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8-11 21:43 編輯

9《地底人的訊息》---爬蟲族檔第1部分
     Q:最後一個問題:你之前說你們能將自己的UFO隱藏起來?是用這種同樣的能力嗎?
     A:是的,不過建立在一個科技基礎上。每個飛行器內都有一個強有力的裝置,能夠輸送人工信號到你們的心智,使你們相信看到的只是天空、或普通飛機之類的飛行器。不經常這麼用,因為我們在天空中移動的時候通常避開公眾區。如果你們能看到,那意味著裝置缺陷或出於某些原因解除了工作。提前回答你可能會問的問題——偽裝效果在照片上不會奏效。但誰會對著空蕩蕩的天空照相呢?順便說一句,大多數通往我們隧道的近地面入口同樣用這種設備隱藏起來,而你們人類通常看到的是一般的穴壁而不是大門。這就是我為何懷疑說你們真能找到這樣一扇通往我們世界的秘密大門(不過在過去曾發生過幾次)(譯注:桃花源記?)。
     Q:回到你我的歷史吧。你提到“伊洛因族”創造了人類。他們從哪兒來,長得什麼樣?他們來以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是我們的“神”嗎?
     A:“伊洛因”從這個宇宙來,從你們稱為“畢宿五(Aldebaran,金牛座中的一等星)”的太陽系而來。他們是非常高大的人類種族,金髮,非常白皙的皮膚(他們避開日光,以免傷到皮膚和眼睛。對我們這種酷愛陽光的族類來說,這絕對是難以置信的)。起初他們看上去很聰慧、和平,然後我們多多少少友善地與他們溝通,不過後來他們暴露出了真實的意圖和計畫:他們想將猿類改良為新品種,而我們成了他們新行星動物園的干擾因素。開始他們抓了1萬-2萬隻你們的猿類祖先,之後離開了幾百年。當他們返回的時候,把你們的祖先(更接近人了)帶了回來。然後又離去了幾千年,這段時間塈A們原始的“先人”和我們生活在一起沒什麼大問題(只是怕我們的飛行器和科技)。伊洛因增強了他們的心智、大腦和身體結構,現在他們會使用工具和火了。伊洛因在2萬3千年間返回了七次,加速你們人種中某些種群的進化。你必須明白,你們並不是這個星球上的第一次人類文明。最初的進化人類(和不太完善的“先人”居於同時期,因為伊洛因想試驗進化的不同階段和速度)擁有科技,在這個星球上存在於約70萬年前(你們的科學家尚不理解,因為他們只發現了“先人”的骨頭以及一些洞穴壁畫,畫著先進的人類和飛行設施)。這個在基因上先進的人類和我們共同生活,但避免和我們接觸,因為“伊洛因”老師用誤解的意圖警告他們,我們乃邪惡的生命,並且對他們說謊。
     幾個世紀以後,外星人決定終結他們的首次創造,然後加速了第二次更好的試驗系列,接著一次又一次。真相是,你們的現代文明不是第一次存在的文明,而是第七次了。最初文明的建築已經不在了,不過第五次文明建造了大三角形的建築,你們稱之為“埃及金字塔”,時間是大約75,000年前(你們的埃及人只是在沙地上發現了古老的大金字塔,而仿造它們卻不成功)。第六次文明你們今天能夠在比麥尼地區(譯注:佛羅里達州東南角對開海面的BiminiIsland(中譯「比麥尼島」),屬於巴哈馬群島,亦是著名百慕大三角洲的一部份)海底發現16,000年前的城市遺跡最後一次你們的第七次文明創造,僅是在85,00年前完成,並且這是你們唯一記住和宗教文獻涉及到的一次。你們依賴考古學家和古靈長動物的手工製品,展示給你們錯誤和簡短的歷史過去,但你們如何得知前面的六次文明呢。並且如果你們發現了它們存在證據的話,還會否認和曲解事實。這是你們頭腦中的幾分編程設計和幾分純無知。我下面要和你說的只是你們這次的文明創造,因為前六次文明的人類都喪失了,所以不會關係到你們。
     我們和“伊洛因”之間有一場很長的戰爭,包括伊洛因內部團體之間也是,因為他們中很多人認為一遍又一遍在地球上創造人類沒什麼真正意義。我們最後一場戰爭發生在5000年前的地表和地球軌道上。他們用強大的聲波武器摧毀了我們的地底都市,而我們摧毀了他們許多地面和空間設施。你們人類觀察到這場戰爭,懷有極度的恐懼,他們將其書寫到宗教神話中(由於他們尚不理解真正發生的事)。伊洛因——作為第六、七次文明的“神”——告訴他們這是一場正邪對抗的戰爭,他們是正面,而我們是邪惡。而這只是基於某種視角。在他們到來地球並進化你們族類前,這是我們的行星。以我的觀點,這是我們為自己行星的權力而戰。以你們時間度量衡4943年前,伊洛因出於不明原因再次離開了地球(這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因為我們很多歷史學家稱之為勝利日)。事實是,我們不知道確切發生了什麼事。伊洛因走了一天又一天,帶著他們的飛船杳無蹤跡地消失了。我們發現他們大多數地面設施已被他們自己毀壞。於是人類走自己的路,你們的文明發展起來了。未來幾個世紀堙A我們許多人和你們族類某些部落(多數是南方的)建立起接觸,我們能夠使他們中的一些相信我們不是伊洛因想讓他們相信的那樣是“邪惡的”。從距今4900年到現在,許多其他外星種族來到地球(其中一些用舊式教導並在你們心智中編程,再次為你們扮演“上帝”的角色),但是伊洛因本身再沒回來。他們離開這個星球為期幾千年,所以我們希望有朝一日他們能夠回來結束他們的計畫,或也許是熄滅他們的第七次繁殖,不過我們的確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預先回答你的問題)。
