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NEO 於 2016-11-25 16:00 編輯
回復  erwincdw



   
陽神絕不是修道者自己,是修道者聚集能量,做的陽神聚為形,散為氣,因修道者 ...
phantacy 發表於 2016-11-25 12:47


想問一些問題 ; 用自然修煉造出來的,跟用現代科學方法做出的,究竟有什麼不同 ? 還有那個蒙托克男孩的實驗對實驗品有副作用嗎?? 高藤氏是何許人?? 日本陰陽師??

PS : 最近重看一套講煉金術的日本動畫,發覺內裡的題材設定 , 故事設定跟陰謀發展與現實情況有些相似
NEO

TOP

本帖最後由 NEO 於 2016-11-27 17:20 編輯

最近找煉金術的資料,找到了一個以前都有看過但沒有留意的概念-Adam Kadmon-原人亞當,請問這本書有提過這東西嗎???? 我不太相信猶太教的論述,因為都加插了宗教成份和神秘主義色彩




1.gif
NEO

TOP

想問一些問題 ; 用自然修煉造出來的,跟用現代科學方法做出的,究竟有什麼不同 ? 還有那個蒙托克男孩的實驗對實驗品有副作用嗎?? 高藤氏是何許人?? 日本陰陽師??
回復 153# NEO


修道者放空入定,聚集能量,最後產生陽神,而蒙托克計畫則是用施虐的方式,讓蒙托克男孩失去自我,達到與放空入定相同效果,但蒙托克計畫中實驗機器產生的能量非常大,遠超過修道者,所以效果更好。有關蒙托克計畫,本站專題有很多討論,內容豐富。
另高藤氏係近代日本仙道大師,寫過24本相關書籍(部分有中譯本,重慶南路三民書局4F可以找到),其修練境界已達還虛階段(http://seesaawiki.jp/tsendou/d/%b9%e2%c6%a3%c1%ef%b0%ec%cf%ba)。


我想有關這方面的討論就此打住,以免樓歪,謝謝!

TOP

回復 154# NE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TGRJMgungs&list=PLrEmJewC8oXFjV3Nrp47JDLeJ1fHLFXD1&index=6
影中說是"微小的信息量",但對剛接觸它的人來說這可要比從小到大上學校讀過的書內容更來得廣泛。

TOP

本帖最後由 NEO 於 2016-12-1 23:11 編輯

除了<<天堂之戰>>有對靈魂作出科學化的論述之後外,還有其他人會用科學方法去研究靈魂嗎???  西方的靈魂學學者大多都是騙騙經費的忽悠磚家???? 近年有科學家提出靈魂是有重量,這就是間接承認有靈魂物質/星光物質的存在??
NEO

TOP

回復 157# NEO

我也希望知道這問題的答案。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6-12-7 17:45 編輯

第二十六章 最後審判日The Last Days


Q:在你開始討論最後審判日之前,我想多了解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我從不相信有可能正確預測未來,但他的預言詩總是太令我印象深刻。


A: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是很虛幻不實的,認為他能正確預言法國大革命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人都錯了,大部份看來預測成真的四行詩,所包含符合歷史事件的特定細節都只是巧合,例如最近預言成真的一首四行詩,有著「來自法國的一個人」將推翻伊朗國王,既然最近伊朗革命的領袖是在法國流亡,由他推翻伊朗國王自然會成真,但我們向你保證這只是純然巧合。


Q:我對諾氏那時代到現在的預言都有同樣的感覺,真正令我吃驚的是他看到的現代科技的影像,有些他的詩句正確的描述了飛機、潛水艇、魚雷、導彈、普通炸彈和核子彈、化學和生物戰爭等等。


A:諾氏所看到的所有東西都十分正確,但那與預言無關,在不同世界中物理科技的發展總是延著相似的脈絡,他所描述的影像是來自某些先進文明的歷史紀錄。


Q:也就是說,他有著前世記憶,包含有科技發展的歷史影像。


A:是的,他同時也有收到其它來此從事特殊工作的地外靈體傳送給他的影像。


Q:然而看來他對地球最後審判日的預言將在二十世紀末成真了,你怎麼解釋這點?


A:這和他看到的科技發展的影像沒有關係,這是由隱形學院傳給他的訊息,而且只是我們基於其它文明發展的知識,所推測而來的看法。然而重要的是要了解那預測並不是最後審判日本身,而是進入它的可能性。地球顯然已在臨界點了,但我們仍無法準確預測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及何時發生。情況很複雜,既是策略上也是道德上,在某個程度上我們被迫要等待讓事件自然發生。


Q:在我看來那些操控地球社會進化的地外文明,似乎分成二派而且彼此的目標有衝突。羅欣(Elohim)來地球是為了協助新上帝的誕生,而星際種族則是來此建立新的、類似他們自己的文明。


A:完全正確,這是個困難的處境,羅欣對這埵陰j烈的企圖,是因為它們祖先很久前在這堹d下了星光科技;但它們也想和我們維持良好關係,所以充許我們如果可行的話,可以在地球上建立先進的人類文明。我們二派之間並沒有敵意,有複雜的規範來決定如何處理這情況。在某種意義上,地球人本身將決定自己世界的命運。


Q:你的意思是什麼?


A:如果在地球建立太空殖民地以前,就爆發大量核子戰爭,這奡N不會發展出先進的獨立文明。而即使太空殖民地建立了,億萬人的個別靈魂的命運,仍要看從現在到最後審判日間的歷史發展而定。如果在審判日後地球仍能支持生命,比起被迫生活在太空,會有更多的人生存下來。


Q:這提到一個我不願去想的主題,但很顯地從你說的這些事情,我必需提出來。現在地球人口已超過50億,有多少人有機會以個人身份生存下去?我知道大部份會被新生的上帝吸收進去,而這觀念很嚇人,這和被惡靈吞噬真有什麼差別嗎?


A:羅欣說二者是有差別的,靈性處於低度發展的人,變成上帝的一部份後並不會死去,仍保有未來在其它世界轉世以繼續進化的可能。


Q:意思是你承認大部份人類無法成為像你一樣,而必需投向羅欣和上帝,否則就會被惡靈和野獸性的聚合靈吞噬?


A:是的。


Q:在最後審判日時,那些並沒有在地球多次轉世,參與靈性進化的人,是否有機會決定自己的命運?


A:可以,在新生上帝形成時死去的人們將會存活,進化程度愈高的愈能以個人方式存活,其它的則會被吸納進上帝。然而那些已在惡靈團體或野獸般聚合靈中的人,將無法存活。那就是為何我們一開始只要你簡單地警告讀者惡靈之事,而且點為止而已,那已經足以拯救大量靈性低度發展的人了。只要人們在死後能避開惡靈的奴役,就有很好的機會存活。


Q:那為什麼你將這些訊息在本書中公開,使得情況更複雜?


A:主要原因是惡靈也已經向許多活人傳遞這些資訊,但是以對它們有利,而非對羅欣和星際種族有利的形式。已不可能再向人們說人帝不存在,人們應以獨立個人形態努力生存並投胎。


Q:請說明這點。


A:在最近二十年堙A第五階段惡靈已操控上百萬人類去相信一套宇宙論,那是更接近真相而非傳統宗教神話的理論。不再聲稱人們必需臣服於萬能的聖靈以追求死後的生命,它們現在說個人可以在更平等的基礎上和高靈結合。這是新世紀神話的一個基本信念,它很接近真實所以極度危險。


Q:我了解你的意思,但你能不能幫我把它用英文說的更清楚?


A:一個人類可以融合進在審判日誕生的上帝,然後以個人形態生存下去,是真的。然而任何一般人現在就想要這麼做的話,結果就是淪落到惡靈手堙C從羅欣種族來的靈體和其它高度發展的靈魂,現在正在準備協助特定的聚合靈胚胎轉變成上帝,這是真的,但它們並沒有招募一般人類去協助它們。那是專業工作,那些人一出生就知道自己是誰,它們不需要被招募,也不需要被心靈感應告知它們是誰,任何人得到的訊息和此不同,都是被騙了。


Q:換句話說,上帝存在,不,我是說它將會存在,但地球人應假裝它不存在,應在肉身死亡後努力去轉世。


A:我們都在盡己之力,你現在知道為何我們要告訴你這些了?


Q:是否有比將這些資訊寫在書中更好的傳遞方式?


A:當然有,但這是很好的第一步。讓這些資訊以地球上的一致性的語言文字方式呈現,會更易於向普羅大眾用心靈感應傳遞。更多人讀過本書,不論是寫或談論相關觀點,那更好。天堂之戰此書只是我們努力傳遞資訊的小小一部份。


Q:我仍然不認為在最後審判日之前,會有多少人接觸到這資訊,如果審判日在接下來幾年就發生的話。


A:你所想的是,大部份人口是生活在第三世界,因此他們沒有機會在審判日時決定自己的命運,這是合理的憂慮,也指出我們最重要的問題:時間。


Q:我了解,如果審判日來得很快,大部份人將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但只要地球人口儘量維持在現在水平,對生態圈造成的損害就愈大。


A:你把問題描述的很好,大部份我們解決問題所採取的步驟,牽涉到和惡靈及聚合靈的直接通靈戰爭,由於安全理由不能在此說明。你和其它在地球上有意識的同伴能做的是,試著去散播我們給你的這些資訊,期待最好的結果。


Q:你是否願意談談審判日是在什麼時候?


