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3-20 19:48 編輯

簡單複習

【美國】【歷史】美國的東亜戦略史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8609
美國以掠奪原住民土地立國,238年來一直積極擴張。十九世紀前半,經過門羅宣言,路易斯安那購地(Louisiana Purchase)和美墨戦爭將領土從大西洋岸一舉擴張了十倍,直推到太平洋岸,下一步的擴張自然就是往太平洋走,首當其衝的是兩個戦略地位很重要的島國:夏威夷和日本。

美國東亜戦略的第一階段
1852年,美墨戦爭才結束四年,海軍準將培裡(Commodore Matthew Perry)就急急忙忙地率領炮艦強迫日本對外開放,準備將日本劃為美國的特別利益範圍

美國東亜戦略進入了第二階段
日本被迫開放之後,經由1868年開始的明治維新建立了現代的民族國家,迅速走上了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的道路。
1860年代的南北戦爭使美國一時無力對外,等到1870年代元氣恢復,日本已非昔日阿蒙,不再是殖民擴張的可能對象。當時的美國總統格蘭特是南北戦爭中的英雄將領,戦略造詣極高,在他的任內美國的東亜政策做了歷史性的轉折,決定和日本妥協,以扶植日本經濟,支持其向南向西擴張為代價,換取日本對美國佔據夏威夷的默認。

美國東亜戦略進入了第三階段。
1872年,日本在美國的首肯下佔據琉球;
1874年,發生牡丹社事件,美國海軍護送日本部隊入侵台灣
1875年,1882年,1884年,日本三次入侵韓國,美國海軍一再助威;
1878年,在美國的支持下,日本開始收回列強在日本的關稅特權;
1894年,日本為一勞永逸地完成對台灣和韓國的侵略,發動了甲午戦爭,期間美國派出軍艦至日本佔領的韓國作“友好訪問”,並力促英國保持中立(甲午戦爭的第一個犧牲者是清朝從英國租來的運兵船,英國駐東亜司令官因此曾考慮干涉)。
1898年,美國正式兼併夏威夷;同年,美國撃敗西班牙,奪取了菲律賓
1899年,美國兼併南太平洋的薩摩亞群
從此美國的勢力完全控制了太平洋,開始直接比鄰日本,不再能容許日本從台灣繼續南下。時任總統的老羅斯福決定改變格蘭特以來的對日政策,限制日本只能對西(也就是俄國和中國)擴張,但不願見到日本將俄國或中國完全打垮,以免日本在東亜一枝獨大。

美國東亜戦略進入了第四階段
1902年,英國在艱難的第二次布爾戦争(Second Boer War)結束之後尋求同盟對象,與德國的談判失敗後和日本一拍即合,簽定了英日同盟協約,美日開始漸行漸遠
1905年,日本發動日俄戦爭,次年,撃敗俄國,攫取了南滿
1908年,美國國務卿魯特(Elihu Root)與日本駐美大使高平小五郎簽定協約,承認日本在滿洲的勢力
1915年,日本對中國提出21條要求,企圖獨佔中國,開始觸犯美國的戦略底線;
1917年,美國加入一次大戦,一時無力西顧,被迫與日本簽定《藍辛-石井協定》承認日本在中國有“特殊的利益”。
1923年,美國片面撕毀《藍辛-石井協定》,從此日本視美國為第一假想敵
而美國的戦略不論怎麼修改,最高的指導原則永遠是讓地區強權互相牽制,其具體的方針就是聯弱打強,既然當時中國最弱,日本最強,美國的戦略就必須向中國傾斜。

美國東亜戦略進入了第五階段
1937年,中日爆發全面戦爭
1938年,南京大屠殺震驚歐美,提供了美國對内反日宣傳的極佳题材
1940年,美國開始限制對日貿易
1941年,羅斯福對日本提出最後通牒;同年,日本偷襲珍珠港,發動太平洋戦爭
1945年,日本投降,由美國佔領;同年,國共內戦爆發;
1950年,金日成發動韓戦,美國和中共先後投入,一夜之間,中共成了美國在東亜的頭號敵人,日本和台灣則自然升級為重要的“友邦”,以助美國牽制中國與蘇聯。

美國東亜戦略進入了第六階段
1953年,史達林中風而死,毛澤東不再對蘇聯唯命是從
1964年起,美國陷入越戦
1969年,中蘇因珍寳島事件而徹底翻臉。
1970年代初,美國國力已在越南消耗殆盡,亟需進行戦略收縮,休養生息;蘇聯則達到了冷戦期間國力的巔峰
此時毛澤東在外四面受敵,在內則有文化大革命的爛攤子,也有了妥協的動機。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可森決定大幅改變在東亜的戦略形勢,與中共結為同盟,齊抗強蘇。在此前提下,日本仍為重要的棋子;台灣的地位則一夕間變得十分尷尬

美國東亜戦略進入了第七階段
1975年,美國從越戦抽身
1980年,蘇聯重蹈美國的覆轍,入侵阿富汗
1989年,戈巴契夫放棄東歐,蘇聯威脅不再,美國獲得冷戦的勝利,自認舉世無敵,不再考慮地緣戦略,反過來專注於經濟,40多年的親密盟友德國和日本成為金融打撃的主要對象。中共恰於此時發生天安門事件,剛好給與美國一個極佳的藉口將其一腳踢出美歐的同盟核心

美國東亜戦略從此進入了第八,也是當前的階段
1990年,東西德統一
1991年,泡沫爆破,經濟崩盤
1992年,德國趕緊與西歐諸國簽定《馬城條約》(Maastricht Treaty),建立貨幣同盟,創建了歐元,從此德國獨立於美元之外,不受美國金融手段的直接打撃
1997年,美國依靠其美元政策榨取全球財富的後果在東南亜爆發,多種貨幣受對衝基金攻撃而崩潰
2003年,小布希入侵伊拉克,對東亜的戦略忽略達於頂點。
2009年,歐巴馬出任總統,宣布戦略轉向東亜(Pivot to Asia),實際上是因為中國現在是東亜第一強國,所以就認定其為新的頭號敵人,試圖重建冷戦的包圍戦略(Containment )
2010年,美國迫使親中的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辭職
2012年,日本民主黨政府徹底垮台,由激進反中的安倍晉三接任首相
2014年,CIA策動烏克蘭政變,觸犯了俄國的戦略底線,普丁全面倒向中共;同年,金磚銀行成立,挑戦美國主控的世界銀行。
當前的美國,經過十多年的戦爭,國力衰退,正如1970年代一様,亟需進行戦略收縮,休養生息;同時中共不同於蘇聯,其主要的威脅是經濟上的,而非軍事上的。經濟上的對峙比軍事上的還要昂貴,因此美國的如意算盤是表面上支持日本和台灣對中共的軍事鬥爭,實際上是讓他們在經濟戦線充當炮灰。美元作為全球貨幣,是美國最大的戦略優勢,也是最大的戦略弱點。中美在東亜的戦略攻防,軍事只是煙幕,真正的戦線是在金融上的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3-21 12:02 編輯

日本,澳洲,韓國態度的轉變,台灣置身事外
是策略轉變還是崩盤???



亚投行创始国有望增加至32个 美国面临选择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318000886-260301
http://udn.com/news/story/7896/779235-%E4%BA%9E%E6%8A%95%E8%A1%8C%E9%AD%85%E5%8A%9B%E5%A4%A7-%E6%97%A5%E3%80%81%E6%BE%B3%E3%80%81%E7%91%9E%E5%A3%AB%E5%96%8A%E9%80%B2

http://blog.cnyes.com/My/Heaven1226/article2130960


17日為申請大限

知情人士稱,根據中國財政部的說法,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創始成員國的資格確認截止日期為今年3月31日,但由程序來看,欲申請加入的新成員國,必須以兩周的時間向創始成員國徵求意見,並獲得一致通過才能獲得資格加入亞投行,以此來看,申請亞投行創始成員國的截止期並不是3月31日,正是3月17日。這也是法、德、義三國趕在17日宣布申請加入亞投行的原因。

英國
3/12
英國加入亞投行 美轟迎合中國
財經脈搏: 英國入亞投行 美詭計土崩瓦解
英國太親中亞投行讓美國變臉- 天下雜誌
德國
3/17
德國財長證實加入亞投行
法國
3/17
法國確認 將加入大陸主導的亞投行

義大利3/17
法德義不甩老美 爭取入亞投行


日本
3/17
質疑中共管理日本不加入亞投行| 世界銀行| 亞開行| 大紀元
3/20
日本政府顧問:日本不會作為創始國加入亞投行
3/21
日本表態有條件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 新頭殼newtalk