你們今日的文明不知道自己真實的起源、過去、你們真實的世界和宇宙,而且你們對我們和我們的過去知之甚少,對鄰近未來將要發生的事也一無所知。只要你不理解和相信我的話語——我告訴你真相,因為我們不是你們的敵人——你們族類就有危險。你們的敵人已經在這堣F,而你們還不知道。睜大眼睛就會發現,你們很快將有大麻煩。如果你仍不相信我之前說過的任何事,那就記住這個吧。
     Q:你為什麼認為我不相信你?
     A:我**你不相信我的感覺,儘管我就坐在你面前。這兩個小時塈琝i訴你的,是關於這個世界的絕對事實。
     Q:此刻有多少支外星種族在地球上活動?
     A:據我們所知有14族。11支從這個宇宙,2支從另一個“氣泡”,還有1支非常先進,從一個非常不同的平原(plain)來。別問我名字,因為對你們來說都無法發音,有八支甚至連我們也無法念得出來。大多數族類——特別是先進的——只是把你們當作動物研究,對你我都不甚危險,我們和其中一些一道工作。但是有三支是敵意的,包括與你們某些政府接觸,交換科技以換取銅礦和其他重要事物,從而出賣你們人類種族。在近73年間,其中兩支有敵意的外星人進行著“冷戰”,而第三支看上去在這場無義的鬥爭中“勝出”了我們預料不久的將來在你們和他們之間有場更“熱火”的戰爭(我會說在未來10-20年間),並且我們擔憂其進展。上次有一些關於第15支新族類3-4年前來地球的傳言,不過我們不知其意圖,至今也沒和他們建立起聯繫。也許傳言是錯的。
     Q:那幾個敵對的外星種族想要什麼?
     A:多種礦藏,包括為他們科技使用的銅,水(或者說是水中的氫,是高級熔合進程的能量來源),以及空氣中的某些化學元素。此外,有兩族對你們的身體感興趣——血液和組織,因為他們自己的基因結構在很差的進化和輻射中(據我們所知)造成缺陷,需要你們人類和動物完整無缺的系列,不斷修復他們自己的基因,但他們無法真正修復缺陷,因為他們和你們的DNA並不完全匹配(我們族類的基因和他們完全不同,所以他們對我們沒興趣),並且試圖在你們和他們之間通過人工授精和人造子宮製造更多相容的雜交。我們估計未來戰爭將在這三支族類之間、你們自己之間、或你們與他們其一乃至全體之間為礦藏、氫、大氣和DNA而進行的戰爭。
     Q:這是“誘拐”的原因嗎?
     A:部分是,尤其當外星人取得你們精子和卵子樣本時。有時候誘拐屬於更先進的族類,他們只是想研究你們的身體和心智(比起物理身體來,這是他們更感興趣的地方),好比你們研究基本動物一樣。像我說的,有三支外星人有敵意,這意味著他們不關心你們的命運或生命,被他們“誘拐”的人很少生還。如果有人能報告那樣的事件,我的看法是他/她沒遇到侵略性的外星種族,或者實在是太幸運而逃生了。高級“友好”的族類有時也取精卵,但出於其他原因。
     Q:你說現在地球上只有14種外星人。但為什麼目擊者描述的外星人有那麼多不同的詭異類型呢?
     A:我想我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像我說的,許多先進的外星種族有比你甚至是我更先進的精神能力(只有一個種族完全沒有這種能力),他們隨時能出現在你的心智和記憶中,誘發與他們長相完全無關的“圖像”。你們把他們記作普通人類或小灰人或甚至是極怪異的動物,因為他們想讓你們記住這些,或者有時候令你們徹底忘記遭遇的記憶。另一個例子:你只記得在一家醫院堙A幾個醫生為你在做檢查,沒再發生什麼其他事(也許直到你發現街上並沒有醫院時才會懷疑),而實際上你是在他們一個實驗室中被檢查了。在這種情況下你不能依賴頭腦。他們以不同形態出現令你混淆,並且令記得事件的所謂的誘拐證人——或那些相信他們自己記憶的人——在公眾中出醜。而他們成功了。相信我,只有14支在這個行星上,而現下只有8支誘拐人類(就我們所知)。此外,不是每個“被誘拐”的事件都是真的,而且他們報告的外星人有的只是想像或謊言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8-11 21:47 編輯