A:不,也許明天就發生,也許再過200年才發生。你最好不要在書中猜測日期。


Q:請你總結你要我告訴人們,以提供他們存活機會的一番話。


A:每一位了解並接受本書中基本資訊的人,都應該在此生去主動發展你的通靈能力。那是每個人類需要知道的生存技巧,它的入門並不那麼困難。大部份神秘學和新世紀團體都能夠教你基本的通靈技巧,在死後可以用來吸引星光層的友善靈體。如果找不到這樣的團體,也能從已具備這些技巧的人身上學到,只要經過反覆的練習。


然而我們也要明白的說,這過程需要數年不間斷的真正努力。


我們也有另一番話要提醒那些接受本書觀點,但並非高度通靈能力魔法師的人們,你們應去讀讀瀕死經驗的內容,學著去分辨惡靈用來奴役人們的詭計。


Q:我有讀過所有關於瀕死人們的故事,他們遇到了自稱是死去的親人或朋友,聖靈或聖靈的使者,來迎接他們來到死後的世界。我推測很多現在活著,相信這些突破資訊的人,一旦在死後遇到「摯愛的母親,來迎接他進入天堂」就會忘了這警告。換句話說,看見了即相信,一個直接情感上的接觸會比任何在生時接受的理性知識更有影響力,特別是對一個剛遭遇死亡創痛的靈魂。


A:這是正確而生動的描述,我們就是這樣每天失去不少人,儘管我們已儘了最大的力。


Q:人們要怎麼做才能避免這詭計?


A:唯一有效的防禦方法就是達到一定程度的靈性發展,惡靈只有當它能從外面以心靈感應方式啟動死者的靈性感官此種情形下施展這詭計。如果一靈魂正以自己的心靈感應和洞察能力活躍地感知星光層環境,他通常可以察覺到前來歡迎他的靈體的真正本質,這很難用語言形容,我們就這樣說吧,「看起來很虛假」,或「有種不對勁的氛圍」。我們能做出的最接近的描述是,有些惡靈用來操控心靈、奴役靈魂的星光層設備,對於積極地以心靈去洞察的人來說是可以被察覺到的,而不是在消極情況下被動地被溝通。


Q:這是突破資訊中會嚇到讀者的一件事,特別是他們了解到很多他們逝去的友現在可能已被惡靈所奴役。如果人們真的遇到了過世的父母或至愛的人該怎麼辦?


A:重要的原則是,保持距離。在你留在星光層的期間,別讓任何靈體「碰觸」到你。自由靈體只會以心靈感應來溝通,它們不會靠近其它靈魂,即使在協助它們轉世,也只會以口語引導協助,切記,「用說的,但別碰觸」。


Q:我在其它地方從未沒過這說法,但你一指出就顯的很明白了,你稍早解釋過惡靈藉由連接上銀線來奴役較弱的靈魂,直接吸取能量就像人類神經組織;但我直到現在才完全了解。


A:是的,這是能拯救你靈魂的資訊,不幸的是要警告人們這件事,就像警告兒童提防性騷擾一樣困難。要告訴他們「別上陌生人的車,別接受陌生人的禮物」並不困難,但很難處理關係到好友或親屬間的性騷擾問題。我們只能重覆在宇宙非惡靈靈體間的通則,總是彼此保持距離,很不幸地要這麼做,但惡靈讓我們別無選擇。


關於此事最重要的是它需要靈性技能,不僅是理性知識。在世時愈有發展自己的靈性感官和能力,在死後就愈能在星光層存活,直到轉世為止。無肉身的靈體用洞察力來看,用心靈感應來說,用心靈遙感來移動。如果你不能有意識地控制這些能力,你就可能在死後成為又盲、又啞、又麻痺。如果幸運的話,在你到了星光層可能會發現自己靈魂中還殘留著前世的記憶,讓你懂得運用這些能力;但你最好別把靈魂的命運賭在這上面。學習通靈需要不少的努力,但我們強烈建議每個突破的人都該學習。要在死後存活,擁有基本靈性技能比具備靈界真相的知識更重要;但我們仍然建議你對相關主題了解愈多愈好,不管是從本書或其它來源都好。你愈研究惡靈真相、看不見的戰爭、靈性宇宙觀,在需要用時就能記的起更多。


在星光層中最危險的時刻就是你剛死亡的時候,當星光靈魂因和體靈魂斷開,而受到衝擊造成創傷。惡靈騙局製造了鬼話說有些死亡是「輕鬆的」、「自然的」,只有突然的或暴力下的死亡才會有創傷。實際上銀線的斷裂對星光靈魂的衝擊,就像一個人斷掉一條腿一樣。有些死亡的創傷的確比其它要強烈,但沒有一件是「輕鬆的」。


另一方面人們會犯的最大錯誤,是在死後拒絕接受死亡的事實。有個在宇宙中散播的神話是說,如果死者求生的意念夠強就能避免死亡,所以他們用全力和勇氣來抗拒死亡。我們對感到自己將死的人的建議是,儘可能保持平靜,集中注意力在剩餘的意識和警覺上,不要抵抗死亡。這樣做不會有什麼損失,因為在絕大部份情形下,不論用意識如何掙扎都無法停止肉體死亡的過程。然而強烈對抗死亡過程卻會增強靈魂在死後受到的創傷,在星光層最初幾個關鍵小時塈韞[脆弱。


Q:在有些瀕死經驗的描述中,將死的人拒絕碰觸或擁抱他遇見的靈體,通常是因為有個「不該這麼做」的模糊感覺,然而在其它描述中有發生密切接觸,反應是負面的:有種痛苦的能量交換,通常比喻成被電擊中,然後瀕死的人有了「回到身體去」的感覺。也有些例子是前來迎接的靈體拒絕接觸,告訴他「回去吧,你的時間還沒到」你要怎麼解釋這些,來支持你的理論?


A:在閱讀瀕死經驗時要記得的重要一點,是那個人並沒有真正死亡。對肉體定義的死亡是不精確的,那不是靈體定義的死亡:銀線從體靈魂脫落。一旦銀線脫落了,死亡就不可逆,星光靈魂無法再接上去了。


瀕死經驗的人已十分接近脫離體靈魂,已能吸引到其它靈體的注意而來準備接他到星光層。那造成他接近死亡的肉體創痛,也同時產生了一種意識狀態,使得身體心智十分昏昧,而星光心智甦醒並活動起來,很容易以心靈感應和靈體交流。我們應該指出,只有靈性發展到較高程度的「老練靈魂」才會有這種體驗。


這就是為什麼這類人有時會拒絕其它靈體的碰觸:他們的心靈感知足夠敏銳,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然而即使有了密切碰觸也不會被惡靈所奴役,因為瀕死的靈魂仍和身體連結著,仍能透過銀線接收到身體能量,就是這種能量在碰觸時產生電擊效果。當然,大部份的惡靈有足夠的知識知道要拒絕接觸來避免這種衝擊,但惡靈也是良莠不齊,所以二種瀕死情況都發生過。


到這塈畯拊鴾扆韝屁啋熄ヶe內容就結束了,現在要靠你來談論「精神革命」及它對個人的意義,以結束此書。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6-12-12 17:22 編輯

第四部份精神革命  Part FourThe Spiritual Revolution


第二十七章朝向一般性突破  Towarda General Break through


我想要先直接處理個別讀者的問題,來展開本書的最後一部份。你現在讀到這堣F,該是由你自行決定是否相信天堂之戰書中的基本觀點的時候了。如果你已明確拒絕相信,那就不必再看下去。接下來的內容是給那些接受本書觀點,或尚未做出決定的人看的。


如果你還繼續看下去,你可能在想:「作者好像並不在乎讀者接不接受本書的觀點,這很奇怪,很明顯的他自己完全相信,也儘力以合邏輯的方式呈現,並以證據來支持這些觀點。如果他不要讀者相信他的假設,那他要的是什麼?」


事實上,每次我收到讀者給我理性而謹慎的回應,同意這些基本觀點,都會很高興。然而我還是要明白的說,天堂之戰這本書不想要吸引一群人們,來接受這些理論成為死板的思想,而形成一個神秘學小團體。例如有些讀者拒絕接受「精神革命」書中很多的觀點,卻很意外我並沒有和他們激烈辯論。如果我覺得他們無法完全了解某個片段的意義,我會進一步解釋,但我不會用勸說或情緒壓力去改變他們的觀點。


很多讀者這樣說:「你書中的理論是合邏輯的,也有內在的一致性,但從我其它讀過的靈性題材中找不到證據來支持它,事實上幾乎我讀過的每個宗教和神秘學的書都有或多或少的內容可駁斥你的論點。你說在很多作品中有著大量的證據可支持你的論點,你是否能列出個書單,告訴我在哪一頁有著相關證明?」


我完全明確地拒絕這提議,西方教育體系用來禁錮人們心智的一個方法,就是藉由小心篩選和編輯片面資訊,讓它們看來是支持特定結論的主要證據,以此來灌輸人們想法和觀念。這和隱形學院要我寫此書的目地完全相反,本書的目地是要人們亳無成見的理性思考關於靈界的真相,挑戰他們舊有觀念,提供我的靈界導師給的觀念做為另一個選擇。


