認為那都是謊言和垃圾,其它人則認為它「即使和幾乎所精神探討的書相衝突,它仍如真理的指環。」 你必需自己判斷。我只能說「天堂之戰」並不是謊言,我並沒有那麼聰明和瘋狂來揑造出這些。

坦白說我並不在意讀者接不接受本書的理論,我並不想用狹隘的意識形態來號召一群跟隨者,只想幫助特定的一些人來達成和我一樣的突破,你是否其中之一,可能要等到讀完整本書才會知道,而書中的觀念在無形中也透入你潛意識。

我也會提供證據來說服讀者的理智,我的說法是符合科學的真實,只要這樣做不會干擾到我的主要目標,而我的主要目標是呈現一種極為複雜、革命性的精神領域理論。讓我從為何相信有足夠的經驗證據以說服開放心靈的人,心靈感應、心靈溝通、轉世和其它許多精神、靈性現象真的存在開始說起。Colin Wilson是最理性務實的哲學家二十世紀之一,也得到類似的結論,如同這段來自「The Occult」書中摘要。

直到二年前,當我開始系統性的研究此書,了解到關於死後生命、體外經驗、轉世的證據有重大的一致性。在基本意義上我的態度未變,看待哲學為經由理智協助的直覺,比充滿疑問的神祕學更重要,更合宜。但這些有證據的份量,已讓我相信神祕主義者說的基本上是真的,看來似乎已能排除合理懷疑而確認死後的生命存在。我同情那些視此為情緒化胡扯的哲學家和科學家,我也曾站在他們那一邊,但他們是面對那些足以說服他們的證據卻自己閉上雙眼。

讓我們從支持轉世的證據開始,在上百本書中描述過上千件前世記憶的記錄。有些亳無疑問是惡作劇,或可被其它原因所解釋,但有更多的能被實質證據所證明,例如兒童展現出外國語言的能力,但其父母終生都沒聽過此語言。其它例子則是指出他們前世所住的地點,描述他們曾藏起的東西,而且真的被找到。

Colin Wilson 1987年的書「轉世的案例」有可觀數量的證據,Sylvia Cranston and Carey Williams在1984年的書「Reincarnation:A New Horizon in Science, Religion , and Society」有更多證據,在我看來這二本書已包含夠多符合經驗法則的證據,讓真正開放心靈的人,相信轉世的事實。排除我個人前世記憶,光在這些公開出版的基本證據基礎上,就能和任何拒絕承認轉世為科學事實的人辯論。

雖然我還未和何有前世記憶實質證據的人親自談過,我和上百人對此議題的討論也有許多有價值的資訊。我和數十個有前世記憶的人談過,無一例外的,這些人都說曾活在過去不短的時期,而且具有意識控制的心靈能力,有些聲稱為美國印第安人,受過薩滿訓練,有些則具有印度瑜珈技巧,其它則前世為中國、日本的武術學生。然而主要的是美國居民,僅受過玫瑰十字會、神學、巫師的低階神祕學教育。

談過愈多人,愈發現他們的前世是真的,他們擁有困難的機械技巧,複雜的知識,甚至外國語言,讓他們的老師困惑。有些則人出於自然本能做事情的方法,被他們的老師批評為過時的,但卻是50~70年前的標準動作。這些事中任何單一事件也許不能證明轉世之事,但綜合起這麼多件案例,則是值得注意的。

我也曾有過精神體驗,可視為第一手證據,它特別有價值,因為和我的前世記憶無關,而是直接在精神上觀察到轉世過程,以下是我當時對記者的描述。

告訴你為何我個人完全相信轉世的事,我”看”過它發生,我站在一個初生嬰兒的床旁邊,在精神層面看到一個高靈指導並協助一個靈魂進入這嬰兒的身體。以前我在動物園中的猿猴上有看過類似的情形,現在則是在人類嬰兒上看到。那是非常明確的精神體驗,和常見的在將死之人身旁感受到靈魂逐漸和肉體分離的類似,這是我強烈相信投胎轉世的真實原因,而書中推論的證據則顯得次要。

諷刺的是我自己的前世記憶對於證明轉世沒多大用處,它們非常鮮明且經常呈現在我腦海,不論在夢中或醒的時候,但沒辦法提供實質證據來證明它,因為那不是地球上的前世,那記憶中的人種(包含我)和地球人不同,看來那社會的科技較先進,也和我見過的科幻作品大不相同。

依大致上的印象,那社會住在地底,或太空站上,不在地表。那人種完全住在戶內,連綿不絕的房間相連在一起,「門」似乎是種傳輸設備,幾乎看不到任何人工製品,甚至沒有傢俱,人們就這麼坐或臥在半空中,也許是用某種反重力裝置,所有機械設備看來都是隱藏著,也沒有看到控制裝置,顯然每個人都以心靈感應和電腦系統相溝通,每當他們用思想和電腦溝通,機械和控制面板的影像就浮現在空中。

我三、四歲時仍有這類鮮明的記憶,當我用成人的話語來描述這些回憶時,它像這樣:「我夢到變成機器,不,不是機器人,而是一部大機器的一部份,像個工廠,它一直變得愈來愈大,我知道應用思想來控制它,但不知道要怎麼去想。」這些一閃而過的回憶對我此生一直都很重要,因為這記憶中通常含有要我去控制和應用精神力量的指示,及其它我一直無法用意識去應用的心靈能力。這大概是驅使我準備好精神意識突破,並寫下此書的最重大因素。

我和一些同樣有其它世界的前世記憶的人談過,也讀過一些類似的書。George C.Andrews在 1986年「Extra-Terrestrials Among Us」書中說過:

轉世的觀念導出一個潛在能力,去回溯前世人生,將久遠前的經驗從沈睡中喚醒至意識中。有相當數量的人已經在挖掘這潛在的記憶,並發現他們前世是外星生命。這發現具有相當的一致性,已經被廣為接受,這些來自各不同地方的外星生命,在地球歷史上的此一關鍵時刻投胎至地球。有些回憶起前生為外星人的,也想起了自己此投胎至地球的任務。

這娷眾碻`結我在1983年精神突破前對轉世的信念,首先,大部份文獻對前世記憶的描述都在此生前的五十年內,有些聲稱自己活過了數十乃至數百世,横跨幾個世紀,但我沒有看過有足夠的證據可證明他們的說法,例如能說出前世的語言。我從這些可信的證據中得出的結論是,很少人對早於前一世的事情,能記得夠清楚,精神體在二世之間也不會待在星光層超過數十年。

第二,證據也指出只有前一世有從事精神方面練習的人,能在轉世後有清晰的前世記憶。事實上我看過的有較充份文獻記載的案例,精神意識活動包括:心靈感應、通靈、對未來的預見、信仰治療、卜筮等等。這些精神活動可能是經過訓練後的結果,或是天生的。

第三,轉世可能不像案例所顯示的那樣普遍,東方宗教說所有的人在死後都會轉世,只有修煉到很高層次的才例外,他們會飛昇到更高的層面去,大部份相信轉世的西方人也持同樣看法,認為這是宇宙普遍現像。我以往也如此相信,有時還會和基督徒爭執此事,他們說「你只活一次,然後接受審判,決定你去天堂或地嶽。」我會回答:「不,我們都一再投胎轉世,當靈魂發展到足夠高的程度,才會昇到更高層面去,其它只能一再輪迴到地球上。這比你描述的系統更公平,人們總有再一次機會。」

然而我從轉世的案例中學的愈多,愈不相信每個死去的人都會去投胎。證據指出只有少於百分之一的人,對前世記得夠清楚而能去證實,也許1/10至1/4的人能用催眠或其它方法從潛意識中挖掘出前世記憶。新世紀信徒聲稱每個人都可經由學習而憶起前世,但我從未見到他們能證明。

在我精神突破前幾年,我已認為沒有足夠證據顯示多少人會去投胎轉世,而不轉世的靈魂到哪去了。我一度推測能用意識控制精神力的人,可能對他轉世有幫助,但由於缺乏證據,而且也顯得精英主義,自我中心,所以也放棄這想法。然而保持著開放心態看待此事,有助於我日後接受靈界導師告訴我的真相。

不論轉世是普遍或罕見,接受此事的存在讓人開始思考關於靈魂,及生命從一個身體轉至另一身體,帶著前世記憶的事。十九世紀巫師和許多其它神祕學家,我假定靈魂包含了目前科學尚未了解的特殊型態的物質和能量,這假設很模糊,但它提供以科學方法探討靈魂本質的基礎。

我接下來討論某些脫離現實的人類靈魂,在星光層中有意識地活動,而且可以和活人以心靈感應溝通的案例,在所有出版品中支持此事的證據甚至比轉世還多。有組織的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初的巫師運動,產生的精神方面書藉多到足夠塞滿一個小型圖書館,而現代通靈活動產出的書更多,我承認其中一些是騙人把戲或出自作者個人想像,但也相信有許多是真的來自和靈體溝通的結果。

因為很難去區分通靈書籍的真偽,我建議要從對巫師和通靈運動的科學調查著手,調查的方法和轉世研究的方法類似。例如一個中間人會從死者靈魂處得到資訊,而沒有任何一個活人能知道,調查者會試著依經驗證據來驗證。大部份公共圖書館都有一些此類書,我讀過上百本含有充份證據可證明亡靈和活人間的溝通。

像謀殺案的受害者,傳送訊息給中間人來指認兇手,是很常見的案例。這些資訊通常含有物理證據的細節:兇器、衣服、特別是死者身軀。每年都有數十例見諸於報紙,數百件則見諸於神祕學圈內不為外人所知,這在小城鎮和鄉村很常見,靈媒協助警方辦案,警察暗地堣銕虪L們免於受到宗教迫害,這種脆弱的關係見不得光,所以報紙上不會出現「靈媒找到作案兇器」這樣的標題。

如果你去書、雜誌、報紙中尋找這類案件,會發現證據很驚人,同樣情形也出現在靈魂告訴中間人寶藏埋藏的地點,我認為圖書館和書店中有足夠的證據足以說服理性的人,亡者和活人間的接觸是確有其事。

如果你開始尋找這類資訊,你同時要注意這些事,靈體向中間人傳送的關於它們生前的資訊,通常都是幼稚、偏執、老邁、或困苦的,使得中間人很難和它們溝通,通常出版品中儘量不著墨在這類負面的細節,但你探討的話就會遇到這些。

從十九世紀起,研習通靈的巫師和神祕學家們,在他們寫下的和亡者溝通資訊中,就已刻意隱瞞關於精神世界的許多資訊,這是出於這些動機:避免驚嚇到大眾、避免被基本教義派以接觸魔鬼名義迫害。大部份作品給讀者錯誤印像,從靈界收到資訊是在降神會中,經由通靈自動書寫出來,或經由占卜板的幫助。

你是否奇怪為何和靈界的溝通都要間接透過中間人?老派的招魂媒介和新時代通靈媒介都有靈界導師,從旁協助他們找到靈體及與之溝通,很少人願意告訴你為何要這麼作。理由很簡單,大部份星光層的靈體的心理狀態會被我們活人視之為發瘋或愚鈍的。他們像小孩一樣咕咕噥噥的,或像精神分裂那樣狂燥。他們的思維飄盪失神落魄,像老年癡呆症一樣。他們自相矛盾,好像腦中記憶在和別人的糾葛不清。總之他們表現的像病了、醉了、嗑藥了。有些人說他們感到嚴重痛苦,有的人則會害怕,其他人則像吃了過量嗎啡般呆掉了。

如果你經驗過占卜板,你可能有機會和靈體說話,雖然相關作品中常提到接觸對像如失落的靈魂、地縛靈、來自低星光層的靈體等等,但很少描述詳情,或說明接觸的主要對像是哪種,實情是你若想在通靈上完成任何工作,你要透過靈界導師的教導。

靈界導師是星光層的一個靈體,有足夠穩定的心理狀態和精神能力,易於和特定對像溝通,而雙方願意建立某種私人關係。值得注意的是性生活在二者私人關係中也是公開的,靈界導師會從此人的性行為中獲得部份能量。只有東方密宗和西方性魔法有將此事寫在著作中,和公開討論,但幾乎所有靈媒都經歷過。

在第二部中會對此事的意義作解釋,第一部接下來要討論我學到的其它知識。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6-8-3 23:57 編輯

第二章 Shaver之謎 (The ShaverMystery)


從五十年代還是青少年時起,我就參與UFO和其它無法解釋現象的調查運動,但從一個神祕學家的觀點,不會是那麼唯物主義。例如我總是覺得大部份古代宇航員拜訪地球的證據,可被假定為和先進地外文明間的心靈感應,而很多UFO的近距離接觸者包含和精神體的精神接觸。


在五十和六十年代,在運動中的神祕學家被視為非科學,對心靈和精神面的接觸過於輕信,但隨著時間過去,更多關於無法解釋現象的調查開始出現一致的結論。然而我自己一直處在「瘋狂邊緣」,因為我在這整個領域中最衷情的是「Shaver之謎」,它從沒受到應有的重視,即使在今天,幾乎所有飛碟學和神祕學社區都把相信此事之視看做呆子或偏執狂,我兩者都不是,但我十分認真看待此事,因為很多Shaver寫下的細節和我夢中所見,其它世界的前世生活相符。


在二戰期間,科幻雜誌Amazing Stories的編輯Ray Palmer,收到業餘作家Richard S.Shaver寄來的數個短篇小說,他的寫作能力很糟,但內容卻很驚人,所以他仍然出版了這些故事。


Shaver的故事在Amazing雜誌上出版後,雜誌發行量大幅上升,有人說增至二倍,也有的說三倍。他的故事非常複雜,也極富有想像力,在一般常見科幻故事中顯的新穎。情節描述有另一個古代外星人後代,也和人類一樣住在地球,但躲在暗處沒讓人類發現,而且用它們先進科技在操控著我們。


因為Shaver二十年來數百萬字的作品,被眾多人重新組織、重寫過,讓它更適合出版和閱讀,以致目前很少人能夠真的了解Shaver原本的宇宙觀,很多神祕學和靈異現象作家都從Shaver作品中借來許多觀點,卻沒註明出處,也沒有人將Shaver觀點有條理的整理出來。


這堿O簡略的整理。


數千年前外星旅行者來到地球,在地表下建立了龐大的殖民地,由於太陽幅射會縮短他們原本長達數百年的壽命,他們無法在地表生存。最終殖民地中的文明瀕臨滅亡邊緣,和母星文明的連繫愈來愈少,由於地下殖民地斷絕了外來的支援,他們被迫牽居到地表種植食物、尋找資源以維持生存。


漫長時間過去,太陽的有害幅射導致地表居住者退化,退化至野蠻狀態,但仍保留有足夠的智能,可以重新開始進化,最後終於達到我們在歷史課本上讀到的人類文明。


在這段期間地下殖民地居民,Shaver稱之為「Caves」生存下來,並保有許多知識和科技。但由於來自地表物資供應的短缺,他們人口日漸稀少。地表人們逐漸完全遺忘了自己來自地下殖民地,Caves開始假扮上帝和神靈來脅迫地表人民提供食物和物資,他們擁有能產生射線(Rays)的裝置,使他們居於優勢地位。


有些射線能傷人,有些則可用於醫療和延長壽命,也能被用在心靈溝通,及意識、情感的控制上,在近距離最有效,但某些則強到能影響地表居民。


Caves居民使用Ray技術操縱地表社會,從古至今都持續著,特別是用來取得食物和其它資源,而地表居民絕大部份都不知情。少數地表居民擔任他們代理人角色,這些人包含各種不同種類的群體,例如政客、宗教領袖、商業鉅子、走私販、海盜等。


