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3-29 22:38 編輯

回復 60# sana_weng

本書作者雖是 William Cooper,但以電子學來比喻經濟學並不是他的想法,是陰謀集團的精英份子們委託哈佛大學做的經濟研究,發現經濟學和電子學都遵循著同樣的定理,二者間可以互相轉譯,因此將經濟問題轉成電子學問題,交由科學家以電子理論、電腦、數學等等去找出解決方案,陰謀集團手下的智庫們再轉譯回經濟學,用來施作在社會上操控經濟、社會、群眾。William Cooper得到相關情報後,整理寫下本書的。


這也是一個「被隱藏的知識」,就像考古學、歷史一樣,有許多被隱藏起來的知識不讓大眾知道,照Goode的說法,物理學、數學也一樣有大量的知識被隱藏,當然還有最重要的靈性知識。


媒體、思想都是被操縱的,你問說有沒有想過如何去反操作。我想DK大設立這個網站,許多人在這發表自己的探索結果,在自己社群網上發表傳播,都是試圖去反操作,效果當然是非常不理想。我在公司找機會和熟識的人談相關事情,只有一人相信,其它都對我避而遠之。在FB上傳播,也幾乎沒什麼反應。經常灰心想說別理他們了,那些不願睜開雙眼的人被奴役也是應該的,但看到那些逼近人們的陰謀手段,還是忍不住要傳播這些訊息,好像這應是我的天職、本份。現在反而是更堅定的信念,不論成效如何,天底下只要有一個人被我影響到,就夠了,探索真相、揭露真相,永不停休。

TOP

回復 61# dkcapital

DK大,我並不知道這本書有這麼重要,只是東翻西揀的,看了這本的前言好像比較有內容就選來做了,要是早知道這麼重大,我是不敢這麼儍的就幹了。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3-29 23:24 編輯

對知識、科學、或科技的崇拜(與研究大不相同)是撒旦主義最簡明的一種表現,它的上帝就是路西弗,它的祕密符號就是全視之眼。


祕密會社的不良影響及它們的神袐光環,有時會讓人以為他們是不正常或奇怪的團體,只要他們的信仰和大多數人相同,就不會被當作反社會的人。一個很好的例子是基督教,在羅馬帝國時代就被視為是祕密會社,事實上「開放友好的袐密會社」(梵帝崗)一度幾乎統治了所有的地方。


大部份的袐密會社被視為反社會的,一般認為他們包含著對一般社會有害或不受喜愛的成份,有些例子的確如此,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在很多國家被禁時就是袐密會社。納粹黨和三K黨則因他們厭惡一般大眾,因此在該國也是袐密會社,他們的活動有時是非法的,因此會眾也都是保密的。早期基督教是袐密會社,是因羅馬當局視他們對皇室統治有威脅。對伊斯蘭教信眾而言也是一樣的,至少對少數真正信仰者而言是如此,他們袐密的工作著,完成了最終是對社會有益的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Druseed與Yezidis被視為阿拉伯的的危險袐密會社,致力於統治世界。今日的阿拉伯人也是這樣看待猶太人,天主教和共濟會也是如此看待彼此的。


在許多原始或落後的社會中,被選進團體高階的人都要接受艱苦的考驗,導致死亡或發瘋也並不少見。社會會值觀中的對錯並非衡量袐密會社價值的標準,在婆羅洲這樣的原始狩獵社會中,獵人頭被視為必要的功勳。在波利尼西亞,殺嬰和放蕩(infanticide and debauch)被視為進入社會的基本要件,部落需要成員們沈迷於這些事,做為社會的支柱。


從有歷史記錄以來,每個國家的政府部門都致力維護政府,以防被少數團體形成「政府中的政府」,架空了政府應有的權力。


很多這種努都成功了,但未必能維持下去,人類想要成為少數精英的慾望,在世上很難被減輕,何況是消滅,這也是袐密會社的一個「袐密」,這正給了他們一個政治上的基礎,及很多的影響力。成員的投票會很一致,也會在日常的生意、法律、社會活動上彼此幫襯,很多人最深層的慾望是:「我也是精英的一份子」。


古代城市都有祭祀和獻祭的地方,它們事實上是建來崇敬神明的神廟,也常做為哲學家和神袐學家聚會的場所,這些被視為擁有大自然奧袐的人,他們通常隱居在哲學和宗教學院中。


這些古代團體中最重要的是蛇的兄弟會和龍的兄弟會,也被簡單的視為神袐者(Mysteries)。蛇和龍是智慧和的代表符號,智慧之父是路西弗,也被稱為「Light Bearer」。對神袐崇拜的中心是奧西里斯(Osiris),也是路西弗的另一個名字,Osiris也是古人認為落至地球的一顆明亮之星的名字,「路西弗」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帶來光明的人」或「晨星」("bringer of light" or "the morning star")。在Osiris從天上落下之後,古人將太陽視為Osiris的代表,或更正確的說,是路西弗。


Osiris was represented by the sun.

Albert Pike


How art thou fallen from heaven, O Lucifer...

Isaiah 14:12


...it is claimed that, after Lucifer fell from Heaven,

he brought with him the power of thinking as a gift for mankind.