我已概述了一小部份能支持這些理論的證據,但並不是做為確鑿的鐵證。而僅是做為證據的例子,幫助讀者自行去尋找更多證據。正是尋找的過程和對證據價值的評估,能幫讀者達到突破。這堿O我和靈界導師對話的內容:


A:隱形學院希望閱讀本書產生的影響,像是注射弱化的病毒碎片刺激免疫系統展出對抗疾病的能力。我們真的不在乎讀者在意識上是否拒絕本書的理論,因為我們知道這些概念將會深入潛意識中,終會增加對惡靈騙局和心智控制的抵抗力。本書的主要目的是教導讀者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來思考靈界的真相。


Q:是的,但對我而言很明顯的是要做到突破,不僅僅是接受關於惡靈、天堂之戰的資訊已。在達到突破前多年以來,我的宇宙學信念原本就十分接近本書Part II Part III的內容,對於靈界政治的情況也是一樣。從六十年代起就自視為精神革命者,但一直到1983年前我都缺少一個可參考的理論平台,來組織我的知識和想法成為一致性的,可用來解答關於靈界真相進一步的問題。


A:你的確已有了達到突破所需的大部份資訊,但沒有一種有效的運用方式。重要的事實和錯誤及不相關的材料混雜在一起,使你無法分辨出哪些是重要的,哪些不是。這阻止了你將知識構成理論,用以做出價值判斷,完全清楚意識到天堂中發生的戰爭。


Q:換句話說,我有足夠的知識來回答我所有關於靈界真相的疑問,但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擁有了。我在寫此書的過程中一直知道我的主要目標之一,是幫助讀者避免和我一樣的問題。每一個我寫下的事實,我都列出幾個錯誤的答案做為可用的知識的一部份。


A:當然,而且這些大部份是惡靈刻意植入人們潛意中,以防止他們達到突破。同樣的分析方法也應用在理論的每個環節上,解讀每一件事實組成連貫的整體可以回答更進一步的問題。每一個現有被接受的關於靈界真相的理論,都含有重大錯誤,大部份都是由惡靈騙局造成的。然而要達到突破不是僅接觸一些基本真相和理論,依據簡單的證據而認定它是真的,需要做的還更多。達到完全突破的人們將能以此書所提供的材料,從其它已知或未知的資訊中,得出自己獨創性的結論。


剖析靈性相關資料的真假,比起理性來說更需要直觀的過程,一個人要學會簡單地「知道」一件事是真或假,重要或不重要。這聽起來很抽象,它真正的意思是我們已教導了人們潛意識心智程序,用以合理地處理靈性資料,人們把這產生的結果稱之為直覺。


我們想讓閱讀此書的特定人們,更容易從我們的心靈感應中得到心智改變,例如,如果你在七十年代末期就已讀過像這樣的書,你早就很快也很容易就達到突破了,有些人因為讀了「精神革命」一書而達到突破,我們希望這本重寫的書有更好的效果。然而我們不期待讀過此書的人之中,大部份會接受這些真相,或接受的人中大部份會立刻達到突破,這本書只是隱形學院引導大量地球人在未來數年內達到突破,所做的重大策略中的一小部份。


數百本書籍和流行樂中呈現的靈性資訊,通常是潛意識隱碼形式,是我們的部份策略。天堂之戰本書已提供了一些這類文學和音樂,我們鼓勵讀者們自行去尋找其它的,尋找的過程能形塑讀者的潛意識處理程序,更容易達到精神面突破。我們並不希望因「天堂之戰」本書的資訊更為明確,就取代了其它千百本的作品,人們需要去閱讀其它的作品,以發展出正確的思考模式。更重要的是很多其它書中,含有更多關於惡靈和其它主題的資訊,並未出現在本書中。有二類的書含有突破相關的資訊,一類是公開的,天堂之戰就是這類中的第一本,而且是潛意識的,並不要和其它作品競爭,而是要彼此呼應。然而我們也了解大部份人並不會因為讀了此書就達到突破,唯一的辦法就是透過電子心智控制技術,用音樂CD和電視,結合宗教心智控制在搖滾演唱會和其它大型群眾聚會場合,直接重編程他們的潛意識心智。這在六十年代效果的很好,我們現在要在更大範圍上再度進行,我們嘗試運用新世紀靈性發展團體來幫助大量人們達到突破。這類團體和高階神秘學團體間有一個重大差異,我們協助新世紀運動在智力層面達到突破,換句話說,我們教導他們理解天堂之戰中公開呈現的資訊,和其它書中的潛意識資訊。


相較之下我們想要在高階神秘學團體中研究的人,達到和你一樣的突破:藉由發展他們的通靈能力到一個程度,以便直接從我們這媦い鴐袺鷏穈T。數個世紀以來每一世代都有很少數的神秘學家,經由通靈方式達到了有限程度的突破,惡靈和天堂之戰的片段訊息出現在很多進階的神秘學書中,而且呈現的方式很難以被理解。例如由古老共濟會及玫瑰十字會衍生的現代神秘學成員,他們所寫的書使用來自猶太-基督的類比方式,不論是主流或異端。有數不盡的複雜的名詞關聯到神聖守護天使(Holy Guardian Angels)、羅欣(Elohim)、前亞當斯(Pre-Adamites)、魔鬼(Daemons)、卡巴拉生命之樹(Cabalistic Tree of Life)、道(Logos)、靈智(Gnosis)等等。學習這些複雜的神話學要花上數年的時間,一旦他們熟悉了,通常又會過於自大和偏執,以致無法和你一樣完成突破。


和這些神秘學團體一起工作的覺醒精神革命者,應該試著將他們貫用的用語,轉換成本書使用的比喻和技術用語。天堂之戰的用語,是採用現在科學而非宗教和神秘學傳統,對靈界真相的描述也比傳統術語更正確。它們更易於學習和使用,因為它們內在理路是一致的。


神秘學家、新世紀成員和每個參與反抗惡靈精神系統的人,會發現很難以擺脫自己的信仰體系,其中的有效心靈技巧和靈性知識,而這些常常是不慎地借用自惡靈宗教。為了達到完全的突破,迠些必需在研究時更有科學精神,別去接受任何沒有證據支持的觀點,這會讓他們感到恐慌,因為這意味著要捨棄超自然的幫助和引導。


一旦人們達到突破了,他們就不會再相信有任何善良的、超自然的「高等神靈」在那媕飢U他們。只有我們隱形學院,而我們也只不過是一般人類靈體形成的一個組織,即使來自地外先進文明的靈體,也並非超人類。他們也有一般人類的限制,圶地球上服務於他們的目標。這目標包括了協助在這星球上發展先進文明,他和宗教中說的高等神靈是不一樣的。


匿名戒酒團體和其它12步驟計劃(Alcoholics Anonymous and the other Twelve-Step)是好的例子說明我們的意思,隱形學院自三十年代開始就在指導這自助運動,它現在是最大而且最有效的反惡靈團體;但12步驟計劃文件仍然仗用「上帝」和其它猶太-基督用語,這些計劃在協助成員克服戒酒、毒癮和其它許多情緒和行為問題上面十分有效,因為這聚會讓成員進入一種宗教恍惚中,並教導他們如何改正自己的心智。這和我們在啟蒙時代教給共濟會、玫瑰十字會的技巧是一樣的。


多年後我們開始影響那些寫12步驟計劃文件的人,開始移除「上帝」這字眼和其它宗教的影響,開始加入這類句子:「這是一個靈性計劃,而不是宗教計劃,它對無神論者和傳統宗教信徒一樣有效。」然而每年都有上千人在12步驟中經歷了「精神覺醒」,一旦他們的酒癮或其它問題暫時控制住了,就脫離了這計劃而去加入某個惡靈宗教團體。在表面上,惡靈教堂中的情感和精神氛圍與反惡靈團體非常相似,只有達到突破的人才能分辨的出來。


我們希望閱讀此書能讓反惡靈宗教、每種靈修團體-如異教、神秘學、新世紀運動、基督教激進和自由教派、12步驟計劃等等,懂得如何分辨出宗教心智控制技術,是用在解放個人的自由,還是用來奴役人們。覺醒的精神革命者們,應該努力讓這些群體中的人來閱讀天堂之戰此書,我們了解很多反惡靈的團體成員無法了解也無法接受本書的觀點,精神革命者要能自行決定面對的人是否能夠接受。


現在隱形學院在三個不同領域幫助大量人們達到突破,第一個領域是現在重新崛起的次文化領域,直接編程人們的潛意識心智。這過程是針對處於適當狀態的人們,直接以心靈感應來改變他的意識,如同六十年代,藥物和流行樂扮演重要角色。然而這次我們更公開的進行,過程全是潛意識地,我們也要你和每一個有能力做到這件事的人,告訴每任何願意聽的人,讓他知道在進行的是什麼事。


我們在六十年代就試著這樣做,但乎沒有人能完全理解我們的訊息,大部份都只能這樣:「有某人直接以心靈感應或其它神秘方式傳這些給我,但我不知道它們是誰。」你和其它少數人能清楚地接收每條訊息,但沒有辦法將我們的意圖和方法形成完整的理論,這次我們要你和其它已完全突破的人,去告訴所有人天堂之戰的情形,我們也不知有多少人會聽,但至少有個機會。