11《地底人的訊息》---爬蟲族檔第1部分
     Q:我們該怎麼保護自己抵禦心智控制的影響呢?
     A:我不知道。我估計你們不能,因為你們的心智像一本打開的書,我所知的幾乎每個族類都能進行讀寫。這是“伊洛因”自己的部分罪愆,因為他們自己創建或誤創建了(部分是有意圖的)你們的心智和意識,使之沒有真正的保護機制。如果你們意識到有人試圖操縱你們的頭腦,你們只能聚焦在猜疑上並試著分析你們的每個思緒和記憶。很重要的是:別閉上眼睛(這會導向一個不同形式的腦波,使得接入更加容易),別坐下或躺下休息。如果前幾分鐘塈A保持清醒的話,你或許能試著過濾掉腦中其他的思緒和波,要是幾分鐘內不成功,施誘者就會停止進行,因為這樣會開始傷害他/她自己的大腦。這非常困難並有某種痛苦,會傷到你,所以別試著反抗,不過卻又是你們唯一能做的可能性。你們只能和較弱的族類嘗試,而不是較強的。
     Q:“一支族類從一個非常不同的平原(plain)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A:在我向你正確解釋之前,你必須能夠理解宇宙,並且也許這對你的頭腦(包括去除了某些障礙)來說,教上幾個星期也沒有用,況且“教導”一詞我指的並不全是言語辭彙上的。我用了你們的辭彙“平原(plain)”或“層面(level)”,又是你們的字典中沒有合適的詞,並且“維度(次元)”在這堿O絕對錯誤的(即便用另一個“氣泡”也是錯誤的),因為維度無法脫離平原(plain)而存在。如果你們成為生活在另一個平原或跨越平原生活的族類,而且如果你們能更進一步,不靠科技手段就進入平原,以至於你們的身體不被已知物質形成的話,那麼你們就會成為所能想到的最有力量的生命。我提到的那支非常高級的族類在這個世界以外發展,他們實際上已經進化了數十億年。他們能夠僅靠念頭就摧毀我們所有事物。我們有史以來只接觸過他們三次,因為他們對你們行星的興趣不同於所有其他族類。他們對你我來說都是絕對無害的
     Q:戰爭開始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A:這很難回答。這取決於敵族和他們的策略。“戰爭”並不總是你們人類用其來表達的最基本的意思,“戰爭”可以在很多層面展開。一個可能性是他們通過影響政治領導人“破壞”你們的社會系統,另一個是用能夠導致地震或火山爆發等災難(包括天氣災害)的先進武器系統,在你們看來還以為是自然造成的。剛才我提到熔解銅形成的特殊場,能夠影響全球的天氣我想他們不會在人類文明衰弱之前直接打擊這個星球,即便你們有可能毀壞他們的飛行器(但不是很多),容我說,我們不能絕對確信未來真的會有一場“熱戰”。我不想過多說這個。
     Q:這是訪問的結尾。你想不想最後再說點什麼或是資訊?
     A:睜開眼睛看吧。別僅是相信你們錯誤的歷史或者你們的科學家和政客。他們中有一些人知道很多事情的真相,但是不向公眾公開以避免混亂和驚恐。我想你們族類不像我們中的一些人認為的那麼糟——遺憾地看到你們滅亡。這就是我能說的。以打開的眼睛看世界,你們就能看到——或者看不到。你們族類是無知的。
     Q:你認為有人會相信這次訪談是真實的嗎?
     A:不,但這是我社會學科的有趣實驗。我會在幾個月內再和你見面,到時候請你告訴我當我的資訊公佈出去以後都發生了什麼。
     [第1次談話結束]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8-11 21:59 編輯

【以下為2001年的第二次對話】
Q: 當你讀到這些宗教性和充斥著仇恨的評論,你會有什麽感覺?你我族類之間的關係是那麽完全否定的嗎?

