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1-9-19 05:04 編輯


爬蟲人訪談已經第二部分翻譯了,後面說了羅斯威爾和空間物理等事,版主的還沒刊登完畢啊我的手機堶惚O存了一份
一直在烦恼我是什么。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1-9-19 07:15 編輯

爬蟲族檔案IIThe Lacerta File II
英文翻譯:道格巴厘許(Doug Parrish
簡體中譯:天雲
轉碼正體及辭彙修訂:Scorpion

這篇譯文為道格巴厘許(Doug Parrish)版權所有(c)2000 在全部陳述未經更改的情況下可以全文、而不是部分被印發。 譯者對譯文保留所有權利。


前言
我再次重申以下文章絕對真實非虛構。 我在2000 4 27 日與爬蟲生物「勒斯塔」第二次訪談過程中,用收錄機錄製了三卷原始錄音帶。 應勒斯塔要求,31 頁原始文稿中的問答經修訂和縮減,一些問題部分濃縮或作了校正,但保證可以擷取出訊息和重要性。 訪談這部分中沒有完全提及或部分提及的,主要涉及個人事務,超常示範,爬蟲族的社會系統以及外星科技及物理。

第二次會見日期和時間的變更可能是公佈第一份手稿後,出於我個人的觀察和監督。 儘管勒斯塔建議我保持身份隱匿而我也做了所有嘗試,可在檔公佈後僅兩天,各種不同的事件還是發生了。 請別把我想成妄想狂,不過我相信訪談的公佈吸引了官方或某組織的注意。 直到那時我還是認為,相信自己跟從理解了該陳述的那些人只不過都是說笑者而已。

不過自從一月的事件發生以來,我開始轉變了看法。 這開始於我家電話好幾個小時的失靈。 當恢復以後我打電話時,堶接o出靜靜的回聲、奇怪的敲擊聲和呼呼聲。 從表面上找不出什麼毛病。 整個晚上,我電腦上的重要資料都從硬碟消失了。 檢測程式報告「有缺陷磁區」,而極為奇怪的是,涉及到的只是插圖和訪談的全部文字材料。

這些「缺陷磁區」還包括了我實地研究的一種超自然現象材料(所幸的是軟碟中留有備份)。 此外,我純偶然地在一個隱藏目錄中發現了一些隱藏資料。 目錄和資料名為「E72UJ」。 我一個電腦專家朋友對這個名稱毫不知曉,當我要給他看的時候,目錄卻消失了。 一天晚上,我寓所的門大開著,電視也開著——而我絕對確定自己已經關上了電視。

一輛有英國標識和印有全歐超市連鎖字樣的小型貨車停在我房門前。 我注意到有好幾次這輛車保持一定距離跟在我車後面,即使當我開到65 公里以外的XXXXX 小鎮時也是如此。 返回的時候,那輛車又一次在街對面出現了。 我從沒看到有人進出那輛車。 敲它的門和有色車窗沒任何回應。

大約兩周後,小貨車消失了。 當我向EF 本人談起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建議我更改會面的日期和時間以確保我和勒斯特的安全。 訪談在2000 4 27 日進行,在另一個隔離的地點。 據我推定不會被觀察到。

再一次,所有這些聽起來似乎都是古怪和妄想,像一部廉價科學虛構電影堛漱蛪Q一樣。 不過,我只能再次重申並向讀者保證:所有這些都是沒有摻假的真實的事情。 信不信由你。 這些事發生了,並且還會繼續發生。 直到一切都太晚前。 我們的文明正處於危險中。

再會。

Ole. K.   2000 5 3



訪談手稿(縮減版本)日期: 2000 4 27
[Ole. K. 的評論:這次的會談,從我通過信賴的朋友分發第一次訪談記錄而收到匿名讀者對各個問題的觀點和評價的來信開始。 其中一些觀點——總計有超過14 ——包括了從根本的宗教性、到狂熱地想要與爬蟲族建立接觸這種傾向的評論。 有些短語像「地獄的僕人」或「邪惡的族類」出現。 在這塈琱ㄦQ過多描述,因為我不想進一步傳遞任何錯誤和激進的思想。 ]


Q:當你讀到這些宗教性和充斥著仇恨的評論,你會有什麼感覺? 你我族類之間的關係是那麼完全否定的嗎?

A:如果我說我對此並不十分生氣,你是不是很驚訝? 我完全預料到這樣的極端反應。 對另一個族類全然否定的編程(特別是對爬蟲族)被深深植入了你們每個人的個體意識堙C 這個古老的限定主幹由你們第三次文明而來,並且從生物學上講,作為一條訊息基因組一代又一代遺傳了下去。

把我們族類鑒定為黑暗勢力,是伊洛因(Illojiim)的最初意圖,他們喜歡看到自己是光明的角色——而這又是自相矛盾的,因為人類種族自己對光明又是十分敏感。 要是你們期盼我做些冒犯的事的話,從某種程度上講,我猜恐怕要令你們失望了。 這些隱匿的意圖並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只是繼承了祖先的大部分。

真正有點兒失望的是,你們中有很多人沒發展出特別強烈的自我良知,而這個本是能幫助你們跨越限制的。 我之前說過,我們在最近幾個世紀堜M某些更原始的人類部落直接接觸過,這些部落成功打破了老的「創造程式」。 他們能毫無壓力、毫無憎恨或完全拒絕地同我們會面。

顯然你們現代文明中的很多個體沒有以他們自己的立場,而是被程式和宗教所左右(這也是古老的設計和伊洛因部分計畫的體現)。 因此對這些評論,我會以消遣而不是憤怒來對待。 這些只是很大程度地確信我對你們固化了的思維模式的揣測。  


Q:那麼你們就不是「邪惡的族類」了?

