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10-19 17:24 編輯

必然的結論


THE CONCLUSIONS ARE INESCAPABLE:


(1)秘密權力階層也許認為出於人們的無知,或出於神意旨,地球在不久將來將會毁滅。這些人真心相信他們的所作所為是對的,是為了拯救人類。但極為諷刺的是他們合作的夥伴自身就是個面臨滅絕的外星種族,在這個合作中許多道德和法律議題都被妥協了,這些妥協是錯的,應該要修正。他們的行為應負起責任,我能了解他們決定不讓大眾知情時心中面對的恐懼和急迫感,但我並不同意這決定。

整個歷史中不斷有一小撮權力精英,認為只憑他們少數幾人就能決定多數人的命運,但歷史洪流顯示他們錯了。我們這偉大的國家是建立在自由和民主的原則之上,我真心認為如果美國這國家違背了這原則,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成功。對大眾的全面揭露是必要的,我們應該共同努力來挽救人類。


(2)我們被人類/外星聯盟操縱,目標是達成對人類某種程度奴役的單一世界政府。有必要面對一個最基本的問題:「誰能代表地球?」他們認為人類的進化程度還不足以面對外星種族,我們自己在不同民族間的問題已夠多了,再加上一個外星種族情況會變成什麼樣?它們會不會被羞辱、虐待、殺害?即使隔離但一旦相遇發生衝突,外星人優越的科技是否會造成人類的厄運?世界領袖是否已決定要把人類關進圍欄了?要避免這些情況的惟方式,是讓人類的意識有個進化的躍進,思惟模式必需改變。我不知道要如何做到這點,但我知道非做不可,而且要儘快、但不著痕跡的做。


(3)外星勢力完全欺騙了我們政府,也操控了我們,這導致了人類的全面奴役和毁壞。我們必需拿出任何可行的方法來制止。


(4)如果以上都是錯的,就表示發生的是其它超出找們目前可理解範圍的事。我們更必需強迫揭露所有的事實,以從中發掘出真相。這現況是由於過去44年來我們的所作所為,或無所作為,這是我們自己的錯,只有我們能改變未來。在我看來教育是解決辦法中最主要的一部份,其餘的就是不能再對大眾隱瞞。


(5)不能排除一種可能,就是我被利用了,整個外星議題是人類史上最大騙局,是虛構出外星威脅以促成單一世界政府的議程。我有找到支持這觀點的證據,我把它放在附錄中,我建議你們不要排除這個可能性。

出於無知和誤導,我們人民已放棄了監督政府的責任,我們的政府是「民有、民治、民享」,沒有理由要放棄監督的責任,而盲目的信任只那幾個時常進行秘密會議的少數人,任由他們決定我們的命運。事實上我們的政府組織是設計來預防這情形的,如果我們有儘到公民的責任,事情就不會演變到今日這情形。大部份的人對政府基本功能都完全無知,我們真的已成為羊群之國,而羊群的結局就是被屠宰。是時候像我們先輩一樣像個男人般挺直腰桿了。讓我提醒你們,歐洲猶太人雖已收到警告,但仍不相信事實可能是真的,仍乖乖走進牢籠中。當外面世界收到訊息,說歐洲的希特勒在進行大屠殺時,仍不相信。

你們要了解,不論外星人是真是假,這議題真被用來做為消滅不同地區人口的藉口。「別擔心,神聖的宇宙兄弟會來拯救我們。」這想法也可用來配合外星威脅論:「外星人會吃人」,促成新世界秩序的進程。決定你們未來行動的最重要資訊是,新世界秩序會摧毁每個國家的主權,包括美國。新世界秩序不可能允許我們憲法的存在,它會是個全然的極權式社會主義國家,我們將被無現金經濟系統所奴役。

如果我在海軍情報單位看過的資料是真實的,那麼你們剛才讀到的就應該是最接近真相的了。如果外星人是個騙局,那你們讀到的則是光明會要讓你們相信的事。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撇開所有迷團,那些科技絕對是真的。由人類駕駛的反重力飛船的確存在,我和數以百萬計的人都看過它們,它們是金屬製、是機器、有各種形狀和大小,很明顯是智慧生物所操縱。


雷根總統至戈巴契夫:

如果突然出現來自別的星球,別的種族對我們世界的威脅,我們將會抛開彼此國家間的所有微不足道的歧異,明白其實我們都是地球上的人類。

SOURCES
Andrews, George C, Extra-Terrestrials Among Us, Llewellyn Publications, St.
Paul, Minnesota.
Bamford, James, The Puzzle Palace, Houghton Mifflin, Boston.
Borklund, C. W., 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Frederick A. Praeger, New York.
Collier, Peter and David Horowitz, Rockefellers: An American Dynasty,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New York.
Cooper, Vicki and Sherie Stark, eds., UFO (magazine — several issues since
Spring 1988), Los Angeles, California.
Cooper, William, "Operation Majority, Final Release/ Fullerton, California.
Corson, William R., The Armies of Ignorance, The Dial Press/James Wade, New
York.
Curry, Richard O., ed., Freedom at Risk,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Philadelphia.
Deyo, Stan, The Cosmic Conspiracy and The Vindictor Scrolls, West Australian
Texas Trading, Perth, Australia.
English, Bill, "Report on Grudge/Blue Book #13," John A. Lear, Las Vegas
Nevada.
Friend, Lt. Col. and Dr. J. Allen Hynek, "GRUDGE/Blue Book Report #13"
(Top Secret). Last seen at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Commander in Chief
of the Pacific Fleet (CINCPACFLT), Hawaii.
Graubard, Stephen, Kissinger, Portrait of a Mind, W.W. Norton & Co., New
York.
Gulley, Bill with Mary Ellen Reese, Breaking Cover,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
Hawking, Stephen W.,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From the Big Bang to Black Holes,
Bantam Books, New York.
Isaacson, Walter and Evan Thomas, The Wise Men,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
Kissinger, Henry, Nuclear Weapons and Foreign Policy, Harper & Brothers, New
York.
Kwitny, Jonathan, The Crimes of Patriots, W.W. Norton & Co., New York.
Chapter Twelve The Secret Government • 237
Lear, John A., "The John Lear Hypothesis," Las Vegas, Nevada. Partially true;
the rest is disinformation.
Lear, John A. and John Grace, "The Krill Papers Hoax."
Ledeen, Michael A., Perilous Statecraft, Charles Scribner & Sons, New York.
"MAJIC/Operation Majority" (Top Secret). Presidential briefing document
by Majesty Twelve. Last seen at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Commander in
Chief of the Pacific Fleet (CINCPACFLT), Hawaii.
Mickus, Tom, 'The Larry Fenwick Interview," Canada.
Moscow, Alvin, The Rockefeller Inheritance, Doubleday & Co., New York.
"Operation MAJESTIC TWELVE," Eisenhower Briefing Document. Author
unknown, released by the research team of Moore, Shandera, and Friedman.
Pea Research, Government Involvement in the UFO Cover-up: Chronology, Pea
Research, California.
Ranelagh, John, The Agency: The Rise and Decline of the CIA,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
Schulzinger, Robert D., The Wise Men of Foreign Affairs,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Shoup, Laurence H. and William Minter, Imperial Brain Trust: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 United States Foreign Policy, Monthly Review Press,New York.
Steckling, Fred, We Discovered Alien Bases on the Moon, G.A.F. International,
California.
Steiger, Brad, The UFO Abductors, Berkley Books, New York,
Stienman, William, The Crash at Aztec, William Stienman, La Mirada, California,
Strieber, Whitley, Communion and Majestic, Avon, New York.
Valerian, Valdamar, The Matrix, Arcturus Book Service, Stone Mountain,
Georgia.