Fred Gittings, Symbolism in Occult Art


大部份最傑出的頭腦都透過袐密和危險的儀式招募進了袐密會社,有些儀式還很殘忍。其中最有名的有Osiris, Isis, Sabazius, Cybele, 和 Eleusis。Plato是其中一員並在他的書中描述了某些神袐之事。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7-4-4 16:47 編輯

回復 64# erwincdw

這本書在陰謀論堿O經典之作,1991年出版,那時電子傳播才剛開始,Windows DOS 時代,
網路剛開始,是衹有傳真,沒有手機的時代,資訊還是靠紙媒;很多老研究者都有看過這書。

但也因如此,傳播内容及研究也比較扎實,白紙黑字的書寫出來是有文責的,可被告的,

不能亂説,讀者也是真有興趣的讀者才會買書看。

不像現在網上,一堆斷章取義,嘩衆取寵,不負責任的文章,及不用大腦思考的酸民。

我想我們的任務,是提供材料,翻譯跨越語言障礙,指出問題,讓人們思考 - 不去想,就永遠不會覺醒。
在這功利的時代,能有這些傻子同學,義務無酬的翻譯提供資訊,已經很不容易了。

此書艱深,或有翻錯,或未到位,在所難免,重點是同學們知道,作者拼了命是要告訴你什麽嗎?
這是26年前的東西,到現在又增添了許多資訊,用張飛打岳飛來評從前,是不恰當的,
請勿見樹不見林,只察秋毫而不見輿薪,我們幫忙開了扇門,修行是要靠同學自己。

是的,我有看出來,這是WC引用電子學來比喻經濟學研究,而且這類研究一直在進行,
最居心不良的是,利用學院研究來遂行,精英統治的科技研發及社會管理,
如機器人/人工智慧/大數據等的研究,表面上吹的冠冕堂皇,為人類更好的將來,
實際上研發的另一目的,就是用這些來管控馴羊。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3 22:41 編輯

大部份偉大的心智都被招募進了神袐會社,透過袐密的、危險的儀式,有些甚至相當殘忍。部份最有名的如Osiris、Ísis、Sabazius、Cybele和Eleusis。Plato是其中的一個新人,曾在他的著作中描述其中一些神袐的事。


Plato的入會包含了在大金字塔中埋葬三天(Great Pyramid,應是指吉薩金字塔),這段時間堨L在形式上死亡了,再重生,然後被給予必需保守的袐密。Plato的著作中充滿了神袐的資訊,Manly P. Hall也記在他書中。對所有年齡的教誨是:「古代的光明像人一般地進入了吉薩金字塔的門戶,它們像上帝一樣的前來。」古埃及對金字塔的用字是khuti,意思是輝煌的光。Mr. Hall也說過:「金字塔,是新人入會的偉大埃及神廟。」("The pyramids, the great Egyptian temples of initiation...")


據很多人說,吉薩金字塔是建來紀念和觀察西元前4000年發生的超新星爆炸。1974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Dr. Anthony Hewish發現一系列有節奏的無線電脈衝,他證明了是來自西元前4000年爆炸的某恆星的幅射。共濟會的記年是自A.L.開始,意即「In the Year of Light」,將現在的西元年加上4000,例如1990年即為5990 A.L. (意思是共濟會的起始年就是4000年前超新星爆炸的那年,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George Michanowsky在「The Once and Future Star」書中寫道:「古代蘇美人的楔形文字......描述了一顆巨大的恆星爆發,位在Zeta Puppis、Gamma Velorum、和Lambda Velorum形成的三角區域內,位在南方天空,精確地記錄了在三角區內一顆熾烈的星星爆炸,6000年後的人類可以再度見到。」依共濟會的年曆來算會在西元2000年,確定會發生。


伽利略號探測船正在往木星的途中,氣態星球木星是顆嬰兒恆星,組成和我們的太陽一樣,伽利略號含有49.7磅的鈈,用做電池的能源提供探測船動力。當它在1999年12月完成最後一次軌道環繞並衰減後,將會承受無比巨大的壓力,產生的反應會像原子彈被雷管引爆一樣。鈈元素將爆炸並產生原子連鎖反應,點燃木星大氣層中的氫和氦,讓木星誕生為一顆新生的恆星,它已被命名為「路西弗」,世界會將之解讀為宗教上的重大信號,它將完全符合某項預言。在現實上它只不過是JASON團體的一項瘋狂科技舉動,也許會成功也許不會。他們已經大幅準備想讓它成功,然而當我在海軍情報單位時看過文件寫說,伽利略計劃只需要5磅的鈈來點燃木星,即可能避開即將來臨的冰河時期。全球暖化是個騙局,它很容易讓大眾相信而為統治精英在政府失控前爭取到更多的時間。真相是全球氣溫正在降低,暴風雨更加狂暴也更難預測。


兩極的冰帽變得更大,溫帶適合農作物生長的土地正在減少,熱帶的沙漠化正在擴大,冰河期正在來臨,它會突然發生。


同時在埃及一個保存著古代記錄的倉庫將被開啟,路西弗的回歸和倉庫的開啟將在千禧年時發生。盛大的慶祝已由千禧年團體在籌劃中,將在埃及金塔舉行。根據1989年1月3日亞歷桑納Daily Star報導,布希總統將在馬里蘭大衛營渡過這個新年假期,但在未來十年他可能會在埃及。千禧年團體的主持者說他已確定將在吉薩金字塔中迎接下個世紀的到來。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2 23:35 編輯