A: 如果我說我對此幷不十分生氣,你是不是很驚訝?我完全預料到這樣的極端反應。對另一個族類全然否定的編程(特別是對爬蟲族)被深深植入了你們每個人的個體意識堙C這個古老的限定主幹由你們第三次文明而來,幷且從生物學上講,作為一條資訊基因組一代又一代遺傳了下去。把我們族類鑒定為黑暗勢力,是伊洛因(Illojiim)的最初意圖,他們喜歡看到自己是光明的角色——而這又是自相矛盾的,因為人類種族自己對光明又是十分敏感。要是你們期盼我做些冒犯的事的話,從某種程度上講,我猜恐怕要令你們失望了。這些隱匿的意圖幷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只是繼承了祖先的大部分。真正有點兒失望的是,你們中有很多人沒發展出特別強烈的自我良知,而這個本是能幫助你們跨越限制的。我之前說過,我們在最近幾個世紀堜M某些更原始的人類部落直接接觸過,這些部落成功打破了老的“創造程式”。他們能毫無壓力、毫無憎恨或完全拒絕地同我們會面。顯然你們現代文明中的很多個體沒有以他們自己的立場,而是被程式和宗教所左右(這也是古老的設計和伊洛因部分計畫的體現)。因此對這些評論,我會以消遣而不是憤怒來對待。這些只是確信估量我對你們固化了的思維模式的揣測。

Q: 那麽你們就不是“邪惡的族類”了?
A: 我該怎麽回答好呢?你們的思緒依然建基於一個普遍化的、簡單和完全不合宜的設計之上。簡要說好了,沒有純粹邪惡的族類。每支本星/外星種族都有善/惡的個體,即使你們也如此但沒有純粹邪惡的族類這回事。這個觀念真的是太過簡單
(這一段善惡的區分講的很好 人們似乎很習慣用簡單的方式分別善惡
而善惡只是由自我為中心 而發展出的二元的對立面
端看你從哪個角度而言
)

你們的人民從遠古時代就相信你們被期望相信的——你們的創造者為你們設定該相信的東西。每種非常聞名的族類,也是更高度發展的群體,由大量的個體意識組成(至少意識的一部分是個體的,即便意識場是相互連接的)。這些自給自足的靈魂能夠為其自由地決定善、惡的生活方式。這是依照你們人類標準來說的,同樣是仰賴個人觀點。你們未必能夠判斷一個高度發展的族類所為是正還是邪,因為你們站在一個較低的視角,而在這種視角是不可能進行評估的。你們“正”、“邪”這兩個簡單的詞語,概括了所有的趨向,而在我們的語言堙A由個體行為對比社會規範之各種陰影,有許多種概念。
甚至是那些對你們所為傾向於對立的外星種族也不是“邪惡的族類”,即使他們行事對你們族類不尊重。他們有他們自己的理由幷且幷不視自己為邪惡。你們被構造的思維模式更加線性和聚焦於他們是這樣,因而也就表現為如此。一個族類對另一個族類存在的態度自然非常大地取決於各自的思維模式,每個族類都設定自己的優先權。去區分“善”、“惡”是非常原始的,因為任何族類的生存都為很多事情力爭,你們也是一樣,哪怕是那些各種各樣最壞或最負面取向的事情。在這點上我不排斥我們族類也是這樣,因為過去有些事件我個人也是不贊成的,這些我不想在此詳述。不過這些事件沒有在以你們的時間尺度近200年內發生的。請注意下面的話:沒有絕對的好族類,也沒有絕對的壞族類,因為每支族類都是由個體組成的
真相並不存在

TOP

好久以前看過﹐但是英文的﹐看的霧煞煞﹐知道有這麼一回事。這次中文的 ﹐看得就更真確了。
從他人的眼光來看人類﹐有意思﹐也有很多值得人類自己思考的地方。真的有時感覺我們才是井底之蛙。
lbboy看樣子也是花了不少時間找資料﹐謝謝啦 ﹗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8-12 13:09 編輯

有關爬蟲人的訪談 第一篇的標題原本是寫 Dulce的安全官訪談...
不過後來找一篇更完整的 看起來 好像不是Dulce的安全官....
是一個叫 Ole K 的人做的訪談....

不過看起來雖然與Dulce 無關
不過文中提到的 爬蟲人種種 及 地下洞穴等
似乎跟Dulce book 中的內容 可以互相乎應... 如果不是互相抄襲 ..也許就或有其事了
爬蟲人 灰人 似乎是這些外星傳言中的主要人物......
值得大家觀察 觀察....