======================================
第十二章完,後續十三、十四章麻煩 awepp兄負責,謝謝。

TOP

回復 216# awepp

我看了這篇文章,作者從物理專業角度探討這個問題,得出的結論竟然和Cooper的相符,值得重視。我以前也不知道美蘇在大氣層有過那麼多次的核子試爆 ! 當然會造成傷害,他們卻轉移焦點,歸咎於二氧化碳排放,並以此為藉口推動碳稅機制。


王大師這陣子提的軍購弊案,他暗示這可能和SSP有關,老美搞 SSP除了自謀黑資金外,也動手向各國勒索,各國政府不得不用各種非手段提供資金,偶爾不小心會爆出冰山一角。我覺得這觀點很有可能是對的,Goode提到過SSP中有一派叫什麼國家聯盟,地球各國幾乎全有參與,但只能接觸到最低階的小玩意,讓他們啃啃狗骨頭好閉上嘴巴。雖然這堣ㄚHGoode,但這一點倒是很有可能是真的。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8-2-27 15:15 編輯

本書大部份已翻譯完成,第十四章後半部很枯燥,就不再繼續。

第十五章是錫安議定書,Cooper說是1700年代後期被提乃,首次被呈現在大眾眼前則是在1800年代初期。但我看內容和「錫安長老會絕密紀要」這本書內容完全相同,英文書名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也和本章標題幾乎一樣。網上查到的此書相關資訊是說,此書是在1903年首次面世以俄文出版。據背景可疑的維基百科資訊所言,此書最初幾乎無人知曉,在俄國十月革命時隨著大量貴族的逃亡,而流傳至西歐。二十世紀時受到希特勒重視,進入德國課本並廣為流傳。

維基指稱此書經眾多研究認為是虛構的文學作品,剽竊自1864年法國作家毛里斯若利對拿破崙的諷刺小說「馬基雅維利與孟德斯鳩在地獄的對話」,以及1868年德國反猶作家赫爾曼古德切的小說「比亞里茨」。也有學者認為此書是俄羅斯帝國秘密警察組織奧克瑞那在 1890年代本所虛構出來的。

Cooper說此Protocols是1700年代末出現,比「錫安長老會絕密紀要」要早了一百多年,可推測它流傳出來的最初只在少數人手中,直到1903年有心想警告世人者才將它公開出版,但直到希特勒手中才流傳開來。至於會和1868、1890年小說內容相似(我沒去查證小說內容),則也有可能是那二位作家知道內情,將它寫在小說中,就像「美麗新世界」、「1984」二本小說一樣,透過文學向世人示警,而非「錫安長老會絕密紀要」去抄襲文學作品。


由於此書已有現成翻譯,我就不做重工,直接取用,略加疏理後貼在後面,同學們可以一同檢視,這份百年前寫下的小冊子的內容,和這一百年來的世局演變,有多少相同之處。

我選用的翻譯來自此二個網站,但這兩個網站都有缺漏,又找到一份PDF下載,才算湊齊了。
錫安長老會絕密記要-1
錫安長老會絕密記要-2

這本「錫安長老會絕密紀要」我看了一半,它的內容和近代局勢走向幾乎相同,不可能是無聊文人杜撰出來的,要預測未來10年、20年局勢都幾乎不可能了,何況是100年?此書確是秘密會社的真實計劃,而非杜撰的虛構文,而他們的謀劃幾乎都成功實現了。

這章或說這本書,來自一百多年前,但人的壽命才多久?用這麼長的時間,費這麼大的力氣,還要持續幾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達成,做這樣的百年計劃,合理嗎?這就要和「人類的盟友」那系列來互相參照印證了。人類的盟友告訴我們外星勢力以勸誘方式,讓宗教、社會、政治等精英們加入它們,允諾給予地球、人類的管理權力,可能還加上長生、或可控制的轉生方式,交換精英對外星勢力的忠誠。這就是為何精英們總和秘教邪教扯上關係,那些外星勢力就是精英們背後的主人、神、撒旦,各種神秘儀式就是在對外星勢力輸誠,甚至傳送星光能量。外星勢力則透過這些人類奴僕,掌握地球,將地球納入它們星際版圖中。

第十六章 是Jonathan May 與杭特兄弟的白銀炒作案。
華爾街什麼死人骨頭都會炒作圖利,都大獲全勝,從不用坐牢。但惟有黃金和白銀沒有炒過,歷史上惟一一次白銀炒作案是杭特兄弟,而他二人在金融史上卻遺臭萬年。Cooper本章大意是說,Jonathan May是想將美國從FED的法幣系統中解放出來,打造另一個以實物資產為支撐的新金融系統,如土地、原物料、石油、煤炭、森林等,並由杭特兄弟收購白銀,一起合作對抗FED,但最終失敗,不僅被關,還被污蔑為投機炒作白銀,成為遺臭萬年的負面教材。

第十七章是美國軍情單位和撒旦教間的關聯
附錄A:Cooper自己的服役記錄文件
附錄B:UFO與51區
附錄C:外星植入物
附錄D:AIDS
附錄E:對付歐洲宗教和政府的陰謀的證據
附錄F:美國政府與毒品的關聯
附錄G: Kurzweil vs. Hopkins