澳洲
澳洲內閣23日(周一)開會時,可能正式決定簽署加入

瑞士
3/20
瑞士20日也表態加入,將成為第33個創始成員國。瑞士政府20日表示,只待現有簽署國同意,就可以成為亞投行的一員




韓國
韓媒:韓將加入中國牽頭的亞投行-

韓國否認「已決定加入亞投行」 - 快訊-文匯網

韓國外長:政府或在月底前決定是否加入亞投行
韓將於月底前向中國通報有條件加入亞投行的立場,並提出擔任副總裁的要求


台灣
張盛和:如果受到邀請,台灣願意加入亞投行
台灣是否入亞投行陸委會:還需評估| 國內政治|


美國
世銀前總裁批美不該杯葛亞投行
美國敦促盟國加入亞投行前三思而行| 世界銀行| IMF | 大紀元美國財長:參加亞投行是挑戰美國主導框架日經中文網
美國歐洲盟友紛紛倒戈加入亞投行奧巴馬實施“B計劃”?
前世行行长:美国对亚投行的政策“很失败”|债权·外汇_中国集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3-21 11:59 編輯

理解美國與歐洲歷史背景

【美國】【戦略】美國的歐洲代理人板塊重整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9684
在冷戦結束後的二十多年裡,美國霸權在歐洲的代理人是英國。德法两國則分工合作,致力於建立獨立的歐洲勢力;德國在幕後默默建設統一歐洲的經濟框架,法國則在台面上領導歐洲自己的外交政策。以2003年小布希的伊拉克戦争為例,只有英國奮勇争先充當馬前卒,德國消極抵制,法國則公開拆英美謊言的瘡疤。因此美國對德法两國一直很有戒心,二十幾年來通過北約來約束他們的軍事和外交,在經濟上則以各種金融手段打撃歐元和歐元區的銀行。國安局(NSA)對外監聽更是把德法也列為重點。但是最近幾年的世界局勢演化得很快,美英德法的戦略環境都有了劇變,以致到2014年中,一場大規模的戦略板塊重整已經在媒體的無視下悄悄發生。


............................
............................

在二戦後經過69年的努力,德國終於如願以償,成為歐洲除了軍事以外,政治、經濟、外交三方面的實質領袖。不過德中關係的降温,顯然是美國開出的條件之一。只要德國在軍事上仍然是美國的附庸,它就不能真正主導自己的命運。日本也是一様的:安倍和美國的利益交換也類似德國的例子,亦即日本犧牲和中共的貿易利益,而美國則允許它重新解釋憲法以便對外用兵。本來美國還希望日本在對美貿易上也簽下賣身契,也就是為美國量身訂製的美亜自由貿易協定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没想到日本會過河拆橋。歐巴馬在四月訪問日本,以為TPP已是嚢中物。結果安倍先請歐巴馬在記者會上公開為日本再軍事化站台之後,對TPP用“拖”字訣讓他空手而歸;安倍的手法之高超細膩和用心之下流無耻,讓連這套伎俩的老祖宗美國都上了當,當真令人嘆為觀止。但是連自己主人的虎鬚也敢捻,日本人只見樹而不見林的民族性表露無遺。話說回來,美國和德國討價還價的時候,必然也提到了美國和歐盟間的自由貿易協定TTIP(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這牽涉到幾千億美元的經濟利益,默克爾肯不肯讓步,我們要等到明年才能確定。不過至少德國人在誠信上,和日本人是頗有不同的;歐巴馬大概不須擔心會重蹈覆轍。


在短期來說,德國既然有了歐盟的政策主導權,又對美國有所承諾,中共近年的聯歐制美戦略,只怕是玩不轉了;而歐盟的正式與非正式貿易壁壘,如傾銷調查,極可能會變本加厲。中共這两個月把自已的傾銷調查搞得如火如荼,大概也有先聲奪人、殺雞儆猴的意思。總體來看,歐盟是一盤散沙,經濟上又很衰弱,許多次要國家和德國自己的工商界對中共仍有所求,中方倒也不至於在歐洲遭遇全面的戦略崩潰,美德密約只能算是一時的戦術挫敗;只要德國在TTIP上没有做出太大的讓步,中共的損失是很有限的。長期來說,歐洲終於有了共主,若是德國能進一步鞏固它的領導權,必然不會甘心永遠受美國的箝制驅使,而會試圖把美國實力驅逐出境,建立真正獨立自主的現代歐洲,這與中共要建立多極世界的遠程目標不謀而和;


.................
................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3-21 11:53 編輯

一帶一路:中國的劇烈轉身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9070639.shtml
聯合報╱社論
.....................
「一帶一路」更深的戰略意涵,其實是中國的「轉身」。太平洋一直被當成中國爭霸的唯一出口,受限西部是天山蔥嶺,東部是千里平疇,中國的門戶遂皆在海岸沿線,美國重返亞洲,意在冷戰的舊島鏈上再上幾道鎖,成犄角之勢,扼住咽喉。故而,「一帶一路」是雙重戰略的考慮,一則是經濟力的輸出,另一則是向西另開安全孔道。

後者海、陸分進,調轉歷史車頭,將成吉思汗、鄭和已湮沒於歷史的足跡,重新鑿成現代大道,是中國身軀的歷史翻轉;前者則意在以先進的造路與基建技術、雄厚的外匯存底與過剩的產能,將蒙古、土耳其、柬埔寨、寮國、緬甸、阿拉伯等經濟的灰暗陸塊,開闢為下一回合經濟成長新綠洲。取名「絲路」,不過是壓低眉眼刻意柔化其色彩;但看在鄰國眼中,這其實是激進的安全戰略。

......................
......................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3-24 12:58 編輯

陸權時代崛起  500年海上霸權時代結束???

http://big5.ce.cn/gate/big5/wap. ... 150323_4899069.html

堵不住的亞投行

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的代表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戰後金融體系,因為此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希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

  有些事件是劃時代的,比如英國申請加入亞投行。

  “豈有此理。”聽説英國加入了亞投行,一位日本財務省高官當著媒體也沒忍住,禁不住厲聲批評。

  被認為最禮貌的日本人也失態了,美國更是暴跳如雷,畢竟英國才是他們的“第一親戚”。一名美國政府高層官員就譴責英國説,“一直遷就中國,但這並非是與一個崛起大國打交道的最佳途徑。”

  日美的過激反應,印證了亞投行本身正是一起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産物:亞洲世紀的到來,而且已經開始加速。

  果然,英國之後,3月17日,德、法、意三國也申請作為意向創始成員國加入亞投行。18日,歐洲最富的盧森堡確認申請加入亞投行,成為第5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歐洲國家。至此,亞投行初創成員國增至32個。

  另外,仍在糾結的還有3個國家:澳大利亞、沙特和南韓3國,他們表示正在考慮搭上“末班車”。

  而就在記者截稿之前,日本也軟化了態度,3月20日,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稱,滿足一定條件之後,“也有可能簽署加入亞投行協議”。

  英國的對衝戰略

  跟其他大多數中等強國一樣,英國決定實行對衝戰略,在中美雙方下注

  英國為何倒向“紅色金融”?日本媒體是這麼問的。

  3月19日,英國新任駐華大使吳百納給了美國一個“留情面”的回答:“亞洲非常需要基礎設施建設,我們很希望分享在這方面的經驗……我們也希望能在亞投行成立之初,就參與制定其運作規則。”

  吳百納的回答是有背景的。日美反對各國加入亞投行,一個重要的藉口就是,多邊組織應該具備國際社會已經建立的最高標準。很明顯,在日美看來,亞投行還不具備這一“高標準”。

  所謂高標準,當然是一個藉口。其實,英國決定加入亞投行,有著很深刻的內政方面的考慮,尤其是英國將在5月7日舉行眾議院大選的背景下。

  目前執政黨保守黨與最大在野黨勞動黨的支援率不分上下,而歐洲經濟陷入低迷之後,少數派政黨的勢頭正在崛起。選情膠著之下,卡梅倫政府一個重要殺手锏就是對華經貿。

  數據顯示,中英年貿易額為800億美元,還不到中德的一半。在對華經貿上,中英還有極大潛力。3月18日,英國財政部長奧斯本發表了2015年度預算演講,表示將擴充對華出口的支援對策。很明顯,加入亞投行正是這些對策中最大的行動之一。

  正因為如此,考慮到英國方面在4月份之後將全面啟動選舉宣傳的日程,能提出新方針的時間只能是在3月份之內。

  實際上,加強對華經貿關係並非英國一國的策略。英國之後,德、法、意、盧四國跟隨,説明瞭歐洲的危機感。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院長馬凱碩表示,英國必須在中美兩邊下注,“對英國來説,這是關係到生存的重大問題。面對中國的崛起,如果倫敦方面不迎合中國的金融與經濟利益,英國很可能無法登上21世紀的國際舞臺”。

  美國的反對理由

  盟友的紛紛“背叛”與美國的堅守,兩者之間最基本的分歧在於,加入亞投行是否能為本國帶來比保持距離更大的利益

  作為世界第一經濟體、世界經濟毫無疑問的“老大哥”,美國對亞投行是個什麼態度?