並且這篇訪談 無論真假 有些觀點也滿有意思的
我會貼出  並標色出來


下面這篇翻譯的更清楚完整
想要看全文的  可以直接 看這一篇

https://docs.google.com/Doc?doci ... N2twMm5kdw&hl=zh_TW

簡介

1998 年一位地底的年輕雌性爬蟲人到地表森林(瑞典)採集資料,無意中拜訪一位離群索居於森林小木屋的主人 E.F.,幾次的拜訪後,爬蟲人向他表露真實身分(註:爬蟲人具有誘導人類的精神力,能使人類把爬蟲人看成是正常普通的人類外表),後來 E.F 向他朋友 Ole K. 透露,並安排 Ole K. 與爬蟲人分別於 1999-12-16、2000-04-27 的兩次訪談。
..................................
..................................

前言

我保證以下內容絕對真實並非虛構。這些是我於 1999 年 12 月與一個非人類的爬蟲生物訪談的手稿之一部分。這個雌性生命體幾個月前已經聯繫了我的一個朋友(文章中以縮寫 E.F. 出現)。讓我聲明一下,我一生都對 UFO、外星人和其他詭異事件抱持懷疑態度,而當 E.F. 向我講述他第一次和那個非人類的爬蟲族(Lacerta)存在體接觸時,我想那只是個夢見或虛構的故事。我於去年 12 月 16 日在瑞典南部一個小鎮附近我朋友家偏僻房子的溫暖屋內面見這個生命體的時候,儘管我親眼見到了她不是個人類,我仍然是個懷疑論者。那次面見,她向我講述和展示了那麼多難以置信的事情,以至於我無法再拒絕她所陳述的事實和真相。這不是那種說是事實、實際上卻是編造的 UFO 檔案,我確信這份手稿有的只是真相,因此你們大家該去讀它。
............................................
............................................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8-12 23:33 編輯

示意圖
ReptilianAngelsDinoman.jpg
2010-8-12 23:31

ReptilianAngelsDrawing.jpg
2010-8-12 23:32
真相並不存在

TOP

Dulce內的﹐是爬蟲人與灰人。
瑞典的﹐與Dulce的同屬爬蟲類﹐但是不同的一支﹐兩者沒太大關連﹐我稱之為蜥蜴人。

去看了全文 (#20 的聯結)﹐非常非常的有意思﹐例如 ~ ~

以你們的時間度量衡 1946 年至 1953 年,有五次外星飛船在地面墜毀的事件。在你們稱為「羅斯威爾事件」的墜毀中,不只有一艘外星飛船捲入,而是兩艘飛船在(你們稱為)美國的西部碰撞後在不同地點墜毀的(你要知道這種特殊族類的飛船即使受損,也仍能在空中漂浮一段時間。這就解釋了墜毀地點的不同)。這次並不是第一次墜毀,但那次以後跟著又有了第二、第三次。另一艘飛船墜毀於 1946 年,確是毀得沒法用了。

解釋之前有一件事:一個高度發展的外星飛船完全墜毀,這在你們聽來的確顯得荒謬,並且又在接連很短的時間媦Y毀了很多起。作為解釋,聽起來又是同樣奇怪,卻是正確的。問題不在於駕駛本身,而在於你們行星場的方向。我們討論的族類——在這段時間還在,他們使用的是碟形飛船——推進系統採用一般的熔合法則,這點確定。不過那時有一支族類用的是場校準這種更加非傳統的方法。這種方法有很多好處,但也有壞處。抵觸場一定會以絕對正確的角度出現在地表上。這支族類在飛船上使用校準技術,因而場鎖定在地球磁場的所有點上。那時候這支族類剛來地球,他們首次著陸的著眼點在於穩定的地球磁場,想以此調校駕駛。可地球磁場並不總那麼穩定,會有循環變化並且在不順利的條件下會形成場漩渦。當這支族類駕駛飛船進入太強的場波動或漩渦中的時候,短時間內抵觸場就不再正確地校準自己,飛船就會失去控制,滑離路線。駕駛操作毫無疑問是正確的,但場波動由四面八方而來,正是由此飛船才墜毀。
1947 年的墜毀事件,我的理解是其中一艘飛船遇到了波動,場無意中連接到了他們自己的飛行總隊,於是和另一艘飛碟碰撞,造成兩者的嚴重損傷。那次磁場波動的誘因可能是氣象活動造成的電子干擾。結果兩艘飛船全部墜毀,其中一艘墜於撞擊點附近,另一艘墜於大約 100 公里遠的地方。碟內所有成員全部死亡。這種瘦殼形的碟形結構本身不十分穩定,因為並不是設計用來承受撞擊、以及在外力作用的地方飛行的。