第二個領域也牽涉到潛意識操控,我們試著去影響每種的智力- 包括不在次文化、不在地下政治團體、不在水瓶座靈性運動中的人–去寫和發表天堂之戰的內容,即使他們並未達到精神突破。這種影響會有很多形式,例如鼓勵科學研究以收集更多關於精神現象的證據,將本書中的觀念引用到科學作品和陰謀論中。



對本書及精神革命的公開討論所造成的影響,則是第三個領域。我們希望這些觀念能在不同的獨立團體中被討論,這比起在私密社團中秘密傳授,將會造成完全不一樣的影響,因為人們將可以學習到各種不同的觀點,並綜合出自己的結論。對於公開的精神革命運動這一想法,我們會在下章進一步討論。


TOP

第二十八章  精神革命運動 The Spiritual Revolutionary Movement


A:為了幫助人們在個人層面達到突破,隱形學院也試著發起精神革命運動。我們不希望這運動成為有明確領袖,高度組織,及狹隘理念的運動,而僅僅有個共通的名字以供達到突破的人們識別,並分享本書中呈現的一般觀念和靈界真相。女權主義、環境主義、公民權運動等是這類運動的例子,它們的組織情況就是我們想要的:如果要投身這運動並使用這名稱,人們只需要相信它的一般性原則即可。


當然,這種運動中會有少數人結合在一起行動,走的更遠。也許需要一個組織架構和固定的理念以讓相關活動進展的更有效率。如果一些精神革命者真的形成了這類團體,它的成員要明白我們不希望它控制這個運動,或自命為這運動的代言人。他們應該專注在某些特定的目標,研究並寫下突破的相關資訊,出版雜誌,致力個人靈性發展等。


Q:「精神革命」這版本是這類團體的一個例子,它注冊為專有的名字,技術上已是可以營運收益的事業(為了避免官療對非營利事業的騷擾),我用這方式組織它是為了自己能完全掌握財務和編輯的責任,而不是為了靠它來獲利。(目前為止,自它營運以來我每月都花光了所有積蓄,如果收入超過了支出,我就會降低售價,送出更多免費刊物,或增加廣告。如果可能的話,我會付給自己一般水準的工資,但我從未想要從這媕穨Q。)


然而從另一方面來說,「精神革命」這刊物是無政府主義者的集合,其它精神革命者全是出於自願而協助我寫作和出版計劃,我們一同決定營運策略和收支。有時我能支付他們一點工資,但他們通常會回捐。我也曾在營運和編輯上受到金錢支助和一些好的建議,這些讓我能免於社會主義在政治上的壓迫,和資本主義在經濟上的壓迫,我們只是個鬆散的團體,一起工作來促進共同事業。這種組織聽起來沒什麼,但它比表面看起來的要有效。理論上我對這企業有完全的控制權,對所有的事也負有完全的責任,但實際上其它參與的人分擔了許多的勞務,對事情也有不小的決定權。工作太多我不可能一個人做的完,也願雇用員工或建立一個正式組織,所以每件事都是自願的。其它人因為相信我做的事是重要的,因此受到了鼓舞而參與,我也樂於讓他們在事務上有決定權。


A:這是精神革命團體運作形式的一個範例,這是無政府主義模型,因為你和你大部份朋友都是無政府主義和自由主義者,但我們預期其它團體會採用不同的組織架構,取決於成員對政治和經濟的意見。只要參與者明白他的團體並不是這整個運動的代表,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他喜歡的組織方式,只要不產生負面的觀感就好。


Q:有幾位在精神革命中留言的人問你們為何要給這運動取個名字,既然沒有具體的信仰體系,也沒有正式組織,為何人們要在意是否叫做「精神革命者」?


A:我們要那些支持本書理論和意見的人,公開的自稱為「精神革命者」,即使每個人對書中觀念的解讀、及該採取什麼動,相法有所不同,如果他們採用同一個名稱,那每一個人採取的活動,都將對這運動整體產生宣傳效果。


我們也希望避免在六十年代犯下的錯,我們並沒有鼓吹那些受到我們心靈感應的人為那運動取名,我們試著讓它保持無名狀態。但在一個八卦雜誌稱他們為「嬉皮」後,還是有了個名字。


Q:我總是討厭那字眼,那字只是用來嘲笑,我也承認自己不干願地做了幾年嬉皮,如果說自己不是嬉皮那就是不誠實了,因為我的確也屬於那嬉皮運動。我說過自己不是那什麼「帶花的孩子」、「Dropouts」,因為我發現在街頭工作比在街頭生活要容易多了,我需要一定的資產才能從事寫作、魔法教學、傳播理念。但我還是得承認那爛名字的運動也包括了我,我很高興你們自己為這運動取好了名字。


實際上我覺得「精神革命」這名字太冗長、聽起來太正式了,早晚有人會取個簡短又時髦的名字,然後被廣為接受,最後又成為另一個像「嬉皮」一樣的怪名字。


A:最糟的情況是出現二個名字,例如反惡靈教堂稱自己為「友善社團(Society of Friends)」,比「貴格會(Quakers)」這名字要好很多。貴格會這名字一開始也是用在嘲笑他們,但現在即使是教會成員自己也開始用它了,然而不喜歡它的則繼續用它的正式名字。如果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我們身上,成員可以繼續用我們的正式名稱「精神革命」。


我們也建議為這運動創個圖徽,外圍是個五芒星,中間則放羅馬字母的C,你可以在本書的附錄中附上它。另一個附錄則應放上建議的精神革命者的行為規範,這只是一般常識性的規範,不至於影響到個人的自我表現和創造力,但足以讓精神革命者和惡靈挑釁者、以自我為中心剝削他人的人、瘋子區分開來。


Q:換句話說,如果精神革命者像共濟會家族,或某些加入六十年代次文化的職業罪犯遇到同樣的問題,就可以引用規章守則來說:「這些人違反了隱形學院訂下的規範,他們現在不再是精神革命者了。」


A:除了一份「禁止」清單,我們也有一些一般性的建議希望精神革命者命去做的,我們刻意讓它保持模糊,因為我們要人們儘可能地獨立和有創意。


我們希望看到的情形是,以本書為中心建立起一個資訊網路,例如每一位讀過此書且同意其中基本概念的人,應該寫信給報社和雜誌社來推薦它。我們鼓勵每一位業餘出版者,不論是雜誌、新聞、或任何種類的神秘學、異教文物、搖滾迷雜誌、政治或陰謀論文章等等,開始討論精神革命。


這樣會讓人們形成很多不同的理論,而這正是我們想要的,多元化的意見可以讓這運動發展下去,而不會形成狹隘、僵化的思想觀點。我們也認為使用儀式、藥物、冥想來改變意識的團體,不應該將天堂之戰書中的所有觀點灌輸進人們的大腦中。


Q:你是說覺醒的精神革命者不應該用魔法儀式,和其它團體通靈實作來幫助人們達到突破?


A:我們鼓勵你們用這些方法教導人們改變自己心智,以便自己對靈界事情做出理性的價值判斷,但不要灌輸他們以信仰方式接受政治或宇宙觀理論。精神革命者不應該灌輸人們本書中的所有理論,因為沒有一個人能真的完全理解這些材料。你們教導的人最多只能達到和你們一樣的理解,基於這個理由,你們只應教導理智的靈性思維,而非剛性的意識形態或教義。


Q:你希望精神革命者和新世紀運動保持什麼樣的關係?我應該指出我對那些自稱為新世紀運動的團體,沒有太高的評價。他們大部份看來像是商業公司,或是社交團體優先,其次才是教導靈性知識或發展通靈的能力。我並不是說這些團體中的主導者不應該賺錢,或提供成員們娛樂及社交活動,我只是簡單指出很多新世紀團體的系統中運作的優先順序。


例如我記得幾年前我收到過新世紀團體的傳單,它對僅僅一個週末研討會收取的費用,相當於我推廣精神革命一整年的費用。我用了5年來寫作這本書,仍對於向讀者收取15元感到不好意思,而許多新世紀成員用那薄薄一小本冊子或30分鐘卡帶就收的甚至我還多,他們大概花不到5天就能做出那東西。


我看直到現在都還是如此,很少新世紀的作品或教學值得花那份錢,這讓有敵意的外部人士更容易為這運動貼上標籤:騙錢的把戲、或是雅痞奢侈的癖好。這類丑化也總是被用在其它新一代精神運動中:神秘學、異教、精神革命者等等。


每當我直接面對新世紀成員時,總會有不好的直覺感受。我察覺到有些團體的領袖對他自己教導的系統並不當真,在他們心堙A反而恥笑那些學生,認為他們以為從學習這系統中得到的幫助,只不過是種心理暗示作用而已。他們那種態度令我反感,如果他們認為自己的系統不過是種安慰劑,就該放棄這系統,或去找到真正有用的系統。


我也不喜歡很多出名的新世紀團體,對靈性根本不太關心,特別是那些健康與營養的流行團體。很多這些都只是純粹基於偽科學,有些甚至是冷血的商業剝削。常常是很諷刺的:新世紀團體領袖私下自知為騙子,利用著那些被他們教導的學生,而他們自己也被其它團體的騙子所騙,兜售著虛假的關於食物、功法、身體健康等理論。


一定數量的人因此類健康時尚而死亡或病的嚴重,這本身已很糟了,但這些意外造成的負面形象還有更壞的影響,它讓新世紀運動的敵人惡靈們,有很好的理由將成員標誌為草率、不負責任、幼稚的人。