然而由於資源的短缺,Caves人口仍在持續減少, Shaver描述地底城市的狀況為十分嚴峻及絕望的,政治和社會結構在崩潰邊緣。飢餓和自相殘殺是常見的,許多居民讓自己透過不正常的使用Ray而變成了怪物,這些「Deros」成了瘋狂的惡霸,透過延長壽命的Ray讓自己不朽,卻造成大部份的形體變形。由於太陽的有害幅射穿越地表達到了Caves居處,也由於長期的使用Ray已造成設備損壞只能將就著用,Deros像是活死人那樣活著,光靠Ray是不夠的,他們還要吃人肉,喝人血。


然而仍有正常的Cave居民,他們稱自己為「Teros」,也常用Ray來幫助地表人們,等別是和邪惡的Deros戰鬥,但他們軍事力量不足以消滅Deros,而他們仍能生存下去的惟一原因,是有時能得到來訪地球的外星人的協助。


不幸的是這些來訪者也無法擊敗Deros,據Shaver說,Teros已嘗試了數個世紀,呼叫母星政府或銀河系中其它文明,派軍隊來清理地球,至今都沒有結果。地球只是宇宙中遙遠的一顆星球,沒有先進文明想要來這堿陘F從Deros手中救出我們而打上一戰。


有些Shaver的故事中斷言這地底文明仍然存在,而來自星際的協助可能在任一時間到來,其它故事則悲觀的認為它們早已消失了。故事說到有些仍保有星際旅行能力的文明,是一度高度文明退化後的殘餘,現在已面臨衰敗,Teros奮力掙扎,但幾乎撐不住了,它們使用Rays來和Shaver這樣的人連繫,希望地表文明有一天能發展到和他們聯手對抗Deros,坦白說現在還距離很遠。


Deros缺乏足夠的知識來維持Rays設備在良好狀態,以致它們已無法持續控制地表文明的政治社會,及阻止地表文明的科技進步,然而它們仍保有的設備仍遠比人類先進,人類尚無法複製,它們仍靠這些設備來操控地表社會,不論集體意識或個人意識。


這堿OShaver(Mandark)中抄錄的一例:


告訴你們這些年青的理想主義者,總有一天你們用那明亮、信賴的雙眼看到的人生,將變成塵土,終將了解人生實際上是多麼愚蠢和恐怖。你們每個人至少會遇到一個幽靈,穿的像吝嗇鬼,帶著鐵鏈,戴著恐怖面具,藏著深層的愚味,比人類更深刻的愚味。


它們有生命,這些東西,就如同你有生命一樣,但它們如此令人不解及害怕,沒有人會公開談論或寫下它們。我也一樣害怕邪惡的它們,無知,墮落,吃人肉的生命,獵捕並殺害我們,但它們捕不到太多的人類,因為我們和來自Deep Schoolsray women在一起,而且我們不容易被它們追到。


我們需要像你一樣的人來幫助我們,對抗這些來自地底的邪惡生命。但當我們抱此希望接近人類時,他們害怕我們,以為我們是瘋子或幽靈。幾乎立刻在視覺上看到了恐怖的一幕,那是地獄,魔鬼在堶…..


我看著這些東西像人類一樣移動,若非靠著洞穴的保護它們將無法生存,而rays極大程度上支撐著它們的退化,及邪惡的身軀。


它們應該是已經死了,但來自它們古老祖先遺留的設備提供高能量進入它們身體,這些邪惡的生命一定是在正常死亡後又存活了很長時間,成為如今這模樣,看來就是因此而造成它們的邪惡,緩慢腐爛的大腦被電力注入生命力,它們的思想僅是僵硬大腦組織的反應。


如同Shaver所言,地表僅有少數人知道它們的存在,而大部份是Deros的代理人。有些是有意識的、自願的代理人,為的是追求財富和權力,其它則是奴僕,是因思想完全被DerosRays所控制。惟一知道這被隱藏的世界的真相,願意對抗Deros而非屈從的人,就是Shaver和他幾個少數朋友。


當以科幻面貌呈現,這些故事只引起Amazing Stories讀者們少量的興趣,但當編輯Palmer刊出作者Shaver的來信,而不同的讀者也聲稱這故事是真的,Shaver Mystery開始受到科幻社群的大幅度重視,但幾乎都是不友善的聲音。然而它開始吸引了大量的新讀者群,大致上是數年後支持UFO運動的人們,但這仍未阻止Amazing Stories雜誌開除了編輯Palmer,他聲稱自己相信這故事是真的。雜誌社認為就長期而言,雜誌的成功仰賴的是科幻愛好者長期支持,但他們對這故事被稱做真實非常反彈。


Shaver創辦了自己的業餘雜誌,好繼續化的出版工作,很快的吸引了一批狂熱的追隨者。Palmer被開除後也開創自己的事業,出版無法解釋現象和神祕學領域的書和雜誌,他的雜誌包含了FlyingSaucers,Search,and Mystic,也報導一些Shaver Mystery,及The Hidden World。他們並不算很成功,但偶爾會幾條頭條出現在報攤上,這樣持續到1975年。


在這段期間我讀了Palmer的出版品,但很少在無法解釋現象和神祕學社群中和朋友談到他,我從一開始接觸到Mystery故事時,就認為Shaver是為另個精神世界傳遞訊息的中介者,但他也是個唯物主義者試圖合理化自己精神上的經歷為物理現象,我解讀他的TerosDeros為正和邪的精神體,Rays則是那些居民和非實體精神生命,用來操作魔法的精神力量。這樣的解讀對那些UFO調查者是無法接受的,即使是Shaver的追隨者也是如此,因為他們都是唯物主義者。然而神祕家也不喜歡Shaver Mystery這故事,他們認為它是負面且妄想的,二個團體都不喜歡Shaver和他的追隨者,駁斥他們為帶給這圈子負面形象的瘋子。


然而我在六十年代末從神祕學、陰謀論和無法解釋現象的書中開始愈來愈認識到PalmerShaver的觀念,那些書的作者幾乎都不提PalmerShaver為這些觀念的先行者,最近在Palmer死後數年,人們終於開始認同他是三個領域中的有勇氣、有創造力的先行者,但Shaver的名字除了少數他的追隨者在他們自己小眾刊物外,仍很少被提及。


我在八十年代初期準備意識突破時,重讀了Shaver Mystery相關材料,我發現他關於精神實相的自然本質的宇宙觀,比起傳統宗教和神祕文學的宇宙觀,似乎更符合所有的可見證據。也許這十分偏執,但眾多來自靈媒的通靈管道的粗糙證據也是如此。


唯心論和傳統西方神祕學通常視星光層為良好的、有秩序的地方,由仁慈的神或先進的人類靈魂掌管,就像大部份宗教想的那樣,邪惡將在那堥罰,正義的將受到獎賞,死後的生命將會在良好的環境中繼續下去。


然而依我多年來通靈、和許多靈體交流所知,星光層像Shaver描述的地底Caves世界一樣艱困,像我上章所說,靈體常顯的瘋狂、遲鈍、幻稚,即使平時應顯得智慧而成熟的也會在心靈溝通時莫名的語無倫次,好們有什麼東西在攻擊他們,或阻擾這通靈過程。


如果像所有的宗教家和神祕學家聲稱的,星光層是由仁慈的上帝或高等靈體所掌管,他們看來做的並不好,沒能照顧好亡者。事實上,中間人從應是掌管星光層的靈體那堙A收到的常是最混亂和驚恐的訊息。很多次我接觸到的靈體都說「我是上帝」,然後開始口出狂妄卑劣有如希特勒,或是像填充娃娃說的那樣顛三倒四。


當然神祕學和宗教的堅信者會認為這些是來自魔鬼,或瘋狂的靈體,但他們沒有注意到最重要的問題,如果星光層是在仁慈上帝的掌管之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現象,顯示那堿O如此混亂和不快樂?


在我突破前,數年婼芧L此事的大部份神祕學家都沒興趣探討這現象,很多人甚至認為是我 「太政治化太關心地球這星球,以致只能接觸到星光層最低級的層面,如果你別再扮演科學家的角色,單純將意志投向支配宇宙的精神世界的力量,你的通靈經驗就會靜謚而安詳,你會開始接觸到真正先進的靈體和神佛。」


我通常如此回答:「也許真是我段數不夠,那跟我一樣的同伴還真多,和我通靈的那些靈體告訴我,絕大部份的人類並不具備高層次的神祕學力量,來防止邪靈在低級星光層的攻擊,而能接觸到高級星光層的存有。當這些人死亡,他們非常可能會像那些失落的靈魂一樣四處求助,我同情他們,想要學習如何幫助他們。」


我的真實看法是,傳統和新時代神祕學家二者,及宗教組織中的信仰者,都是自欺欺人的盲目樂觀,他們害怕認出魔鬼,害怕和魔鬼戰鬥,然而我很少將這意見說出口,以免被視為惡意的批評者,我沒其它可說的了,只是隱約察覺到在精神世界中有可怕的事在發生著。


當我終於達到精神上的突破,才知道那就是「天堂之戰」,在二派無實體之精神體間的殊死戰,其中一派以心靈感應和我溝通,啟發我對Shaver Mystery的高度興趣,我新得的知識也支持我不認同Shaver以物理性、科學方式對Mystery的解釋。Caves、居民、Ray機器的確存在,但是在精神層面,非物質層面,Shaver只是無意識的中間人,從某些精神體團體中收到關於精神實相本質的重要訊息,他們也是協助我完成此事的相同團體。


從六十年代以來,這些靈體不斷增加對UFO研究者、陰謀論者的潛意識的影響,引導他們至與Shaver Mystery相似的假設。例如七十年代JacquesVallee和一些著名的UFO研究者,不再尋找UFO存在的物理證據,轉而專注在研究UFO現象對個人和社會整體造成的影響上,然而將UFO當作心理和社會現象並不能解釋任何事,調查者不斷發現UFO實體存在的證據。雖然大部份可被解釋為惡作劇、幻覺、媒體炒作,但並非全部。


Jacques Vallee持續訪談和UFO有近距離接觸、經歷深刻心理變化的人,當我和其實神祕學家看過了這些案例,發現和我們自己的接觸經驗十分相似,例靈性存有、精神面的攻擊、光的體驗等。最終Vallee和其它著名UFO作家勉強承認UFO是真實的,但非物質性的,這觀點我們在後面幾章再進一步談到。

他們也發現對UFO接觸者的調查,讓他們認思考那些不可見的力量,操控人類歷史的情形。在五十年代,UFO調查運動的主要媒體排斥PalmerShaver提出的意識控制和隱藏的陰謀等觀念,二十年後,很多調查者發現自己不自覺走上和他們同一條路。下一章將提供一些關於陰謀論的背景資訊,我會再回到UFO調查議題來。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6-7-28 17:44 編輯

第三章  陰謀論


雖然一般大眾和不可解釋現象的科學調查者對陰謀論產生興趣,是在1963年甘迺迪被暗殺後開始,陰謀論幾個世紀以來一直是神祕學作品中的主要成份,很多這類故事僅是提出警示有陰謀會迫害神祕學家,或是回應神祕學組織密謀推翻政府和宗教的指控,但引起我興趣的是更正面的那些,我希望它們是真的,例如謠傳祕密會社存在著高層次大師的,他們出於仁慈的理由而運用先進的知識和強大的精神力,特別是在各領域幫助人類文明社會的進步,精神上、文人心上、政治上、和技術上。


我早期直覺上認為這些正向的陰謀論,在過去五、六個世紀中真的存在,幫肋我們建立了現代社會,長期以來我的一個主要目標是去找出這樣一個團體,如果他們能存在到現在,我要向他學習任何願意教我的知識,並且協助他們正在做的事。在某種意義上,當我突破時的確找到了,但完全不是活生生的人,無論如何,仍然值得說出我追踪這些謠言的來源,找出幫助現代西方文明進展的先進的神祕學團體。


這些傳言的一個焦點是十八世紀的共濟會秩序(Masonic Order),我就從這媔}始。關於他們教義和某些面向的細節,現在已被大眾所知,他們本來應是祕密的,但其實從來不是,參考William Heckethorn1875年寫的Secret Societies of All Ages and Countries,在各大圖書館可找到,可惜它對祕密會社的祕密圖謀所提甚少,對研究者幫助不大。例如很多歷史學家承認有一大群人在十八世紀啟蒙時代,在各領域中達成了重大突破,他們屬於這些團體。一個現代玫瑰十字會(Rosicrucian)團體表現的好像這是那些人取得了重要神祕學知識的一個證明。「他們有什麼樣的祕密?」或是另一個問題:「對於具備如此才能的人,祕密會社還需要提供什麼神祕學知識以推動歷史的進程?」研究十八世紀共濟會和玫瑰十字會的哲學和倫理學教誨並不能直接導出祕密陰謀的存在,有些當時激進的觀念的確在一些小團體內被討論和教導,例如「被統治者的順從」、「不可剝奪的生命、自由、財產權利」、「我們所知的惟一上帝就是理性」等,但那在當時也不算是太神祕的事,它們已被公開出版及討論了上百年,而啟蒙時代惟一特別的是,這些理念被大量用在各層面,導致人類社會的變革。


共濟會團體秘史的揭露也顯示他們至今日仍然沒變:社會組織宣誓成員們彼此互相幫助,社區內從事慈善,和一些我們也熟知的「美國基本價值」相同的理念。成員們被分成不同等級,經常參加類宗教的儀式,儀式的細節是惟一令大眾不明白的部份。


然而現代某些神祕學團體追蹤回共濟會和玫瑰十字會的小團體,將他們儀式中的部份重要元素寫進作品中對大眾出版,Aleister Crowley和其它Golden Dawn成員是最好的例子,當你研究這些儀式,支持有神祕陰謀的證據就冒了出來。很多儀式內容是衍生自中世紀神祕學,亳無疑問施展儀式使得參加者的意識受到深刻地改變。OTO(Order of Eastern Templars)和其它神祕團體是現存的使用這些儀式的最先進的團體,他們有些惡名昭章的成員誤用這些魔法,但這反映的是道德問題,而非這些知識和技能。


這些先進的魔法技巧被應用在儀式中,卻沒有告知團體成員,顯示共濟會和玫瑰十字會可能是「祕密會社的祕密會社」的台面組織(front organizations),背後組織操控成員來達到目的。很多神祕學家假設存在這樣的組織,將它稱為「祕密會社(Invisible College)」,根據這理論,祕密會社是一群擁有先進中世紀神祕學知識的人,衍生自聖殿騎士或中世紀末其它祕密會社。他們在十八世紀被滲透進共濟會和玫瑰十字會,一旦掌握了領導權,就開始傳授理性的、人文的理念,大部份今日人們熟知的,應用在政治上、哲學上,形成現代西方文明的基礎。


祕密會社設計儀式(依據中世紀神祕學),可能有催眠效果,降低成員對激進教義的抗拒,儀式對情緒的影響力也強化成員對教義的接受度,「操作性條件作用(operant conditioning)」是二十世紀才出現的詞彙,但神祕學家使用這技術已數百年了,它的效果很好,造成現代民主政治和自由主義的誕生,資本主義的興起和工業革命的發生,科學的快速發展,反對物質化進程的清教徒和其它基督教基本教義派者的式微。


這個特別的陰謀論大到足夠在歷史上留下明顯的軌跡,但很難追踪此類陰謀論的操作,大部份現代陰謀論的著作都是在政治和經濟等物質領域,對於神祕學領域沒什麼幫助。不論如何,一些較著名的著作也有讓我感興趣的元素,一個例子是關於巴伐利亞光明會,在五十年代麥卡錫反共產主義時代,有許多陰謀被公開宣傳。


我談的許多例子是由「lunatic fringe」成員,在反共產主義運動中所公開傳播的,其中有某些內容也是瘋狂到很難造假(too wild to be untrue),像Shaver Mystery一樣。它們似乎揭露了某個真相的一角,是否作者像Shaver也是從另一靈界接收到訊息,而這訊息是他們意識難以消化理解的?