要了解這些神袐事物的第一個袐密是,他們的成員相信這世上只有少數人的心智是真正成熟的,而這些心智只屬於他們,所以他們看待人類的想法就是典型的袐密會社觀點:「當一個具有高度聰明才智的人面對問題時,他會使用他的推理能力,冷靜地收集該問題的資訊以找出解決方案。相反的那些不成熟的人面對同樣問題時,就會不知所措了。前者可以說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運,後者則必需像牲口一樣被帶領,以最簡單的語言來教導他們,就像羊群們完全依賴著牧羊人。那些聰明的人被傳授袐傳的靈性真相,大眾則被教導膚淺的、外行的說法。當大眾沈迷於五官的感覺,少數被挑中的人則能在那些符號組成的僵固東西之間,找出那偉大的純粹實現」

被挑中進來的人直接與上帝溝通(外星人?),上帝也會回應他們,眾人將他們的羔羊獻上祭壇,面對著不會說也不會聽的石像。被選中的人會被給予神秘的知識,也是光明的,因此被稱做光明會或光明的人(Illuminati or the Illuminated Ones),時代袐密的守護者。(the guardians of the 'Secrets of the Ages')

有三個早期的袐密會社能直接連結到現代的繼承者,它們是Roshaniya、Mithras和它們的對立者(counterpart)Builders。它們在很多方面和今日的共濟會相同,同樣也和光明會的許多其它分支相同。例如在入會時的象徵性死亡並重生,免於面臨真正死亡威脅所展現的同袍情誼;在洪濟會大師等級中對應的獅子和獅爪的夾子("Lion" and "the Grip of the Lion's Paw");有三個等級,古代共濟會在尚未增加其它等級前也相同;七級階梯;只允許男性會員;全視之眼。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3 22:42 編輯

特別有趣的是古代阿富汗的強權團體Roshaniya—光明者,回溯歷史的確可以將此神袐教派關聯到開羅的「the House of Wisdom at Cairo」。這教派的主要教義是:廢除私人財產;消滅掉宗教;消減國家;信仰來自高等生命的光明,它們想要一群完美的人類掌握權力來引導這世界;熱衷於某個改造社會體制的計劃,逐一掌握各個國家,相信在達到第四等級後將可以直接和那未知的上層生命體連繫,接受它們傳授知識引領整個時代,聰明才智之士會再度認出Brotherhood。


你有沒有聽到納粹黨、共產黨、極右、極左派們迴盪的聲音?要記得的重要事情是不論右派還是左派,他們的領導者都只是很小的一群人,他們曾是且現在仍是光明會或Brotherhood的成員,他們也有可能是基督教或猶太教的成員,但那只是為了達到他們的目地。他們也是,永遠是路西弗信徒及國際主義者,不會對任一國家忠心,雖然他們偶爾也會利用國家主義來達到自己目的。他們唯一關心的是如何獲得更大的經濟和政治控制權力,這二個團體領導者的終極目的是相同的,他們決心為自己贏得整個星球財富、自然資源、人力資源的徹底控制權。他們打算將世界改造成路西弗式極權社會主義國家,在這過程中他們將消滅基督教、猶太教、無神論者。你現在了解了一個重大袐密,僅只一個而已。


Roshaniya也稱自己為「the Order」,入會誓言消除了他們對所有事物的忠誠,僅只對the Order忠誠,並且說:「我奉獻出對the Order永遠不變的沈默、忠心與服從…..所有無法經由我們祕密暗號確認為同志的人類,都是我們合法的獵物。」這誓言基本上至今不變,祕密暗號是遞出一手至前額,手掌向內(pass a hand over the forehead, palm inward);另一暗號是用手指住耳朶,另一手掌握成圈支持手肘(the countersign, to hold the ear with the fingers and support the elbow in the cupped other hand)。這是否聽來很熟悉?The Order就是the Order of the Quest,這教派傳道說世上沒有天堂,沒有地獄,只有一種和人世完全不同的精神界(spirit state),人的精神可以因為參加了the Order而在世間強化,但只有在活時加入才有效,如此活著的the Order成員可以從已死去的成員那得到力量。


Roshaniya將旅人帶來加入再讓他們到世界各地去宣揚the Order,有些人相信刺客聯盟(Assassins)就是Roshaniya、或光明者("the illuminated ones)、或光明會(Illuminati)的分支,至今仍存在於每個地方。一個原則就是不要使用同一個名字,且永遠不要提及「光明會」。這原則今日仍有效,我相信就是因為打破這原則才導致Adam Weishaupt*的倒台。這時代最大的袐密之一就是聖杯的真相,耶穌的長袍,耶穌十字架的去向,耶穌是真的死了還是存活了下來並且生了一個孩子。很多關於聖殿騎士的傳說都和這些遺物相關,而大部份歷史上的傳說都至少有部份的事實成份在內。如果我的資訊來源是正確的,聖殿騎士今日是做為光明會的一個分支而存在,並守護著這些遺物,被藏在只有他們才知道的地方。


註:https://en.wikipedia.org/wiki/Adam_Weishaupt
Adam Weishaupt:1748~1830年,德國哲學家,the  Order of the Illuminati袐密會社的創建者。