這幾章內容也很精彩很重要,但都是報紙剪貼的影像,手稿,圖片,文件影本,很難閱讀,我看的頭昏眼花,看不下去,打算放棄了。 有興趣的同學自行閱讀,願意幫忙翻譯的,非常歡迎補充在後面。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8-2-27 15:20 編輯

第十五章  錫安長老議定書


PROTOCOLS OF THE WISE MEN OF ZION



這份錫安議定書是在1700年代後期被提乃,首次被呈現在大眾眼前則是在1800年代初期,這份征服世界計劃的每一面向如今都已成真,證實了陰謀論的真實性。

作者Cooper註:本章和原文的內容完整相同,這文件是刻意寫出來誤導世人的,要清楚認知到,本文的「Zion」應該是「Sion」,任何提到「猶太Jews」的地方,應改為「光明會Illuminati」,「goyim」則應改為「cattle」。

紀要1

1將華麗辭藻擱置一邊,我們應該論述每一種思想的重要性:去繁就簡併加以比較,我們應該闡明周邊事實。

2我即將從兩種角度,即我們自身的,以及非猶太人的角度闡明我們的體系。

3需要注意的是,本性惡的人的數量要遠比本性善的人多,所以統治他們的最佳方式是通過暴力和恐嚇,而不是學術討論。每個人都瞄住權力,如果可能,每個人都會成為獨裁者。事實上,不願為了追求個人利益,而去犧牲大眾福利的人是罕見的。

4是甚麼遏制了那些被稱之為人類的食肉野獸?又是誰在一直教導他們?

5在原始社會,他們屈從於野蠻和暴力之後,屈從於法律,後者也同樣是暴力,不過是偽飾的暴力。我得出的結論是:根據大自然的法則,暴力即正義。

6政治自由只是一種理想而非現實。在必需的時候,人們必須懂得如何去運用這種理想,用此種理想作為誘餌去吸引大眾追隨一黨,去粉碎執政黨的權力。如果對手本身就深受自由這種觀念──也即所謂的自由主義思想的浸染,這項任務就會變得很容易了。為了一種理想,他們願意交出部分權力。這就是我們理論的大獲全勝之處;被削弱了的政府統治之韁,立刻,通過自然規律,被一隻新手掌控,因為愚民不可一日無君。新權力只是替代了已被自由主義削弱了的舊政權。

黃金

7在我們的時代,替代那些自由統治者權力的是金錢的權力。忠誠才使時間有意義。只冥思無行動無法實現政治自由的理想。實行人民自治僅能短期維持,之後將演變為烏合之眾。自那時起人們將陷入自相殘殺,階級衝突,在混亂中政權轟然倒塌,權威化為灰燼。

8無論一個政權因內亂而衰竭,還是因內亂招來外敵並受治於其──無論如何,它都可被視為不可挽回地失守了:它現在置於我們的掌控之下了。完全掌控於我們之手的金錢專政,向它伸出了一根稻草,無論情願與否,它必須接納:如果不願意,它將萬劫不復。

9如果任何一個擁有自由主義意識的人認為上述想法是不道德的,那麼我將提出以下問題:如果每個國家有兩個敵人,如果對於外來之敵,它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使用各種伎倆和挑撥離間,比如出奇不意偷襲、夜襲或以多勝少,那麼對一個更糟糕的敵人。一個破壞社會既有統治基礎和大眾福利的敵人,該採用甚麼手段才可以被稱作為不道德或不被允許的呢?

10對於那些有健全邏輯思維的人士而言,難道能夠希望通過合理商議和辯論來指導大眾嗎?大眾與理論的力量是如此強大,他們往往會提出各種反對或對立的意見,尤其是當這些反對意見對大眾有利的時候。儘管這些異議或反對愚蠢而荒謬。群眾或某一群體中的成員往往只是被卑微的激情、不值一提的信仰和傳統、或情感用事的公理所引導。這會妨礙任何一致意見的達成,即使是在一個很完美的合理辯論基礎之上。要想成功地駕馭大眾在於機遇,或在多數壓倒少敦的基礎之上。少數人往往不顧各種政治隱秘而提出一些荒謬議題。這些議題往往導致無政府主義的後果。

11政治與道德毫無其同之處。被道德俘虜的統治者不是一個有經驗的政治家,因而其地位也不會穩固。那些有統治野心的人必須藉助於狡詐與虛偽。那些偉大的民族品格,例如坦率和誠實,是弄政的大敵,因為它們可能會比最強大的敵人更有效,更必然把統治者拉下馬。這些質量肯定是非猶太王國民眾的美德,但我們絕不能愚蠢地受其指導。

權力即正義

12我們的正義在於暴力。 「正義」一詞是一抽象的思想,並不具任何意義。該詞的意義不過是:給予我所有我想要的,以證明我比你強大。

13正義從哪兒開始?又於哪兒結束?

14在一個具有糟糕的統治機構、毫無人性的法律以及在濫用權利中喪失了人性的統治者的政權裡,我發現了新的正義──即通過強勢的權力去摧毀所有現存勢力與秩序,重建所有制度。通過使那些自由主義者自願放棄自由主義的方式,成為那些曾經將權力施加於我們的統治者的主人。

15在各種搖搖欲墜的勢力面前,我們的力量將會越來越戰無不勝,因為它是隱而不見的,直到它的力量累積得足夠強大,以至於任何狡詐與陰謀都不能將其摧毀。

16我們目前迫不得已犯下的暫時惡行終將產生一個不可摧毀的好政權。它將恢復曾被自由主義化為烏有的國民生活的正常秩序。結果將證明手段的有效。我們在計劃實施中不必拘泥於原則與道德,而是利用必需和有用的原則與道德。

17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精心設計,絕不可背離的偉大計劃。我們絕對不能冒任何風險,使數個世紀來殫精竭慮的計劃付之東流。

18為了更好地闡釋我們的行為,有必要注意暴民的無賴、懈怠與不穩定性,他們不能理解與尊重自己的生活與福利。必須懂得,暴民的力量是盲目、愚蠢以及不可理喻的,往往會受到任何一方的挑唆。暴民只會將自己引向深淵,因此,他們的成員,尤其是那些自命不凡者,或許他們中有人本來可能成為智者,但由於不懂政治,也只能將整個國家帶向毀滅。

19只有那些自幼受過自我控制訓練的人才真正懂得政治的要義。

20一個民族將其置於自命不凡者的手中,將自己帶入由政黨分裂而導致的毀滅之途。而政黨之爭是由於人們追求權力和榮譽,並由此帶來的騷亂而引起的。對於一個國家而言,其大眾可能心平氣和、毫無嫉妒之心地作出公正判斷嗎?可能由大眾毫無私心雜念地處理國家事務嗎?這決不可能。任何計劃會因暴民有眾多首領而四分五裂,因而將喪失一致性,於是也變得難以實行。