  用一句話來説就是,“亞投行的創立是件有益無害的大好事,可是我的‘朋友們’還是就先別去了吧。”華東理工大學金融學副教授孟磊向《國際金融報》記者打趣地説。

  孟磊用一個比喻説明美國的心態:“這多像是一條街上新開了一家餐館,雖然對這條街和住在附近的居民來説是好事,但作為同一條街上已經存在多年的餐館老闆,我不但自己不會去關顧,連我的親戚朋友們,如果悄悄去了新開的餐館吃飯,我也得生氣。”

  這雖然是句玩笑話,但卻生動地解釋了美國對亞投行的態度。美國一直私下游説其盟友們不要加入亞投行,甚至還公開批評作為“特殊關係”盟友的英國不跟美國商量就加入亞投行是對中國“一再遷就”。

  究其原因是白宮擔心,亞投行將削弱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現有國際機構,而且會成為代表中國戰略利益的工具。美國警告盟友,如果北京當局擁有這個銀行的一票否決權,那麼亞投行或許將成為中國新的外交政策工具。

  華盛頓的批評者們還聲稱,亞投行對於貸款條件和借款者行為的規範採取寬鬆不一的標準,將導致腐敗滋生,並質疑其是否會遵守透明度、信譽度、環境的可持續性及社會保障等國際標準。

  而隨著以英國為首的歐盟發達經濟體先後表態申請加入亞投行,搖擺猶豫了近半年的南韓和澳大利亞加盟的可能性也在進一步變大。美國和其最堅定的盟友——日本顯然已經將對中國在全球金融舞臺地位日益重要的擔憂表露無疑。儘管兩國一再表明,21世紀國際秩序的建立需要中國積極充分地參與到國際事務當中,有了中國活躍的表現,全球經濟才會有更美好的未來,但是美日至今仍堅持與亞投行保持距離。

  美國美中關係研究員Jonathan D. Pollack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增長,中國獲得了與之相稱的國際地位,美國和日本顯然並未有對此做好足夠的準備。

  “奧巴馬政府堅持認為,這並不是在反對亞投行的建立,只是如今有太多懸而未決的問題需要亞投行作出保證。”Jonathan D. Pollack坦言,這是美國最“冠冕堂皇”的反對理由,儘管此外他們還有一些“擺在桌面下”的反對原因。政府官員聲稱,亞投行的管理過於依賴中國,且仍未展現出管理未來貸款政策和實踐的能力。美國高級官員對於亞投行公開表達了擔憂,稱儘管亞投行確實有助於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但由於中國在亞投行地位舉足輕重,因此可能對於未來貸款決定起到決定性的影響,亞投行可能淪為推動中國政策目標的工具,甚至取代或傷害到其他現有的國際經濟機構。

  然而Jonathan D. Pollack認為,美國對於亞投行的反對理由其實有著巨大的漏洞。“如果其他重要經濟體都只選擇隔岸觀火,亞投行如何才能展示其能力與信譽?”

  如今,在奧巴馬政府看來,英國決定加入亞投行打破了亞投行除中國外沒有其他主要經濟體加入的不利局面,這無疑是證明中國在區域性銀行的發展上遵從現存國際慣例的最佳方法。

  用一位美國高級官員的話説,“由於亞投行的制度仍未完全建立,不少國家對於中國是否一家獨大沒有足夠的信心,因此選擇暫且在外邊觀望,英國的加入打破了這種平衡。”

  因為英國是G7的成員國,加入由中國主導的亞洲遊戲規則堣]就意味著原來以G7為核心的西方國家經濟堡壘開始出現裂痕,同時也會讓原本處於觀望中的南韓、澳大利亞等國以更多的理由紛紛效倣加入亞投行。

  最讓美國擔心的事情其實是:一旦英國等發達國家加入亞投行,將來亞投行在發行債券時就會順理成章地獲得較高的評級,這事實上直接毀掉了美國在經濟領域打擊他國時的一個重要殺手锏——“評級機構”,另一方面,較高的評級還將大幅降低由亞投行主導項目的籌資成本,這樣一來由日美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的金融主導權將隨之被大幅削弱。

  盟友的紛紛“背叛”與美國的堅守,兩者之間最基本的分歧在於,各國對於加入亞投行是否能為本國帶來比保持距離更大的利益。歐洲主要國家做出務實選擇的出發點在於加入亞投行符合自身利益。正如俗話所説,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曾經和美國一起“扛過搶、打過仗”的英國,在本國利益面前,果斷拋棄美國,毅然做“第一個吃螃蟹”的西方大國。

  其實早在去年10月中國牽頭髮起成立亞投行時,英國政府就多次表示願意加入。除了國防、能源等涉及國家安全的領域,英國政府對於商業活動持開放的市場經濟立場。在歐美國家中,最先與中國簽署貨幣互換協議,建立人民幣清算機制,發行人民幣債券,使得倫敦再次成為歐洲離岸人民幣市場的中心。英國加入亞投行是看到了下一輪金融變局存在的可能性,同時在客觀上為亞投行賦予了更多的國際金融機構色彩。

  實質是中美競爭

  貿易的未來,美國説了算還是中國説了算?美國正在構建一系列高標準貿易規則,一個主要目標就是中國

  諷刺的是,由於華盛頓的激烈表現,亞投行已經成為了中美經濟的新標誌。除去美國口口聲聲的亞投行監管問題,美國實則更擔心亞投行會威脅到世行和亞開行的利益,畢竟美國在這兩個區域性銀行中佔據著説一不二的地位。

  可是,儘管美國態度堅決,但現在看來,要想阻止更多國家成為亞投行的一員,顯得越來越艱難,美國通過鼓勵盟友遠離亞投行的行為被認為已基本失敗。對此,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Gideon Rachman將其稱為美國的“外交失敗”,並認為“這會讓美國看起來又任性又孤立”。

  這一看法得到了香港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張介博士的認同。張介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現有機構只能滿足亞洲基礎建設需求中的很小一部分,而且近年來採取了不同的優先次序。“最重要的是,當前的問題代表著中美競爭中的新衝突。為爭奪21世紀世界經濟領導者的寶座,中美之間不可避免地會相互競爭。作為現任領導者,美國自然希望中國支援美國70年來一直領導的國際規則和國際機構。而作為一個崛起中的強國,中國在無法獲得其在現有國際機構中應有話語權的情況下,自然希望打造一個修正過的公正秩序”。

  張介認為,美國敦促中國行使與其不斷增強的實力相一致的領導力、為支援發展和其他全球目標提供更多資源,這是正確的。“而當中國朝著這些方向前進,就如中國在亞投行這件事中所做的那樣,美國卻試圖阻止中國,這是短視和虛偽的。”

  張介對此給出了以下兩點考量:首先,奧巴馬政府4年來都未能説服國會通過相關立法、以讓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在IMF中發揮更大作用,儘管這已是其他所有國家的共識;此外,美國還反對亞洲開發銀行增資。

  “美國的敵意使中國愈發認為美國的戰略是遏制和壓制中國,這加大、而非減小了中國採取自選動作的可能性。相較之下,英國以及美國的其他盟友明智地選擇接受中國的邀請、加入亞投行。”張介説。

  除了亞投行以外,中國還是去年成立的金磚四國開發銀行的推動力量,並在積極推進規模為400億美元的絲綢之路基金,以便為與中亞國家的經濟整合提供資金。

  中國這些新舉措全都是為了滿足一個越來越大的資金缺口,即發展中國家對基礎設施的需求。據亞投行的直接競爭對手之一,位於馬尼拉的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估計,未來十年東亞地區需要8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以保持經濟增長。

  美國對在亞洲地區建立一個新的經濟架構也有自己的計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一份正在談判中的12國貿易協定。結合美國正與歐盟(EU)討論的那份單獨貿易協定,美國的整體戰略是建立一套新的全球貿易規則,就智慧財産權、國家補貼和環保問題設立更高的標準,而在所有這些領域,中國和美國都存在利益和處理方式的分歧。

  “貿易的未來:美國説了算還是中國説了算?”美國《本週》雜誌説,奧巴馬極力遊説國會授權政府推動TPP談判,成了美國輿論近期爭論的熱點。著名學者克魯格曼還在《紐約時報》撰文力挺TPP。文章説,克魯格曼在文中闡述了很多“其他因素”,如該協議對美國智慧財産權的保護,但他真正該提卻沒提的“其他因素”是中國。《洛杉磯時報》則稱,中國已成了奧巴馬在國會推動TPP 授權的王牌,他的最重要遊説理由是:如果不給我授權,今後全球貿易規則就將由中國,而非美國來書寫。

  如果説美國的“雙翼計劃”是基於太平洋、大西洋這兩大洋而對海權時代的延續那麼中國的“一帶一路”就是基於歐亞大陸國家而對陸權時代的重新建立奠定基礎。目前,我國高鐵和重載鐵路技術的日益成熟,一定會加速陸權回歸。任何地區經濟的發展都離不開鐵路、橋梁、公路、機場等重要基礎設施的建設,亞投行顯然可以滿足亞洲各國的要求。但更重要的是,亞投行也充當著引領整個東南亞國家經濟新引擎和推進“一帶一路”規劃重要推動力的重要角色。一旦東南亞興起一波基礎設施建設的熱潮,亞投行在整個亞洲乃至世界的地位將會獲得進一步提升,而中國則通過亞投行為各國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而握實整個東南亞甚至亞洲地區的領導權,進而為陸權的全面回歸奠定堅實的基礎。