A:你說的都對,但你因不了解做為一個靈性運動草創者的問題,沒抓到重點。在很多新世紀團體中,老師和學生其實都一樣是個初學者,你說他們大部份的進展其實是來自心理暗示,這是對的,但沒理解到即使這樣也足以初步教導人們在心智上的自我編程。任何系統,不論你認為它是如何的武獨、荒謬的,通常都足以引導人們進入意識改變狀態,像是有限的「接受命令狀態」可以開始進行心智重編程。


Q:好吧,但我還是很難去和那些把趕流行、偽科學當真的人溝通。一方面這些人重新炒熱了西方神秘學,但並不了解他們沒有「發明」任何事,不論正確的或錯誤的論點,都是神秘學社群中早已熟知的了。很多時候他們都只是發明了新的「夢囈」,或從心理學和其它學科中借來一些「夢囈」,來描述一些應該在語文小學中教導孩童的靈性概念或通靈發展技巧。


A:但這些事在美國語文小學中並沒有教導,這就是重點。除非是生長在神秘學家庭,或在早期加入了神秘學社群,否則他們是不會學到基本靈性技能的。新世紀成員發明自己的夢話,或是將心理學技術名詞重新組合,而不使用標準神秘學術語,只是因為這樣會讓他們一起工作的伙伴容易理解,這些成年人只受過普通教育,只懂一般性詞彙。


Q:我了解你的意思,在基本層面上,只要認真練習,不論任何系統最終都會有用,我接受。


A:我們也鼓勵憤世嫉俗、服務自我、和沈迷於時尚及偽科學:這能防止人們在特定團體中待太久,一旦他們從有限的知識和訓練系統中得到了一點個人靈性發展,即使並沒意識到自己已超越了該團體,也會因受不了自負、領袖的剝削、或愚蠢的流行,而去尋找新團體。一旦他們開始四處尋覓,他們就有可能找到夠水準符合需要的團體。


Q:我一直驚訝於惡靈和隱形學院的操控是多麼隱密微妙,很多時候看起來是錯誤的作法,實際上是深思熟慮的計劃,引導人們去做你們期望他們做的事。例如我以前沒有搞清楚六十年代次文化中的無政府狀態,是隱形學院的微妙策略,直到那運動結束很久之後才明白。而我也沒看出你剛才告訴我的新世紀運動的用意。


現在精神革命運動已公開進行了,我希望你能以較不那麼雜、也更有效的方式來取代新世紀運動,由西方神秘學中較高程度的人來領導。我很清楚每個西方神秘學中的人都有他的缺點,特別是已接受了關於靈界真相的謬論,但很多新世紀團體在這方面更糟,時間還不夠久,不足以讓他們從累積的經驗中放棄一些可笑的流行、謬論和錯誤。傳統的神秘學主要媒體包含大量的錯誤,但數世紀之久的實際經驗已讓神秘學家累積了足夠的常識,來避免許多可笑的錯誤,而新世紀運動仍不斷在犯。


A:大部份數百萬個新世紀和相關運動的參與者還沒準備好接受這計劃,我們打算讓新世紀維持現在這狀況繼續下去,它在進行基礎通靈訓練上表現的很好,它的存在並不會干擾其它從現在高層次神秘學中衍生的高階運動。


隱形學院的看法是,你和其它覺醒的精神革命者不要因為不喜歡某些團體或個人的行為,就變成新世紀運動的敵人。相反的,你應鼓勵大眾將你們視為新世紀運動中的一環,這運動已聲勢浩大,結構上很鬆散,沒有人能阻止你,而且它的形象相對良好,只有二個極端的類型除外:像你一樣的激進份子,及惡靈的僕人。


Q:你的意思是我應把天堂之戰當成是新世紀類型的作品?


A:有何不可?你和任何人都一樣有權用這名詞,沒有理由新世紀運動不能出現激進左翼份子,而這些人自稱為精神革命者。如果進行商業欺騙的藝術家和偽善的傢伙把你趕出去,那剛好為你免費宣傳。


Q:經你解釋了一番,我喜歡這主意,我記得在六十年代做過類似的事。我覺得那些反戰示威者焚燒國旗是愚蠢的,而那些支持越戰的人又表現出好像國旗是他家的私人財產似的,他們叫我們為叛徒而自稱為愛國者。我常說這些反戰示威者和激進人士應該學起這口吻說:「我們才是真的愛國者,是軍方違反了美國傳統價值,喬治華盛頓不是公開反對參與海外戰爭嗎?」


Q:你的想法很好,這靈感來自我們,如果有夠多的激進份子接受這建議,能藉由剝奪他們對人們潛意識愛國主義的情緒,和對國旗尊重的壟斷,而弱化對右翼的支持。不幸的是我們一直無法讓六十年代大部份的激進份子擁有這想法,他們大部份都對示威太過嚴肅,而無法經由開自己玩笑而取笑他們的敵人,而這在其它次文化中是十分普遍的。幽默是對抗惡靈的很重要武器,這是一個正面的人的一項特徵,難以偽裝的很好。


事實上新世紀運動有很多樂觀而溫暖的人類特質,我們希望精神革命者也具備。有些新世紀團體藉由忽視靈界真相的嚴峻情勢來保持樂觀和正面思考,但沒有一個達到精神突破的人能這樣,你必需刻意努力去適應新世紀成員的正面思考,才不會被看成一個像政治偏激份子一樣的宣揚末日、狂熱的好戰份子。總之,我們很確定我們這方將在天堂之戰中獲勝。


下一章將描繪天堂之戰中的最近幾場戰役,及對政治和社會的影響。

TOP

第二十九章 今日的靈界政治Spiritual Politics Today


Q:讓我們對天堂之戰的政治影響做個總結,就從更新精神革命一書中關於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期基本教義派復燃的對話開始。自從「精神革命」一書出版以來,整個運動似乎逐漸瓦解成一團混亂,很多電視上福音傳教的人(我認為是惡靈的僕人),都在1987、1988出現個人醜事和財務醜聞,現在一般美國人都把瘋狂的基本教義派視為邪教,與統一教會(Moonies)無異。


A:嗯,我們幾年前曾說過:「這些由隱形學院所支持運動,會比那些由惡靈所控制的運動進展的更好,但公眾意見的表面分析卻看來相反。例如現在復燃的基督教基本教義派並不像它們自己宣傳的那樣成功,很多團體也公開反對它們。」


Q:我從1983突破之前幾年以來就一直知道這情形,但很多我在神秘學中的朋友,和激進政治社群的朋友都完全不同意。他們怕基本教義派會迫使政府廢止五十年代以來通過的自由法案,而採用好戰的外交政策再度導致另一個越戰,或甚至核子戰爭。我從不覺得這威脅是嚴重或立即的,因為基本教義派的運動不論在人數上或政治影響力上,規模都不大。


A:是的,諷刺的是美國政經系統中最糟的缺點,正是避免被基本教義派或其它類似團體接管的最佳防禦,我們是指經濟階級結構和政治權力掮客。一群相對少數的人控制著這國家的政治和經濟權力,而他們十分反對基本教義派教會。這些人是大型企業的業主、政府官僚、和一般專業人士。


他們大部份人在政治上保守,但他們是老右派(Old Right)的保守主義,而非新右派思潮(New Right)。他們從極度富有到普通小康都有,幾乎都是大學畢業,他們代表的社會階層只有極少數會有支持基本教義派教會的那些個人特質,他們主要關心的是如何維繫自己的既得利益–財富和權位,對新右派和對左派同樣的疑懼,但不會公開表現出來。新右派基本上是工人階級和草根運動,如果它能取得權力,會用在政治和經濟上採取民粹的人,來取代既有的權力精英。


如果你仔細觀察七十、八十年代美國政壇的保守派歷史,你會看到老右派完全掌控了全局,雖然新右派思潮最受歡迎。傳統的保守派既得利益者使用新右派的一些口號,幾乎每場選舉都能得到基本教義派的選票,但他們只會非常緩慢地把新右派主張付諸於行動。


雷根總統對墮胎法案的態度就是很好的例子,他不斷的說反對它,但從來沒有認真運用他的權力去說服其它政客廢除墮胎法案。而另一方面他卻非常願意使用極端手段- 例如伊朗門弊案 -來達成他認為重要的政策,例如支持武裝美國中的右翼恐怖份子。這證明他對新右派思潮的支時只是選舉謊言。


我們寧可財富和權力頂端的人平均分散在所有人口中,但現在權力精英和掮客的情形對我們有利,隱形學院在政治上的操控十分隱密微妙,我們現在說明如下。


首先,我們已說過現在的權力精英不太可能成為基本教義派,然而他們比一般人更容易接受新世紀靈性教導,這也是另一個理由我們不希望現在的階級系統有太激烈的變動。


要記住,我們並不是左派教條者,一般來說我們致力於「追求最多數人的最大利益」,但我們不必像政客那樣在意自己的公眾形象,如果我們能讓現在掌權的相當數量的人置於我們的影響之下,我們會透過他們來使大眾受益。當然,我們也會透過這種對當權者的影響,在長期目標上做到財富和權力更公平的分配。


Q:這不就是你們在十八、十九世紀透過共濟會、玫瑰十字會而做的:利用當時的權力精英,推動政治自由主義和其它有利於整個社會的改變?