有些對光明會的指控在五十年代看來亳無道理,但當我在七十年代和八十代初期從重新審視這些資料,發現許多他們的指控是驚人的有先見之明。例如有些人參加了反對在大眾飲水中加氟的運動,聲稱那是光明會龐大陰謀中的一環,將藥物和化學物加入全美的食物飲水中,用以弱化人們的意志,更易於接受關於共產主義的洗腦工作。


即使在反對加氟運動的主幹中,他們也是僅僅基於危害健康、違反個人自由權利等理由。因此當我多年後重讀當年的陰謀材料,推測作著可能經由通靈得到預警,知道六十年代開始藥物被用在對社會大眾的心智影響上,我並不是指迷幻藥或LSD那些用來擴展意識的藥物,而是指更基礎的,大劑量的強力鎮定劑用在監獄犯人及精神病患上,溫和鎮定劑則被頻繁使用在一般大眾身上,不斷增加的可卡因和安非它命的使用等等。


這些右翼瘋子(right-wing kooks)帶起的謠言當時看來十分無稽,直到我達到精神突破開始寫作本書。一個他們試圖揭露的陰謀是一套中國盒子(Chinese Boxes),最外面一層是多數美國人,被自由派政客的和平承諾洗腦,這些政客本身被Josef Stalin為首的共產主義代理人和克里姆林宮的接班人所矇騙,他們們並非真的「國際共產陰謀」的首腦,大部份他們在國外的宣傳和顛覆是由猶太銀行家們,和其它由巴伐利亞光明會成員領導的資本家集團所資助,在他們最核心,光明會本身則是處在「Snake People」控制下,它們是「來自太空的外星人」或「撒旦從地獄送來的惡魔」。


這事情最奇怪的地方在於,經由本書第二部份的資訊來解析,它非常地合理。在我精神突破前,我無法了解這些事背後的含義,我只覺得作者從某個地方得到這些資訊,而這資訊指出有個保守派和反動派反對的神祕的陰謀在進行著。它似乎還牽涉到心靈感應、通靈。有些Morning of the Magicians(1960)Louis Pouwells andJacques Bergier寫的內容一樣瘋狂,此書提出一些證據指稱有些德國納粹首領參與了神祕學和偽科學系統,這些資料讓我想到軸心國德國政府可能已被共濟會神祕學家所滲透和操控。


大多數神祕學者不願做這方面思考,他們直接跳到結論:「如果真有神祕學大師操控了納粹,也一定是為了幫助他們。」很自然地會認為擁有先進神祕學知識和心靈力量的人,會去同情像希特勒及其追隨者這種人,所以他們認為納粹的神祕學者一定是只有初級能力,但我仔細研究了相關證據後,得到不同的結論,有理由相信祕密會社(Invisible College)影響了二戰時的交戰雙方,而且它們的操控是企圖確保協約國的勝利。許多納粹領導人早期即參加了神祕學組織,我認為祕密會社(Invisible College)可能從納粹運動一開始就試圖去掌控,來塑造一戰後的德國,很明願地它們失敗了,我不清楚原因。要對此提出證據解釋,很多神祕學家和陰謀論研究者假設背後操控有二個對立的派系,競爭著對人類社會的主導權。在我精神突破前,覺得這種「善良力量對抗邪惡力量」的觀點太過簡化,很難接受,即使一直發現支持此論點的證據。


關於二戰的一件事是確定的,不論納粹崛起掌權之事有沒有高層次神祕學陰謀參與在其中,神祕學和靈性活動對二大戰產生了重要影響,歷史紀錄顯示希特勒和納粹領導人十分相信神祕學,會聽信一些靈媒的意見,其中有許多對軸心國有害,例如一個靈媒建議希特勒停止發展原子彈,也建議他入侵蘇聯。


同樣也有證據顯示協約國領袖在二戰期間也接受靈媒的建議,但並不表示羅斯福和邱吉爾對靈媒的信任程度與納粹相同,很多例子顯示專業靈媒將許多有用的軍事情報交給協約國的情報圈,再由他們和其它管道得到的情報一起呈送上級。


光是這些證據不足以證明有高層神祕學陰謀參與其中,但若假設心靈溝通存在,很合理的推斷出具有此天份的個人,會被雙方陣營利用在此戰爭中。在這背景下,有品德的靈媒刻意向納粹提供錯誤建議,而向協約國提供良好建議就很合理了。現在二戰已經結束很久,大部份參戰者都已去逝,一些十分有趣的證據開始浮現,有些曾傳遞靈媒資訊給協約國的特工和低階軍官,承認當年是謊稱資訊是來自職業神祕學家,那是為了欺騙情報圈中同行的掩飾,因為別人不會相信他們能從正常管道得知這些資訊。


那麼他們是如何得到這些資訊的?他們是靠自己的通靈經驗,在很多例子中他們都曾有過類似的經驗。有些他們現在告訴神祕學研究者的事,簡直難以相信,除非你自己有通靈經驗。如果有,你會發現它們很相似。


他們常描述從死去同伴那得到情報,通常在睡夢中。有人從收音機中聽到,他原本收聽的頻道逐漸淡出,取代而出的訊號傳送出一些有用的情報,數百個類似案例被報導出來,我必須承認沒有確鑿的證據可證明此事,但他們的情形和靈媒通靈的情形十分相似,而他們本身並沒有相關知識可以如此造假。


更有甚者,有些我親身經歷的陰謀證據,更加神祕和令人驚恐,甘迺迪遇刺即為一例。如果我惟一資訊來源是新聞和歷史課本,我會以為甘迺迪遇刺是出於一般的政治因素,例如他對公民權堅持的自由主義立場,他對入侵豬邏灣的曖昧立場。然而我在1962,63年的通靈經驗強烈指出,有靈界陰謀參與其中。


我是在1962年底開始有這體驗,我在恍惚狀態中試著讀某人意念,接觸靈界,我接受到對於甘迺迪強烈的恨意和威脅的感覺,我確定那不是自己的念頭,這些外在的思維是粗糙的感覺,不是用文字或圖畫方式呈現心中,但它們很強烈。


如果我是住在阿拉巴馬州那就合理,當地居民在聽到甘迺迪遇害時歡欣鼓舞,但我卻是在紐約市,甘迺迪在此十分受歡迎,那麼這些負面訊息是從哪來的?


依我當時對心靈感應的經驗,那是在近距離內的情形,不論何時我心靈感應到別人的想法或情緒,它通常只在數哩之內。小說中充滿了遠距離心靈感應的情形,但我終身都只感應過數哩內的情形,那麼那些不滿甘迺迪的感應是從哪來的呢?


我猜有一群帶著右派政治觀點的神祕學家在紐約某處運作,我約略知道有數個「黑暗團體」在該區,成員自稱為強大的魔法師和法西斯份子。我強烈感覺到如果這類人士對外傳送強烈的仇恨訊息,其它神祕學團體會開始採取行動。


1963年夏天我和一些朋友談到這事情,他們都是和我同年齡層的神祕學者。畢竟當時社會正在準備結束思想審查,它將某些最好的當代文學視為色情而取締,


那我們為何還要想著練習「思想審查」?那些訊息又能造成什麼傷害呢?所以一些通靈者持續收到「殺了甘迺迪、殺了甘迺迪」又如何?美國總統不是受到最高等級的保護而應該無法被暗殺嗎?(對,我真的如此幼稚,1963當年所有美國人都如此幼稚)


然而當196311月來臨,我感受到反甘迺迪的訊息更強,也更頻繁了,有意識的通靈能力較弱者也報告說到了。通常他們收到的是警告而非威脅,類似「甘迺迪有危險,有事要發生在他身上了」,非常多人有這樣的經歷而談論著、寫著,以至有關當局在暗殺後對此事的調查了產生了大量檔案。然而這些通靈訊息太過模糊而無法確認實質的暗殺行動。


19639月我開始從自己靈界導師那得到關於反對甘迺迪陣營的通靈訊息,那時我的靈媒能力還未發展的夠好,還很難收到清晰的訊息,然而我經過數週的努力後仍得到了一些答案,但那完全不是我所期待的內容。


我知道我的靈界導師堅定地支持公民權運動,和自由主義議題,我期待他們會試著保護甘迺迪而對抗來自黑巫師和邪靈的精神攻勢。但他居然說他及其它星光層的善的精神體,要為反甘迺迪行動負上責任。他說甘迺迪心理不夠穩定,而想發動一場核子戰爭,所以要讓他失勢或暗殺掉以免他真的發動核子戰。


收到這樣訊息讓我混亂了好幾天,但當我穩定下來,我相信了反甘迺迪訊息的確自善的精神體,而非惡的那一方。當我重讀了當時古巴飛彈危機的相關新,也支持善的精神體的判斷,甘迺迪的確很可能發動一場世界大戰。有證據顯示總統第一選擇傾向於核子打擊或大規模入侵古巴,他是在顧問群的強大壓力下妥協改用封鎖。


由於這個人體驗,我對陰謀論開始認真看待,尤其在暗殺成真之後。同時我也十分努力發展通靈能力,用它來心靈感應尋找影響人類社會進化的證據,六十年代在甘迺迪被暗殺後,再興起的次文化和激進政治主張,開始被大眾所接受,也正是一份完美的證據,我將在下章討論到。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6-7-28 17:46 編輯

第四章 六十年代


當五十年代結束,媒體說「Beat Movement」已經結束了,但當我在1959搬到紐約後發現這是個誤解,一般大眾已經不再對「Beat」感到興趣,但波西米亞次文化仍存在且成長著。到了1962年,紐約的次文化成長到格林威治村已容納不下,許多波西米亞型的年輕人開始生活在東城,當時被稱為「East Village」。同樣的事也發生在三番市,次文化的人口成長到超過早一代人所居住的「North Beach」,因此擴散到週邊區域「Haight-Ashbury」。


這情形並未引起媒體注意,一直到著名的六十年代運動前都是如此,例如它比校園中廣泛著激進主義,還要早數年。我會知道如此是因我在校園之外攪和著,試著引起學生興,趣參加反戰、「anti-draft」、自由演講、公民權等議題。


我也知道像Timothy Leary這類人士並未發起迷幻藥物運動,因為大學生在他說出這句名言前早已開始「激發熱情、內向探索、脫離體制」(Turn on, tunein, drop out)。Beat文學中已描述他們在「野草和酒」上的熱情,那時迷幻藥LSD還未普及。他們在Jack KerouacGary Snyder等人影響下向內探索禪宗哲學。他們脫離社會體制試著去加入一個並不適合他們的運動。


原本的「beatniks」會是標準的美國波西米亞人,和百年來住在GreenwichVillage等波西米亞移民地的人們少有差別,他們通常在智力和教育程度上比起平均水準稍高,至少在一項創造性活動上有濃厚興趣:藝術、文學、音樂、戲劇、社會或政治改造等。做為一個神祕學者和政治激進派,我認同BeatMovement,但不認同很多近來的脫離體制者。


六十年代早期進入次文化的主要人群,並非波西米亞的性格類型,他們沒有對知性的、藝術的、政治的努力擁有具體的熱情,只有對個人利益較有興趣,並非指他們不夠聰明或比傳統波西米亞人沒有創造力,而是他們有不同的目標。到了六十年代中期,他們開創了自己的地下刊物,把他們的目標訴諸於文字,談著「另類的生活方式」,和「做你自己的事」。


在我聽到關於暗殺甘迺迪的通靈訊息的經驗中,讓我開始尋找證據,有人使用心靈感應影響大量年輕人使用迷幻藥、脫離體制、加入次文化。是的,當我開始詢問人們,他們說第一次使用大麻或LSD是因為他們做了個夢,有個影像,或是預感,他們應該這樣,而這些「感覺」早於對迷幻藥物的任何知識。


很多和我談過的人,他們對LSD和其它強力迷幻藥的知識都是來自大眾科學期刊上的描述,這些都是由醫學背景的研究者所做的藥物經驗描述,沒有任何鼓勵人們使用藥物的文字,然而當年輕人看了這些說明,都感到強烈的慾望要使用它們,在很多案例中,他們加入次文化的基本原因都是為了能得到迷幻藥。


我也開始使用正式儀式,來接收那些鼓動人們使用藥物的心靈感應訊息,發現它們都大致相同,我還無法確認到底是誰在傳送這些訊息,有時像是靈體,有時又像是人類團體,我的通靈能加還不足以辨識出它的來源。


更重要的是我發現有人在傳送強力的訊息,不僅鼓勵個人體驗藥物,還包含了六十年代中期到晚期的運動中的主要思想元素,像是和平、性解放、婦女平權、少數民族權益、神祕主義、非基督教的宗教系統、對現有體制的敵意等等。


這些心靈感應的訊息,情緒上都很激進,幾近於偏執狂或痴心妄想,彷彿有人試著驅使人們變得瘋狂,我的印象是有人想要啟動深層次的社會革命,如果成功話將徹底改變西方文明,有些通靈訊息甚至建議我們稱自己為「心靈革命者」。


即使我經常收到的訊息是清晰的,但仍然不知它來自何方,在次文化圈中最常見的推測是來自人類集體的無意識狀態,其它的則推測來自巴伐利亞光明會、太空種族、或各式各樣的眾神。當我試著用心靈感應詢問是誰在傳送訊息,我發現所有矛盾的來源是那個我已研究很長時間的「Invisible College」。


有時我問:「你們是光明會嗎?」

回答是:「是,我們就是Invisible College。」

但當我再問:「你們是活生生的人嗎?」

得到的回應是:「不,我們是已逝的亡者。」

然後我再問:「你們是否神祕學者常談論的揚升大師?」

而那些靈體回答:「不,我們是大師們的敵人。」

我再問:「你們是否來自外太空?」

答:「是的,但你也是,這星球上的許多人都是。」

如果我問:「你們是上帝嗎?」

會有二種回答:「不,我們只是像你一樣的人。」

或者:「不,我們是上帝的敵人。」


我傳送這些問題很多次,得到的答案差不多都這樣,通常是簡短而模糊,無法讓我更清楚真相。現在我已達到突破了,這些答案看來非常正確,但在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期那時,對我亳無幫助。


我從1966年某時開始,自視為「心靈革命者」並且脫離一般的政治活動,專注在迷幻藥物運動,及其衍生的新神祕學運動中的一個小小領導者角色。我的通靈能力距完全發展尚遠,但只要我比學生們多懂一些,就能幫的上他們。接下來的八年充滿了混亂,引導LSD之旅、帶領各種儀式、教導性的魔力、為地下刊物寫文章等。