去google The Order卻是大量的動漫遊戲「The Order:1886」的資訊,和「執政官」一樣,這些神袐東西現在都出現在動漫遊戲中,搜尋時都被遊戲資訊淹沒,難以找到有價值的資訊,同時又在玩家腦中植入對這些東西的錯誤認知,星際大戰第七集原力覺醒中的新崛起的極權組織,就是叫The First Order,和這the Orde不知有沒有關聯。


http://www.rollingstone.com/culture/news/inside-the-order-one-mormon-cults-secret-empire-20110615
這篇不知是否指同一個The Order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3 22:42 編輯

我們知道聖殿騎士是光明會的人,是因共濟會吸收並保護這些從法國和教會迫害中逃出來的人,就像共濟會對Weishaupfs光明會所做的一樣。聖殿騎士今日是以聖騎士秩序(Templar Order)中的共濟會高階會員而存在著,事實上聖殿騎士是f the Order of the Quest的一個分支。DeMolay會社是共濟會的一個分支,致力於聖殿騎士受迫害的歷史,特別是他們的領袖Jacques deMolay。我知道這事,因為我年輕時曾經是DeMolay會社的一員,我喜歡它的神袐和儀式,當我家庭般至與該會社的任一分支都距離太遠時才脫離該會社。我相信我今日會加入海軍情報組織,就是因為我過去和DeMolay袐密會社的關係。


根據情報圈成員所述,一旦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穩定建立了,那些遺物將會現世,會和命運之矛(Spear of Destiny)會合,依據傳說,將會給予世界統治者無上的權力。這將確認了流傳久遠的關於這些特定遺物的信仰,說當它們集中在一個人手中後會發生的事。這也能解釋了希特勒在二戰時絕望地在世界對這些遺物的搜尋。我必需再度提醒你這與你原本的信念相差不止一點點,但如果他們真的相信這些事,你仍然會被影響到。聖殿騎士大約在11世紀時,由Prieure de Sion在耶路撒冷成立,為保護耶穌遺留下來的遺物,為前往聖城朝拜的教眾提供武力上的保護。


Prieure de Sion是在耶路撒冷的錫恩山所建立的宗教秩序,The Order設定自己的目標為保留並記錄耶穌的血脈及the House of David。用盡了所有的辦法,Prieure de Sion終於找到並取得了所有的遺物,這些遺物由聖殿騎士受託保管。我很驚訝於聖血、聖杯的作者,及他們發掘出的資訊。而最令我驚訝的是他們沒有能力將所有資訊整合起來。埋藏在法國的寶物並非耶路撒冷聖殿的寶物,是聖杯本身,耶穌的長袍,十字架的殘存的最後一個碎片,以及據我資訊來源說的,某人的骨頭。我可以告訴你那骨頭的真相將會動搖這世界的基礎,遺物被藏在法國,我知道位置,那位作者也佑道,但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知道,或他們知情?


Adam Weishaupt是德國Ingolstadt大學的一位年輕的經典法專家,也是位耶穌會牧師及光明會新人,他於1776年在德國創立的the Order分支就是前面討論過的同一個光明會,與耶穌會的連結是重要的,你將在本章稍後了解。研究者相信他接受羅斯柴爾德家族(House of Rothschild)資助(與無形戰爭的無形武器中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相同)。Weishaupt倡導廢除所有的國家政府,斷承,私有財產,愛國主義,個人家庭,及做為所有文明的基礎單元的家庭生活,廢除所有已知宗教,使得極權主義的路西弗意識型態能被強加於整個人類。


在他創立光明會分會的同一年也出版了「Wealth of Nations」,該書為資本主義和工業革命提供了意識型態基礎,「獨立宣言」在同一年發表並非巧合,智者將能在美國大憲章(the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的正面發現全視之眼,和其它蛇兄弟會的暗號。
        
每個宗旨都是同樣的,日期和信念確認了Weishaupt的光明會和阿富汗的光明者及其它稱光明會的都是同一組織,西班牙的Alumbrados和法國的Guerinets是相同的。在美國他們被稱為Jacobin俱樂部,袐密中的袐密中的袐密 — 但總是Brotherhood的核心。
我相信Weishaupt被背叛並被設計受迫害,因為他忽略了基本原則,光明會這字眼和Brotherhood的存在是不能暴露被大眾所知。他的暴光和違法事情完成了仍然隱身及仍然掌握權力的Brotherhood的許多目標。它使得成員們能駁斥光明會存在的任何說詞,光明會既已曝光且違法,就不再成為真實存在,它使得成員們能否認任何陰謀論的指控。蛇的兄弟會(The Brotherhood of the Snake)擅長丟出誘餌來轉移焦點,Weishaupt也許是個蠢蛋,或他所做所為正是組織要求他做的。


Weishaupt說:「我們Order最大的力量在於它的隱密性,它從不呈現出自己的真名,總是被另一個名字所掩護。」


所以說什麼光明會、兄弟會、共濟會、Jacobin俱樂部、西班牙的Alumbrados、法國的Guerinets、The Order等等,都是同一個組織,也都不是它的真名,全是在不同時期、不同地點所使用的假名?難怪這麼多的名字、日期、事跡亂成一團,都是刻意的安排。

TOP

回復 71# erwincdw  

有這麽一種説法,就是上面的老大是同一個,就像黑手黨堶悸滷苳驉A高居寶座。
其他所有的幫派/堂口,表面互相爭鬥/搶地盤,都衹是大系統下的分支,
殺來殺去,都衹是在爭排名/爭地盤,老大不太插手,因爲最終都是他的。