A:是的,我們試著在理想主義中兼顧實用主義,這二者在觀念上並不真的互斥。


Q:我希望更多的左派和次文化圈中的人也了解這點。


A:另一個我們並沒有像數年前那樣,現在就要立刻改變政治和經濟樣貌的原因,是我們的大部份能量用在二個與惡靈爭奪靈界機構的控制權的戰場上。我們直接從內部和外部攻擊惡靈教派,當然它們也從未停止攻擊我們。每當它們運用地球上的組織來奴役人們,我們都試著去阻止,它們對我們解放人們的每個計劃也都是一樣的來阻擋。


Q:你已經在其它部份討論過這些,特別是你們試著將惡靈基督教徒轉變為更自由派的團體。你並沒有完全反對基督教和其它宗教,對吧?


A:這議題需要向你的讀者們澄清,我們會要求你說:「天堂之戰並不是一本反對宗教的書。」但隱形學院並不喜歡「信仰或崇拜聖靈或其它超自然力量」的宗教。


應該很明顯的是我們反對任何接受超自然的信仰體系,靈性和精神現象都是自然世界的一部份,它們對這星球上的人類文明都已有深刻的影響,應被科學地研究並用以增進人類生活的品質,而不是主觀地貶抑為異常的超自然現象,每個人的意見都同等重要,在價值判斷上並沒有固定的標準存在。


我們之中很多是來自先進文明,將靈魂和其它自然現象當作自然科學的一部份來研究,就像物理或生物學一樣,這也是我們建議你們採用的唯一方式。任何人相信或崇拜超自然聖靈都是脫離了現實。許多宗教信徒對聖靈的崇拜,只是一種包含著偏執狂、巨大幻想的精神病。從佛洛依德以後心理學家和心理治療師都已懂得這情形,他們知道這是最難治療的一種心智疾病,因為他們並不知道惡靈和宗教心智控制之事。


Q:你們也為了自己的目的而使用神明宗教,這是否就是你告訴我本書並不是要攻擊所有宗教的原因?


A:是的,我們在理念上反對所有相信存在著超人類上帝的宗教,然而在現在這階段,大部份地球上的人類還沒有能力將他們對神靈的信仰轉換成對自然現象的理性觀點。為了大多數人著想,我們覺得最合理的作法是接受他們的信仰,然後試著保護他們免受惡靈的控制。換句話說,如果這是唯一可行的辦法,我們願意假扮成上帝以避免他們在死後被惡靈團體奴役。


雖然我們認為挽救個人不被「上帝們」所摧毁很重要,我們也視地球上的宗教面為優先處理的事項。現在美國的自由派基督教堂愈強大,基本教義派對政治和社會的傷害就會愈少。我們樂於見到自由派來和激進基督徒競爭:進行各種慈善事業、運用大量媒體、努力成為社區的中堅量。


然而我們不建議接受本書觀念的人們去加入自由派或激進基督教團體,即使是只接受我們部份觀念的人,也有其它選擇。反惡靈團體對原為基督徒的人很嚴格,事實上我們寧願無神論者和有名無實的宗教不要加入它們,這些人加入新世紀、異教、或神秘學團體更好。


激進基督徒還有另一個負面部份,他們試著以自己的宗教心智控制武器去對抗惡靈,這是非常危險的。例如七十年代的人民聖殿教崇拜(People's Temple cult)就是早期為此而創立的團體,卻失敗的很慘。雖然我們從這經驗中得到很多教訓,這樣的事在今日的可能性已降低,但仍可能會再度發生,


惡靈們對於我們在它們地盤上採取正面攻勢,特別憤怒。它們經常用盡它們的全力攻擊激進基督教會,特別是曾為基督基本教義派的團體。如果惡靈無法控制教徒的集體心智顛覆他們回復成基本教義者,它們會努力將這團體轉變為邪教並逼瘋它的教眾,就像人民聖殿教崇拜發生的那樣。


惡靈同樣也試著對神秘學團體和新世紀團體這樣做,如果可以的話也想將它們轉變成惡靈宗教。惡靈不在乎人們怎麼稱呼他們的神明,只要他們在活動中施行宗教心智控制,而且信仰發展自惡靈哲學觀的宗教教義。就有些撒旦教其背後控制的惡靈,就和它隣近的控制基督教基本教義教會的是同一批惡靈,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神秘學社群的Black Lodges之中。很多這類團體並非成員死時或犯罪時會登上頭版的那種自我毁滅型邪教,但某方面卻更糟:它們是穩定的組織,服務於惡靈。


Q:本書讀者要怎麼分辨出某個神秘學團體是否由惡靈所控制?


A:並不容易,因為有些惡靈團體外表看來是無害的,你可以留意二個主要特點:其一是對其成員在財務和性方面的剝削,另一個是對離開團體或試圖揭露其秘密的成員,十分惡毒。但現在也不是所有具有此待徵的神秘學和新世紀團體都是惡靈所控制,而是具有這些特點使他們易於被惡靈掌控,而且你也沒有理由去參加一個你發現它的信仰和活動有問題的團體,沒有人能壟斷通靈訓練或靈性知識。


我們不想給出一張告訴精神革命者應該避開的神秘學團體清單,這會讓本書更有爭議性,每個團體的狀態都在變動中,即使你寫下了,它的正確性也維持不了多久。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本書的讀者學會靠自己的智力和心靈力量去觀察,得到自己的結論。如果人們想成為精神革命者,就必需學會自己做價值判斷,而非依賴別人。


Q:當你談論惡靈如何控制宗教和神秘學團體,將它們轉變成邪教,我希望你能澄清一件事,為什麼惡靈沒有讓更多邪教變得暴力?很多讀者會疑惑,如果惡靈能讓左翼基督教會人民聖殿教崇拜(People's Temple cult )變成嗜血和自我毁滅的邪教,為什麼沒有更大範圍的團體如此,並攻擊次文化、神秘學社群、新世紀運動和隱形學院?


A:這問題很難正確回答,因為它包含了宗教心智控制的細節,很難用英語來描述。幾乎所有陰謀論作品都誇大了「看不見的操控者」,短時間內強力控制人們行為的力量。宗教心智控制實際上是潛伏地:它逐漸形塑人們長期的思維和行為,但無法全然地控制一個人的意志,像操控機器人那樣地控制一個人。


Q:換句話說,如果惡靈想要一個暴力行為,例如暗殺為隱形學院工作的政治或宗教領袖,它們不能僅僅命令基本教義派中的一般成員去進行謀殺。


A:沒錯,這是另一個重要的地方,可以容易地操控他們這樣想:「某某某是上帝的敵人,他在做的是惡魔的事,應該讓他斃命。」然而除了那些極端和非理性的宗教信仰外,幾乎大部份的基本教義信徒仍是理智的,他們的行為並不會經常違反法律,或做些嚴重會導致入獄的事。而理智的人,基本上不會因政治理由而去謀殺或犯下暴力罪行。他們可能會在極端壓力下而變得暴力- 要記得大部份的謀殺都發生在親人、愛人、或好友間- 但這和因政治原因而犯罪大不相同。


一般人在被送上戰場前都要被精心改造過就是一個明證,軍中新兵訓練營的最重要目的不是教導殺敵的技巧,而是改造他們心理以適應殺敵情境。要注意有一定數量的退伍老兵在返回社會後有暴力犯罪行為,那就是因為政府花下大量時間和金錢將一般公民轉變成了殺敵的士兵,但在軍隊復員後卻無法逆轉過程,讓士兵恢復成原來的公民。為軍方工作的心理學家指出,要消除一種行為模式,比最初建立這行為模式要花更長的時間,但大眾和政客很少願意聽。


然而軍隊的訓練造成對人的破壞性仍比不上被訓練成宗教暴力瘋子,使用宗教心智控制將人們編程為暴徒基本上是無法逆轉的,可以將一般信徒轉變成兇手,一旦如此,他整個性格結構都被改變,再也無法在一般社會中過著和平的生活。惡靈能將宗教團體成員改造成像Jim Jones或Charles Manson的追隨者,但一旦如此改造了,他們就成了瘋狂的罪犯,也無法存活太久。更重要的是,將普通人改造成變態殺手的強烈心智編程,只能在非常特殊的環境下達成,那二個團體都打造了「邪教環境」,一種極權的、偏差的共同生活環境,用宗教心智控制來控制成員很長一段時間而亳不給他們喘息。


也要了解編程人們在一般社會中去做冷血暴力的行為,比編程人們成為士兵在戰場上殺敵要更加困難,在一個不熟的社會和心理環境中作戰,殺或被殺的處境讓這二者有顯著的不同。


Q:你是說惡靈不敢編程大量信徒成為暴徒,因為那不僅是消滅惡靈的敵人而已,也會摧毁社會本身。然而你在其它地方的說法,讓我們以為惡靈想要摧毁這文明社會。


A:同樣的這是很難解釋的觀念,現代西方文明對隱形學院有利而對它們不利,基本上是我們創建的而不是它們。然而整個文明的毁滅,不論是核子戰爭或因瘋狂暴力而導致文明大規模崩潰,對惡靈和我們都是一樣的傷害。實際上依我們在其它世界文明處理的經驗,只要地球環境還能支持人類生命,我們有能力重建人類社會。