  “他們覺得中國是他們能説的最嚇人的故事”,美國一個反TPP民間組織的負責人華萊士説。《洛杉磯時報》説,把推動TPP説成一種能夠擊敗中國的方式,這樣在政治上就能正確很多。

  日本:最後的盟友

  如今,仍堅定不移地站在亞投行對立面的,除了“老大哥”美國,就剩下美國最忠實的“小弟”——日本

  日本《朝日新聞》前主編、智庫機構日本再建基金會(Rebuild Japan Initiative Foundation)主席船橋洋撰文指出,這不免給人留下了亞太形成兩大陣營的印象。一邊是中國為首、歐亞多國支援的亞投行陣營,一邊則是日本和“大哥”美國,日本作為美國在亞洲地區、甚至是全球最主要的盟友,而南韓和澳大利亞又對加入亞投行採取不置可否的態度,這使得日本在這一場博弈中難免顯得處境尷尬。

  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在17日記者會上,就日本是否加入亞投行作出了最新表態,日本將對此持“慎重態度”,目前暫時不考慮加入。在亞投行問題上,日本既礙于老大美國的面子,又謹慎地盤算著自己的利害得失。不僅如此,日本深刻明白,亞投行對亞開行具有巨大的威脅。

  日本和美國是亞開行的最大股東,分別持股15.7%和15.6%。自1966年以來,亞開行的行長一直由日本人擔任。對此,財經專業研究人士李宇嘉認為,自1966年亞開行成立以來,9位行長均來自日本,而日本人壟斷亞開行行長早就與美國人壟斷世行行長、歐洲人壟斷IMF總裁一樣,已經成為了不成文的慣例。“亞投行的發展很可能直接危害到亞開行的生存,屆時,日本將首當其衝受到影響。”

  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日本,同樣採取了世行和IMF的標準。擺在亞洲貧困國家面前的,同樣是信用級別、政府透明度、財政緊縮、國企比例等等西方的標準。

  但是,誰也沒有認識到,哪個洲也不像亞洲,48個國家在意識形態、發展差異、歷史宗教問題和現實矛盾上的差異是這麼大!如果採取西方的標準,沒有幾個國家能夠拿到亞行的扶貧款。扶貧款都很難拿到,就別提基礎設施投資了。亞開行統計過,2010年至2020年亞洲各國國內基礎設施投資合計約需8萬億美元,另需近3000億美元用於區域性基礎設施建設。以東亞少數發達國家(地區)為主,亞洲集聚了62萬億美元的私人資本,但亞開行無所作為。

  亞開行總裁中尾武彥早在去年10月就曾公開表態,不歡迎另一家目的基本相同、由中國牽頭成立的區域性銀行。他的原話是:“我表示理解但不歡迎”。

  但是最近,中尾武彥突然轉變態度,稱“已開始(與中方)共用經驗、技術和專業知識。實際成立後考慮與亞投行展開闔作”。表示願意考慮與亞投行進行合作,仿佛態度有所鬆動。

  在日本內閣經濟顧問伊藤元重看來,“英國和日本不一樣,不要把兩者混為一談。”他認為,英、法、德、意之所以可以迅速作出加入亞投行的決定,是因為他們與亞太地區距離遙遠,鞭長莫及。他表示,歐洲在亞太區的是遠期利益、未來利益。而美國和日本在亞太區深耕多年,在本區有很多現有、既得利益,因此加入一個新成立的國際集團需要更週全完善的考慮。伊藤元重再三強調:“亞投行的發展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我們還沒看清楚,就需要作出決定。”他表示,歐洲國家願意賭一把,日美更加保守一點,希望“再等等,看清楚再行動”。

  這個“等”是否有個時間節點?“等”到什麼內容會迫使日本作出決定?對於這些問題,他的答案非常簡單:“等到中國明確其在亞投行所佔的份額。”他認為,亞投行雖然是中國領導成立的,但其應該作為一個金融機構來運作而不是一個國際組織來運作,如果中國在亞投行中佔了70%到80%的話語權,那麼日美將不願意加入這個中國的“一言堂”。

  美國的下一步

  現在擺在美國面前的有三個選擇:繼續抵制、乾脆加入、選擇忽視。抵制虧本,忽視會被邊緣化,加入則考驗政治勇氣

  如果連日本都“叛變”,那麼美國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德意志銀行紐約分行分析師Catherine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現在擺在美國面前的有三個選擇。“華盛頓可以選擇繼續向盟國施壓,直到亞投行保證能夠制定出令人滿意的治理結構方案。或者,美國也加入亞投行,除此以外,美國也可以選擇放開這個議題。”

  Catherine表示,選項一顯然是一門“虧本生意”,“繼續利用美國的政治資本企圖勸説其他地區不要加入亞投行,從長期來看實在有些説不過去”。

  Catherine認為,美國在全球社會擁有不可輕視的話語權,這些強大的政治資本不應如此揮霍。“華盛頓的首要任務應該是通過權衡來推動美國主導的機構向著美國理想的方向前進,而不是把心思放在不必要地阻撓中國牽頭的區域性銀行和發展項目,反對亞投行的行為已經成為美國最沉重的包袱之一,因此是時候作出改變了”。

  當然,在國內外眾多經濟學家看來,如今看來最好的選擇應該是美國加入亞投行,這不僅能夠讓美國參與到亞投行的管理和內部監管事務中,對亞投行的發展起到積極作用,並打消美國對亞投行的疑慮。此外,還有助於美國公司獲得公平投標的機會,參與到亞投行的投資融資項目中。儘管讓美國現在就態度180度大轉變,加入亞投行成為初始意見成員國並不容易。但是,Catherine認為,從美國的利益出發,美國應該調轉方向。“它應加入亞投行,並説服國會提供取得亞投行少數股權所需的小筆資金。美國應鼓勵其亞洲和歐洲朋友加入亞投行,以便在中國採取任何不利行動時幫助美國一同加以反對”。

  不過,Cathrine也表示,如果前兩項美國無法做到,那麼對亞投行撒手不管也可能成為一種選擇。“那些遭受美國意見壓力而無法加入的國家會因此感到釋然,讓亞投行自由發展”。

  之前,由中國牽頭的資源和基礎設施投資曾在包括尚比亞、緬甸、越南、巴西、斯里蘭卡等多個國家遭遇困境,如果亞投行無法做得更好,不僅是中國政府,其他成員國都會受到影響。“若亞投行能夠達到世界銀行和亞行的發展標準,美國完全應該樂於看到亞投行為全球金融發展做出貢獻。”Catherine坦言,其實美國毋須參與到亞太區域性機構每一個大大小小的事務當中。

  船橋洋也表達了對美國和盟友下一步的指導意見。他認為首先,美國應當保證佈雷頓森林體系下建立的機構做得更好。“他們應該把更多的資金分配到基礎建設投資領域。基建投資在日本、南韓和中國經濟崛起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這也是中國著眼于基建的原因”。

  同時,船橋洋認為,美國應當對印度投以更多的關注。“作為另一個新興市場強國,印度將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美國的“亞洲再平衡”策略成功與否將取決於印度是否願意融入“印度太平洋區”。如果佈雷頓森林體系下建立的機構和亞行無法比肩中國付出的努力,中國將會質疑美國不再履行對亞洲的承諾,這無疑會逐漸疏遠美國與其亞洲盟友。

  “更重要的是,一味地抵制亞投行並沒有用。這只會證實中國的猜想——美國的亞洲再平衡策略實際上是為了牽制中國。”船橋洋表示,如果美國忽略亞投行,將可能在亞太事務中被逐漸邊緣化。“美國和日本應該擱置自己的保留意見,趁著還能加入的時候加入亞投行。”

  亞投行還將給予現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機構更多的動力進行管理的改革,給予新興市場國家更大的話語權。除此以外,船橋洋還補充道,佈雷頓森林體系同時實現現代化和與中國開展合作,可能會帶來雙贏。“它將會為亞太區帶來其所需要的基礎設施。同時,讓中國更好地融入一個促進地區和平和快速增長的領導框架”。

真相並不存在

TOP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3-25 22:20 編輯

新陸權時代的中國高鐵大戰略
高柏★

http://www.haixiainfo.com.tw/291-9371.html

中国高铁与地缘政治意义上陆权战略
http://www.chinavalue.net/Finance/Blog/2015-2-10/1157146.aspx


......................
......................
.....................
在美國採取重返亞洲戰略以後,一些周邊國家特別是日本、菲律賓和越南,企圖利用這個機會興風作浪,這在過去幾年已經看得十分清楚。換言之,中國經濟發展的外部環境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危機,改革開放以來對中國一直很有利的外部條件正在逐漸消失。