如同宗教般的各支互相爭鬥,最後是萬教歸宗,所有的羊群都是老大的。

若真是如此還算相對單純,可以瞭解,但是若加上了琳達所説的,國防情報局(DIA)爆料者所言,
遠在1千5百萬年前,就有三支外星種族,在地球相爭 ... 那麽又增加的複雜性。
這些秘密會社的老闆,可能是不同外分支,及彼此間的合縱連橫關係 .... ???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說共濟會是在Weishaupt時期被光明會給滲透的,這說法全是胡扯,共濟會本身就包含著光明會的核心份子在內,這也是為什麼共濟會會願意接納Weishaupt團體成員的原因。你不能真的相信共濟會,如果他們只是單純的慈善團體,怎麼會冒著失去一切,包括他們自己的生活的風險,而去接受被歐洲君王討伐的罪犯?就是共濟會在散播著謠言說Weishaupt是光明會的創始者,而且已被催毁不再存在了。


1982年有位美國共濟會員寫了一本揭露共濟會袐密的書,標題是「共濟會的光明會」,他所揭露的袐密之一是,共濟會金字塔頂端的最後袐密就是路西弗崇拜。我們已經了解到Hiram Abif被謀殺的袐密,Hiram Abif代表著智慧、自由、和真理,被攻擊脖子而擊倒,代表著教會對他言論的壓制;然後被方塊擊中心臟,代表被國家信仰所壓制;最後他的頭被擊傷,代表著他的智慧被大眾所壓仰。從此共濟會把教會、國家、群眾等同於暴政、缺乏寬容、與無知。Morgan所揭露的是共濟會決心為Hiram Abif復仇,他們的計劃是要扳倒教會、國家和人民的自由。


Morgan激起了一波反對共濟會的小浪潮,在作者William Morgan失蹤時演變成全面對抗共濟會的運動,Morgan很顯然被綁架了,被淹死在安大略湖中。據說是共濟會幹的,他們至今否認,但還有誰有可能呢?我相信他們謀殺了他。當時的報紙沒有保留的寫道他是被共濟會謀殺的,共濟會入會誓詞寫說如果洩露會中袐密,入會者將被殺害。隨之而來的憤怒導致Henry Dana Ward, Thurlow Weed, and William H. Seward在1829年成立了反共濟會政黨,在那段期間出現了數本反共濟會的書,共濟會也因此流失了許多會員。但這只維持了數年而已,到了1840年反共濟會政黨就消失了,時間真的會治療所有的傷痕。


我們知道大不列顛共濟會是個完全服務於自我,只追求自己工作、升遷、合約及生涯。英格蘭共濟會組織被KGB利用來滲透並掌控大不列顛情報機構。大不列顛情報機構就是chatham house,大眾化名字是the Royal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也就是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上層組織(parent organization)。英國國家警察局蘇格蘭場(Scotland Yard)命令他的成員不准加入共濟會,就是怕同樣被KGB滲透。當然,你終身都被宣傳告知說共濟會只是個慈善機構服務社區,看下去吧 !


大概最惡名昭章的共濟會分會就是義大利的P2了,這團體從賄賂到謀殺的惡事都做過,P2直接連結到梵蒂岡,馬耳他騎士,以及美國CIA。它既有權勢又很危險,P2分會成功的滲透了梵蒂岡,並引起了一連串巨大的影響:教皇John Paul II取消了共濟會的禁令,很多梵蒂岡高階的成員現在都已共濟會成員了。


我告訴你共濟會是這地球上最邪惡可怕的組織之一,共濟會是這世上統治力量的主要玩家,它的33階區分為二段,第一段包含路西弗光明會的核心,另一段則包含著不知情的會員。


我在海軍情報單位服務時,上級所有的情報官員都是共濟會成員。我之前提過,我相信自己會被招募進來是和早年加入過DeMolay Society有關,當然這只是我的推測。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14 22:06 編輯

我曾試著去深入P2分會、Prieure de Sion(郇山隱修會)、梵蒂岡、CIA、聯合歐洲(United Europe)的組織、彼德柏爾格俱樂部間關係的細節。幸運的Michael Baigent, Righard Leigh & Henry Lincoln確認了我之前寫的報告袐密政府的論點,CIA在梵蒂岡內部有據點。我不願被看作是剽竊者,所以你們該去讀Baigent, Leigh, & Lincoln 寫的書聖血、聖杯和彌塞亞傳說(Holy Blood, Holy Grail and The Messianic Legacy),任何知名書店都可以找到,在彌塞亞傳說的343至361頁之間可以找到權力精英聯盟形成的世界?密政府。


大部份共濟會成員不知道光明會實行的
袐密中再藏袐密組織中暗藏組織手法。我無法原諒任何人加入一個組織,卻不能全面地明白該組織,這其實是個蠢蛋。只有那些通過了所有測試,爬上頂端的人才知道共濟會隱藏了什麼,這表示外部人士完全不可能了解該團體。那些新入會者或加入了卻不知它終極袐密的人呢?全是一群蠢蛋。不像作者出於恐懼而表現的像是為共濟會道歉,我拒絕為他們應負的責任和罪惡開脫,共濟會也像所有團體一樣,該為自己的名聲負責。如果袐密房間內的袐密房間內的袐密房間內中的人員,不知道房內有哪些人、哪些東西,他當然無法清理房子,他們的房子是充滿臭味的污水池。如果我發生任何不幸,一定是共濟會幹的,我相信他們過去就幹過謀殺,未來也鐵定會。