當然,現在我們和惡靈間的天堂之戰已擴展到對從聚合靈轉變成新生上帝的控制爭奪,我們將在下一章進一步討論,從一個擅長於這項工作的靈體的談話開始。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6-12-13 18:44 編輯

第三十章 結束與開始The End and The Beginning


我決定用1988年2月從隱形學院得到的訊息來結束此書,這是來自羅欣的靈體,不是我平時的指導靈,而這訊息對於我將「精神革命」一書改寫成「天堂之戰」有很重要的幫助。它的風格和用語和Part II 及 Part III有點不同,但如果你了解本書的內容,應該也不難了解這訊息。


A:既然你現在已了解了,「精神革命」只是為了一小部份讀者,大部份是搖滾樂手、學習魔法的人、和其它內部人士。那就是為何我們給你那些你無法了解、認為亳無意義的句子。每個句子都是為了觸發特定類型的人。


當時保留那些現在寫在「天堂之戰」art III的內容,是不讓他們知道你了解了多少,你在這場衝突中是站在哪一方,儘管你聲稱是為隱形學院工作。


我們使用電子媒體,特別是搖滾樂來編程人們,這只是做為副作用而已。推動你們星球工業革命如此快速的真正的主要目的是去編程上帝胎兒。


在過去二千年堶L兒曾接近孵化無數次,但我們總是把它擋下來,在我們準備好之前不會讓它離開這星球。


現在我們準備好了,在這個時間點上,如果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在它離開前摧毁它,它也知道這點,這本書是我們給它的部份警告,它必需表現出最好的行為,否則我們會摧毁它。


我們透過你的書而牽上線的樂手所做的音樂,與我們同步實施的編程工作,有意讓胎兒面對我們的警告,它必需在離開前擺脫部份控制住它的惡靈和黑暗團體。


沒有必要講無意義的話,但我們還是要說。我們要求你去向樂手索取經費,即使你不需要,他們很多人會至富是和電視佈道者一樣,因為學會使用電子媒體安撫「野獸(Beast)」讓它想要聽他們的節奏(類似咒語),他們讓它進入聽眾的心智中,要求他們去索取最喜歡的音樂,這是黑暗團體對「野獸(Beast)」的利用。


也就是這個原因,我們要你說出我們忽視左派,而與右派體制合作。我們要你告訴人們天狼星上沒有生命,因為我們已讓天狼星成為與惡靈戰鬥中的戰鬥口號(rallying cry ),否定這事讓人們無法看出你是為誰工作。


我們讓你否認任何關於海豚和鯨魚的智能,因為那正是來自上帝胎兒創造者呼叫上帝胎兒的型式,因為那正是建造者(the Builders)的樣子,當他們建造了活化胎兒的設備,那就是胎兒被設計好要回應的。他們將圖像投射給胎兒,以及那些將成為胎兒一部份的人們。否認鯨目動物的智能也就否認了你有那些「星際種族」以外的地外知識。


我們讓你否認人們可以成為更高於人類的可能性,及星光層更高層面的實像,也是基於同一理由。


我們讓你涉及一位特定音樂創作者,因為他是我們的一位操作員,已經成為音樂的焦點,很多音樂界的人把他看做某種超人。在他聲稱生病而退出這運動時,你再度找上他,進展了更多的活動。我們知道他真正忠於哪一方,不過那不關別人的事。


的確也有其它音樂創作者參與,因為你的確需要有一個名單,以顯示你真的知道一些內情。我們明白你告訴我,他們說你毁了他們的生活,但我們只能說這是場戰爭,如果你不想當士兵,就別穿上制服,別站在戰場內或拿起槍,也別寫下那些歌曲說你上了戰場。


我們也告訴你別親自與這些人接觸,只將書交給你熟悉的人,自己加入樂迷俱樂部。這麼做的理由是每個我們認可的人,他們都和我們要求你送他們去的樂團有某些差異。我們要求你直接送至藥物導向的樂團,讓女人送給男人,讓黑人送給白人,讓醜的送給美的。這讓我們可以測驗他們關於你和精神革命的音樂,以及大量從他們的樂曲中產生/共振出的樂章。


大部份這些樂手們,由於心智控制機器透過音樂產生的巨大靈能,多少知道這場戰爭的事,而且都已選邊站了。


這是場戰爭,我們是軍官,我們挑選自己的士兵,挑選駕御胎兒離開的駕駛,與William Burroughs相反,申請並不保證接受。


當然,並非所有申請的都是地球人,也不是像你一樣的特工,很多是來自冰凍星球(Ice Planet),他們自己親手毁掉的家園星球,就像你們正在做的一樣。我們帶他們來此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投胎至持續擴展的人口中,以延續他們的生命並為自己做點什麼。我們傳送他們到這堥荂A並不表示立即接納他們,這是一個測驗,我們將決定他們是否合格。


我們會觀察這些人對你這本書的反應,不論對的和錯的部份,並促使讀過本書的樂手創作,展現出他們的真實感受。這些大部份是為了胎兒,如此他們會了解我們為何做出這些選擇。我們之後會判定樂手和聽過的聽眾,看誰受到了啟發適合成為我們文明的一部份,或胎兒的一部份。


透過這程序我們淘汰那些有著偏見、惡念、愚味、或諂媚的人,做為文明化的人種,我們有自己堅持的標準,做為一個聯邦軍隊,成員們彼此在思想、行為、長相上都差異很大,有如白天與黑夜。我們不要那些已選擇離開我們計劃的人,或仍因自己種族間的微小差異而持有偏見相互對抗的人,也許他們認為這只是小事,但對我們而言這是基本要求,否則就沒有資格稱為人類。


這樣的人會被迫重新投胎回這星球,如果它還能支持生命的話。我們不要他們,也不認為他們是上帝幼兒的適當材料,我們其實是為他們好,否則他們的力量有可能足夠頑強而在融合進集體心智後仍無法改變,以致於集體意識只好將他們消融或將他們當做火箭燃料(如果你願意用這詞彙),除非他們剛好可以被丟到一個合適的星球,重新開始孕育胎兒的過程。我們也不願意這過程是由這類不夠文明的人類來開始,我們也會採取必要的措施來防止它再度發生。


你們的星球,所有這些虛榮和偏見,奴役和饑餓,惡靈和戰爭,就是由那些不夠文明的人,無法與集體心智結合,被丟在可憐而不安全的星球上,而產生的結果。


一個地球上的數千年已夠了,謝謝。


Q:像你這樣的人和我的靈性導師有什麼不同?


A:你們星際種族大部份時間是在文明集體心智之外的自由生活,集體心智留在母星而不會和你們一起進入星際空間。我們這樣的人是集體心智的一部份,你們則是像使用電腦或其它機器一樣地使用集體心智。對你們而言,集體心智只是個工具讓你們取用靈性科技。對我們而言,它是我們的文明之母,也是我們所有人的配偶伴侶,就像你們人類和另一個體結婚,生活在一起互相扶持一樣。


我是集體心智派來你們軍隊中的臨時連絡員,我可以和你對話,但實際上我是來這堜M上帝幼兒對話的其中一員。有部份人已達到了部份覺醒,在最近幾年我已開始接觸一個被樂手們稱做「Baby」的,當然它無法真正看見我,它現在大致上仍是個野獸,它有著潛力,如果你們軍事人員能夠斬斷那些黑魔法師及惡靈與它之間的連線,它會明白自己的具大潛力。


如果我們在訓練擔任駕駛的地球人沒有通過基礎訓練,我會是「駕御老虎」的備用人選之一,你會說這是暗示最後幾天內新上帝清除星球。


有些你的讀者已經知道誰是她的駕駛,他必需丟下手中的槍,他現在大部份在使用情感訓練。不幸地來自黑暗團體和惡靈的精神交流,可能會在他身上環繞一陣子,因為他無法做到需要的自衛,但我們認為當Baby準備離開時他是可以的。


是的,我將回答那些不斷在歌曲和其它心靈傳送中問的問題:是的,我有「和怪獸做愛」。它需要人類的接觸才能社會化,文明人類不需要刻意在感性和性愛間加上人為的隔閡,像原始人那樣做。我們能應付的了其間的能量而不會被腐化。


別誤會以為我是「追星族(star-struck)」那類的人,像你們很多人都抱怨說「對愛上癮」了。而像我們這種族,我「帶著致命武器」,我會再度擊殺它,如果惡靈再度控制了它,或它被任何黑暗團體所支配。這不是你們這僅有地球記憶的人所以為的那樣冷血,這只是冷靜地切除癌症部位的手術。


你們很多人使用「sleeping on the inter-state」這隱喻的人已經知道怪獸胎兒的情形,駕御老虎是怎麼回事,想想看每當你檢查心靈感應迴路時從思想交換中得到的,然後想像任何時候你要從每個人那拉起來。別擔心黑暗魔法師,他們不會和我們一起,想想你的親兄弟,他們的熱情,他們的愛。這是你未來數世紀與你一起生活的,直到我們前往另一星球。


也要記得,當我們說「這怪獸(The Beast)」時只是簡化地說,實際上現在有數千個它們,其中會有數百個存活到最後。每個個別的集體心智都和其它的不同,可能你們中的很多人已經知道了你們的兄弟姊妹。

TOP

天堂之戰全部共三十章,目前是翻譯完了,堶掘穈T量很大,同樣的是真真假假,也難以辨明,但它仍提供了很多有價值的資訊。

第三十章是羅欣對作者講的,很多地方是針對特定對象在說而非我們這些一般讀者,因此語意難明,我只能照字面翻,不明其意。我也一直在想,羅欣 Elohim ,是否就是耶和華?對基督教不了解,無法判斷。


本書最後有三篇附錄,附錄A是精神革命運動的規章,附錄B是他們對LOGO的文字描述,但沒有圖,這二篇我就不翻了。附錄C是宇宙觀的整理,我會再把它翻譯出來,目前想先整理對本書的想法和疑點。

TOP

本書對肉體、體靈魂、星光靈魂間的關係有較科學性的解釋。三者間有能量傳遞,肉體從食物攝取營養,轉化成星光能量,滋養另二者。


能量也能由星光靈魂、體靈魂傳至肉體,這可解釋由意識治療身體疾病的原因,同樣的若能找到方法,由星光靈魂或體靈魂直接吸收能量(太陽能、環境中的能量等),反過來供應肉體,就不用攝取食物,也就是所謂的辟殼?