你們軍方首先搜集到碎片,後來發現了整艘飛船以及船上人員屍體。他們當即將這件事置於「最高機密」,然後運到軍事基地進行分析和發動。這秘密的努力在於將其科技運用以對抗——對那個偉大的國家來說邪惡的敵人們。真是原始得荒謬。我相信記得——不過不想把日期說確切——介於 1949 年至 1952 年之間有一場嚴重的事故,當時對其中一艘失事飛碟做完了一些研究。以我聽到的來說(那個政府的成員告訴我們族類的),在沒作防護的情況下無意中啟動了其中一個動力元件,結果在很短的時間內——我該怎麼表達呢——環境產生出一個無法控制的漂移進入似電漿態,而另一方面,通過這個極為不幸的事故,造成普通力場翻轉進入巨大能量的磁脈衝中。你知不知道電漿磁性顛簸,當與有機體連接的時候會是什麼結果嗎?不,你怎麼會知道呢,當然不知道了。那會在場結構和生物電反饋中造成干擾。如果願意的話,
你可以想像一個人類軀體被明亮的火焰吞沒三到四天的時間。那些火焰顯然在體內,最後將身體燃至油盡燈枯。那麼,對所發生的事,你現在就有一個大概印象了吧。我想有大約 20-30 個人在那間實驗室堻Q殺。

1950 年至 1953 年有更多次墜毀發生在美國大陸水源匯集區。那些失事的飛船能夠被相對完好地復原。(1953 年那一架,我記得甚至還有一個完整的動力核心。正是依靠那個設備,你們才得以第一次看見你們自己所瞭解的全部概念都是錯的,你們對其的重建也都是不正確的,即使是今天你們也沒做對。)在頭一個場所建造了飛船的那支族類,是對你們不友善的一族,自然就擔心他們的技術被你們研究。然而他們不希望那麼早就和你們發生正面衝突,所以他們選擇外交途徑,於 1960 年代和(美國)政府建立起接觸。當然他們沒有暴露出真實意圖:銅、氫和水,而是假裝成好奇的「研究人員」,並向人們展示飛船的原理以圖換回些「好感」。頭腦簡單的你們,當然接受了…也就被騙了。你們給了他們原生礦質,給了他們隱匿場所去建立基地,給了他們進入你們國防最高機密資料的權限,給了他們存取你們 DNS(DNA?)的權力,還有更多——而所有一切都只是為了平息你們對權力和情報的貪婪。外星族類們當然很快就意識到了你們是頭腦簡單的生物,於是把關於他們科技假的、劣等的資訊給你們,從而獲得遠遠超過同你們族類合作所得到的東西。舉個例子,他們給你們的資訊是(飛碟)動力只能用高原子序列的不穩定元素去建構,但他們卻保留了資訊——場動力能夠用各種修正去建構,用低原子序列的穩定元素也是可以的,並且這才是通常的方式。通過這種一半的事實,他們使你們依賴於合成高階元素,繼而被他們自己的科技所更新。他們幫你們建設 UFO 的路線是這樣的:解決老問題,新問題馬上跟著就產生。他們沒告訴過你們全部事實,卻一遍又一遍用聰明的謊言欺騙,之後就會造成技術難題——而使得你們不得不依賴他們。

在 20 世紀 70 年代末和 80 年代初,有很多事件最終歸納為外星族類和你們的政府——我不想說得過細,因為有很多我也沒完全的把握。來龍去脈所有事情中有些是新的,或更好地說,是你們將自建的飛船偽裝,在野外測試飛行導致部分失敗之老的技術問題。因為此,保密功能受到威脅。你們的軍方和政客,非常非常緩慢地——在 20 多年以後得出結論,自己被那外星族類騙了。雙方大量的不和諧以及超越限度的談判最終導致你們與外星族類的口角,後來達到頂點的事情是,三架外星飛行物體起飛穿越了一個特殊的——你們怎麼叫?——EMP(電磁脈衝)武器,而軍方小規模打擊了他們其中一個地下設施(道西戰爭﹖)結果是,外星人收回了與你們的所有聯繫,並且可想而知對你們族類抱有憤怒。所以,我看著對你們懷有敵意的三支族類當中的外星人,而與此同時另外兩支正忙於自己的事務,在他們中發動在行星上的冷戰。你們的「老朋友」和合作夥伴正為自己做準備,以最終絕對支配原生礦質和人類的 DNS(DNA?)。此刻他們可能尚缺乏直接達到他們目的之技術可能性和足夠的力量。除了這些,我們預料他們的負面行為——恐怕是更微妙的——會在未來幾年或幾十年內對抗你們。