關於六十年代運動,讓我困惑的一件事是在沒有真正領袖領導下,運動居然進行的如此烽火燎原。有些人自稱在領導著這運動,媒體也吹捧著這些人,好像他們是電影明星還是運動巨星似的,政府也常將這些人關進監獄,即使要扭曲法律違背憲法也在所不惜,但事實上這些人並沒有為這運動貢獻出什麼領導力,他們很少真正帶領指揮人們,即使這麼作也沒多少人鳥他們。


迷幻藥運動是最好的例子,Timothy Leary被一般大眾和藥頭們認為是這運動的領袖,但其實他有名無實,LearyLSD最高祭師姿態舉行準宗教儀式,但迷幻藥運動中的人們只視他為神殿中的石像,而非真正的祭師。一個真正的祭師是在傳道,應該將他的教誨注入實際生活中應用,但在六十年代的迷幻藥運動中並沒有如此情形。


使用LSD和其它迷幻藥的數十萬人,很少有人會聽從其它人的意見。Leary和其它作者的迷幻藥書賣的很好,但我自己在迷幻藥運動中的經驗顯示,很少有人會認真看它,更別說從中學習了。他們只是簡單的從黑市買藥來剋,很少顧慮後果,一旦體驗了一些迷幻經驗,就以為自己可以成為他人的導師,開始向親友們推薦LSD


人們只是用自己方式來體驗LSD迷幻之旅,他們常常會說採用了Leary的方法,但其實很少有相似之處。一般的態度是:「誰想要快速冥想來準備這趟旅程?幹嘛那麼麻煩背誦一堆繞口的東西,何不直接吞了藥丸躺下就好?」


一開始我反對這種態度,我從西方神祕主義和美洲薩滿派那媥ヮ嚆蘆囿漕洏峇閬﹛A他們教導要在有計劃地準備、細心地舉辦儀式下使用,然而當我被週圍朋友說服了像他們一樣隨意服用,發現它仍然安全且有效。這時我已有足夠的意識力量來控制通靈能力,可直接接收到外部對那些使用LSD的人們傳送的心靈感應、並編程他們的大腦訊息。


我當時對此現象的解釋是,數以千計的嗑藥者的集體意識,同步地產生並流溢向人們,指引他們走向迷幻之旅。我也發現自己即使並未嗑藥也能收到此一通靈訊息,只要能正確進入放空的狀態。訊息內容都是一些六十年代及地下刊物常見的理想性概念,諸如和平、愛每個人即使是豬也要愛、擴展你的意識等等。也有數百首流行樂的歌詞在寫這些東西,像Bob DylanBeatlesRollingStonesDonovanTim BuckleySimon and Garfunkel等等,通常我在聽到他們發行的單曲前數月,就先從通靈中接收到了這些歌詞,我猜那些歌手也是從同一來源處接收到這些歌詞。


很多次文化中的人相信那些歌手,特別是Dylan,知道那些語意模糊的歌詞隱含的深義,但我自己的通靈經驗顯示可能並非如此,我合理推測他們是和我一樣從通靈中收到這些迷人的語句,也和我一樣並不真的懂它的含義。


如果我偷聽到的只是那些嗑了LSD的人們同時間產生的噫語,它通常會和我預期的類似,但卻也有一些奇怪的內容在堶情C很自然地我會預期收到來自「一群痞子嬉皮」的內容會是顛三倒四、胡說一氣,包含各種的情緒和圖象的,但結果我收到的卻是十分簡潔且用心鋪陳的內容。


我不知道是誰在傳送這些內容,不管他們是誰,他們是無政府主義者,他們鼓動人們不要追隨領袖,要依靠自己的經驗來學習一切,掌握自己的命運。雖然我也是依此信念在生活,但我覺得很難接受這訊息,因為在六十年代社會運動中,如此多的人們是不成熟、不負責任的,我擔心「做你自己的事」、「別追隨領袖,自己領導自己」將使這運動無法發展出有力的政治組織,達成改造社會的目的。


然而那透過心靈感應來影響人民思想的看不見的力量,似乎完全不想讓這運動產生出政治結構,人民不斷說「we’ve got to get it together」,但事實證明完全不可能,心靈感應的操控者傳送著反駁的語句「we don’t neet to get it together. It already is together。」沒有人搞的懂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但聽來很令人心安,此外,當這個訊息在四處傳送時,社會運動已瀕臨消亡了,很少人在期待立即的革命、不論在政治上或精神上。


在越戰結束後次文化不再受到大眾媒體的青睞,我仍留在神祕學圈子一段時間,然後逐漸淡出,轉而專注在發展自己的通靈能力,我覺得自己已不再被需要,那時Neo PaganHuman PotentialsNew Age運動已在萌牙,產生了他們自己的領袖,發展著自己的技術。我看的更遠,相信六十年代的「過另一種生活」和七十年代的「另一種精神」,都只是真正New Age來臨前的序曲,而它還沒發生。到了八十年代初期,就在我個人突破前,我回顧了六十年代運動,才真正了解它是如此的成功,讓美國社會準備好迎接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精神革命。


在六十年代末期至七十年代初期,很多運動外的人冷淡的說:「這只是一股亂流,它終究會過去而回歸正常,除非,這些該死的嬉皮捅出大紕漏,導致政府垮台,國家變成共產主義或法西斯主義。」而同時我們這些身在運動中,而且頭腦清醒沒有完全瘋狂的人,則在一方面期待著烏托邦的實現,另一方面說著:「這不可能發生,大部份美國人仍然十分保守,反智,充滿物慾。舊體制不斷在強化而非弱化,共產國家的集權主義仍在破壞著和平的基礎。迷幻藥運動因藥物的濫用而腐敗,過量使用鴉片、安非他命、古柯鹼、巴比妥等,合法而有節制的使用藥物已不可能。」


由於如此,我相信經過六十年代後,舊體制會開始用武力打擊次文化,所有的運動「巨星」們將入獄或逃亡國外,運動中的參與者會被嚇的遠離,而其餘的我們-深度參與卻並非有名到被釘上的人,會轉入地下活動,等到風頭過後才再出現。


這是基於我對歷史的認知所做的推測,但它並未發生,六十年代運動並未挑戰舊體制,也沒被舊體制打壓,它只是愈來愈大然後就逐漸消聲匿跡。到了七年代末期,我明白了這是那些幕後看不見的力量的計劃,而且它是非常成功的。


六十年代的社會運動雖已消失,但它發展出的基本哲學觀,已大幅滲透至社會各角落,沈默大眾雖然沒意識到,但他們的思想和觀念已受到影響,大部份的美國人仍然說他們不喜歡嬉皮和嬉皮哲學,但很多他們自己的觀點已愈來愈接近次文化。


最重要的是人們逐漸變得和自己以往不同,而且是緩慢而平順的改變,一直持續到八十年代,而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但亳無疑問這改變確實是真的。


美國社會從六十年代結束到八十年代末期,面臨的課題和內部人士及外部人士預測的都不一樣,運動消亡而沒造成太多政治上的變革,迷幻藥仍屬非法,核武競賽和美國帝國主義仍然存在,雖然我們已從越南撤軍。從尼克森到雷根總統不是保守就是平庸,而自由主義名聲仍不佳。除此之外極度樂觀主義者,對六十年代運動所揚棄的激進悲觀的未來看法,(例如迫在眉睫的生態災難、經濟崩潰),和自我放縱的冷漠(雅痞哲學觀和許多New Age團體)仍感到樂觀。


然而這些表面現象被誤解了,西方社會到了1980年已和1960有顯著的不同,很多改變都源自六十年代運動,雖仍有種族偏見、貧窮問題、但現代的黑色人種面對的歧視比起前幾代已好了許多,數百萬個黑人在許多方面已能達到和白人的平等地位:教育、居住、中小企業、專業技能、甚至執行長層級等,擁有一定力量的工會,收入不錯的藍領工作。雖然公民權運動的主張是對的,還需要多的改革才能讓我們社會達到完全的種族平等,但亳無疑問的已有很多的進展,當我剛開始支持少數民族的平權運動時,我未料想到能活著看到這個多的進步。


在六十年代初,即使最邀進的作品也沒料到女權運動能有現在這樣的進展,最近二十年堙A女性在社會和經濟上取得的平等權比黑人更多,的確,仍有許多有待努力之處,但現在的年輕女孩比起上一代女性,確實有更多更好的機會。進步不僅是更高的政治地位,企業中更多的領導權,更值得注意的是家庭中更好的兩性關係。


從六十年代以來,在這個國家中有相當多的謬論,歐洲人一向認為美國人相對他們而言較無文化,在過去二十年中,主要的藝術和社會革新是先從歐洲興起,再傳播到全世界,但現在很多都起源自美國。


最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這些改變逆轉了歷史上社會革命的模式,在過去改變是先從政治和經濟結構中發生,然後才改變了民眾的法和行為,例如美國憲法和權利法案建立後,要花百年以上才讓大部份美國人民了解,當女性和少數民族受到不平等待遇時,國家不可能達到民有、民治、民享的目標。


這幾十年來社會變遷的模式已變,它先在個人思想和行為上發生,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大眾的意識已提高了,然後迫使政治和社會組織跟著改變。美國革命是由少數政治精英所領導,驅使現代化民主實施在一群還沒準備好的民眾身上,而六十年代以來很多的社會改變是來自一連串自發性的、草根性的運動,沒有強力的領導來迫使制度面的改變。


下一章將繼續討論我們文明進入New Age時,發生在社會和政治上的變革,但是從另一個角度,探討組織性的宗教在這些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6-8-3 23:50 編輯

第五章 宗教和變革


直到我在1983年突破,我對基督教和其它宗教的態度都是不明確的。在某個層面上說,神祕學家對宗教抱著疑慮是很自然的,在我們歷史上充斥著迫害、燒死巫師的事,我一直知道如果讓基本教義派掌權,或大部份美國人再度成為基本教義派,這樣的事即使在二十世紀現在的美國也還會發生,這種擔憂終身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但它總不是理性的恐懼。


現實上在過去二十年中,大部份美國人對神祕學家和其它宗教已更加包容,少數基本教義派仍然敵視我們,但當他們真的要迫害我們,即使基督教最大教派的牧師,如天主教、衛理公會、路德會、聖公會等,也會讉責這些迫害是喪心病狂,而維護非基督徒基於美國第一修正案的公民權利。


六十年代運動中的幾位朋友,視自己為虔誠的基督徒或猶太人,他們簡單地抛棄傳統教義中與次文化信念砥觸的部份,剩下的則融合進他們的生活中。例如他們會引用新約中的經文來支持次文化的愛與和平,還說出「耶穌是最早的一位嬉皮」這樣的話來(猶太人在這方面常表露出悔意,當年猶太人沒將耶穌視為神派來的先知和改革者,反而迫害他)


很多公民權運動的領袖也是基督教神職人員,從馬丁路德金、傑西·傑克遜、到一般社區,有白人也有黑人。同樣在反核運動中也是如此,大部份的這些人認為宗教信仰促使他們參加政治活動,也引用聖經來支持他們的意識形態。


我對宗教的曖昧態度的另一原因,是在宗教和神祕學間沒有明確的界線,很多的巫師認為自己是基督徒,即使我感到他的真實信仰和活動應是屬於神祕學家。這情形也同樣出現在諾斯替教派、基督徒馬格德林、基督教魔術師、猶太神祕哲學派等等身上。我和這些人相處融洽,就如同和神祕學家、異教徒、女巫、New Ager一樣。


然而我非常不喜歡六十年代中「耶穌怪胎」這些人,首先我不確定這些在次文化區的店面中四處傳教的長髮基督徒,什麼地方讓我反感,我的一些次文化圈中的基督徒朋友,突然間變成了「耶穌怪胎」類的人。他們的說法從「耶穌是嬉皮」「耶穌也喝酒,他怎會介意我吸點毒?」演變成「Get hight on jesus instead of pot」。做為一個通靈者,我必需承認在改變意識狀態上,藥物和精神體驗同樣有效,但只要我的朋友留在耶穌運動中一天,他們看來就更不對任何事情「act high」。他們也開始向我嘮嘮叨叨的傳教,最後他們不是脫離耶穌運動就是不再和我說話。


那些仍然維持「耶穌怪胎」的人,會逐漸脫離次文化,有晚我看到一些運動領袖在電視上的訪談,一切就明朗了,其中一人說:「我們基本上是一個救援行動,我們進入撒旦的領地解救罪人。」然後這個傢伙搖搖他過肩的長髮,弄弄襯衫繼續說道:「如果我們要穿上撒旦的制服來做這件事,那我們就這麼辦吧,讚美主 !


我很怕激進份子宣傳他們狂熱的伊斯蘭教義,包含反猶太主義、縱容恐怖主義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然而我一樣對一些猶太復國主義者對巴勒斯坦人的攻擊,聲稱穆斯林不配享有和以色列人同等的公民權感到不安。即使我花了多年來研究吠陀哲學,但直覺上仍然不喜歡克里希納,若問我為什麼,我只能說因為他們是吠檀多清教徒。和我一起工作的什葉派朋友吸大麻,學習性魔法,較像神祕學信眾,直到我達到突破後才了解,原來這些人(耶穌怪胎、猶太復國主義者、克里希納等)都有一個共同點,現在我把它稱做「基本教義派」(Fundamentalism),但在本書Part 2中他們有另一個名字。


在任一個宗教中基本教義派者和其它信徒間的基本差異,不僅是保守派在傳統教條下不願意改變,調整習俗以避免和外部環境衝突,相反的,基本教義派者從事社會和政治行動,改變社會以符合他們的價值觀,不管其它民眾是否願意。


諷刺的是現代美國基本教義派者稱自己為宗教和政治上的保守派,他們的哲學觀真的是激進而革命性的,他們想要橫掃社會和政治機構,試圖以行動來強行推動這些改變,有時甚至會使用暴力,然而他們稱這類右翼激進思想為「保守」來美化公眾形象。


由基本教義派者在背後支持的新右派聲稱「主張回歸美國傳統價值」是個保守運動,這是明顯的謊言,即使隨便的看看美國歷史就知道,這個國家的傳統價值正是自由。全世界的政客都引用美國憲法做為模範,來設計自由、民主的機制,開國元勳中包含了著名的自由主義政治思想家:Thomas PainePatrick HenryThomas JeffersonBenjamin Franklin等等,歷史也顯示美國社會和政治制度也穩定逐步地向左靠攏。


在我精神領域突破後了解到基本教義派者的思想到底是怎麼回事,和它的起源,明白了為何人們會容易將它視為「傳統」,即使它通常只是美國少數人的觀點。它是個非常古老且有力的思想體系,基礎是來自深刻的人類心理學及靈性和精神真實面的特性,它同時也是這世上大部份邪惡來的來源,我將在Part 2 中談到。


我對基督教和其它宗教的態度,在過去十年內更加曖昧了,一方面我看到了很多合作、寬容、透明的例子,例如有些聖地牙哥的神祕學家、異教徒和新世紀團體,從六十年代開始租用了非基本教義派教堂來舉行會議,還能和牧師及教眾們保有友誼,Aquarian Age團體的一些領袖甚至還屬於當地教堂議會成員,參加他們的慈善活動和公眾服務,這在其它大城市中也有同樣情形。


但同時基本教義派所控制的宗教電台和電視台,卻時常播放對Aquarian運動的誹謗,「所有非基督教的宗教活動都是魔鬼崇拜,所有參加的人都會被魔鬼附身。」基本教義派者的新聞也宣傳著,聲稱搖滾樂手對年青人潛意識洗腦灌輸撒旦主義,他們從事人體獻祭,特別是嬰兒。這些騷擾並不僅止於口頭而已,有幾個海灣區的樹林是異教徒常舉行戶外活動的地區,就常被破壞,在樹木刻上十字架,石頭噴上「耶穌拯救世人」等。