中國該如何應對新國際政治經濟環境?
這正是我三年前進行相關思考和研究的切入點。之所以說高鐵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發展出來的唯一可以改變國際國內政治經濟基本格局的戰略產業,是因為它有可能在上述兩方面不斷惡化的國際國內環境中為中國提供新的選擇。

其具體理由在於:第一、以高鐵為代表的交通基礎設施的建設與向西開放緊密結合會有力地推動歐亞大陸的經濟整合;第二、這種歐亞大陸的經濟整合將幫助中國建立一個陸權戰略,過去我們一直生活在美國主導下的海權時代,但是當海權世界作為中國生存的外部環境變得越來越不利時,中國需要尋找一個可替代的新環境;第三、當中國建立起陸權時,就有了與海權之間在全球戰略層面對沖的手段;第四、中國最終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只能通過向西開放、推動歐亞大陸經濟整合這一具體過程來實現。

在這四條裡,頭一條大概不容易引起歧義,而討論第二條和第三條時必須要界定三個概念,即海權、陸權和對沖。海權與陸權這兩年在國內有很多討論,但是很多學者使用這兩個概念時的內涵並不相同。

...................
...................
..................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4-8 23:21 編輯

美2架F-18降落台南機場 眾多疑點引發揣測
http://www.peoplenews.tw/news/2e ... 0-a19b-5baa0960c7a2

【台灣】星宿派和F-18C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29273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4-13 11:39 編輯

【金融】【戦略】美元的金融霸權(一)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13537

我在前幾篇談戦略的文章裡,好幾次提到美元是現代美國霸權的基礎,也是中共要打撃美國霸權的終極着力點。其實很多人都有這個印象,可是因為經濟和金融專業性很高,細節很複雜,因果關係往往出人意料,所以美國到底是如何利用其金融霸權在全球榨取不義之財,一般的解釋常常似是而非,或者不盡詳實。當然我對這些成千上萬的騙術也不可能完全了解,在這裡只就我所看到那一小部分說一說。

在整個19世紀,國際金融所用的主要貨幣是英鎊。到1890年代,美國的國民生產毛額已經超過了大英帝國的總和,但是在此後的50年,英鎊仍然是金融界的第一貨幣。這固然是受英國政治外交的影響,也有市場的惰性關係,但是其主要的原因是“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也就是大家都用的東西自然特别方便,即使它並不是最好的。當初微軟的視窗作業系統,就是靠這個效應吃下了整個個人電腦的市場。不過英國雖然因英鎊的地位而受益,特别是可以用很低的利率來融資,在大部分的時間裡,它占的便宜是有限的,這是因為當時的世界以金本位為主,霸權國家也不能亂印鈔票。

經過两次世界大戦,英國國勢的衰頹再也掩蓋不住了。在諾曼地登陸後,德國投降已經只是時間問题,於是美國召集了所有44個同盟國的代表,在1944年七月於新罕普夏州的渡假勝地Bretton Woods的一家豪華旅館裡開了三個禮拜的會,會談的主題就是戦後的國際金融體制。参加會談的國家雖多,其實真正的話题是英鎊該如何為美元讓位,所以實際上是美國代表懷特(Harry Dexter White,四年後就被發現是蘇聯的間諜,隨即很及時地“心臟病發”而死亡)和英國代表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大名鼎鼎的20世紀最重要的經濟學家)之間的角力,其他的國家只是在旁幫美國掠陣。當時英國的戦時經濟全靠美國接濟,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凱因斯知道不可能再維持英鎊的國際地位了,因此他無私地建議創立一個全新的國際儲備貨幣,由全世界共管。美國當然回答:“Absolutely No”,從而否決了這個正確的方案。Bretton Woods的結果是美元成了國際儲備貨幣,同時建立了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會(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前者由美國人當總裁,後者的總裁由歐洲人選,但是總部也設在華盛頓,两者距離美國財政部不到半英哩,基本上都是後者的附屬機構,受美國財政部長指揮。

懷特(左)在Bretton Woods志得意滿,凱因斯(右)雖然笑容滿面,其實是大輸家。還好凱因斯两年後就死了,没有見到美國背信忘義的下流手段。

在1950和1960年代,美元雖然是國際儲備貨幣,但是Bretton Woods的規定是仍然依循金本位制度,一两黄金35美元,美國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要多印鈔票必須先買下额外的黄金,因此美國的金融霸權所占的便宜並不大。到1971年,尼克森覺得憑空印鈔票實在是太方便了,所以片面撕毁了Bretton Woods協定。其他西方强權抗議之後,尼克森在當年十二月簽了新的Smithsonian協定,哄騙列强說印鈔票到此為止,只把黄金價調整為38美元一两。實際上聯邦儲備銀行根本就没有關掉印鈔機,到1972年,大家都知道被美國騙了,又拿他没辦法,只好跟着也印鈔票,於是1970年代就成了通貨膨脹完全失控的十年。

John Connally,尼克森的財政部長。當其他國家向他抗議美國違反條約,亂印鈔票的時候,他回答:“The dollar is our currency, but your problem.”(“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可是是你們的問題。”)把美國在外交上一貫的流氓心態,表達得淋漓盡致。

雖然大家一起印鈔票,真正能從空氣中擠出銭來的只有美國,這是因為只有美元才是國際儲備貨幣,大家的外匯都必須是美元也就是不論聯邦儲備銀行怎麼拼命印,其他的中央銀行都必須照單全收否則不但你的貨幣升值影響出口,對衝基金(Hedge Fund)可以借利率低的美元換成你的貨幣來炒你的地皮或股市(這叫做Carry Trade),泡沫爆炸以後爛攤子還是你的(日本就是這様被整垮的,所以中共不敢開放人民幣自由兌換)。反過來,美國根本不收藏其他國家的貨幣,所以别的央行跟着印鈔票來買美元,這些鈔票就只能留在國内,直接衝撃物價,結果就造成這個很奇怪的現象:美國拼命印鈔票,通貨膨脹卻發生在别的國家,而且越是財務體質弱的國家,受衝撃就越大。當然凱因斯作為一代大師,完全預見了這個問題,但是他低估了美國人的無耻程度,以為一紙協定可以把美國綁住,結果美國金融霸權穩固之後,就片面丢棄了他原本承諾的義務,從此可以隨意做銭。這些銭當然不是真正無中生有,而是從全世界其他國家榨出來的,套句台灣人愛用的話,就是美國國庫直通其他國家的國庫,高興搶銭就搶銭。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已經做了三輪的“量化寛鬆”(Quantitative Easing),實際上就是堂而皇之地大印美鈔,到這個月底正式結束,總共印了五萬億美元,也就是搶了全世界五萬億美元;這數目比美國十幾年戦争浪費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三萬億美元還要大得多。那為什麼要停呢?有两個原因:第一個是雖然通貨膨脹主要由其他國家消受,美國自己還是會受到間接影響。經過六年搶了全世界五萬億美元,美國的生產毛额年增率已經超出了3%,通貨膨脹率雖然表面上還只有1%,但是它的反應是滞後於經濟成長的;再印下去,通貨膨脹率就有可能衝過頭了。第二個原因是人民幣在旁虎視眈眈,如果欺人太甚,只怕各國的中央銀行都開始把外匯改存人民幣。畢竟當初條約是美國自己撕毁的,現在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純粹是靠“網絡效應”。
真相並不存在

TOP

看了幾篇這位格主的文章, 頗有可看性.

TOP

2015-04-16 21:11
【戰略】【經濟】帝國大反擊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29539
習近平對美國“向亞太轉向”(“Pivot to Asia”,實際上是對中共軍政經圍堵的代名詞)的戰略對策是“一帶一路”,也就是以加強歐亞大陸的經濟整合來對抗掌有世界海權的美利堅帝國。這種“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的中國傳統式智慧使擅長小動作、陰手段的西方霸權頗有使不上力的無耐感;在實踐上則逼迫美國將主要戰線轉移到經濟貿易方面,也就是軍政經三項之中,中共唯一已經超越美國實力的領域。這是孫子兵法所說的“地利”,英文叫做“Choose The Battleground”,所以中共在面對當前美國的強力打壓之下,並不居於劣勢。

上一個回合的交鋒是AIIB,結果中共大獲全勝:英國人臨陣倒戈(參見《再談AIIB》和《Braveheart》,後者的最後戰役裡,英格蘭和蘇格蘭兩軍都收買了對方的部分部隊;臨陣倒戈顯然是英國的歷史傳統),使得原本心持觀望的其他強權不得不也急忙加入,其中最重要的是新近成為歐洲主宰的德國。我在《美國的歐洲代理人板塊重整》裡曾提到2014年初,德國對中俄的友好態度有明顯的冷卻,隨後它就獲得了對歐盟的完全主導權,背後似乎有與美國的利益交換。不過後來TTIP並沒有大進展,所以默克爾對歐巴馬的承諾應該是很有限的。在加入AIIB的問題上,她頂多只答應了消極處理,一旦英國公開加入,這個對德國有利的事就不能再耽誤下去。我們必須記得,既然德國已成為歐洲盟主,它的長期戰略利益就在於一個獨立、自主、團結、強大的歐洲而歐洲最大的戰略威脅正是美利堅帝國,所以它私底下是支持AIIB的。這次被英國搶了先,默克爾在戰術上頗為惱火,是因為英國人沒有事先照會她,破壞了歐洲的“團結”,但是氣並不能出在中共頭上。