我們就是暴君

21只有在絕對專制的統治者的統治下,計劃才可以精心設計並恰如其分地向政權的各個權力機構清楚傳達。由此可以得出這樣的必然結論:一個國家令人滿意地統治方式是那種可以將統治權集中在一個責任人身上的統治。沒有絕對的專制,將沒有文明的存在,其延續不是經由大眾,而是統治者的指導,無論那個人將是誰。暴民是野蠻的,將會在任何可能的機會展示他們的野蠻。一旦暴民將自由握在他們的手中,自由將迅述變為無政府主義,而無政府主義自身是野蠻的最高表現形式。


22那些酗酒動物受惑於杯中之物,狂飲濫用也與所謂的自由同行。那不是我們所走的道路。那些非猶太民眾受惑於酒精,他們年輕時受所謂「古典主義」的愚蠢教導,此後卻被敗壞的道德所引誘—是被我們的代理人,即教師、走狗、豪宅中的管家、牧師、以及那些非猶太人經常光顧的淫蕩場所的女人們所引誘。在上述提及的人中,我最後數到的就是那些自願拜倒在腐敗與奢華腳下的所謂「交際花」們。

23我們的暗號是:武力和欺騙。只有武力才可以在政治鬥爭中取勝,尤其是當它隱藏在政治家的智慧中時。暴力是政權維護其統治的基本原則,而狡詐與欺騙則是其不向新的勢力低頭讓位的根本。這一邪惡手段是一個,並且是唯一能夠獲得好的結果的手段。因而,為了達到我們的最終目的,我們必須不能停止賄賂、欺騙與背叛。在政治鬥爭中,我們必須懂得如何毫不猶豫地奪取別人的財產,如果它能移確保我們的統治。

24我們的政權,沿著和平侵略之路,有權用不太引人注目、更讓人滿意的死刑來替代戰爭的恐怖。而後者又足以維持可以導致盲從的畏懼之心。只有殘酷無情的嚴苛才是政權最強有力的因素:不只是為了結果,也是為了勝利,我們必須堅持暴力與欺騙的策略。與其說那些清算的手段,不如說嚴苛這一原則本身,使我們大獲全勝,使所有其它政權畏懼並屈服於我們的超級政府。只要這一點就足以使得他們明白:對於那些不馴服者,我們是絕不手軟,絕不善罷罷休的。

我們應該終結自由

25追溯到遠古時代,我們是人群中最早喊出「自由、平等、博愛」的人。自那時起,這些口號就被那些來自各方的、愚套的鸚鵡學舌之人所重複。他們被這些魚餌引誘,然後將世上真正的福利—─個體自由放棄。而在此之前,個體自由是如此得到堅決捍衛,抵禦了暴民的施壓。那些非猶太民族中自稱智者的人,知識分子們,不能理解這些詞彙的抽象意義。他們不懂得:事實上,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平等,也沒有所謂的自由。大自然本身就造就了頭腦、性格的差異以及能力的不平等。也同樣無聲地,創造了對於自然法則的遵從。毫無疑問,暴民是盲目的,而從中選出的維護規則的新貴們,就政治意義而言,也和那些暴民們一樣,是盲目的。那些精通政治的人,儘管本身是個傻瓜,也能統治他人。而那些不擅長此道的,縱然是個天才,也會對政治事務一竅不通。對於這些政治技巧非猶太人毫不重視,但一直以來,恰恰是這些成為一個王朝統治的根本:父親傳授給兒子政治事務的課程,並保證除了王朝成員知道之外,沒有其它人知道,也保證不會有人透露給被統治者。隨首時間的推移,統治中的王朝更替意義逐步喪失了,這對於我們偉大事業的成功起了很大的幫助作用。

26由於我們那些無知盲目的代理人搖旗吶喊,「自由、平等,博愛」被帶到了世界各地。一直以來,這些口號是滋生於非猶太人的蛀蟲。其所到之處,終結了當地的和平、安寧和團結,摧毀了這些非猶太國家的政權基礎。這一切你們以後會明白,將幫助我們大獲全勝:給予我們一個可能,將王牌握在我們的手中—摧毀那些特權階級。換言之,消滅那些非猶太國家中的貴族階層。這一階層是那些國家中唯一能夠抵抗我們的力量。一旦摧毀了這些非猶太國家的世襲貴族階層,我們就能夠建立由金錢為主導的,受過良好教育的新貴族階層。這一新貴族階層的資格將以財富和教育水平衡量,而財富和教育則掌握在我們的長老手中。

27我們的獲勝因這一事實而變得更加簡單容易:在和所有我們所需要的人發生關係時,我們一直倚重能觸動人類最敏感神經的東西,即金錢,還有人類的貪婪、對於物質的無窮欲望。單單使用這些人性弱點中的某一點都足以破壞任何首創精神,因為它能夠摧毀人類的行動意志。

28自由的抽象意義能夠使我們說服所有國家的暴民:他們的政府不過是人民的僕人,而人民才是國家的真正主人。而僕人是可以像被用舊的手套一樣替換掉。在這些國家中,正是這種可以替換掉人民代表的可能性,賦予我們任命他們的權力。

TOP

>>3. 本性惡的人的數量要遠比本性善的人多
這堛蔣絞N人劃分為本性善的和本性惡的,就是個嚴重錯誤。善與惡是每個人都兼具的特質,我們都在善念與惡念中徘徊,依照慣性或意識選擇而做出行為。在特定情境下,任何人都可能展露出原本沒有的惡性、或善性。

>>統治他們的最佳方式是通過暴力和恐嚇
歐美日的統治方式就是如此,運用暴力和恐嚇來控制其它國家。

>>4.是甚麼遏制了那些被稱之為人類的食肉野獸?又是誰在一直教導他們? 5.在原始社會,他們屈從於野蠻和暴力之後
他這堨「他們」而非「我們」來指涉人類,是否已透露出他們自認非人類。整份文件處處流露出它們對人類的厭惡、岐視和冷酷無情,也許它們的確是外星混血,因此自認比人類高等,奴役人類是應該的。

>>6政治自由只是一種理想而非現實。在必需的時候,人們必須懂得如何去運用這種理想,用此種理想作為誘餌去吸引大眾追隨一黨,去粉碎執政黨的權力。
皇室和教會是二股根深蒂固的力量,秘密會社要想掌控全球就要鏟除他們,向社會釋放民主人權的觀念引發政治革命,引進科學觀念形成無神論而衝擊教會勢力。民主和科學雖給人類文明帶來很多益處,但這不是是非善惡的問題,而是這二者被當做武器,利用來擊垮舊勢力,讓它們趁虛而入取而代之,滲透進各國政府和社會,完成控制全球的計劃。

我想到一首民謠,Joan Baez 的 Donna Donna

這首猶太民謠,是在哀嘆猶太人自身的命運,還是在嘲笑其它民族,與他們相比之下,只是待宰的牛呢?