Q:那麼另一支外星人對這種類似戰爭的行為不管不顧嗎?特別應該是更加高度發展外星人的某些事務。

A:你錯了。越高度發展的外星人對你們的命運就越不關心。你們對他們來說是動物,在一座巨大實驗室堛滌坁哄C可理解的是,其他外星族類對你們的干擾會攪亂他們的計劃,不過我不認為他們為此會與那些族類對質。他們中的許多也許會找另一顆實驗行星,或在一段很長的時間跨度內研究你們的行為和你們的意識/知曉,因為危機境況吸引他們的研究。當你們正觀察螞蟻丘的時候,另一個人走過來踩了上去,你會做什麼?你繼續走你的路,或者去找另一個蟻丘,又或者繼續觀察蟻丘的危機。即便你們比踩蟻丘的人要塊大和強壯,又會不會為螞蟻捍衛呢?不會。你們以自己以為的觀念設想高等外星人。你們是螞蟻,別盼望著他們的幫助。

當你們的老搭檔們開始明顯集結行動的時候,我們當然也會找人幫忙。那個人類政府(指美國)中的很多成員都完全知道我們的存在——部分是出於舊式宗教的基礎。例如,首都(紐約)有一座部分半地下的建築,那完全是提供我們族類的,並且有一部電梯井直接通往地下系統。在這幢建築堙A部分會議曾經並一直在我們與人類之間召開。我們在最近幾年給你們傳遞了資訊,就我所知,我們會盡可能保持自己遠離衝突。你們得學會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或者變得足夠智慧不再造成這樣的情形。誰會來並且站到你們一邊,只有時間能夠證明。我實在不想作出任何暗示。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8-13 13:33 編輯

看起來這些故事 有些部分還是連的起來的

這邊有幾段 好像跟Dulce base 有關的影片
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offlimits/esp_offlimits_video.htm

dulce_alien.jpg
2010-8-13 13:28
真相並不存在

TOP

地下基地的 鑽頭機具 的說明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0BCT4lJsX0&feature=related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0-8-14 11:02 編輯

不是很確定﹐印象中左邊影片是俄國的﹐右邊影片說是被俘的外星人﹐兩者都不太可能是道西的﹐道西是外星人的地盤﹐在那裡只有他們在修理人類﹐人類是不可像影片裡的倒過來擺布他們。

倒是那個聯結Dulce Laboratories﹐是傳說中的道西安全官Castello偷拍的影片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剛開始聽到Dulce戰爭 人類大戰外星人 的故事
覺得像在拍電影

不過看過 依些來自不同人的說法 都有一些一致性
不得不讓人嚴肅看待

菲爾.施耐德(Phil. Schneider)
前政府工程師,涉及地下基地建設工作。他是1979年發生在地下基地的情報人員和軍隊與高大的灰人戰鬥中的三個倖存者其中的一個
1996年1月,他被發現死在他的公寓,鋼絲仍然纏在他的脖子上

Thomas Edwin
Dulce基地 安管官員 Castello死亡(或失蹤)
他的太太及兩個小孩﹐在他未來得及聯絡前﹐都失蹤了
真相並不存在

TOP

剛開始聽到Dulce戰爭 人類大戰外星人 的故事
覺得像在拍電影
剛開始聽到Dulce戰爭 人類大戰外星人 的故事
覺得像在拍電影
我一開始也認為怎麼有可能這種 DULCE 的war....but 似乎是有那麼一回事

TOP

這項事件姑且不論其真實性
但是卻有多種不同角度切入的版本
有爬蟲人的 ,    人類軍方的  ,  星際外星高靈方的
但幾乎大同小異
但可以確定的是      美國的龐大地下網路基地是確實存在並且運作中

TOP

我是澳門的 真的很謝各位能找這么多出來!!!!!!!!!

TOP

英國前軍情六處特工James的報告:外星人地下基、失踪兒童、以及人類的命運

“我這樣做有很多理由,真相必須公開出來,我要保護我的家人和我自己。如果以後我們當中任何人提早地死去,只會給我所說的一切增加更多的信譽。因此,我以下所論及的事可以成為我們的保護。” ——James Casbolt

“下面所述可能顯得過火,或者完全令人難以置信。但無論如何是不容易輕忽的,首先James有重要的文件提供給我們,那表示有人不希望它被廣泛地傳播。其次,James本人也受到騷擾,而它的工作和他早些時候的一些說法,全球情報界是隱藏著許多世界上的毒品貿易,也基本上得到證實。最後,問問自己聖經裡的先知們是否已經在他們的異象裡看見“外星人”了?也許他們會不會稱它為“魔鬼”或“他們自己的監察者”?但是無論你叫他們魔鬼或外星人,你都應該以開放的心態去審視。在新世界秩序與許多外星黑暗勢力或惡魔勾結在一起的情況下,人類命運很可能受到威脅。” ——埃德