歐巴馬既然已經決心視中共為頭號戰略敵手,就必須在次要方向進行戰略收縮(尤其是中東,參見《與伊朗的核子談判》;最近與古巴的和解,則是為穩固自家後院拉丁美洲所走的第一步,我將另外詳述),同時在經貿方面打擊中共。上面提到的TTIP是分化歐亞大陸兩極的主要手段,但是真正直插中共的亞太腹地的進攻步驟,則是TPP。TPP原本是智利、紐西蘭和新加坡三個小國在2002年啟動的自由貿易協定;2008年初,美國加入;2009年歐巴馬上台之後,才將它視為戰略優先,並且大幅向西擴張,尤其是日本在親中的鳩山由紀夫被搞下台之後,成為反中的急先鋒,於是TPP基本上成為美日澳經濟同盟的代名詞。不過前幾年,美國人沿襲傳統的高姿態,不但把TPP當作一項經濟戰略上的武器,在戰術上也非佔盡便宜不可。澳洲的經濟和美國相似,倒也還罷了;日本的農會卻不願對美國農產品完全開放;其他如馬來西亞和越南這種開發中國家,更是對讓美國金融服務業長驅直入和對美國科技公司付高額專利費頗有意見。結果是大家談了六年,進展卻極小極慢。

上個月AIIB後來居上,對美國的刺激極大。一夕之間,美國人了解到TPP的戰略急迫性,不能再因戰術利益而繼續拖延。雖然談判交涉的過程一直是完全秘密的(也就是台灣所謂的“黑箱作業”,而且一黑就是六年),所以我們還看不出美國會如何對日本和越南讓步,但是昨天有兩件蛛絲馬跡,使我相信歐巴馬已經決定不惜代價,在未來幾週內(六月底前?)完成TPP的談判首先是共和黨主控的參議院,竟然順利而且快速地通過了Fast Track Negotiating Authority(又稱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TPA);這是授權總統全權交涉自由貿易協定的法案,也就是國會許諾不修改談判出來的條文;若是沒有TPA,則其他國家怕條文被美國國會改掉,談起來自然很消極。歐巴馬求國會給TPA已經求了六年,結果這次兩天就搞定了。共和黨自從歐巴馬上任之後,不論他政策的善惡得失,一概阻撓否決,所以被稱為“不黨”(“Party of No”);在2014年奪取了參議院之後,更是變本加厲,沒有一項歐巴馬提出的法案或人事任命能過關,例如法務部長(Attorney General)Eric Holder早想退休,但是歐巴馬提名的新人選Loretta Lynch雖然沒有任何非議,參議院依舊用拖字訣就是不予審查。這次TPA竟然說給就給,顯然是美國真正的權力核心,也就是財閥們已經達成共識,不能太貪心,否則亞太的經貿網絡可能被中共整碗端走。既然幕後的老板已經點頭,美國的TPP談判代表必然也獲得授權,可以酌情讓利,以求快速簽定協約。

所以昨天傳出的另一個消息也就有了合理的背景:亦即韓國派出的TPP談判代表被美國人趕回家了。韓國和美國在小布希任內簽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依韓國人的習性,他們斤斤計較,佔了美國人不少便宜(或者說美國人沒有佔到一般的便宜)。後來TPP開始交涉之後,韓國人覺得條件比美韓雙邊自由貿易協定還苛刻,就不是很積極,一直處於觀察狀態。上個月美國開始在談判中讓步之後,韓國似乎得到了風聲,趕緊派了談判代表到華盛頓要求正式加入TPP,沒想到美國人根本連寒暄都懶得打,直接叫他們回家等TPP成立之後再來談。這當然不是因為美國人不想讓韓國進TPP,也不是因為韓國入了AIIB(其他的TPP創始國,如澳洲、紐西蘭和越南等,也都加入了AIIB),而是韓國人侃價太厲害,如果讓他們上了談判桌,TPP只怕再談三年都談不攏。總之,美國對TPP已迫不及待連韓國懶得搭理的地步,所以應該很快就會完成談判而正式簽署了。接下來中共自己的亞太區域自貿協議(亦即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就必須加一把力;東亞諸小國左右逢源,可真是幸福啊。
真相並不存在

TOP

2014-10-04 06:22
【金融】【戦略】美元的金融霸權(二)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13550
美國向全球搜刮了五萬億美元,相當於每個美國人拿到了五十萬台幣的横財,為什麼要到六年之後的2014年九月,失業率才降到6%以下(詳見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1004001136-260410)呢?原因很簡單,這些銭既非真正入了聯邦政府之手,也没有落到一般老百姓的口袋裡,而是大部分被金融界,尤其是對衝基金,消化掉了。其實在量化寛鬆開始之前,當時的聯邦儲備銀行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就已經預見了這個問題,還曾經公開地說要不是用直升機撒銭給普通百姓很不切實際,其實他寜可那様做。柏南克是學者從政,不像現今的一般美國官僚是大企業和銀行的代言人,所以經濟一好轉就被踢下台了。昨天傳出他申請房貸被拒的消息,令人唏噓。那些在2008年把美國經濟搞垮的銀行總裁們,個個都拿了两三億美元退休金才下台。柏南克的同僚們,大多退休後成了高盛的董事或高管,年入两三千萬美元。這些人哪須要申請房貸?

Adair Turner,Baron Turner of Ecchinswell(英國男爵)是英國金融監管會(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的主席。他估計只有15%的金融交易對實體經濟有幫助;其他85%都被金融界放進自己的腰包。當然他這話一說,英國國會就在2013年把金融監管會撤銷了。

所以昨天的另一消息:歐元區將於本月中開始量化寛鬆(詳見如這篇中時的報導: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003000090-260203),就特别耐人尋味。美國的量化寛鬆到本月底結束,當然美歐如果同時刮羊毛會讓羊兒們受不了,但是美國不能再刮了也罷,為什麼會如此好心讓歐元區來接手呢?原因就是我上面提及的,真正的獲利人是銀行和對衝基金,這些國際金主並不是民族企業,而是同一小撮在紐約和歐洲都有豪宅的富豪。美國出面來刮銭也好,歐元區出面來刮銭也好,他們一様地賺;如果歐元區不接手量化寛鬆,他們必須退清(Unwind)他們的Carry Trade,這不但没銭賺,是會有損失的。當然歐元區的民族企業也能在量化寛鬆裡分到一小杯羹(即大約15%),而美國願意讓他們占這個便宜,是因為歐元區的經濟已經太衰弱了,美國的最大利益在於保持一個不强不弱的歐洲,不强所以美國可以控制他,不弱所以可以當美國的馬前卒,這點我在前文《美國的歐洲代理人板塊重整》已經解釋過了。

Carmen Segarra,前SEC(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美國證卷交易監管局)的調查員,因拒絕對高盛放水而被開除。她把在高盛的會議偷偷錄下音來。會裡SEC的調查員們卑躬屈膝,乞求高盛的主管原諒他們針對一個弊案問問题。這是因為不但高盛的人控制了國會和財政部,而且這些SEC的職員幹了五六年之後,大多希望成為高盛的僱員,領取高薪。

我在前文《從烏克蘭看今日美俄的政略與戦略》曾提到,美國的霸權已經不是為國家安全而服務,而是少數腐敗勢力尋求自身利益的載具,這股腐敗勢力就是那些國際金主。進過股市的讀者應該很熟悉所謂的國際熱銭湧入湧出台灣,在這個過程中大刮羊毛。之所以彭淮南必須一年到頭傷腦筋,減輕這些熱銭對台灣真正的實業經濟所造成的傷害,就是因為有美國霸權為它們開路:你若是不讓國際金主們的熱銭自由出入,任意做多做空,就是自由民主的敵人。台灣算是美國對付中共的重要棋子,美國希望保持台灣不强不弱、不統不獨的狀態;可是國際金主一旦搜刮起來,並没有節制。台灣之没有被完全弄垮,是歷代中央銀行和其他政府部門的技術官僚小心掌舵的成果,别的國家就不一定如此幸運。