On a wagon bound for market  在一輛前往市場的牛車
There's a calf with a mournful eye 載著一隻眼神哀悽的小牛
High above him there's a swallow 一隻燕子從牠的頭上
Winging swiftly through the sky  敏捷的飛過天空

How the winds are laughing 風兒在笑著
They laugh with all they might 盡情的笑啊笑啊
Laugh and laugh the whole day through  整天笑著
And half the summer's night  笑到夏的午夜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多娜多娜多娜多娜
Donna Donna Donna Do 多娜多娜多娜多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多娜………
Donna Donna Donna Do 多娜……

"Stop complaining" said the farmer “別再抱怨了!”農夫說
"Who told you a calf to be “誰叫你是一隻牛呢?
Why don't you have wings to fly with 誰叫你沒有一雙可以飛翔的翅膀,
Like the swallow so proud and free 像燕子一樣既驕傲又自由”

Calves are easily bound and slaughtered 牛天生註定要被宰殺
Never knowing the reason why 卻從不知道為什麼
But who ever treasures freedom 但像燕子一樣珍惜自由的人
Like the swallow has learned to fly 都學會了飛翔

TOP

回復 225# awepp

那堣U面三篇的留言,都是以共產社會為例來比對1984書中的極權社會,但他們都沒想到美國、台灣自稱民主的社會,其實也在運用著同樣的統治手段,改造語言、扭曲歷史、用物質剝奪來壓迫人,只是做的更加狡猾和隱密,是另一種隱性的極權社會。

今天在Youtube上看到這段【牛叔說電影】 - 天佑美國God Bless America

電影最後一段是對美國的控訴:
美國已經淪為一個殘忍而邪惡的地方,我們獎勵那些最膚淺、最愚蠢、最刻薄的人,我們已喪失了任何禮儀。我們恬不知恥,我們沒有是非之分,人類最糟糕的品質卻得到讚揚和推崇,只要能賺到錢。任何欺騙和謊言都可以去做,我們已經淪為標題橫行,亳無底線,散播下流的國家,我們喪失了靈魂,喪失了仁慈。當我們把社會上那些弱者推到台前,盡情嘲笑盡情謾罵,滿足我們娛樂消遣的時候,我們自己變成了什麼?

這內容不僅是美國的問題,也是所有追隨美國腳步,奉美國為宗的國家們共同的病徵,如果我們只是從人性、文明等等角度去思考,可能都得不到真正的答案。看了Cooper的書後,就了解這就是「無形戰爭中的無聲武器」,數十年來摧毁人類社會的成果。這真的是因為地球負荷太重,為了挽救人類文明而不得不做的減少人口措施嗎?我認為這理由是用來欺騙那些科學精英和政治精英的蠢蛋們的話術,他們懷抱高貴的情操,用著冷血的手段,在挽救人類文明,像齣荒謬的肥皂劇。

真正的原因,應該是光明會中那群混血的傢伙,在為他們的外星主子清洗地球。

TOP

回復 228# awepp

我想應該是處於不同階段的社會,要用不用的手段來達成。

美、日、台的社會已富裕到一定程度以上,不可能用北韓模式,而改利用資本家貪婪本性去侵蝕社會財富,再用金融危機不斷掠奪摧毁人民財富,一樣讓人民逐漸走向均貧。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8-3-13 09:41 編輯

紀要2



經濟戰爭

1、迄今為止,對於我們要達到的目的而言,必須不能使戰爭產生領土侵占性質的結果的:故我們可以發動經濟上的全面戰爭,這樣所有的國家都會看到我們在給予他們資助時所展現的主導實力與地位。這種狀態將使雙方受我們的國際事務計劃的支配:我們的計劃吸引了數百萬雙眼睛的關注,並不受任何限制與阻撓,暢行無阻。我們在國際事務上的權利,將以正義的名義,取消各國民族權利,並會恰恰像這些國家的民法統治他們的民眾一樣統治這些國家。

2、我們將嚴格根據卑屈服從的能力,從大眾中選出這些國家的管理者。但他們並不是受過統治藝術專門訓練的人,所以將很容易成為我們所玩的遊戲中的爪牙。他們被我們那些為數眾多,自幼就被培養成為統治世界的智者賢達們玩弄於股掌之上。這些長老智者將成為他們的顧問、專家。眾所周知,這些顧問與專家們已經根據我們偉大計劃的需要,從歷史教訓中,選擇那些適合這些管理者的信息灌輸給他們。那些非猶太人並沒有受過客觀的歷史觀察指導,而只是通過因循的理論來統治,而不是嚴格關注那些隨之而來的結果。我們不必在乎他們——讓他們自娛自樂吧,直到歷史性時光來臨:或讓他們永遠活在對昔日快樂時光的回憶裡。只有用這一目標,才可以持續地通過我們的媒體,掀起他們對於這些理論的盲目自信。非猶太人的知識分子們會因自己掌握的知識而自我膨脹。不經任何邏輯上的論證,他們就會將所有從理論中獲取的信息付諸實踐,而這些知識、信息都是我們政治代理機構中的專家們匠心獨運拼湊而成的,目的就是為了向他們灌輸,使他們倒向我們所需要的思路方向。

破壞性教育

3、不要假設上述論斷僅僅為空話:仔細想想在我們安排下成功的例子:達爾文主義、馬克思主義以及納粹主義。對我們猶太人而言,無論如何,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些指導方向對 於非猶太人的思想起了不可磨滅的重要意義。

4、對於我們而言,高度重視各個國家民族中的思想、性格以及潮流,以避免產生政治與管理事務中的分裂是必須的。我們整個統治體系的各組成部分,是在前進道路上達到的不同天性的人組成,所以整個組織成員繽紛各異。如果在實際應用中,不立足現實,總結過去的教訓與經驗,我們這個體係將會潰不成軍,無法取得我們想要達到的勝利。