我確實相信任何實施等級制,將成員視為
光明者的袐密會社,都是原始光明會的分支,他們的目標就是統治世界。這團體的教旨不是民主或共產,而是某種型態的法西斯,是極權社會主義。你必需正確的思考,光明會並不是共產主義者,但有些共產主義者是光明會成員。


(1)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君主制度對抗民主主義,結果產生了共產主義和國際聯盟。
(2)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民主主義和共產主義對抗法西斯主義,誕生了更有力的聯合國。
(3)資本主義現在和共產主義對抗,將會誕生極權社會主義-New World Order。


1953年加州參議員調查委員會對教育的調查報告寫道:「所謂的現代共產主義明顯地是由光明會所偽造的世界陰謀,目的在用來摧毁文明,在採用我們憲法前的關鍵時刻,讓共產主義在我們殖民地中抬頭。
加州參議員了解共產主義是光明會的產物,但他們未能明白外交關係委員會(CFR)和三邊委員會(Trilateral Commission)也是光明會的產物。共產主義者並不是敵人,光明會才是,共產主義者並不會比我們更高興接受New World Order。

我希望能展現代袐密會社,特別是採取等級制的,其實都是同一個團體有著同一目標。你可以用各種名字來稱呼它們,Quest秩序、JASON會社、羅莎尼亞(Roshaniya)、卡巴拉(Qabbalah)、聖殿騎士、馬爾它騎士、哥倫比亞騎士、耶穌會、共濟會、Rosae Crucis古代神袐秩序、光明會、納粹黨、共產黨、外交關係委員會執行委員、The Group、龍的兄弟會、玫瑰十字會、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三邊委員會、彼德柏爾格俱樂部、開放友善袐密會社(梵蒂岡)、羅素信託(the Russell Trust)、骷髏會、the Scroll & Key、the Order等等,它們都相同,都致力於最終目標:新世界秩序。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15 17:53 編輯

雖然他們對於由誰來統治這個新世界秩序意見相左,也造成他們有時做出相反的事,而不是朝同一目標前進。例如梵蒂岡想要由教皇來領導世界聯盟,而其它人則想要彌勒佛來統治新世界秩序,我相信彌勒佛(Lord Maitreya)目前是領先者,有人目擊到他與布希、戈巴契夫、新世界秩序十個區域領袖一同出現在馬耳它的船上。Minneapolis Whole Wheat No. 8的"ProphecyWatch"寫道:「來自世界各地約200位貴賓參加了由1990年4月21及22日,由彌勒佛主持的重要會議,政府代表(包括美國)、皇室家族成員、宗教領袖、媒體記者,這些人都在事前與彌勒佛會面過」,有些人還花了大錢來宣告自己參與了這場會議。


教皇將必需批准由彌勒佛中選,這才會符合聖經啟示錄中的預言,第一個獸王將由羅馬授予權柄。如果你能和我一樣解讀啟示錄,你就會知道最終仍將由教皇贏得勝利,他將擔任第二任獸王。


在1952年形成了一個聯盟,是他們有史以來第一次聯手合作,黑色家族(Black Families)、光明會(theOrder)、梵蒂岡、共濟會現在擕合作來推動新世界秩序。他們都會用盡手中權力摧毁阻礙他們的人,在本書發表後亳無疑問我將成為他們的目標。


你可能留意到某些前面幾段提到的團體並未實施等級制,至少表面看來如此,但那只是表相,仔細看看外交關係委員會,大部份會員從未進入過執行委員會,他們從未經歷任何形式的招募。他們其實只是權力的基層,被用來取得一致的意見。大部份都不是真正的會員,但會覺得自己是,他們只是被利用了,但卻不願或無法了解這點。執行委員會才是真正內部核心,也是袐密會社TheOrder of The Quest的成員,也稱做JASON會社,都致力於同一目標。核心成員用勸誘、施以小惠、社交壓力等手段來操控外圍成員,這就是他們如何收買季辛吉的手段。洛克裴勒在50年代早期給了季辛吉一筆5萬美元,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並讓他加入CFR成為會員。沒有被看中的外圍成員簡單來說是被驅逐的人,而留下的人則學到了一課,還記得人們有種被挑選中的渴望嗎?這是運作的基本原則。


真正有權的人是那群哈佛和耶魯袐密會社骷髏會和Scroll & Key之中,亳無例外總是被挑選中的人,這二個袐密會社(也稱為死亡兄弟會)都是歷史上被稱為光明會的袐密分會。它們與英格蘭的父組織(牛津大,學團體及特別是所有靈魂學院All Souls College)、和德國的父組織(圖勒會社Thule,也稱為死亡兄弟會)相關聯。我任職於海軍情報單位時了解點這點,我當時不明白為何有些執行委員會的成員沒有被列在骷髏會的322章名單中,直到我讀了紐約Walter Isaacson & Evan Thomas, Simon andSchuster寫的書「The Wise Men」才明白,在書本中間插圖9上你可以看到標題「Lovett與耶魯團,右上角,海邊:他在Dunkirk的airbase被吸收進骷髏會。」我發現這兩個袐密會社的成員一直被吸收進去,基於畢業後的優異表現,也並非侷限於哈佛與耶魯。