在同一段時期,基督教以外的基本教義派成了全球各地政治上的主要頭痛問題,大部份讀者應該都清楚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在過去二十年所造成的問題,伊朗革命衞隊對美國外交官的綁架,是雷根在總統選舉中擊敗卡特的原因之一。埃及總統Anwar Sadat被暗殺也是因他和以色列和談,為中東地區帶來和平的努力。也許最顯著的例子是黎巴嫩這個曾一度是伊斯蘭世界最進步繁榮的國家,卻遭到戰火無情的摧殘。


還有很多其它例子,基本教義派造成很多嚴重的政治問題,在基督教和其它各種宗教中都是如此。


例如有些在美國被稱為「右翼敢死隊」的團體,其實是南非的天主教基本教義派祕密會社,僅僅在那地方的基本教義派運動中為人所知,那是個小型運動僅局限在中上層社會,但卻是多年間影響南非政府走向右派法西斯專政的主要影響力。這運動比起天主教左翼運動,更少受到美國大眾的注意,天主教左翼運動是因應右翼基本教義派而在這國家貧苦大眾中興起的,也是南非目前有力的一個政治力量。


Moonie」邪教在美國吸引了大量群眾,傳教時以饑餓、苦力勞動來扭曲、違背教眾個人意志,而Rev.Moon自己也因逃稅而多次進出監獄,這些都對Aquarian靈性運動造成一點影響,因為大多美國人不知道「Moonie」和Aquarian靈性運動一點關係也沒有。


Moon的統一教教義,是基督教基本教義和一些佛教、東方宗教元素的混合,和Aquarian運動是對立的,這個從南韓進口的宗教未對美國造成傷害的主要原因,是我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基督教基本教義運動,那更合我們的胃口也較沒那麼怪異。然而Moonie和幾個類似的邪教團體對南韓政治有重要影響力,也是這國家擺盪幅度這麼大到右派極權的一個原因。


錫克教徒和印度教徒中的基本教義派,是甘地被暗殺的原因之一,而它們之間的血腥宗教戰爭也從此展開,我確定最糟的情況還沒來。南非種族隔離的基本原因之一,是大量的非洲人是屬於新教的基本教義派。原教旨主義要為大部份黑人國家中的壓迫和極權負責,伊斯蘭、基督教、Vendanta和各種部落信仰都參與其中,猶太教中也有基本教義運動,迫使以色列政府更具侵略性並成為擴張主義者,使得要在中東達成和平更加困難。


這些只是少數例子,呈現世界性的宗教基本教義運動如何破壞了人類文明的進程,最重要的一點是很難看出他們的活動到底是對何方有利,真到我突破了,我總結此類活動是基於一種瘋狂,一些宗教上的狂徒痴迷於「取悅上帝」,期待得到「永恆的幸福」,或死後得到額外的獎賞,以致完全與世界的真實脫離。然而我一直沒找到答案,為何這些宗教狂徒會對人們做出這些事情。


清教徒基本教義派的反動哲學,總是讓自己處於和宗教及政治自由派的衝突之中,自從70年代末起,新右派努力要掌握政治權力,我注意到自由主義的反彈漸漸出現在基督教中,直到最近,只有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派看來真的蓬勃發展,並且


狂熱。這個國家中大部份的基督徒是自由主義或中間份子,從政治上和宗教上的角度來看都是如此,但他們對於去改變他們也是十分保守的。


本世紀大部份時候,基本教義派是美國基督徒中惟一全力使用組織性宗教中固有的精神力量。大部份的美國人看到「魅力的佈道者」「宗教狂熱」「信仰療法」「奇蹟」這類字眼,心中想到的都是基本教義派,基督教的自由主義派傳統上較關心社會和政治議題而非精神力量。


這情形最近開始改變,城市的新教教會現在像基本教義派一樣強調精神力量,但仍然是自由主義式的。教會中通常有女性牧師和不同種族的教眾,很多人努力向同性戀者、女權主義者、迷幻藥使用者、政治激進分子傳教,這些被基本教義派所排斥的人。


從我突破中學到的資訊,我現在對基督教革命性運動的觀點,仍然是曖昧不明,我欣賞他們將社會和政治理念注入其中,但這些人仍然在純精神和心靈層面做著一些危險的事。


他們的本意是好的,但他們公開對抗的精神力量,在當時是遠強過他們太多,更糟的是他們對自己在對抗的對像完全認知錯誤,我將在Part II 說明此事。


在突破前我個人對神佛的信仰和我對其它組織性宗教的態度一樣模糊,我通常自視為異教徒,因為我精神上模糊的覺知到在星光層有一些精神力遠超越一般人類亡者的存有,我假設這些就是宗教上的「上帝」和「魔鬼」,它們藉由對人們的心靈傳話和感應,對人類歷史發揮重要的影響。


然而我不願對任何異教徒領域虔誠,因我直覺上就不喜歡任何形式的自然神論,不論一神論或多神論。我知道上帝之類的存有的確存在,但和我沒什麼關係,它們太任性而自負。相反的,當我和星光層心靈溝通時,我專注在和靈體們建立工作夥伴關係,它們說自己並非神佛,而是地球上的原住民。有些曾指導過我的靈體說,他們前次的存在並不在地球,而且他們是people而非gods。我和靈界導師間的關係,從我孩童時期首次感知到它們時,就對我非常重要,但和我與神佛及其它上帝之間的關係大不相同。我們是平等的朋友關係,不會違反我的個人意志,多半是建立在彼此交換意見,或一起達成政治上和道德上的目標,而且從不懷疑我的靈界導師會因彼此意見不合,而做出傷害我的事。


而和神佛及上帝之間的關係較像是奴隸而非朋友,上帝發出命令而信徒服從,更糟的有神論者基於假定上帝的動機是人類無法了解的,因此不能懷疑。我很不喜歡在地球上的極權主義和家父長作風,也不喜歡和任何靈體有這樣的關係。


另一個我不認同所有宗教基本學說的主要地方,是關於死後的生活。輪迴是我的整個靈界信念中非常強烈相信的事,這就讓我和猶太-基督的基本觀點相左,它們的基本觀念是人只在世上活一世,然後就永遠活在天堂或地嶽中。(少部份基督徒和猶太教徒相信輪迴,一小部份人也努力將此觀念融入他們基本理論中,但主流信仰仍不是如此。


從這點上看,似乎我應認同東方宗教的基本觀念佛教、吠檀多等,因為它們包含了輪迴,但我在仔細研究了數年後,得到的結論是,它們傳統的關於死後生命的宇宙觀,和猶太基督教觀點,幾乎是相同模式,只有微小差異。


東方宗教的主要信仰,主要衍生自古代吠檀多(包括現代數百個印度、佛教教派、耆那教、錫克教和一些其它教,共十億以上的信眾)都以神對靈魂的道德審判為核心,靠神的恩典來救世,和猶太基督教相同。很多西方人不了解這點,因為他們對東方宗教的知識來自書本,把東方神祕學和宗教基本理論混淆在一起。


東方神祕學有高度的發展,也未被東方主要宗教領袖所否認,不像西方那樣,然而將二者視做相同卻是錯的,它們是二個不同的信仰系統,二個不同的族群。東方神祕學家,像西方神祕學家一樣,總是極少數與大眾疏離的人。在西方神祕學家受到公開迫害,他們活動被政府所禁止。在東方則不然主要教派常負責傳道的和尚和尼姑,是非常虔誠的從事神祕學活動。


然而即使東方神祕學大師瑜珈、密宗、禪師,通常顯得的聖潔、精神層面先進,卻只有很少信徒會模仿他們的信仰和行為。東方和西方的神祕學家都在追求精神面的成長,而主流宗教的信眾則是尋求神的救贖。像瑜珈、密宗、禪師等試圖去強化和開導人們的靈性,就像經由身體的鍛練可以得到力量和活力。傳統的西方神祕學也是在教導同樣的東西,只是名稱不同,例如占卜,精神治療,魔法儀式,煉金術等。


了解這些活動的關鍵是,讓身體、智力、感情層面的活動,全然處在意識的控制下。他們試著幫助一個人的靈魂,使用不同的心靈感官和能力來學習精神世界的實相,換句話說,基本假定是個人可以經由自己的努力而成為聖賢,就像每個人都能經由學習而成某種專業人士,這是純然人性化的觀念,經由精神和心靈的進化,而達到完美人類的學說。


西方二者主要宗教體系的觀點,和上述完全相反,人類精神面天生低劣,惟一能讓人們進步的方法,是取悅上帝,以得到它的恩寵,至於要如何才能得到恩寵,東西方不同教派有不同方式,但通常是不斷參加它們的宗教活動,和宗教儀式。



下面三章描述一些我以前的一些觀點。

TOP

HI erwincdw: 這幾章翻譯的真好! 感謝! 受益良多!!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回復 7# andmusic

謝謝,神祕學中有些觀念和名詞我並不懂,有時會依自己所知揣測來翻,難免有錯誤。有時會附上原文,有時又忘了附。

同學們若覺得有些觀念看起來不通,可能就是翻譯的問題,可在這塈鋮鴙鴗憛A參照來看。


http://selfdefinition.org/colin-wilson/Colin%20Wilson%20-%20War%20In%20Heaven.pdf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6-8-1 17:20 編輯

第六章 偏執之路Passport to Paranoia


在八十年代初期,我很努力去找出那似乎在持續增強的,影響社會的靈界力量來源,當我開始有系統地閱讀相關作品,小說及非小說,我發現了幾個一致的模型。最明顯的是在六十年代運動中的「偏執」,這並不是心理學上所說的精神疾病,那種是包含了無法控制的,對想像中的危險的恐懼感。但我理性做出的結論你不會喜歡,雖然無法證明,但大部份這類六十年代運動中的「偏執」,是集中在來自政府和個別人士,針對反主流文化的騷擾。本章所討論的「偏執」,大部份是指一個似乎用心險惡可怕,操控著人類歷史方向的未知力量。


我剛開始是重新檢視Charles Fort的研究成果,現代研究不可解釋現象的先驅。從「Book of the Damned in 1918」此書開始,他是第一個出版對許多奇異現象的明顯易見的見解,例如他說很可能在飛碟和UFO被發現前,地外生命體早就藉由太空船來訪問過地球了,他也推測訪客可能也包含了來自未來,或其它維度的生命。


Fort沒有像五十年代UFO研究者那樣假定,這些訪客僅是來從事科學探勘,而是推測它們有自利的目的,他說:整個歷史上,特殊的人一直不斷接收到不明來源的訊息,暗示這些事幫助形塑現代文明。我假定他指的是「祕密會社」,和十八世紀的共濟會及玫瑰十字會,但他對這些主題的描述都十分模糊。


Fort的推測以負面居多,他認為「我覺得人類像是某人的私產」,他更進一步推斷,這些「業主」在地球上有合作者,他們是教派或某個組織,功能是像牧羊人那樣放牧我們。他最糟的比喻,是把我們比做家畜,暗指那隱在暗處的業主,也許把我們當成食物或實驗對象。


Fort同時的H.P.Lovecraft作品,則比較有趣和擾人,他的恐怖故事中極度怪異的怪獸,讓讀者看來感到好像是真的,好像作者真的相信故事本身一樣。他故事的主軸是主角都被惡魔、超人類「強大的古老種族(Great Old Ones)」所迫害,有時候它們被描寫為物質生命體,有著像章魚的身體,有時則被描寫成無實質肉體。Lovecraft經常用「藏在夢堛漲漱`邪神(Dead Cthulhu lies dreaming)」這個詞來描寫它們。


他故事中的主角都是科學家或神祕學家,刻意或不小心釋放了某些被囚禁的「強大的古老種族(Great Old Ones)」,通常是背誦了某些魔法書(例如死靈書Necronomicon)中的咒語。一旦釋放了,邪神和他夥伴通常會吞噬了這個不幸者的身體和靈魂,如果它們留在地球很久,會造成那區域中出生的嬰兒像是畸形的怪物。


Lovecraft故事中比一般恐怖小說更可怕的一點是,它沒有英雄主義的快樂結局,沒有驅魔師來對付惡魔,沒有范赫辛來刺穿吸血鬼的心臟,相反的在故事結尾,主角不是死亡就是發瘋,留給讀者的疑惑是那些「強大的古老種族(Great Old Ones)」是否仍逍遙在世間,是否有一天會毁了世界。


這些病態的恐怖小說和精神層面、神祕學的知識有什麼關聯嗎?在故事情節上沒有,然而任何擁有通靈能力,能常態性從靈界接受通靈訊息的人,都能從這些恐怖故事的細節中發現令人不安的相似性。有些在星光層中接觸到的邪靈,表現出和Lovecraft故事中「強大的古老種族(Great Old Ones)」同樣的思想,而很多發展程度較低似乎無法適應死後世界的「失落的靈魂(Lost Souls)」,聽來就像是故事中倒霉的受害者。我的結論是,Lovecraft就像Shaver一樣,從和靈界的通靈中得到這些故事中的資訊。


最重要的問題仍在,到底是誰經由通靈管道,向LovecraftShaver傳遞這些嚇人的故事?從他們的故事中我找不到答案,我沒有可參照的資訊和理論架構,FortShaverLovecraft都沒有建立起有用的理論,可以解釋這些資訊。


最近另一位富有想像力的作家William S.Burroughs則較有幫助,雖然他的名字在大眾的心目中,是混亂、前衞的代名詞,是垃圾和瘋子,他的作品較易閱讀,也包含更多我所需的,關於靈界陰謀的有用的知識,貫穿在他書中的一個重要主題是,有神祕的組織在操控著人類歷史。Burroughs推斷並非所有的神祕組織都屬同一陣線,雖然他也從未透露出有多少派系參與其中,及它們的理念是什麼。但他不斷的暗示有些神祕組織是外星生命,或可能來自其它維度。


Burroughs也清楚地說出,它們主要目的之一是編程每個地球人類的大腦,操控人類的情感和思想,朝著它們期望的路線前進。他大部份的書中描述此事是在物理層面嚴格地進行,經由暴力、恐嚇、賄賂、或直接強迫勸說。迷幻藥像LSD,或海洛因也被這些神祕組織廣泛使用來改變人們的意識,來連結到其它的操控機制上。書中經常提到心電感應和其它精神力量,但描述通常都很模糊。


他的「有自覺的代理人」和「無自覺的代理人」概念,似乎解決了一些陰謀論和心靈控制的矛盾。我發現組織能在不同意識狀態中轉換是個很有幫助的想法。一個簡單例子說明「有意識的組織」是如何運作,可以參考真實世界中的間諜。例如一個低階CIA幹員的直屬上司是個雙面諜,這位雙面諜遊走於兩方,也許和某一方較親。但第一位幹員處境全然不同,他接受上司命令行事,也在扮演著雙面諜的角色,但自己卻並不知情,即使用測謊儀來檢驗,他也是忠於CIA的,但他的行為卻可能傷害了自己組織的利益。


Burroughs用比這更複雜的權力結構,來描述那些操控人類歷史朝向不同方向的陰謀。大部份的組織都是屬於無意識的,也就是他們並不知道下命令的到底是誰,最終的目標是什麼,他們只是照命令行事,或拿錢辦事,或出於恐懼,或不可解的原因。