5當今國家,在推動人們的思想運動方面,有一種很偉大的力量,那就是媒體。媒體起的作用就是持續地提出我們必不可少的要求,給予人們發出抱怨聲音的機會以及表達和製造不滿。正是在媒體上,自由言論才會找到自己的化身。但是非猶太政府還不懂得如何利用這股力量,它已被掌控在我們手中。通過媒體,我們已經獲得了影響他人的能力,並使自己隱藏在幕後通過媒體,我們將「黃金」掌握在手中。我們是歷經無數血汗和淚水後獲得,我們已經犧牲了很多自己人。在上帝的眼中,我們的每一位受害者都抵得上一千個非猶太人。但它已經回報了我們。

TOP

回復 232# awepp

很難查到1960年代的前十大死因,印象中90年代以前主要死因是疾病,後來則是癌症和心血管相關疾病。也就是攻擊人類的主要武器,由病菌轉變成食品添加物。

世界精英關切人口是真,但用的藉口則是假,地球並非無法承載目前的人口,還有那麼多的可耕地被荒廢,食物短缺是可以解決的,而且廢除化肥農藥的慣行農法,改用自然農法,可以恢復土地的生產力。水資源的污染問題主要是採用的工業方法是數十年前落後科技的產物,它們釋放些先進科技也可解決。

減少人口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不得而知,我想到的可能性有二個:(1)在NWO的極權社會中,人口太多會難以有效統治(2)讓出部份地盤給外星人,這是它們的交換條件。

TOP

紀要3


侵略的方法與手段

1今天我要宣布,我們的目標現在距離實現還有幾步之遙。現在只剩下幾小步去跨越:我們長途跋涉的遠征馬上就要劃上它的「象徵大蛇」之圓了。我們用「象徵大蛇」來象徵我們的人民。當這個圓圈結束時,歐洲的所有國家將被鎖在它的邪惡之孔裡

2當今國家的憲政天枰會很快坍塌。因為我們在建設之初就已經設計好了,沒有給予這座天枰很好的平衡,目的就是為了讓它不停震盪,直到穿壞用以環繞的中軸。非猶太人一直深信,他們已將這個天平的各個部分焊接得非常結實,一直期望天平能夠達到最後的平衡。但這個天枰的軸心——那些國王們都被他們的代理人們包圍了。這些人像小丑一樣在國王身邊胡作非為,被難以自控以及不負責任的權力欲弄得發狂。他們將這些慾望歸咎於籠罩宮廷的恐怖氣氛。因為沒有辦法接近人民,來到人民中間,向人民妥協讓步,所以這些寶座上的君王們不能加強自身力量,來抗衡那些追逐權力的人。我們已經在那些有遠見卓識的最高權力與民眾的盲目力量之問製造了一道深深的鴻溝,以至於雙方都喪失了自身存在的意義。就像盲人和他的拐杖,一旦被分開就誰也派不上用場。

3為了激起追逐權力者濫用權力,我們塑造了互相對立的各方勢力,粉碎他們朝向獨立的自由傾向。為了達此目的,我們激起了各種形式的冒險精神,武裝了所有的政黨,為每一種野心樹立權威作為目標。在這些政府中,我們已經建立了一個競技場,各種混亂的、令人迷惑的議題在此辯論。而混亂與破產卻是普遍的。

4那些不知疲倦的喋喋不休,已經使議會和政府的諸多會議變成了口才表演比賽。厚顏無恥的記者和傳單小報發放者每天撲向執政的官員。權力的濫用將是使所有機構走向覆亡的最後助推器。在瘋狂的暴民打擊下,所有的一切都將灰飛煙滅!

讓我們的鬥爭工具更窮

5各國的民眾都將前所未有地被貧窮牢牢禁錮。他們過去被奴隸制和奴役禁錮。他們也許能夠通過某種方式擺脫但這些禁錮,但對於飢餓和貧困卻永遠無法擺脫。我們在憲法裡包含了給於大眾虛幻卻不切實際的權利。所有這些所謂的「人民權利」只是存在於一種理想中,一種在實際生活中永遠都無法實現的理想中。儘管記者們一齊用好聽的話胡亂塗抹;但無產者在憲法中一無所獲,而僅僅得到那些俗套的同情。而這些不過是我們堆積在文稿裡的漂亮辭藻,用於換取對我們專政的投票支持,或是為了換取支持那些被我們安置在權力位置上的人,我們政治機器的僕人。那些被沉重的苦難壓彎了腰的無產者勞工們,權利對他們而言又是甚麼呢?共和主義的權利對於窮人而言不過是一抹諷刺,因為他們必須整日無休的勞作,並沒有給他們任何使用這些權利的現實機會。相反,是給了另外一些勢力剝奪他們固定收入保證的機會,因為這些勢力使他們被迫依賴於由同志們煽動的罷工,或是因他們的主人關閉工廠而被驅逐。

支持其產主義

6在我們指導下的人民已經廢除了貴族階層,而這一階層曾經是對他們自身優勢起到保護的唯一力量。這種優勢曾緊密地與人民的福利維繫在一起。但如今,隨著貴族階層的廢除,人民已經落入那些殘酷無情、嗜金如命的流氓手中。這些流氓為工人的脖子上套上了冷酷無情的沉重伽鎖。

7而我們是作為宣稱將工人階級從這種壓迫中解放出來的大救星而出現的。我們建議他們加入我們的戰壕——社會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其產主義者。對於他們,我們通常是根據我們的社會綱領給予同盟兄弟般的支持和幫助(根據國際主義這一原則)。根據法律享用工人勞動的貴族階級,很高興看到工人們吃飽、健康和強壯。但我們卻對這一反面感到興趣——即非猶太人的逐漸減少,直至滅絕。我們的權力在於製造慢性食物匱乏、體力衰弱。因為只有這樣,才表明他們不過是我們意志的奴隸,將永遠既無體力又無精力來反抗我們的意志飢餓創造了資本統治工人階級的權利,這一權利遠比國王賦予貴族的法定權利更有保障

8通過飢餓貧困引起的嫉妒和憎恨,我們可以動員暴民,並藉他們之手來剷除一切擋住我們道路的人當我們統治全世界的君王即將登上寶座的時刻,同樣是藉他們之手將那些所有將成為我們障礙的人清除掉(聖經裡的反基督者)