只有the Order的成員能被吸數進the Order of the Quest、JSAON會社,並構成外交關係委員會(CFR)的執行委員,三邊委員會(Trilateral Commission)也是如此。CFR的執行委員才是這個國家中的真正選民,喬治布希是the Order的成員,意外嗎?他父親也同樣是成員,而且資助希特勒。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16 17:43 編輯

你該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the Order成員都有進行一項宣誓,抛棄對任何國家或領袖或政府或憲法的忠誠,包括未來可能做的任何形式誓言。他們發誓此生只忠於the Order而它的目標是新世界秩序。喬治布希並不是效忠於美國的公民,而是致力於摧毁美國建立新世界秩序,根據布希在加入骷髏會時做的誓言,他之後在就職總統時的宣誓詞根本全無意義。


三邊委員會是由西歐、北美、日本約300個非常傑出的企業、政治和情報決策者組成的精英團體,這是個私人機構用來建構這三個區域的政治和經濟合作。它的宏偉設計,現在也不再遮掩了,就是新世界秩序。


三邊委員會是由美國金融鉅子大衛洛克匪勒所創立,它創立的真正理由是因為越戰導致人民的不滿,造成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權力受損,這手法就像在同一場賽馬中你擁有二匹馬,獲勝的機率提昇二倍。真正的權力總是會落在外交關係委員會手中,而洛克匪勒家族總會是這二個機構幕後的最終受益者。洛克匪勒雖然很有權勢,但仍不是美國或其它地區的真實控制者。要了解誰是真正掌權者可以看這件事情,在1972年彼德伯爾格俱樂部組成私密團體三邊領袖的會議中,洛克匪勒必需安插進自己人,彼德伯爾格俱樂部首肯才讓洛克匪勒的人Zbigniew Brzezinski取得會員資格,三邊委員才建立起來,那時是1972年而非委員會所稱的1973年。


三邊委員所代表的危險的關鍵是它的「精神和平(Seminal Peace)」,由哈佛教授Samuel P. Huntington在七十年代中期所寫下,在文件中Huntington教授提出民主和經濟發展已是過時觀念應被揚棄,他也是另一本書「民主危機(Crises In Democracy)」的共同作者,「我們已經明白了經濟成長的潛在限制,同樣地在政治民主的無限擴張上也有著潛在的限制,一個缺少權威的政府很難有能力解決災難性危機,也無法要求人民做出必需的犠牲。」他所說的危機和犠牲我們在下一章再討論。


要記得喬治布希是三邊委員會成員,為了總統大選的權宜之計才辭去,他全心全意地相信這個委員會的觀念和理念。我們選了個認為民主和經濟發展必需被揚棄的總統。我現在告訴你,他努力要達成此事,布希現在仍是the Order 和 CFR的成員。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21 22:44 編輯

JASON會社,或JASON學者,是從Jason與黃金羊毛(Golden Fleece)這故事中取來的名字,它也是the Order of the Quest的分支,光明會中最高等級之一。對JASON會員來說黃金羊毛代表著真理,Jason則代表著追尋真理,所以JASON會社是指一群致力於追求真理的人。當Jason這名字全用大寫時代表的是JASON會社,從來不會用小寫字母來表示這袐密會社。


作者庫伯附註:這名字可能有更深的含意,Jason and the Golden Fleece在歷史上出現過和許多袐密會社間的關係,這些例子中該故事的意義是Jason在追尋著自我(Golden Fleece)。


我在海軍情報局讀到的最高機密文件顯示,總統艾森豪已經委託JASON會社負責檢驗所有的證據、事實、謊言、和騙局,以找出外星人的真相。


JASON團體(和JASON會社不一樣)的創立者包含了著名的曼哈頓計劃成員,該計劃在二戰期間聚集了美國國內最頂尖的物理學家以建造原子彈。這團體大部份由理論物理學家組成,也集合了美國最精英的科學頭腦,至1987年成員包括了4位諾貝爾獎得主。至今JASON團體仍在科學方面提供政府在別人那堭o到不到的幫助,他們大概是美國國內知道真正最高階科技的唯一科學家團體。


JASON充滿著不必要的神祕感,這團體拒絕透露成員的名單,它的會員沒有任何人將JASON會員的身份列在正式簡歷上,完全在幕後運作。JASON主導著這個國家最重要的科技決策,包括了星戰(Star War)、潛艇戰、及預測溫室效應。JASON會員每天可得到$500美元的顧問費。


我在海軍情報單位時讀過的文件中,JASON預測溫室效應最終將導致一個冰河時期


根據五角大廈情資,JASON擁有國內最高的安全權限,當他們登上軍艦或軍事基地時,會被授予protocol rank of rear admiral(二星)。除此之外我唯一能找到關於JASON的資料是在五角大廈文件內。文件記載JASON負責設計北越和南越間的電子屏障,目的是在越戰期間內阻止北越滲透進南越。那時我正駐紮在DMZ,我可以告訴你那並不成功。


JASON團體所蒙上的神袐面紗,從它一開始創立起就是如此的緊密,亳不透光,那些認為政府不可能保住任何袐密的人需要重新考慮這立場。政府守住了JASON的所有袐密,只有一個例外,但JASON這個民間團體自己卻做到更好,JASON自己從未洩露過任何資訊。JASON是由邁特公司所管理(Mitre Corporation),發包給邁特公司的政府合約實際上是給JASON科學家,這麼做可以防止JASON的名字出現在政府文件上而避開公眾審查。