另一方面Burroughs故事中許多組織是有自覺的,他們相信自己是為某特定組織或目的辦事,然而這些有意識的組織也常陷入和前面提的不幸的間諜同樣的困境,讀者有理由懷疑他們所效忠服務的組織,是有意讓他們如此的。


我使用這觀念取得不小的進展,當大部份人談到陰謀,他們以為執行者知道陰謀內容是什麼,而且認同它。這表示陰謀大致上符合執行者的動機和利益,但在我對負面陰謀的研究中卻發現,它很少符合執行者的利益。


這媮|出幾個例子來說明Burroughs的風格和主題,第一個例子是來自他的第一本書,1959年的Naked Lunch


Naked Lunch is a blueprint, a How-To Book…..How-To extend levels of experience by opening the door at the end of a longhall…..Doors that only open in Silence into vast, other planet landscapes………Naked Lunch demands Silenct from The Readers.Otherwise he is taking his own pulse……There is only one thing a writer can write aboutwhat is in front of his senses at the moment of writing……..I am a recording Instrument……The Word is divided into units which be all in one piece and should be so taken, but  the pieces can be had in any order being tied up back and forth …..This is Revelation and Prophecy of what I can pick up without FM……Chicago calling ……..come in please.A mighty wet place, reader…….Possession the call it……The Answering Service…Wrong ! I am never here …..Never that isfully in possession, but somehow in a position to forestall ill advised moves….Patrollingis , in fact, my principal occupation ….. What Are You Doing HereWho Are Your….You were not there for the beginning.You will not be there for The End….Your knowledge of what is going on can only be superficial and relative….most of them don’t want to know….andyou can’t tell them anything


下面是另一些從他最近的書「The Place of Dead Roads(1983)」中摘錄下的片斷:


Kim Carsons does he existHis existence,like any existence, is inferential….the traces he leaves behind him….fossils….fading violet photos,old newspaper clippings shredding to yellow dust….And this book.He exists in these pages as Lord Jim,the Great Gatsby, Comus Bassington,live and breathe in a writer’s prose,in thecare,love, and dedication that evoke themthe flawed,doomed,but undefeated, radiant heroes who attempted the impossible,stormed the citadels of heaven,took the last chance on the last and greatest of human dreams,the punch-drunk fighter who comes up off the floor to win by a knock-out, the horse that comes from last to win in the stretch ,assassins of Hassan I Sabbah,Master of Assassins,agents of Humwawa,Lord of Abominations,Lordof Decay, Lord of the Future,of Pan, God of Panic,of the Black Hole,where nophysical laws apply,agents of a singularity. Those who are ready to leave the whole human comedy behind and walk into the unknown with no commitments. Those who have not from birth sniffed such embers, what have they to do with us Only those who are ready to leve behind ererything and everybody they have ever known need apply.No one who applies will be disqualified.No one Can apply unless he is ready.Over the hills and far away to the Western lands.Anybody gets in your way,KILL. You will have to kill on the way out because this planet is a penal colony and nobody is allowed to leave.Kill all the guards and walk…..


Ghost wirtten by William Hall, punch-drunk fighter,a shadowy figure to win in the answer,Master of Assassins,Death for hiscredentials,Lord of “Quien Es”Who is itKim,ka of Pan,God of Panic.Greatest of human dreams,Quien EsThe horse that comes from there,who is itLord of future son, does he exist Inferential agents of a singularity, the fossils fading leave the whole human comedy shredding to yellow dust…Unknown with no commitments from birth. No one can apply unless he breathes in a writer’s prose hills and faraway Western Lands…Radiantheroes,storm the citadel ….Kill the last guards and walk. Guns glint in the sun,powder smoke drifts from the pages as the Old West goes into a penny-antepeep show, false fronts, a phantom buckboard…The Lords have lived here since time began. To go on living one must do things that you Earth people call ‘evil’.It is the price of immortality…I cannot save your companions…they are alreadydead….Worse than dead. They are already eatenbody andsoul.


(這二段文學意味比較濃,我翻不出來,請同學們幫忙)


John Keel是另一個作家,他的觀點乍看之下顯得偏頗,但對我的突破卻很有幫助。他是個UFO研究者,聲稱六十年代神祕的「黑衣人」以政府幹員姿態出現,威脅UFO目擊者不得談論他們的經歷。他書中的一個主題是說,美國政府和世界其它國家政府,刻意阻擾民間的獨立UFO研究,全力掩蓋UFO真相。


我同意UFO真相被掩蓋,有些民間研究者受到騷擾,但不同意Keel的看法,說政府已有確鑿證據證明外星人的存在,我從相同證據中得到全然相反的結論,因為以我一個政治激進份子長期以來的經驗,現代西方政府對人民的疑懼,就跟人民害怕政府一樣多,我想政府的掩蓋是出於掩飾自己的無知,而非掩蓋真相。


我同意Keel另一觀點,政府和軍方總是對大眾說謊,聲稱都因缺乏實質證據而停止了所有的UFO調查。官方的記錄清楚顯示,軍方和各種情報機構,從1948年起就十分認真的調查UFO,一直持續至今。這些官方的調查有什麼進展?我推測官方的資料大致和民間的內容相同,只是更多了官方用語。


我相信如果政府真有明確的UFO資訊,它應該早被揭露出來了,就像Daniel Ellsberg揭發五角大廈文件一樣。但我也相信官方的調查應能找到一些證據,讓他們相信在UFO現象背後藏著某種重要的真相,所以調查一直持續著,政府掩飾著,以免被人民批評花了大筆預算,卻沒有一點成果。


1975年「The Eigth Tower」書中Keel有個結論,UFO接觸報告和強烈的宗教及神祕學經驗間,有著共同的來源,例如和上帝、天使、魔鬼的接觸。他假設這些事件的原因出於自然現象,他稱為「Superspectrum」,他這觀點看來略似於Jung的「人類具有集體潛意識」觀點,但他更深入這概念中。Jung設想集體潛意識只是存在於每個人潛意識中的一塊資訊,使得所有人思想行為都相類似。


Kell更深入這概念,假設Superspectrum有現在科學界尚不了解的特殊型態物質和未知能量,他借用神祕學領域的一個概念來描述此現象,但這看來只是用另一個方式來描述「靈體和精神力的力量」。然而他的結論並非指Superspectrum是一個或一群生命,不是神祕學家常講的上帝、惡魔、或靈體,而只是一種自然界的現象,像是「類電腦的智能」。下一個我將討論的作家,延著這路線探討的更深入。


在「偏執之路Passport to Paranoia」這章中討論Jacques Vallee的研究,在某種意義上是對他的侮辱,因為他對UFO的研究總是理性而科學的,但他在六十和七十年代的書中,顯示了一個模式,符合我在這章的討論。當Vallee在六十年代開始研究,他的假設是UFO為一物理現象:是外星飛船或地球上的飛行器。然而在1969年他出版了「Passport to Magonia」,在書中勉強地承認很多目擊、近距離接觸事件,類似於宗教及神祕現象,更甚於實質的物理現象。他不情願如此,但若要維持科學的實證精神,從他得到的資訊卻中,卻不得不做出這樣的結論。


在調查過上百件這類案件後,Vallee的結論是早期UFO研究者駁斥那些UFO接觸是騙局或幻覺,是因他們缺乏真正的科學精神。專業心理學家用來檢驗接觸者的方法包括:測謊器、催眠、吐真劑、和各種精神分析的技術,結論是他們並非說謊,也不是精神妄想症。Vallee也發現接觸者遍佈全球,無關他們的知識背景和個人特質,都從「太空種族」收到相似的訊息,也都經歷了相似的人格改變。這使Vallee得到一個結論,和UFO的第三類接觸並不全然是心理現象,有其客觀因素在。


然而他在第三類接觸事件中並沒有找到足夠的細節,讓他相信接觸者真的和外星人相遇,或進入過實體外星太空船。相反的,很多接觸者描述的內容反而類似神祕學中的心理和精神現象。這可以有個更深入的解釋:Vallee是著名的電腦專家,他不想讓自己辛苦在科學界建立起的名聲,被現在研究的神祕學和宗教現象所破壞,所以為了避免公開談到通靈、心電感應、靈體等名詞,他發明了自己的術語來描述相關概念。


Vallee的研究更進一步,他逐漸形成的概念是,第三類接觸表示某種良性力量對人類事務的干擾,他在1975年出版了「The Invisible College」一書,書中敘述更多案例,UFO接觸者的精神被重新編程,也列出數百年來類似與「神祕訪客」接觸的證據。他提到祕密的陰謀者可能透過十七、十八世紀的共濟會和玫瑰十字會團體,影響了近代科學的發展及政治理論。


書名「The Invisible College」是用來描述某些祕密團體,但他並未強調這名詞主要是神祕學家,用來指稱那些透過精神力量和宗教儀式對人們洗腦的祕密團體。他假定Invisible College是用和現代行為心理學類似的方法,用心理學方法操控心理狀態。


The Invisible College」也對UFO接觸者精神被重新編程的事,做了一些有趣的推論,例如,大部份人認為自己是被高等力量所選中,扮演著推進人類文明的某種角色。她們看來充滿希望、樂觀、和創造性的能量,展現出信心,相信接觸者將協助「宇宙兄弟」領導人類進入一個新紀元New Age,地球將在宇宙和先進文明間佔有一席之地。


接觸者的想法中的某些特質,我是再熟悉不過了:世界和平、宇宙間的兄弟之情、社會公義等等。他們也談某些六十年代次文化中的觀念「意識擴展」,特別小心避開迷幻藥和嬉皮的爭議,而達到意識擴展的目的。這對我而言很明顯的是「水瓶座時代訊息」的另一種變貌,用太空旅行的外星人、銀河文明等名詞,取代次文化中的用語。


到了1979Vallee出版「Messengers of Deception」時,他顯然改變了對UFO的意見,而接近John Kell在「The Eighth Tower」中的看法,Vallee顯得特別對神祕陰謀者插手地球事務,試圖藉由對個體精神編程來改變人類歷史,感到幻滅。他比以前更加確定陰謀的確存在,但從認為對方立意良善,轉變成讉責對方為惡魔。


他描述許多UFO接觸者建立起邪教,類似極權的宗教,其中有些領袖聲稱「民主是過時的」,成為教派中的暴君。有些在社會和政治上,像是傳統基本教義派那樣採取反動的立場。其它還有人聲稱接觸者是「較高等的種族」,有外星人的血脈,這讓人想起納粹。Vallee對於這些教眾照著「宇宙人」對教派領袖的傳話來生活,而不是依自己的想法而過活感到不安。


Messengers of Deception」包含著一種對整個UFO和接觸者的邪教現象的解釋,和KeelSuperspectrum類似。


「我相信在我們週圍有個系統,它超越時間和空間,我相信人類的知識有能力了解這龐大的真相,我推測有某些人類已了解它了,也已介入UFO接觸的各個面向之中。」


Vallee不知道這些人是誰,只知它們不像是實體的外星人或超人,他推測它們也許是政府情報幹員,特別是CIAKGB,或是外星政府的陰謀執行者,如「光明會」,不論它們是誰,他不喜歡它們。


然而在八十年代Vallee再度改變了他的看法,承認藏在暗處的操控者有不同的派別,有些善的,有些是邪惡的。改變的主要原因是他開始與Robert Anton Wilson一起工作,他多年來就是持著這樣的「正/邪」概念,我將在下章討論。

TOP

回復 8# erwincdw


    HI erwincdw:  你能翻譯或願意翻譯就已經很強了,自己受益,讓別人也間接受益, 真心感謝!    翻譯很吃腦力 加油~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6-8-16 19:37 編輯

erwincdw 同學挑的翻譯材料,都是難啃的骨頭(這次及上次的菲立普科索),一看就知道翻譯的幸苦,
上回是大量的科學名詞及解釋觀念,這次更爲艱深,更挑戰,同學們需要更用力的思考。

非常感謝,並引頸期待後續,不過請一次不要貼太多章,否則我頭腦會爆掉說 ... 哈!!

基本上,我是把研究粗分三大類》這主題該是第一類。
意識觀 - 主觀/星光層及其上
宇宙觀 - 星際政治/外星文明
地球觀 - 地球政治/陰謀/外星干預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6-8-17 04:45 編輯

第七章 看不見的戰爭 The Invisible War


本章將討論許多書中提到的,發生在操控人類社會的幕後派別間的「看不見的戰爭」,從Robert Anton Wilson開始。在我看來,他的最有用的概念就是與Robert Shea合寫並在1975發表的書:「Illuminatus」光明會三部曲。這三本書表面上看來是前衞的政治寓言,以光明會和陰謀論做為媒介,來探討作者心中的理念:自由與極權。三部曲的政治內容使它成為標準的現代文學,但陰謀論部份的內容卻值得認真看待。


Wilson原本是位歷史學家,做了幾年認真但零星的光明會相關課題的研究,只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所以三部曲包含了夠多的陰謀論資料,來填滿這幾本非虛構小說的頁數。然而既然陰謀論被含在內容堙A自然充滿了諷刺和病態的敘述,讀者很難區分出作者何者是認真的,何者只是大放厥詞。


1977年在Cosmic Trigger中,Wilson解釋寫作光明會三部曲的原因和過程,承認自己也不能完全清楚何時是審慎推論,何時僅是記下瘋狂的想法。他在寫這三部曲時,有使用迷幻藥,用多種不同的神祕學作法,例如性魔法、冥想和儀式等等。這些作法都增加了精神力,他的許多概念和結論,可能是透過心靈感應收到的資訊,而他自己並不承認,或甚至並不了解。


Wilson對於操縱人類歷史的隱祕團體的推測,和Shaver、Keel、Vallee相似,但既然他寫的是小說,他就不必注重內在理路的一致性,三本書中的不同章節都發現了光明會的真相,但卻都自相矛盾。


有些對光明會的描述,和讀者們從陰謀論及無法解釋的現象之類的書中看到的雷同,另一些描述則和任何曾被揭露的真相或嚴謹推論都大不相同。Wilson假定「Lliogor」 (這名字來自Lovecraft’s 邪神神話)是操控人類社會及編程個人心智的知識和力量的最後源頭,它們是隱形的生命體,通常在另一維度隱身幕後,地表上執行陰謀的人,是從它們手中學得相關知識。


Wilson曾描述一個人如何轉變為「光明會成員」:


身為人類,如果應用適當的方法,是有可能轉變成仍具有感情的純能量體,不論是臨時性或常態性。這方法稱為「transcendental illumination」,要運用這方法的最可靠方式,需要犠牲大量人類的生命。


Wilson指的是Cosmic Trigger中的這段:「我已經合併進入Lovecraft神話中的一種變異的光明中。在此神話中邪神崇拜或其它祕密團體協助了敵對外星人的方案。我已把此主題和光明會關聯起來,並嘲笑這種幼稚想法居然還有人會信。」然而他接下來解釋了和Jacques Vallee合作的內容,而其它的異常現象研究者、多位不同的神祕學家都讓他開始考慮,這想法也許一點也不荒謬。


Cosmic Trigger也引用了Wilson 和Grady McMurty在1974年的一段談話,他是位神祕學家, Aleister Crowley指定的接班人,曾研讀過OTO和Order of the Golden Dawn的祕密知識,說過:


「告訴你我的想法,在那看不見的世界正在進行著戰爭(there’s War In Heaven),高等智慧種族,不管它們是誰,並不都是同一陣線。它們之中有些想鼓舞我們進化到更高層次,另一些則想讓我們卡在原地。


光明會三部曲中有項特點,在陰謀論和宗教間產生了連結:


「我必需告訴你,現在你的上帝只是Lliogor的一種面貌,宗教就是這樣建立的,他們在Yellow Sign教派中的僕人繼續維持運作。所有來自Lliogor的經驗都奴役著我們,啟示、預知和神跡,所有這些都是圈套….每個人類歷史上的宗教領袖都是Yellow Sign教派中的成員,他們所有的努力都在致力於欺騙,蠱惑和奴役我們。」


Cosmic Trigger中的另一重要主題是「神祕的天狼星」,現在很多人相信這是證明來自天狼星的外星人,在法老王時代即已造訪過地球的證據。我會在本書Part II對此證據提出另種解釋,這奡N不對Robert K.G. Temple的「The Sirius Mystery(1979)」的細節做討論,對我而言重點是Robert Anton Wilson和一些其它人,早在Temple開始寫作這本書的幾年前,就開始有意識地接收到關於天狼星的通靈訊息。


在1973年,Wilson收到簡短卻生動的通靈訊息:「天狼星非常重要。」幾乎同時,當時仍在獄中的Timothy Leary也收到一長串,來自地外生命的通靈訊息。Leary稱此為「星際種子的傳輸(Starseed Transmission)」,然後幾乎立即發表了Terra II(1973)。


Terra II似乎包含了一些未知團體認真地,和十分先進擁有靈性和科技知識的存有們溝通的意圖,但我完全無法了解這事,我的結論是此書可能含有來自先進地外文明的訊息,如果真的如此,那它對我或其它地球人而言不夠清楚,以致難以理解。


現在十年後我知道同一批地外生命為了WiH而對我口述的材料,與之前「星際種子的傳輸(Starseed Transmission)」傳給Leary的相同,Wilson的天狼星訊息也是同一來源。John  C.Lilly的「The Programming and Metaprogramming of the Human Biocomputer, and The Scientist:A Novel Autobiography(1978)」書中也包含了同樣來源的通靈訊息。這些靈性存有將在本書Part Two中做更多說明。


另一個幫我達到突破的陰謀論,被描述在Michael Baigent,Richard Leigh,和Henry Lincoln在1982年合著的書「Holy Blood,Holy Grail」中。此書的基本前題是中世紀聖殿騎士團(Knights Templar)知道耶穌和馬利亞是夫妻,他留下自己的後裔而遠離,他的後裔之後與許多歐洲皇室婚配,這神聖血脈可以一直追踪到現代。


我熟知這傳說,因這是諾斯替教派和其它基督教支派,數百年來神祕教義的一部份,而且很多神祕學文學都提過這點,但這主題從未引起我興趣,直到這本書「Holy Blood,Holy Grail」將它視為陰謀論嚴肅的分析,它讓我了解這傳說不僅僅是個宗教神話而已,它看來是真的,而且有其重要性。


此書追踪一個祕密社團郇山隱修會(Priory of Zion)從中世紀到現在的歷史,注意到它在十七世紀對聖殿騎士團、共濟會、玫瑰十字會,和西方社會演進的影響力。此書記錄了隱修會的存在,但沒有試著提出證據來證明耶穌離開自己的後代,這前題的正確性,作者更關心隱修會的身份和它對歷史事件的影響。而這也是為何此書對我的精神突破十分重要,它幫助我深入了解Invisible College是如何操縱西方歷史的進程。


Holy Blood,Holy Grail作者的主要研究重點的是郇山隱修會(Priory of Zion)成員,如同William Burroughs所稱是「有自覺的代理人」,他們對於耶穌後裔之事不論信或不信,但他們完全知道此事為他們在神權文明時代中帶來的政治力量。我自己對此故事的反應是去分析更深一層,試著發掘出隱修會成員也未必清楚的,隱藏在故事背後的企圖是什麼。


這堿O我的一些推測。也許耶穌後裔之事只是一個掩護,為了防止人們去追查另一個更重要的祕密?也許郇山隱修會掌握了「Q Documents」(許多聖經學者認為新約全書內容來自這些已失落的文件)。也許這些都被某個祕密社團所隱藏,因為它所描述的基督教和我們現在所接受的,非常不同。例如它寫著耶穌從未自稱「是上帝唯一的獨生子」,而僅僅是個預言家,對現在基督教將產生多大衝擊?


即使聖殿騎士並未在耶路撒冷挖掘出真正的Q檔案,但看來他們曾訪談過猶太教和伊斯蘭教學者,發現基督教時代第一個世紀寫下的塔木德(Talmudic)文件,否定了耶穌的神聖身份。這可能讓他們編造出古文件,來證明是諾斯替教聲稱耶穌離開了自己後代,並否認許多基督教的教條。這份文件不論真假,都讓郇山隱修會掌握了政治操弄的有力武器。


他們藉由聲稱某位統治者擁有神聖血脈,讓自己成了王位製造者。用在對付其它國王和教會時顯得更加有力:有能力揭穿基督教謊言,讓西方社會陷入混亂。這些想法提醒了我,在Holy Blood,Holy Grail此書發表前十五年,數十本小說的主題都圍繞在Q檔案的現世,和陰謀家如何把它運用在政治上。Irving Wallace的「The Word」是最著名的一本,是否「Invisible College」運用通靈方式傳送相關內容,促成這些書的發表?如果真是如此,我並未在通靈中收到這些內容,這也可以解釋的通,因為我在讀過Holy Blood,Holy Grail此書以前,對此主題並不感興趣。


我發現當我精神層面突破後,這些推測都在正確軌道上,但還不夠深入。中世紀郇山隱修會的最大祕密,經由聖殿騎士被傳遞到十八世紀的共濟會和玫瑰十字會,是一種類似我將在Part II提到的宇宙學理論,我將用現代物理、心理學觀念來描述,在當時仍不存在這些觀念,所以郇山隱修會的版本當然是使用不同的,來自宗教和神祕學的詞句,但許多基本事實是相同的。這就是為何有些神祕學的書中斷言「最大的祕密揭露了上帝和人類的真相,及二者間的關係」。


Holy Blood,Holy Grail只是幫助我提昇覺知以達到突破的書之一,有一些玄幻小說也很有用,其中最好的是Doris Lessing的「Canopus in Argos:Archives」系列(從1979年的Shikasta開始),它把一般外星人干預地球事務的主題,發揮的十分徹底。她最棒的一個理論是,她根本不在乎書中理論是否一致,而是從有用的事實中推導並戲劇化各種不同的可能。


這段是摘錄自她的另一本小說「Briefing for a Descent IntoHell(1971)」:


雖然可能打擾到你,但我還是必需這樣做,我很害怕,再強調一次,這並不是像你離開一樣的關於你降落在地球的問題,你將失去你過去存在的所有記憶,你們最後都只能靠自己,也許孤獨一人,也許和同伴一起,但只有一個模糊的感覺,可能疏離的,迷失的,病厭厭的,沮喪的,無法相信被告知的工作的真正內容。你將會醒來,如同往常,但會有一段時間你將經歷像是從大病初癒,或從充滿有毒空氣中掙扎著跑進乾淨空氣中那樣。你們中的一些人會選擇拒絕醒過來,因為清醒太痛苦了,明白自己處璄和地球處境太折騰人了,你會像吸毒一樣,寧可沈溺下去。當你明白了自己只是在甦醒的過程,還有很多事需要完成。你將吸收足夠的地球人特質,成為不可信任的,陰沈的,多疑的,你將會像是在自己救生設備中溺水的人,在恐慌中猛烈的掙扎。


而且當你終於明白了自己真正的處境,從看清自己沈淪了多深的羞恥或尷尬中恢復,你將開始喚醒其它人的工作,你會發現自己在拯救溺水之人,或是在一場大瘟疫中的醫生。溺水之人需要被救,發瘋的人間歇性的瘋狂,看待救他的醫生像是看待敵人似的。


所以,朋友,就這樣了,這就是我給你的訊息,會很艱難,你能想像的到,每一步都很艱難。


就在我突破前,重讀了一些舊時的科幻小說,這堿OColin Wilson 1967年的「The Mind Parasites」摘錄的一段:


我們現在有了關於寄生者起源的重要線索,它們無法離開人體而存活,因為它們也就是人類,而這帶來了全新的知識。當我必需和它們交談,「人類並不孤單」,我了解自己的意思,但它的弦外之音我並不清楚,我說著權力的來源,意義,和目的。現在我更清楚明白地了解,我們並不孤單。我們已加入了宇宙警察,以及其它人,我們現在已能和其它人用意念立即接觸,就像我們送出一個訊號,立刻就有數百個人接收到,立刻用訊號傳遞回給我們。最近的接收者位於約四十億哩遠,來自Proxima Centauri星系的一艘巡航飛船。


並不僅是主流媒體上的前衞作家寫的幻想小說,為我突破提供了幫助,在過去十年中寫的數百本科幻和幻想小說,都有一些段落包含了了有用的材料,這堿O真正的現代科幻小說中的一個例子(1983年Mystery Walk by Robert R. McCaramon):


它為什麼恨我們?


因為它是個貪婪的野獸,食用恐懼來讓自己更強大,它像豬在槽內大快朵頤般食用人類的絕望,痛苦,困惑等情感,有時它會設下陷阱,而不讓亡魂從這世界逃脫。它寄生在他們靈魂上,如果真有地獄,這就是地獄了。但我們試著解救這些亡魂,解除他們的痛苦並做些有建設性的事,我們從那個能改變形體的野獸餐桌上偷走它的食物,把這些可憐的靈魂送走,讓那野獸再也抓不到他們。


很多過去十五年內寫給一般大眾看的神祕學的書,都含有類似的材料,Jane Roberts在這期間出版的Oversoul Seven and Seth也是一個例子,像最近的Ruth Montgomery and Brad Steiger一樣。


最後再舉二個明確的例子,第一個是1985年Carlos Castaneda的The Fire Within:


他們看見是老鷹恩賜了意識,老鷹創造了有情的生命,讓他們在生活中豐富了他們的意識,他們也看到了是老鷹在生命死亡時,吞噬了他們的豐富意識,有情生命只是藉由一生而生產了老鷹的豐富食物。


第二個是George C. Andrews的Extra-TerrestrialsAmong Us:


人類心靈的能量也許相當於其它維度生命的火箭燃料或可卡因,要從這個角度來看,否則人類歷史上不斷出現,發生在二個不同上帝的信徒間的亳無意義的戰爭,就沒有合理的動機了。我會解釋個人選擇崇拜哪個神,為何有如此非凡的重要性,因為藉著崇拜特定的神靈,一個傳送心靈能量到特定方向的通道就被建立。


我知道本章提到的每一位,還有其它人,都提供了很多有用的背景知識,幫助我了解在Part II中和靈界溝通的訊息。上百本書和文章都含有有用的觀點,這堨u是舉了少數幾個例子,而在所有的書中,那些有用的特定資訊,都像是獨立的訊息,夾雜在一堆無用資訊中。



我在研究這些材料時,持續從靈界導師那得到指導,這幫助我從中分辨出有用的資訊。我在本章所挑選的內容,是為了幫助讀者像我一樣了解那些資訊,下章我將談的更深入。

TOP

第八章  突破點 The Breaking Point


雖然幫助我達到突破的大部份材料是來自神祕學和不可解釋現象,最後幾年媢鴽痝怞野峈漕銋磟O心理學,行為科學,政治理論和哲學,以及自然科學史。其中某些只是該領域的一般性書籍,有些則是特定的,像是Colin Wilson的天文學史Star Seekers,還有Jeffrey Goodman關於人類演化的書The GenesisMystery


我在看這些書的過程中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既然已有很明確的經驗證據,證明輪迴和其它靈性現象是真的,為什麼沒有更多的科學相信?我知道大部份唯物主義科學家會質疑這些研究的調查方法並不科學等等。然而我愈研究歷史和科學方法,愈明白在唯物主義科學中真的存在著偏見,只要一遇到有關靈性現象的事實證據,就會拒絕承認。


如果讀者想要依我的線索自行研究,Colin WilsonStar Seekers是很好的起點,他提供了支持我論點的所有證據,雖然證據不全是他自己的。


唯物主義偏見似乎起源於十六、十七世紀,就像基督教中的新教改革,發生在大航海時代、現代國家興起等等。所有這些西方文明的改變,標誌著從中世紀到現代的轉變,都可以直接或間接關聯到在一般層面上,突然大幅提高的技術。


大部份技術革新本身只是微小的,但很多都是來自基層,像農夫、水手、藝術家等,而非知識份子。它們是實用性的,例如更好的犁、線束、車、水車、紡紗、,織造設備等等。它們包含火藥,光學鏡片導致天文望遠鏡和顯微鏡的發明,改進保存食物的方法,及其各種事物。這些匯合在一起,產生了歐洲社會深刻的人口、經濟和政治變革。


對歐洲社會突如其來的進展超過本書的範圍,本章的興趣主要在社會權力,由天主教會手中轉移至各種世俗機構的改變。當歐洲北半部成為新教,該區舊的宗教失去了對政府、經濟、教育、科學等等的控制權,轉移至各種社會機構手中。北歐的新教教會仍能發揮對社會的影響力,但已無法控制誰當國王、中小學和大學的運作、醫生和律師的認證、寫作及發行書籍等等,不再能像中世紀天主教會那樣大權在握。


歐洲南部仍在天主教會手中,新時代的興起也已削弱了教會對民間的控制力量,但過程是漸進的。天主教國家努力保有對社會和政治的控制權,這明白的寫在歷史書中,但教皇和天主教領袖的真正動機並不是那麼顯而易見。


一系列我稱為哥白尼妥協(Copernican Compromise)的事件,導致了西方科學唯物主義的偏見就是一個例子,很容易看出來有這個偏見,但很難得知為何如此。直到十七世紀前半葉教皇Urban三世因為伽利略支持哥白尼的天文理論而起訴他。此時歐洲科學家們還未能邁入研究自然的本質的範圍內,他們都被簡單的稱為哲學家,研究領域包含植物學、醫學、天文、星象、甚至儀式魔法。


個別的哲學家有時會因傳播違背天主教權威的理論而被迫害,甚至至死,但並沒有禁止研究現在稱為神祕學的領域,哲學家可以同樣自由的研究自然,與超自然現象,只要他們仍然是忠貞的天主教徒,不挑戰教義和教會的權力結構。


大部份天文學家也是星象家,醫生使用藥丸和禱告治療病人一樣頻繁,使用laying on of hands和醫治骨折、包紮傷口一樣自由。一個作家可以寫作寓言或各種關於魔鬼及天使的書,中世紀術士寫的書顯示他們經由性魔法、迷幻藥來發展他們的心靈能力,就像在化學中的實驗一樣,大部份這類研究都不符合現代眼光下所謂的科學經驗法則,但一旦將這些方法運用在研究心靈層面和精神現象,就和研究純物理現象一樣有效。


「哥白尼妥協」改變了這一切,在1600年義大利哲學家Giordano Bruno被視為異端而燒死,一般相信他是因支持哥白尼理論而受害,但這點並未在對他的指控中提到。他的確是哥白尼信徒,但教會處決他並不是因為他的科學觀點,而是他使用經驗法則來研究神祕學和宗教,他寫下Hermetic Magic的論文和哲學觀點,挑戰教皇的錯誤和無所不能的上帝。