9除非由我們的專家們所提供的建議推動,非猶太人已經喪失了思考的能力。因而他們意識不到:當我們的統治王國來臨時,會立即採納一個迫切又必需的方案,即在各國學校教授這樣一個簡單的真理:人類生活與存在的結構本身需要勞動分工,因而也相應有了階層和地位等級的劃分。人所知的根本常識,正是由於人類活動的目標不同,所以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平等。那些損害整個階層的行為,是不可能與那種除了損害自己聲譽以外、沒有損害其它人的行為,在法律面前擔負相同責任的。這一沒有容許非猶太人詳細了解的真理會向全人類表明:社會地位與工作是必須被限制在一個特定的圈子裡的。這一點將不會成為人類痛苦的根源。痛苦只會起源於個體被號召去做的工作與其所受的教育不相匹配。通過對這一真理的認真研究,人們會自順屈從於權威,並接受政府對他們職位的安排。而在目前,由於那些誤導性的鼓動以及人民自身的愚昧無知,他們只是盲目地相信媒體所說的一切,開始推崇一種對於所有高於自身階層的地位身份的盲目憎恨。人們對於階層與地位的真正合義一無所知

猶太人將是安全的

11這種憎恨將被一種經濟危機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強化。這種影響會使貿易停止、工業停滯我們將通過所有的秘密手段,並藉助於掌控在我們手中的黃金,創造一種普遍的經濟危機。其所及之處,將自發地把歐洲所有國家的工人組成的暴民趕上街頭。這些暴民將會興奮地殺死那些他們自幼嫉妒憎恨的人,並掠奪他們的財產。

12我們的人將不會被觸及。因為我們清楚攻擊的時辰,因此將採取措施保護自己人。

13我們已經表明那一進程會把所有的非猶太人引向理性自治。我們的專制主義將會是精確無誤的。因為它知道,通過睿智的懲罰就會平復暴亂,使所有機構體制下的自由主義麻木。

14大眾一旦看到各種對它的退讓、妥協以及縱容,就會同樣以自由的名義想像自己也成了統治的君王,並通過血而腥風獲得權力。但它很自然地像其它盲人一樣,也將遭遇一系列障礙。大眾急切地想找到一個「導師」,再也沒有返回從前狀態的念頭了。他們將全權代表的權力置於我們的腳下。記得法國大革命嗎?是我們賦予其「偉大」之名:它的所有秘密準備,我們都洞曉盡知,因為它是完全出自於我們之手的杰作。

15自那時起,我們就引導人民從一個覺醒到另一個覺醒,因此,最終他們將轉而擁戴「錫安之血」的「專制之君」——我們一直為統治全世界而準備的君王。目前,作為一種國際力量,我們是戰無不勝的。因為一旦受到攻擊,我們就會受到其它政府的支持和幫助。正是非猶太人的厚顏無恥,恃強凌弱,對於錯誤毫不留情,對罪行沉溺其中,不願意承擔一個自由社會體制內的衝突,但對於專橫強悍的專制主義暴力下的殉難卻極為慷慨——這些質量幫助我們取得獨立。非猶太人民如此默默地遭受痛苦,並忍受如此之多的凌辱與虐待,他們之中受苦最輕的也會想要砍掉二十個君主的腦袋了。

17甚麼可以對這種現像作出解釋?大眾對於被統治下發生的同類事件奇怪的前後不一致的矛盾態度。

18可以由下面的事實解釋:這些獨裁者通過他們的代理人向民眾們暗示:通過這些權力的濫用,對政府施加侮辱與傷害——這麼做是為了最高統治目的,為了保證人民福利,確保國際兄弟間的友誼、團結和權利平等。當然:他們不會告訴人民這種聯合只有在我們的統治下才會實現

19於是人民開始譴責正義,為罪行開脫,並試圖說服自己可以隨心所欲、任意妄為。由於這種事態,人們開始破壞任何一種社會穩定,在每一階段製造騷亂。 「自由」一詞將產生這樣的社群:人們公開反對任何形式的武力,反對任何權威,甚至反對上帝和自然法則。由於此種原因,當我們形成統治王國時,必須從日常生活中的詞典中將這一詞彙抹去,因為它意味著一種野蠻暴力的準則,而這將把暴民們變成嗜血的野獸。

21當然,這些野獸,在每次喝飽了鮮血的時候就會再次陷入昏唾。在這種時候,它們是很容易被釘上枷鎖的。但如果不再餵鮮血時,他們將不再入睡,會繼續掙扎反抗。

TOP

回復 234# erwincdw

「人類的盟友」婸★L,民主在這宇宙堿O極為罕見的,只有少數文明採用。可見它是需要該種族的意識普遍已發展到很高階段,才適合採用。人類社會被過早的引進了民主思想,民主必需在每個人都能理性的基於公利而做出最好的選擇,但目前人們是基於自利、對敵對立場的仇恨、某種身份情感的濫情認同等。民主選舉是票票等值,當愚味的人佔多數,選舉結果可想而知。


錫安長老們採用的謀略,是利用民主來瓦解各地的貴族勢力,再靠自己的金融和經濟力量扶持一批冷血啫錢如命的資本家掌握權力,讓他們來奴役人們造成窮困,累積人民的怨恨。當民怨沸騰時機成熟時它們就會發動,驅使暴民上街頭,以資本家的頭顱祭旗,滿足暴民的啫血慾望,最後則推出自己的君王做為救世主,完成統治全世界的計劃。

TOP

回復 236# awepp

生命本身似乎是永恆的,所有動植物、包括礦物石頭都是有生命的,都有意識,只是智慧型生物有較高的自我意識,最低階的礦石仍在無意識狀態,生命從低階向高階逐步成長進化。

即使成了智慧型生物,有了自我意識,每個人所處的階段也不相同,觀察世人會發現不少人真的仍和獸類相去不遠,生命特性是濁重的。有的則是處於較高階段,生命特性是清靈的。有的人無法自立,一定要去尋找依靠一個強有力的主人,成為別人的奴僕。有的人則努力追求獨立與自由,極力擺脫所有的束縛和枷鎖。有的人沈迷於食物,有的沈迷於性,有的沈迷於財富,有的沈迷於權力,有的沈迷於宗教,有的則開始覺醒。

會追求覺醒的人,應該是經歷了較多世,是較古老的靈魂。那些無法覺醒的人,則是成為人不久,是年輕的靈魂。那些愚味的、不肯醒來的人,我們應該也都曾經歷過他們的階段,也有過各種不同的痴愚。這塵世就是由大量未成熟,處於不同階段的人所組成,有大量的衝突對立,矛盾與痛苦,我們就是要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歷練。