JASON學者、JASON會社、JASON團體間的差別在哪?我讀過的文件只有使用JASON會社這個字,在公眾領域中JASON的唯一意義是指JASON團體,由邁特公司所管理。我相信JASON會社是光明會中最高等級的團體,在骷髏會和Scroll & Key之上,換句話說,是更高階的入會。JASON團體則是科學團體,由JASON會社及美國政府所建制及聘用,原因則顯而易見。


我知道JASON會社和JASON團體不少的事,但我不想損害到Grant Cameron先生的利益,他對這主題做了很多的研究,他將在未來數月出版他的研究,我保證他的發現會讓你大吃一驚。


外交關係委員會將近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是美國制定外交政策最重要的側翼,它是由企業執行長、學者、政治領袖所組成的私人機構,研究全球問題並在形成美國外交政策上扮演關鍵角色。CFR是美國在國際事務上最有權勢的半官方機構之一,由一群從哈佛及耶魯的骷髏會和Scroll & Key中所招募來的精英所控制,骷髏會和Scroll & Key則是光明會的袐密分支,光明會則是the Order的Chapter 322(註1)。the Order的會員在進入the Order of the Quest(也就是JASON會社)後,組成CFR的執行委員會。


CFR是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British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分支姊妹組織,它們的目標都是新世界秩序。雖然在紐約看似只是個晚餐俱樂部,直到1921年和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整合,並由J.R.Morgan、卡內基基金會、洛克裴勒家族及其它華爾街銀行家利益團體資助後,才開始掌握現有的權力。


CFR掌握了我們政府,經過這些年來己滲透了整個執行組織、政府部門、司法部門、CIA和軍方的最高階層,每一任的CIA局長都曾是CFR的會員,自羅斯福以來大部份的總統也曾是CFR的會員。CFR的會員也掌握了媒體,而且如果不是全部也是大部份,最知名的記者們也是它們的會員。並非CFR遵循政府政策,而是政府遵循著CFR政策。本書附錄列出我能找到的最新CFR會員名單。


註1:Chapter 322似乎有著特殊意義,322是個神聖數字,在耶魯Scroll & Key的會址建築(被稱做the Tomb)的地板上,鑲嵌著322這數字。
http://pentracks.com/2015/12/322-the-illuminati-chapter-of-the-order-of-skull-bones/

TOP

我在海軍情報單位時讀過的最高機密文件,上面寫說艾森豪總統指派CFR的執行委員會中6名成員,坐在Majesty 12面板上,也因此在保密需要下而被稱為MJ12。MJ12是袐密團體,為了控制外星資訊和計劃而產生。文件上也記載艾森豪同時指派了政府行政部門中的6名成員,而他們也是CFR的成員。MJ12的成員總共有19人,包括了Dr. Edward Teller和JASON科學團體的6人。當然這訊息是真是假,主要是看外星人是否真的存在。


CFR是個袐密會社,它總是避免將會議的內容記載在文件上,任何洩露主題或會議內容的人將被處決。CFR的目標是新世界秩序,喬治布希就是CFR的成員。


馬爾他騎士在這計劃中扮演有力的角色,1930年代時Smedley Butler將軍被招募來接管白宮,他被告知需要他是出於他和軍隊的良好關係。而Butler將軍揭發此事並指認數名知名的美國人士為其中同夥。名單上第一人為John J. Raskob,他是馬爾他騎士美國分支的創建者,也是通用汽車(GM)董事長,那時也是馬爾他騎士的美國財務長。國會舉行聽證會來調查此事,但這些人沒有一位被叫去做證,包括Raskob,也沒有任何結果。雖然你可以在國會記錄中找到此事,但在美國所有歷史書中絕對找不到一點相關訊息。


很明顯地伊朗對峙事件與1930年代有很多相似之處,William Casey當時是馬爾他騎士成員,透過副總統布希、Anne Armstrong、雷根總統的暗助,弱化了總統海外情報顧問委員會的功能,使得Bush, Casey, North和其它人可以執行骯髒的行為而不受監督。他們也籌劃了一個計謀要凍結美國憲法,正準備去施行時被發現了。這些事實都來自聽證會,但被來自夏威夷的委員會主席Daniel Inouye參議員壓下,你要了解有巨大的勢力參與這二件事,企圖推翻美國政府。


William Casey當時是CIA局長,也是CFR成員,也是馬爾他騎士成員。他是雷根總統的政治競選團隊主管,也是證券交易委員會主任,在尼克森主政期間是輸出入銀行行長。


Casey為前蘇聯的Kama River卡車工廠提供資金,90%資金來自美國納稅人。這工廠為蘇聯軍隊建造軍事卡車和坦克引擎,它可能目前仍是全球最大的工廠,重型卡車的生產量比美國全國加總還要多。我相信Casey是被謀殺的。


馬爾他騎士是一個全球性組織,觸角延伸很廣,包括了商業、金融、政治、CIA、其它情報機、P2、宗教、教育、法律、軍事、智囊團、基金會、美國新聞局、聯合國、和大量其它機構。他們是the Order of the Quest目前仍存在的的最古老分支之一。馬爾他騎士的全球領導人被選出,經教皇核准後就是終生職,他們有自己的章程,宣誓致力建立以教皇為領導的新世界秩序,馬爾他騎士成員也是CFR和三邊委員會中的有力人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