在1990年代初期,冷戦剛剛結束,美國意氣風發,不但自認天下無敵,還宣傳自己的制度是人類的最高成就,全世界的様版,“歷史的終點”(“The End of History”,美國政治學者Francis Fukuyama在1989年因此論文而一炮而紅,後來在1992年出書)。開發中國家普遍接受所謂的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也就是要對美國資本完全開放,任由國際金主掠奪經濟利益。東歐諸國剛從蘇聯的霸權下解放出來,最是好騙,他們聽任美國銀行和公司低價買下國有產業。可是國際金主對苦幹實幹這種賺得慢、風険又大的實業發展没有興趣;把雇員遣散、剩下的資產轉手賣掉,賺得又多又快。於是在1990年代越聽美國的建議,對國際資本越開放的,死得就越慘,經濟萎縮得越快;而當時最聽話,下場也最慘的莫過於俄國和匈牙利。俄國直到2003年,匈牙利在2010年之後,才學乖了,寧可讓美國媒體漫罵,也要對若干企業重新進行國有化。有趣的是,俄國主政的普丁和匈牙利的總理Viktor Orban,都是先當過好幾年美國的忠狗,後來才完全了解美國人的邪惡,決心改採獨立的經濟政策。其後,即使在美國金融和媒體的打撃杯葛下,他們的國家仍然走上了復興的道路,两人都成為極受國人擁護的政治領袖。

Fukuyama(福山)的成名作,封面上的簡介寫着:“這是人類政治理論演化的終點,西方自由民主政府普及到全世界,將是人類最後的政府型態”;在2003年之前,全世界,除中共以外,都把它當成不言自明的真理;一直到現在,這個已經在實踐上破產的命題,仍然是全球民主鬥士的共同最高信仰。

那時的東南亜各國,也都採行對外開放政策,不過在保護民族企業上,要比東歐國家小心多了,美國資本並不能在他們的國内自由買賣其工業資產。於是國際金主們就採用了美元金融霸權的另一種打撃手段,也就是向這些國家的企業做美元貸款。美元做為國際儲備貨幣,流通性很高,利率往往低於小國的貨幣,一旦這些國家對美國銀行開放進出口貸款的生意,需要貸款的工商業自然就選擇利率低得多的美元。美國銀行在這些客户能還銭的時候,賺的利息是稍高於在美國本土的;但是真正的大利潤,是當這些客户借得太凶,還不出來的時候。如果他們生意好,始终按時還銭,美國資本也有辦法讓他們倒帳。1997年,許多東南亜國家的美元債務的總額超過了外匯存底,於是對衝基金和他們背後的銀行財主們開始打撃這些國家的貨幣。具體的手段是由對衝基金利用改革開放期間所引進的金融衍生產品(Financial Derivatives)以極大的槓桿(Leverage)來做空這些貨幣,原本提供美元貸款的銀行則拒絶結轉(Roll Over)那些債務;前後夾撃之下,幾個禮拜内,好幾個貨幣貶了超過50%,泰國首先崩潰,随後其他國家如骨牌一般地倒下。

有些讀者也許會問,為什麼這些國家不宣布破產呢?很不幸的是,國際間没有破產法這様的法律,一個付不出銭來的債務國,理論上有他自己的主權可以自行決定如何處理善後,實際上則因為美國擁有金融霸權,如果你不讓他滿意,他可以把你一脚踢出國際金融體系,此後連進出口都有麻煩了。這並不是危言聳聽,阿根廷在今年稍早就因為試圖做破產式的債務重整,雖然絶大多數的債主同意了,但是一個美國的對衝基金在美國法庭告贏了阿根廷政府,美國法官由此命令阿根廷取消債務重整,必須付清全部的本金再加高額的利息。阿根廷當然不願意,結果是失去了一切歐美金融服務,其在歐美的國家資產也被没收。但是2014年不是20世紀了,美國銀行不和阿根廷做生意,他可以向中國銀行借銭,這是後話。

在1997年,中國的經濟還属於第三流的,完全不能與美國的霸權相抗衡。世界上只有像北韓這様極少數幾個國家敢冒美國的大不韙,於是泰國、印尼、南韓等等都乖乖地遵循美國定的規則,向IMF求救。没想到IMF慢條斯理,一拖竟拖了六個月,直到這些國家的緊急救急手段都用完了,必須在當天拿到銭否則就會違約而被踢出國際金融和貿易網絡,IMF才翻出底牌,也就是必須對美國資本完全開放,所有的民族產業都得讓美國人自由買賣。最後所有的這些國家都被迫就範。那些當時因為本國貨幣貶值而周轉不零的實業,也都被賤價買下,不到两年,他們的股價回歸正常,美國人坐享了幾十倍的暴利。就這様靠着在東歐、東南亞和拉丁美洲的巧取豪奪,美國在1990年代享受了年平均高達3%以上的GDP成長,但是也為後來的資產泡沫埋下了禍因。

韓國人在2007年的示威,來紀念被IMF迫害十週年。台灣人被日本殖民50年,被美國玩弄利用65年,還争先恐後地去抱他們的大腿。我每次看到韓國人的骨氣,都會自慚形穢。也正因為韓國人有骨氣,在1997年被打倒在地之後,韓國經濟快速復興,以人定勝天的精神,完成工業升級的奇蹟。不過南韓只有五千萬人口,對美國霸權不構成任何威脅,再加上其在外交和軍事上完全依賴美國,所以美國在1997年後,對他的確也高抬貴手,没有再進行打壓。

我想在這裡提醒大家,美國對IMF的資本貢獻只占全部的1/6,其他的5/6正是由泰國、印尼、南韓這類的普通國家出的,也就是在美國的金融霸權下,一般國家必須出銭幫助美國壓榨自己。所以現在中共創立了金磚銀行和亜洲開發基金,並不是要師法美國的霸權伎俩,而只是要讓像阿根廷那様被逼得走投無路的國家有一個替代的出路。其實中共等到今年才敢打擾美國的霸權買賣,本來是希望和平崛起,不要與美國對抗。但是任何有實力有替代可能的其他國家都為國際金主所不容,美國的Pivot,正是為了打倒中共這個可能擋他財路的新興國家,而台灣是他最重要的棋子之一。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4-20 15:19 編輯

2015-04-18 19:49
【戰略】【經濟】絶地大反攻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29585
中共在AIIB大獲全勝,完全超出任何人的意料,包括中共自己在內。這不但刺激美國積極推行TPP和TTIP等反制手段(參見前文《帝國大反擊》),對中共領導核心也是一個很大的鼓勵,有了新的動力來對外增強其經貿的影響力。當然,這意味著中美雙方都必須拿出支票簿準備花錢,不過中共的4萬億美元外匯存底本來就已經沒有什麼邊際效益(No Marginal Benefits,亦即太多了,再增加完全沒什麼好處;這是中共中央銀行官員的評語),拿來交換地緣利益其實是物盡其用。

中方的下一步棋是對巴基斯坦的基礎建設援助計劃,叫做“中巴經濟走廊”,總規模達到了460億美元,預計在習近平後天訪問巴基斯坦期間正式宣布。其實巴基斯坦在去年就邀請習近平出席他們的國慶日閱兵,但是中方完全沒有公開的反應;我個人認為是因為巴基斯坦的治安太糟糕,又有CIA的龐大組織,連自己的總理都不一定保得住,更別提中共領導人了。這次訪問必然是一年來,雙方安保單位辛苦籌劃的結果;尤其是ISI(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巴基斯坦的聯合軍種情報局)必須給中方足夠的安全保證,否則像習近平這種CIA“不介意”發生意外的外國領袖,去Islamabad訪問等同自殺。



中共需要的是到印度洋的走廊,但是從新疆到Gwadar的公路、鐵路、光纖和港口一共只用掉100億美元。其他的360億美元主要花在巴基斯坦自己亟需的電力供應上,預計將增加17GW的發電量,相當於巴基斯坦目前裝機容量的100%。這還不包括上個月已經決定的從Gwadar到Hyderabad的天然氣輸氣管。相比之下,美國在過去六年,一共只給了50億美元,而且分得太散,結果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

目前中國和歐洲的貿易路線基本上就只有走印度洋的海路,從中東來的原油也同樣必須走這條路線,不但沿途有印度、越南等不完全友善的國家,而且馬六甲海峽更是美國海軍控制全球海運的主要節點之一。要避開這個節點有很多方案,從東到西順時針分別為:

1. 泰國的克拉地峽(Kra Isthmus)運河。原本前總理英拉已準備全面倒向中共,不但要加入中方的東南亞高鐵網,而且克拉運河也即將籌建,但是軍方政變之後,改回了過去一百多年來的搖擺外交策略,開始在中美日之間討價還價,以榨取最高利益。我個人認為泰國局勢不穩,中共應靜以待變,先開發高棉和寮國;泰王已不久人世,一旦新王繼位,新政府了解到美日不可能喊出勝過中國的價錢,搖擺外交純屬浪費時間,自然會回頭合作。

2. 緬甸。輸油管和輸氣管已經開通,但是高鐵和公路都出了問題。這裡同樣是政局不穩,而且緬甸人民和烏克蘭以及台灣一樣,受美國宣傳欺騙很深,對中方的投資抱有很大的敵意。所以和泰國一樣,暫時不能再推進。