道家與佛家傳下的方法,並不是渡人的,而是教人自救、自渡的方法,沒有人能帶我們離開,惟有靠自己達成。所以重點不是去喚醒眾人,他們還需要那些浮浮沈沈,需要那些掙扎,而是要自救,要達到深層的、完全的、真正的覺醒。

這是我目前的想法。

TOP

回復 238# malakhz

這個名詞每個人的理解差異很大,我所了解的是這樣。

在平日生活中使用的,認知到的自我,是「頭腦」中的自我,它包含了從教育、家庭、社會、生活體驗、學習等等而得到的各種觀念,有價值觀、行事準則、個人喜好、個性特質等等,這一切都是我們所認識的自我,也是別人眼中的你。但這是個虛假的自我,是虛的,外來的,由各種力量形塑的,非真正的我。

頭腦中的自我,因為它是某種心智結構,心理結構,它可以被編程,被控制。心理學和醫學對這埵釩雃h研究,將它視為腦波、化學物質、生物電流的作用,因此用科學方法可以加以干涉、阻斷、控制。

我們對外界事物的都是透過這個自我的結構來認知,因此認知到的都是偏見。不論是什麼宗教、什麼主義、什麼哲學派別、任何是非善惡,都是因頭腦中的框架而產生,它都不是真實存在的,是創造出來的虛相,二元對立也在這塈峖芋C

真實的生命,就是真正的意識,被形容是睡著了,被自我所壓抑著,覺醒就是喚醒它。用奧修的方式說,使用自我的時候,就是在沈睡中,我們應更警覺的、更有意識的生活,他用的方法是靜心。

齊物論一開始南郭子綦就說「吾喪我」,然後提到真宰,真君,意思應是相同,喪我的我就是頭腦中的自我。自我是痛苦的來源,也是我們的監獄,像石頭般沈重,一切的努力就是在放下它,消融它。靜坐時要儘量停止腦中的活動,及感官,就是要減少頭腦的干擾,讓真正的自我意識浮現,讓它得以成長。我體會的很有限,無法再說更清楚,看奧修的書比較容易明白。

奧修講解心經
http://www.osho.tw/ebook/book27_00.htm

自救的意思就是達成,成道。彼岸並不存在,那只是個比喻,意識達成最後階段,此處即天堂,困在頭腦的自我堙A此處即地獄。奧修用個強烈的說法,自我必需先死亡,生命才會重生,他說耶穌的死後復生是指這個意思,非教徒期待的復活。

TOP



紀要4


現實主義替代宗教

1.每個共和政體都經歷了幾個階段。最初的階段往往充滿了早期的、由盲目的暴民掀起的瘋狂。這些瘋狂情緒被撒落得遍地皆是。第二階段是蠱惑人心的煽動,從中產生了無政府主義,也不可避免地導致專制主義——不再是合法和公開的、負責任的專制主義,而是隱蔽的、又可以明顯感覺的、掌控在幾個秘密組織手中的專制主義。這些秘密組織的行為更加無恥,因為它們躲在幕後,在各種各樣代理人的背後操縱。變革不僅不能對其施加有害影響,實際上通過這些持續的變革反而拯救了它,助長了秘密勢力。為了獲得長期服務的回報需要不斷擴大資源,從而不斷對其進行改變。

2.誰將推翻一種看不見的力量?準確地說,這種力量就是我們。非猶太人共濟會只是盲目地作為我們目標的屏障,但我們的行動計劃,甚至它的輔助力量,對於全世界的人來說都將是個未知的謎。

我們將摧毀上帝

3.但自由也許是無害的,並在國家經濟中佔有一席之​​地,如果它對人民的福利並無損害,如果它是建立在對於上帝的信仰以及對於人類的兄弟情誼之​​上,並和平等的概念沒任何關聯。平等總是被造物主的自然法則否定,因為這些法則創造了服從的概念。帶有這種信仰的人民可以被一種祈禱的信仰所統治,可以自願順從並麻木地聽從精神大師的指引,聽從自然之神對世問不平等地位的安排。這就是我們一定要摧毀所有信仰的必然理由。摧毀非猶太人其有「上帝——思維」傾向的原則與精神,並在他們的大腦中植入數理分析和物質需求。

4.為了使非猶太人無暇思考以及重視宗教,必須將他們的注意力引向工業和貿易。這樣,所有的國家都將被追求利潤的慾望而吞沒。在對利潤追求的競爭中,他們將忽略共同的敵人。同樣,為了使自由一勞永逸地徹底瓦解,並摧毀非猶太人族群的力量,我們必須將工業置於投機的基礎之上:即使所有工業製造出來的東西必須流通,並為投機所用。也就是為我們所用。

5.對於優越性的激烈競爭以及散佈到經濟生活中的恐慌將會創造一個清醒、​​冷漠、又殘酷無情的族群。這樣的族群將孕育一種強烈的對上層政治和宗教的厭惡情緒。他們唯一的目標是利潤,也就是黃金。他們將成為名副其實的拜金教信徒;因為黃金將為他們帶來物質上的愉悅。於是那一時刻便會到來:不是因為獲得了好處,甚至不是為了贏得財富,僅僅出於對上層特權人士的憎恨,非猶太人中的下等階層將追隨我們的領導:反對我們的權力競爭對手,即非猶太人中的知識分子。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8-4-2 17:01 編輯

回復 241# erwincdw

1.它們提供各種主義的種子,推動各種思潮,讓人們頭腦發熱,一頭栽進去為之奮鬥。但實際上權力是在秘密組織手中運作。

2.Cooper說此文件中的猶太人是偽稱,應替換成光明會。這句「共濟會只是盲目地作為我們目標的屏障」顯示共濟會是被推到台前的擋箭牌。

3.、4.理性與科學有很大的用處,但它不應凌駕於一切之上,壓制了其它領域的發展。冰冷的數理分析,無窮的慾望,盲目的工業發展,貪婪無止盡的商業,原來都是刻意的安排,用來摧毁對上帝、自然的信仰,讓人們變成崇拜金錢、權力、科學的無神論者。但當一切都被摧毁時,陷入絕望的人們會重新燃起對上帝神佛的渴望,此時它們的神就會出現,拯救世人,成為世間惟一的神,惟一的宗教。

5.無情冷血的資本家,就是它們刻意培養出來的新貴族,讓財富極度分化,當底層人終於受不了而爆發時,就是它們收割果實之日。那一時刻到來時,資本家會被推上斷頭台祭旗,以平民怨,收攏人心,新世界的權力就到了光明會手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