【英國前軍情六處特工James Casbolt於2006年7月4日的報告:】



在我上篇文章提到了軍情六處是全球毒品交易的領主之後,現在我必須討論情報界正用販毒來的錢用於何處的完整的畫面。我這樣做有很多理由,真相必須公開出來,我要保護我的家人和我自己。如果以後我們當中任何人提早地死去,只會給我所說的一切增加更多的信譽。因此,我以下所論及的事可以成為我們的保護。



自從我上篇文章公開揭露以來政府就增加了對我的騷擾和監視,我相信我的行動已成為一個威脅國家安全的大麻煩。我的生命受到威脅,有人在酒店我的房間對面偷拍我,用高科技遠程攝像頭,使用藍色激光,我的電話和我女朋友的母親的電話被竊聽,我的信息資料被侵入,多個網站的電子郵件被政府阻截。我相信這是因為我在先前洩露最高的絕密計劃,我把這個計劃文章詳細信息歸類,而情報人員販運毒品是唯一的秘密文件。



我的名字是James Casbolt,1995年至1999年,我曾摻和進英國軍情六處和愛爾蘭共和軍在倫敦的秘密可卡因販運活動。我父親Peter Casbolt也是軍情六處的,他曾參與和1993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和羅馬黑手黨的秘密可卡因和海洛因的販運活動。全球毒品貿易的運行由全球情報界合作,共同經營(英國軍情六處,美國中央情報局,摩薩德等),每年至少獲得約5000億美元。它超過全球的石油貿易。軍情六處控制了世界上許多其他情報機構。軍情六處於1947年創建美國中央情報局,他們直到今天仍然被軍情六處控制控制著。這個黑色的販毒金資,軍情六處/中央情報局(MI6/CIA)非正當的資金被用於資助政府和軍隊最重要的絕密計劃。


這些計劃包括運作一個龐大的全球UFO真相掩蓋體系,以及建立和維護深層地下軍事基地(秘密地)。世界各地有許多這些基地,但這裡只是少部分的一個清單。

1——在新墨西哥州的杜爾塞基地(Dulce 道西基地)
2——在威爾士的Brecon Beacons
3——在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
4——在澳大利亞的松樹峽
5——在澳大利亞的雪山
6——在非洲的林羚山脈
7——在非洲西部的Kindu
8——埃及與利比亞的邊界
9——在瑞士的勃朗峰
10——在斯堪的納維亞的納爾維克
11——在瑞典的哥特蘭島


和其他許多地方......。這些項目正在秘密運作,由一個國際理事機構連接到聯合國。全世界至少有1400個這樣的秘密設施,其中131個在美國,到目前為止每年建造2個基地。基地平均深度四和四分之一英里的地下(部分較淺和一些更深),而基地的規模平均有一個中型城市那麼大。每個秘密基地的建設成本在17至26億美元,費用是由軍情六處/中央情報局的毒品金錢資助。每個地下基地員工10000到18000人。它用核動力掘進機來鑽挖地下,它鑽通岩石並以驚人的速度融化岩石和表面,形成一個周圍邊緣像光滑的玻璃表面一樣的隧道。



5月20日我通過第三方親自從美國國家安全局(國土安全部)成員那裡獲得信息。我希望保護這個人的身份因此我暫且稱他為“G”,這是第一次這方面的資料被公開。



G是在80年代末與美國國家安全局為轉包合同關係,為國家安全局工作至1992年。他是一位資深的美國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地下基地的電器工程師。 G也曾任職於在新墨西哥州的Alamo Gordo秘密地下基地和在夏威夷的地下基地。他說,洛斯阿拉莫斯基地深入地下兩英里,是一個小城市的規模。在那裡他見過一長排的被關在籠子裡的人類,和高大的灰人,以及一個像爬蟲的外星人。 G說國家安全局是非常無情地對待所有分包商,和人們在非常艱難嚴酷的條件下工作。

據G的透露美國聯邦政府,美國空軍和美國能源部(能源部門)都在他曾工作過的夏威夷基地秘密運作。這個基地深入地下兩英里,一直延伸到太平洋了。正是在這裡,三個非常高大,肌肉發達,看起來像人類的北歐特徵的人(根據G的說法那是爬蟲類/人的混血種,因為他們眼睛的瞳孔會轉移為垂直的縫)沿高速公路追逐他,威脅要殺死他,因為他聽到他們一塊談論一些高科技的秘密。因為這些經驗可以理解G在精神上無疑是傷痕累累,不喜歡和人談論他們的事。



從這個來源我還被告知,6月份將有大量的由HAARP工程製造的對美國西海岸的地震,而秘密基地的人都已開始疏散,5月23日關閉。這是百分之百的準確的因為在6月21日到28日期間在美國西海岸至少錄得400次地震(較輕級別的)。這一切信息我張貼在網絡論壇上但在1小時內就被黑被刪除了
真相並不存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