哥白尼被迫害後數十年,被視為是科學上的勝利,而教會的勝利。教皇強迫哥白尼放棄自己的理論,但實際上卻讓他的觀點更受支持,然而讓我達到突破的第一步卻是了解到所謂哥白尼的勝利,只是空洞的表象。哥白尼不僅因他對物理和天文的貢獻而成為現代科學的奠基者之一,他也是造成今日科學界彌漫著唯物主義偏見的始作甬者之一。


很諷刺地根據他對自己的描述,他根本不是無神論者,而是理性的、虔誠的天主教徒,將宗教生活和科學研究完全分開。他的科學研究只針對物理現象,而他的論文指出了教皇在教義和現實上所犯的錯誤。當教皇Urban命令他接受天主教的太陽系模型,他拒絕的惟一原因是他認為教皇的權威應只限於精神領域,不應撈過界管到純物理領域,伽利略從未挑戰教皇對聖經在精神面的詮釋權,只是認為他身為自然哲學家,在物理領域不應被教皇所管制。


對哥白尼理論的爭辯全集中在對一條聖經上句子的詮釋,約書亞10:13描述耶和華在戰爭中的神蹟:「太陽停在空中」。從聖奧古斯丁時代以來,這句話被天主教會解釋為太陽繞地球轉的明證,奧古斯丁本身也是托勒密(另位埃及人)之後的一位主教,曾出發表過天文論文,認同以地球為中心的太陽系模型。


然而對伽利略而言,聖經上的那句話明顯只是主觀看法而非客觀描述,目擊者看到太陽停止移動停在空中,直接反應說了:「太陽停在空中」,這也可能是因為地球停止了自轉,和太陽停止繞地球轉,結果是相同的。伽利略從未懷疑聖經上這句話的真實性,因為它關乎到奇蹟,而奇蹟是超自然現象,不關自然哲學家的事。


伽利略依據仔細觀察行星在空中運行的軌道,斷言太陽才是眾星環繞的中心而非地球,這是爭議點。表面上Urban教皇贏了這場爭論,強迫伽利略放棄自己的理論,判處其永久軟禁,防止他再出版任何科學作品。


事實上伽利略那時已是個老人,回到自己舒適的郊區屋內,繼續自己的研究和寫作,隨後數年即過逝。他的下一部著作被法國外交官偷渡到義大利,在荷蘭發表,全歐洲的知識份子都支持他,Star Seekers記載Urban教皇不敢處決他,繼任者Bruno也不敢,因為他們知道這將大損自己的威望,削弱自己的權力。


我想Wilson這媬罊|了一點,Urban教皇可以把伽利略關在近處就近看管,並防止他再出版任何著作,而不會受到任何政治上的責難,他已經頂住了反對聲浪,公眾的抗議聲也將逐漸減少,因伽利略身體上並未受到任何傷害。教皇並未嚴加看管,也未嚴格查禁他的著作,證明教皇並未看重這個哥白尼理論的爭議,他懲罰伽利略主要出於公然挑戰教皇政治上和精神上的權威性,而不是因為科學研究。


教皇藉此向所有早期科學家傳出一個訊息:如果你只在物質世界研究你的科學,教會不會干涉。而Bruno則傳出此訊息的另一面:科學家一旦涉入心靈現象的本質研究,或發表了挑戰教會的宇宙學理論,將受到嚴厲懲罰。


我把這個沒說出口的默契稱為「哥白尼妥協」,相信它正是西方科學界唯物主義偏見的來源。在科學界和教會中從未公開討論過「哥白尼妥協」,似乎雙方都自然的接受它而卻沒有意識到它。教會仍在迫害使用科學方法的神祕學家,同時對一般避免涉入精神和心靈現象的科學家日漸寬容,特別是聲稱這類研究根本不可能的科學家。即使這類科學家的動機大部份是無意識的,在十六和十七世紀,愈來愈多科學家採用了唯物主義偏見的立場,萬一他們參與了神祕學和其它精神領域的研究,他們會以祕密社團的方式掩藏他們的活動。


如果只有這麼一個「哥白尼妥協」的例子,可以用二代教皇和二個科學家的個性差異來解釋,但我在這談的是一般的通例。「哥白尼妥協」是在一段長時期內,多代天主教領袖所採取的,對待數百位科學家及哲學家的態度。


我突破前讀的最後一本書是Jeffrey Goodman The Genesis Mystery1983年初期出版,某位科學家無形中研究的成果,公然違反「哥白尼妥協」,被學院派所排斥,但我它和原先對精神界實相的觀念相吻合,帶我來到了突破點。Goodman做為人類學家,有了驚人的正式證據,出版了三本受歡迎的書:1982American Genesis1983The Genesis Mystery1983We Are the Earthquake Generation,他的學歷十分有看頭,但他的書被完全忽視或駁斥為科幻作品,因為他包含了心靈力量,輪迴,脫離現實的靈界生命在科學假設中,這與現在科學基礎距離太遠了,但正是我面臨突破時所需的臨門一腳。


The Genesis Mystery指出達爾文的演化論不是嚴格的科學,也沒有被相關領域的主要專家所接受,相反的,它一直是被無神論者和唯物主義者用作宣傳武器,來對付教導靈性及地球上生命和人類起源的宗教和其它信仰體系。


Goodman展示了達爾文物種起源一書的共同作者AlfredRussel Wallace(很多科學史研專家認為書中理論主要是來自他),自己從來不是達爾文主義者,並不相信所有演化過程都來自一連串的意外,Wallace稱自己為務實的基督教徒,雖然他的信仰在今日可被視為「自由主義的基督徒」,他同時也是十九世紀時調查巫師運動(spiritualist movement)的科學家之一,而且認為有經驗證據顯示亡靈有時候真的能和活著的人溝通,雖然他對演化論的貢獻和達爾文一樣大,Wallace自己的意見是靈界力量有參與了隨機突變和自然選擇的過程。


GoodmanWallace一樣,把這概念叫做「干預主義」,干預主義者相信雖然大部份演化來自隨機突變,有些演化過程特別是人類的誕生是直接來自外部有意識的結果。Wallace把這干預者叫做「God」,很多現在的自由主義基督徒也這麼認為,但神祕學家和新世紀信徒(New Agers)則稱為靈體、宇宙智者。


現代西方社會大部份非嚴格唯物主義的人,對演化也持有類似的觀點,這些人包含了科學家和非科學家。除了頑固的基本教義派,大部份美國基督徒不認為宗教的宇宙觀和科學的演化理論有多大矛盾,他們簡單的認為演化過程是上帝用來創造人類和其它生命的方法,唯物的達爾文只是錯在認為演化是隨機的過程,而不知其實是由其它智慧生命所引導的。


The Genesis Mystery也指出有一定量的證據砥觸達爾文生命純然是地球上偶然發生的理論,統計學家用數學去計算或然率,結果都是相反,地質學和古生物證據顯示,演化在這段時間內的發生是難以置信的。所有唯物主義者的看法是:生命存在表示它一定來自某處,隨機演化的或然率那麼低一定是算錯了,當更多資訊被挖掘出來就能修正錯誤了。


然而隨著科學相關領域的新資訊日益增加─生物化學、基因、古生物學等等,反駁唯物達爾文主義的證據是增強了而非削弱,特別是現代人種在地球上的出現。最近化石證據顯示現代人種和多種前代人種幾乎是在地球各地同時發展,而這情形的或然率幾乎是零,而古生物學證據則是一年比一年更顯著。


大部份The Genesis Mystery集中在描述出上述材料的細節,Goodman自己的結論只出現在最後幾頁,他提到三種外部干預的可能來源:God、外星人、搭便車靈體(hitch-hiking spirits),我對前二種已十分熟悉,但第三種卻是發人深省的。


這堿O他對搭便車靈體(hitch-hiking spirits)的假設:


有些干預者為來自其它實相的靈體,到地球來體驗物質世界的性質。依這個理論,這些靈體訪客搭上了原始人身體的便車,來享受物質界的樂趣,諸如酒、女人、音樂等等,在多日的經歷過後,卻發現自己陷在物質身體中,惟一離開的辦法是經由死亡,但他們上癮了,許多堅持透過輪迴要再玩一次,然後再一次,再一次。最終了解到再也無法逃脫這惡毒的循環,有些靈體開始試著去變更人類身體,來創造出更好的物質載具,讓他們最終得以逃脫這誘人的地球體驗,這也許可以解釋以現代人的進步,為何仍視這二者為分裂的實相。


這個觀念意味著有些人的靈魂並非地球原生的,來自另界或另一星球,這觀念也在很多宗教神話和神祕學理論中出現過,雖然大多數說法都很隱晦難以明白。作者似乎不願公開討論這樣瘋狂的想法,但我依據自己前世記憶,總是覺得它似是而非,而且很多和我通靈的靈體都說它們前世也是地外生命。


閱讀Goodman搭便車靈體(hitch-hiking spirits)的假設,是我在精神實相上開始突破的基本原因之一,當他用那麼多篇幅來說明第一個人類靈魂可能是來自地球以外,開始化身進入史前人類身體,幫助創造了現代智人,我直覺的反應是:「對,這就是我此生一直在找的答案。」


這完全是個直覺反應,這觀念在我人生中的特殊時刻讀來是如此真實而明顯,然而當我開始分析這概念,我了解到現代神祕學和靈性研究提供了許多支持Goodman推測的證據,比他自己書中還多。靈體能導致原始人基因突變,以便進化成現代人類並非外表上看來那麼難以置信的,在最近三十年堙A很多不同的神祕學家和超心理學家都推測人類可能可以在亞分子層面操控自己的基因物質。


例如這個假設多年來已應用在解釋以精神力治療組織再生,將癌細胞轉化回正常細胞,由醫學專家寫的醫學文獻上有足夠多的證據證明精神力治療的真實性,而精神力治療的運作機制可能是來自心理動力學對DNA的運作,我傾向於接受此觀點,但還沒有找到用證據來證明它的辦法。


很容易擴展此觀念到包含以心理方法運作基因工程上,如果癌細胞的DNA能被心理動力轉變回正常細胞,沒有理由不能用在控制生物後代的基因突變上,我還不知道如何在不意識到這一點的情形下做到這點,但我亳不懷疑精神力治療是真的,同時也知道其它管道也證明了精神力控制基因的確可行。


有證據顯示國內動植物經歷的基因突變比野生的要快的多,很多新種正好是飼養他們的人所需要的,唯物科學家不想法推測為何如此,但他們自己的著作正好解釋了這現象,他們一直強調國內動植物基因的多樣化,同時在古代也具備,所有現代種類都來自選擇性配種來產生所需的物種,或來自混種,他們堅持國內動植物自然的基因突變極為罕見,但他們又用同樣的資料來反對這結論。


就像在人類和靈長類動物間有很大的遺傳差異,同樣的很多國內植物和它野外近親間也有很大差異,有些遺傳學家承認棉花、玉米和其它植物的染色體結構,有人工的斧鑿痕跡,像是這些種要的作物是使用野生種的基因加工而成。


UFO調查者斷言這是古代宇航員造訪地球的證據,那些科學家卻用一個不可能的理論來提出答案,他們推測這種基因改造過程,可能是由病毒把基因材料從一種生物帶到另一種生物。現在在運作機制的層面上已證明可行,但仍未能解釋為何一種無用的野草會轉化成人類有用的食物?自然選擇不能解釋,因為食用作物在野外幾乎是絕跡的,即使最原始的農耕也需原住民用雙手去種植。


我的看法是心靈動力對基因的影響也許是答案,還有其它觀測數據都與唯物科學家的理論相違背。例如這可以解釋為何家犬的基因比野狼更加多元化。有著二吋長,上翹兩耳的野狼,也攜帶著六吋長,兩耳下垂的獵犬基因嗎?基因學家說是的,但提不出證據,我認為是突變造成的。


事實上我認為由心靈動力造成基因變異,是大範圍地發生著,包括寵物的短週期壽命,例如貓、鼠、倉鼠、兔子、及各種鳥類,這些物種在相對短時間內提供了很多代,可觀察到相當快的變化差異。現在看到的無毛貓是其中一例,flop-ear兔和寵物鼠的大小和顏色,都從未出現在野外過。遺傳學家再次強調這些所有出現的種類的基因,在最原始的那個身上都有存在,但我相當懷疑。


每年有上千種新的蔬菜、穀物、花、樹及其它植物在苗圃中被培育出來,上百種在市場上交易。其中很多都和它的原生種差異甚大,如果植物學家在野外發現,會將它列為新物種,然後當植物學家知道了它是來自農場苗圃中,卻又堅持沒有基因突變在其中。


是來自WilsonGoodman的書,讓我來到了突破,了解心靈實相的邊緣,我真正開始突破是在進入冥想後,詢問靈界導師來釐清我初成型的概念:哥白尼妥協背後的真正動機,Goodman關於演化干預的理論,代表的意義等等。


我很就明白,由靈界給的答案是整個驚人複雜故事中的一部份,但一開始我還不知道得到全部資訊要花多長時間,爭議性有多高。事實上我確定自己仍未得到全部答案,但Part II Part III 將描述我已得到了多少。

TOP

回復 13# erwincdw

每年有上千種新的蔬菜、穀物、花、樹及其它植物在苗圃中被培育出來,上百種在市場上交易。其中很多都和它的原生種差異甚大,如果植物學家在野外發現,會將它列為新物種,然後當植物學家知道了它是來自農場苗圃中,卻又堅持沒有基因突變在其中。


是來自WilsonGoodman的書,讓我來到了突破,了解心靈實相的邊緣,我真正開始突破是在進入冥想後,詢問靈界導師來釐清我初成型的概念:哥白尼妥協背後的真正動機,Goodman關於演化干預的理論,代表的意義等等。



開始好奇這部份寫的了,好期待喔
   

TOP

這堿O他對搭便車靈體(hitch-hiking spirits)的假設:


有些干預者為來自其它實相的靈體,到地球來體驗物質世界的性質。依這個理論,這些靈體訪客搭上了原始人身體的便車,來享受物質界的樂趣,諸如酒、女人、音樂等等,在多日的經歷過後,卻發現自己陷在物質身體中,惟一離開的辦法是經由死亡,但他們上癮了,許多堅持透過輪迴要再玩一次,然後再一次,再一次。最終了解到再也無法逃脫這惡毒的循環,有些靈體開始試著去變更人類身體,來創造出更好的物質載具,讓他們最終得以逃脫這誘人的地球體驗,這也許可以解釋以現代人的進步,為何仍視這二者為分裂的實相。


感謝翻譯,
這一部份跟佛教的「光音天下生人間」的論述相當類似。
佛學大辭典/光音天下生人間增一阿含經三十三曰:「劫初光音天,相謂我等欲至閻浮提地,即來下地食地肥故。失神足,皆共號咒。自相謂言:我等窮厄,不能復還天上。」經律異相一曰:「天地更始,盪盪空虛,了無所有,亦無日月。地涌甘泉,味如蘇蜜。時光音諸天,或有福盡來生,或樂觀新地,性多輕躁,以指嘗之。如是再三,轉得其味,食之不已,漸生麤肌,失天妙色神足光明。」文句下四曰:「劫初光音天墮地,地使有欲。」同記五上曰:「光音等者,且寄火後,火災但壞初禪故也。故初成時,此天初下,即第二禪初天。」同私記四末曰:「光音第二禪初天者,應雲終天,或從上數之耳。」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