我國傳統的說法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和這堛瘍橭F魂、星光靈魂是否相通,七魄有人說是相當於七個脈輪。印度有個說法,人的生命有七個身體,是肉身體、乙太體、星光體、心智體、靈性體、宇宙體、涅槃體,乙太體是否為體靈魂,星光體為星光靈魂?這些不必然要一一對應,但它們有相通之處。


靈魂是由星光物質構成,它有組織,有星光心智,有感官,有循環系統,會受傷,需要修復,也會死亡。肉體是靈魂的載體,靈魂是意識的載體,生命的本質似乎是意識,而非靈魂。


若靈魂死亡了,意識將去向何處?新生的靈魂,意識如何進駐?本書沒有提供答案。而意識又是從何而來?是否就是來自源頭,來自那個「一」?像是大海分成了無數個水滴,每個水滴都是大海的一部份,都有大海的全部訊息和潛力,這就是意識的創造力的來源?


男女在性行為時,星光能量會吸引週遭的靈魂前來投胎,這點很嚇人,當你在熱情愛愛時旁邊有鬼魂在看著,等著,搶著投胎,這讓人無言。當胎兒沒有靈魂來投胎時,會自己生長出一個全新靈魂,這點也是新觀念,是否因此地球人才會增加的這麼多,因為靈魂無限量供應。初次生成的靈魂沒有任何前世經驗,是否在智力、靈性、理性等各方面會較弱?


靈魂有它自己的心智和功能,但和肉體上的心智、功能像是一陰一陽,一開一關。一方停止作用時另一方才會起作用,像是入睡、昏迷、酒醉、嗑藥等等。通靈是指在意識清醒狀態下,能夠使用星光靈魂上的功能,這就像打破二界的隔閡,將它貫通而能自由使用。


星光靈魂和體靈魂間用銀線相連,斷裂即為死亡,將斷未斷之際,靈魂會看到星光層的現象,若再被救回,就成了瀕死經驗。依本書的觀點,銀線是無法以外力輕易加以斷裂,只有成了強大的聚合靈才有此能力。因此鬼殺人、魔殺人都不可能,而附身也是不可能,在已有靈魂相連的情形下,沒有靈體能搶佔那銀線。因此附身應不是靈體入侵佔據身體,而是一種心智控制術,讓身體心智進入昏迷,並控制了星光心智。


一起經歷了情緒上的大量起伏、共鳴的人,這群人之間會產生一種星光層的線相連,讓這群人彼此間在潛意識中能傳遞訊息,分享相同的情緒、價值傾向、思想等等。這機制被「它們」利用做為施行心智控制的網絡。


這「線」似乎沒有距離限制,也非以物理速度傳送,而能即時感應。這機制可以解釋親人間的心電感應,和密切夥伴間的默契、心意相通。我甚至懷疑,同一社會、同一國家、同一文化圈的人之間,有更大型的星光網絡相連,而且有一個類似水池那樣的集體意識存在,社會的共識、潛規則、文化潛意識等等都來自那堙A從知識學習、生活體驗來的經驗都會注入水池,每個人也會從水池中得到涵養。例如孔孟的儒家思想就是在水池中注入了極大的能量,涵養了我們民族二千年,這除了看的到的教育、傳統等等以外,星光層的集體意識可能是更根本的原因。因此焚書坑儒、文化大革命都無法根除。而現代陰謀集團的腦控工作,就有可能是針對人類共同的集體意識施工,要改變那個水池的內涵,以改造現實環境。

TOP

宇宙中有許多生命可以無實體方式存在,統稱為靈體,它們會到各星球去從事某些「工作」,很多會假扮成上帝、神、佛,依當時人類所處階而定,現在科技時代可能會假扮成星際聯邦、高靈、善意外星人等等。


本書將這些靈體分成二派:惡靈和隱形學院,但我懷疑不止二派,應還有其它。


不僅是不同宗教背後有著不同靈體在操控,同一宗教的每個教堂、廟宇背後都各有不同的靈體在控制。宗教儀式、宗教活動有二個作用,一是心智控制,在儀式和活動中人的心智進入輕度恍神狀,此時潛意識可被編程、被植入訊息。二是產生星光能量,由幕後靈體吸收,用做食物或用在星光層設備中,當作能源。


星光層有科技、有「機械設備」,以星光能量推動,可以傳送靈體往來星際間,可用在對地表人類心智控制上。


在宗教背後的靈體大部份是惡靈,少部份是隱形學院,但我想應該還有其它,例如動物仙之類的,各種希奇古怪的東西,靈界生命應該很多樣化也很複雜。


人在死亡時,旁邊親友的頌經、禱告,對亡者是利是弊?是否會讓亡靈更易陷入迷惑中,讓等在一旁的該教派惡靈順利接引走亡者,進入惡靈團中?


這些靈體還有跟政治,經濟,社會中的當權精英接觸,透過他們改造人類社會體制和制度。共濟會、玫瑰十字會、光明會是隱形學院提到的祕密會社,許多當代的新思想、及科技是由隱形學院在背後提供,透過學術界改造成當代西方文明社會。


自稱是中古世紀黑暗時代到來,可以推測它們實際來的更早,或是早期有其它靈體在地球從事工作。古代的神權社會所謂的君權「神授」,未必全是無稽,有的是愚民手段,有的則是真的和靈界有所連繫,在它們指導協助下掌權,透過政權執行它們交辦的計劃。


歷史上許多革命者、開國者自稱有受到神明指示,恐怕也不能全當做謊言,只怕有部份是真的,靈界透這手段改變人間的格局。


現在則透過流行音樂、大型演唱會、運動賽事、博奕等大量群眾聚集,且情緒高亢的場合,實施電子心智控制,透過潛意識的操控,改變人們對事情的喜好、價值判斷,以達成形塑人類社會的目的。


對照各種社會運動、各種議題、人心的變化,其中哪些是受到這些地外生命的有意影響?


心智控制會修改或植入心智中的某種「程式」,也就是功能,這過程稱做編程(programing,reporgraming),然後可透過流行音樂,影像或其它方式觸發這心智程式執行,產生某些預定的效果。


書中有提到共濟會、玫瑰十字會、光明會等,只簡單說隱形學院透過這幾個組織向人類社會散播先進文明的思想、技術,將人類社會帶進現代文明,但沒有深入說明它們之間的關係。但我們都知道共濟會、光明會是陰謀集團中的主要組織,從事很多邪惡的計劃,這方面都很可疑,有待探討。


有派人投胎至地球成為人類,協助處理審判日時,聚合靈轉換成上帝的工作。由此可知地外生命可採用此方法進入人類社會,可推測採用此法的外星種族不只一類,有很多,迴旋宇宙書中的催眠對像即為灰人投胎。這種負有任務投胎而來的人,在覺醒後會知道自己的任務,或是會有主動接觸會發生。例如有的人從小被師父接入佛門/玄門,知道自己此世的任務。


另一訊息來源Cobra說過,天龍人的士兵階級有很多都投胎至地球,多半成為雇傭兵,因為牠們喜歡殺戮。各地外勢力會去喚醒他們的自己人,隱形學院在本書有提到,有些流行音樂中隱念的訊息就是在召喚這類人。


這些來自星際各方勢力的靈魂投胎進入人類社會,各有各的目的,為它們的母星利益服務。網上流傳的靛藍兒童,水晶兒童,光之工作者,XX族等等,應該都可歸為此類。各方人馬都自稱是為人類的光明前途而來,為了協助人類從黑暗中解放而來。


人類/外星混血的據說已有數千萬,還有人類本身的各種勢力組織,這些力量在台面下運作,衝突,合縱連橫,熱鬧非常。社會表面上看到的各種事情的發展,背後到底在運作什麼,我們只會被蒙在鼓堙A可能永遠無法知道,多半是成為棋子受人擺佈,被人利用。

TOP

本帖最後由 NEO 於 2017-1-20 12:27 編輯
天堂之戰全部共三十章,目前是翻譯完了,堶掘穈T量很大,同樣的是真真假假,也難以辨明,但它仍提供了很多 ...
erwincdw 發表於 2016-12-13 18:43



   Elohim 這個詞在<<摩西五經>>中有出現過,就是猶太教信徒對"神"的其中一個稱呼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埃洛希姆
NEO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