3. 經尼泊爾到印度出海。印度人還在做與中國爭雄的大夢,而且青藏鐵路運量極為有限,所以這條路雖然要建,它主要只影響與尼泊爾和印度的貿易,對通歐洲和中東的地緣政略沒有太大的意義。

4. 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和緬甸一樣,在北部有叛軍,本身政局也不穩,但是因為與中共有非正式的抗印同盟,政府再怎麼換,也必須保持對中國的絶對友善和依賴。雖然中方的起點-新疆-比鄰接緬甸的雲南離沿海腹地更遠,但是走Gwadar可以避開整個印度海空軍的控制區,伊朗更是與巴基斯坦接壤,將來輸油管可以完全避開海路,所以這條路的確應該是重中之重。360億美元花在煤電廠(參見前文《中共的煤電技術》)、水電站、太陽能電廠、風力電站、核電廠和地下鐵,雖然表面上對地緣戰略沒有直接貢獻,但是一方面消化中方過剩的產能,一方面幫助巴基斯坦發展經濟、穩定政局,另一方面也是對泰國和緬甸這些騎牆國家的示範。只要交易結構得對,還是可能有商業利益,再加上戰略上的價值,整體來說是很值得的。

5. 阿富汗。這是通伊朗的另一條路,不過阿富汗的內戰還打得沒完沒了,目前頂多冒險挖挖礦,要建立地緣通道還言之過早。

6. 經中亞及俄國直通歐洲。這是全陸的老絲路,完全無需海路,中亞的兩個問題斯坦(Turkmenistan和Kyrgyzstan)也可以輕易繞過,所以紙面上看來不錯。但是俄系的鐵路軌距和中國與歐洲用的標準軌不同,路程又遠,所需的基建投資量極大,和中途國家(主要是俄國)分攤投資費用的談判,難度很高。這是一個中長期努力的方向,但是未來幾年,多半還是雷聲大雨點小。

7. 經北冰洋的北方航道。依全球暖化的趨勢,再過一兩代的時間很有可能會開通,但是美軍必然會控制白令海峽,而且緩不濟急,對當前的戰略考量沒有意義。

中共的外交向來喜歡選一個示範樣版:香港是對台灣文統的示範,巴基斯坦則將成為對所有開發中國家進行“一帶一路”大投資的示範,所以這個“中巴經濟走廊”在中共當前的政略計劃裡,有核心性的重要性;而其在地緣戰略上的貢獻,更是錦上添花。長期來看,巴基斯坦極有可能在未來中共地緣勢力伸入印度洋的過程中,成為它最大的幫手。美國雖然還是全球的海權霸主,在這步棋上,是落了後手了。

【後註】我昨天寫稿時忘了提,中共將出售8艘潛艇給巴基斯坦,不過這筆大約50億美元的生意是機密,不算在公開的交易裡面。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4-23 09:50 編輯

【金融】【戦略】美元的金融霸權(三)

王孟源的部落格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14539
如同我在前文《從烏克蘭看今日美俄的政略與戦略》中所描述的政治宣傳戦和顛覆戦,美國在經濟層面的真正主攻方向也是宣傳戦和顛覆戦。這是因為宣傳戦和顛覆戦的代價最小,而收獲很大。實際執行這個任務的是高等教育系統裡的經濟系和金融系。美國的經濟學教授喜歡用很多數學,尤其是統計學來寫論文。我剛轉行的時候還覺得很親切,經濟學論文乍然看來居然和自然科學差不多。後來越讀越不是那麼回事。做統計分析的時候,一個很基本的步驟是過濾雜訊,而美國的經濟學論文不是省略掉了這一步,就是根本做錯了。更糟糕的是經濟學研究的是人而不是原子或分子,所以做理論的時候,美國的經濟學必須做很極端的假設來簡化問题,否則數學就用不上。例如美國經濟學的核心結論是絶對自由市場經濟(也就是完全没有政府監督的)的優越性和必然性,可是這個結論的“證明”是建立在一連串明顯地不成立的假設上的,這些假設包括經濟的單元是個人而没有集團,這些個人(叫做Homo Economicus)是完全理性的,擁有所有公開的資訊,而且能在瞬間以零代價完成所有的優化分析,而且最重要的,他們都不會作奸犯科。在電腦界有句話,叫Garbage In,Garbage Out,亦即垃圾假設自然給出垃圾結果。美國的經濟學教授們是不管這個道理的。

我說他們不管這個道理,而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是因為美國的經濟學原本就是為政治而不是真理服務的。名作家Isaac Asimov在1980年代寫的小說Azazel裡有一段故事:美國總統想知道2+2=多少。他問他的數學顧問,數學顧問說答案是4。他不滿意,又問他的統計學顧問,統計學顧問說根據問卷調查的結果,正確答案為4的可能性是99.9%。他還是不滿意,又找了他的經濟學顧問,濟學顧問把門輕輕带上以後,小聲反問總統:“您想要的答案是多少?”這雖然是個笑話,其實對美國的經濟學界來說,是很中肯的。

Asimov和Azazel的封面;我剛去哈佛的時候,Asimov還没過世,在波士顿大學教化學,我還特别過河去聽他的演講,和他握了手。

我在瑞聯銀當經理的時候,有一次我的直属上司,也就是瑞聯銀全美股票交易的總管,拿了一篇發表在美國金融界的頭號學術期刊的論文來徵求我的意見。在那不久前,瑞聯銀的OTC(Over The Counter)股票交易員因為被電話錄音證明故意增大價差,佔顧客的便宜,讓瑞聯銀醜聞纏身,還被罰了不少錢,我的上司也是灰頭土臉。其實當時每家銀行的OTC交易員都幹這事,瑞聯銀只是運氣不好;真正的問題在於主管OTC生意的NASDAQ根本就是看管羊群的狼。話說回來,那篇論文是美國中西部一個名校的一位名教授寫的,我一讀之下,嚇了一跳;他用了很多數據,做了各式各様複雜的統計分析,“證明”了NASDAQ是世界上最有效率,對顧客最好的證卷市場。當然我的上司已經知道這篇論文是胡說八道,他只是好奇,想知道裡面的分析是怎麼被扭曲的。我解釋了論文裡的錯誤之後,問他為什麼一個名教授會犯這様的錯誤,他笑了一笑說,美國的經濟學教授很多是“Academic Prostitute”(“學術賣淫”),而NASDAQ已經付了那個作者不少顧問費。我後來才知道,美國的經濟學界每一個小有名氣的教授,主要的收入都是來自這様的顧問職;而他們寫論文誇獎顧主的時候,是完全没有義務要透露這些利益輸送的關係的。

Bernie Madoff,Madoff證卷公司的老板,曾任NASDAQ的主席,後來被發現向客戶詐騙了幾百億美元,聲名狼藉,鋃鐺入獄。我的金融生涯裡,没有和他直接打過交道,只和他的弟弟和兒子談過生意。當時就覺得有些奇怪,因為Madoff家的人,並不完全專注在生意的實質内容上,而對你跟什麼人熟這様的人際關係問題特别注意。

然而這個腐爛的經濟學界固然可以對外宣傳美國的絶對自由主義,但是對内也可以成為大企業和大金主的文字打手。到1990年代,美國慶祝冷戦勝利以後,銀行界就開始安排讓他們的顧問群寫論文,要求廢除對銀行業的一切監管。這些監管是1929年股市大崩潰造成經濟大恐慌之後,以血的教訓學得的經験,但是銀行業嫌它們礙事,擋了財路,於是經過十幾年的努力,整個美國的經濟學界眾口一辭,要求解禁。克林頓很重視討好華爾街,小布希更是迷信絶對自由主義的空想家,於是金融界如願以償,得以無所禁忌地撈錢,2000年代成為美國金融界利潤不斷破紀錄的黃金時代,然而没過幾年,解禁的苦果就出現了,也就是2008年的房市崩盤和其後的金融危機,若不是柏南克當機立斷,處置得當,美國就會又一次地承受經濟大恐慌。美國金融霸權搞宣傳戦和顛覆戦,居然就像金庸筆下走火人魔的武林高手一様,被自已的邪派内功反嗜自身。可是在台灣和世界其他經濟體裡,到現在還是有很多在美國中西部的名校拿到博士學位的經濟學教授們,繼續鼓吹在實踐上已經破產的絶對自由主義,這就好像有九陽神功不學,而去練千蛛萬毒指。

【待續】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5-4-25 03:04 編輯

回復 166# lbboy

克林頓很重視討好華爾街,小布希更是迷信絶對自由主義的空想家,於是金融界如願以償,
這篇很棒﹐是作者自身經驗﹐但是上面這句話我有意見﹐太避重就輕了
根本就是總統與肥貓們﹐互相利益輸送 - You scartch my back, I scartch yours.

查他們的資產/金錢來源流向就知道了﹐但是有人敢查嗎 ﹖古有明訓 - 刑不上大夫。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