A:我該怎麼回答好呢? 你們的思緒依然建基於一個普遍化的、簡單和完全不合宜的設計之上。 簡要說好了,沒有純粹邪惡的族類。 每支本星/外星種族都有善/惡的個體,即使你們也如此。 但沒有純粹邪惡的族類這回事。 這個觀念真的是太過簡單。 你們的人民從遠古時代就相信你們被期望相信的——你們的創造者為你們設定該相信的東西。

每種非常聞名的族類,也是更高度發展的群體,由大量的個體意識組成(至少意識的一部分是個體的,即便意識場是相互連接的)。 這些自給自足的靈魂能夠為其自由地決定善、惡的生活方式。 這是依照你們人類標準來說的,同樣是仰賴個人觀點。

你們未必能夠判斷一個高度發展的族類所為是正還是邪,因為你們站在一個較低的視角,而在這種視角是不可能進行評估的。 你們「正」、「邪」這兩個簡單的詞語,概括了所有的趨向,而在我們的語言堙A由個體行為對比社會規範之各種陰影,有許多種概念。

甚至是那些對你們所為傾向於對立的外星種族也不是「邪惡的族類」,即使他們行事對你們族類不尊重。 他們有他們自己的理由,並且並不視自己為邪惡。 你們被構造的思維模式更加線性和聚焦於他們是這樣,因而也就表現為如此。 一個族類對另一個族類存在的態度自然非常大地取決於各自的思維模式,每個族類都設定自己的優先權。

去區分「善」、「惡」是非常原始的,因為任何族類的生存都為很多事情力爭,你們也是一樣,哪怕是那些各種各樣最壞或最負面取向的事情。 在這點上我不排斥我們族類也是這樣,因為過去有些事件我個人也是不贊成的,這些我不想在此詳述。 不過這些事件沒有在以你們的時間尺度近200 年內發生的。

請注意下面的話:沒有絕對的好族類,也沒有絕對的壞族類,因為每支族類都是由個體組成的。


Q:在我收到的信件中,有問題問你能否細述一些上次提到的高等物理。 很多人說,你的話沒意義。 比如,UFO 是怎麼運行的,怎麼飛的,怎麼執行操縱的?
A:我應該向大眾解釋這個嗎? 根本不是那麼簡單的。 讓我想一下。 我總得用很簡單的話向你們講明白更高等科學的基本原理。 我試著這麼講好了:你們得清楚幾個基本事實。 首先你們得分開物理世界的概念,因為每種存在都由不同層面構成,通俗地說它包括物質幻像和其場域空間(Feldraum)的影響範圍。

某些物理條件僅與物質領域(如「具體化」)有關,其他更複雜的條件則聯繫到物質世界的場域空間。 你們對物理世界的概念是基於一個簡單的物質幻像基礎上的。 該幻像再度細分成三種初級的或基本的物質。 另有第四種非常重要的條件同樣存在,而你們並未重視它。 它是場域空間或電漿場的邊界。

對你們來說,被控制的變形、物質頻率的振動提升,以及這第四種物質聚集狀態的穩定存在,這幾種理論不為你們熟悉、或你們只在很原始水準上的瞭解(插一句,有物質的第五種狀態,是「後電漿態[post-plasma state]」但太過超前而只會混淆你們。此外,作為基礎理論的瞭解也是不必要的,它與你們描述為超自然的多種現象有關)。

現在回到重點:電漿(譯注:Plasma,是一種由自由電子和帶電離子為主要成分的物質形態,廣泛存在於宇宙中,常被視為是物質的第四態,被稱為電漿態,或者「超氣態」。電漿體具有很高的電導率,與電磁場存在極強的耦合作用)我並不是指「熱空氣」——通常被你們簡化的概念——而是物質的更高聚集狀態。

物質的電漿態是物質的特殊形式,介於真實存在和場域空間之間。 那就是,當物質被「推擠[pushed or shoved]」時,會造成質量的完全喪失或以不同形式的能量增長。

物質的第四種狀態對某些物理條件來說非常重要,這些條件能用在例如我該怎麼跟你表達呢啟動反重力(這是一個奇怪的人類辭彙,並不十分確切,但這麼用你應該理解)。 本質上來說,在真實的物理世界堙A沒有所謂正負兩極的力,而只有在不同層次上的單一巨大的統一力,及「與觀察者相依的反射行為」。 通過反重力和不同層次間的重力取代,一個人能夠,例如,將物體漂浮。

這個理論被我們和外星族類部分採用為UFO 的推進力。 你們人類在一個原始的程度上應用這一個簡單的法則,為你們軍方的秘密計畫服務,但由於你們多多少少竊取了這種科技(後來被外星族類有意造假傳授給你們),你們缺乏真正物理上的理解。 結果是,你們不得不困擾於你們製造的UFO 之不穩定和輻射問題。 以我瞭解到的訊息來說,已經有大量的人們死亡于強輻射和場干擾。

你難道不同意,這也是一個「正」、「邪」的例子嗎? 你們同不瞭解的力量玩遊戲,因而接受你們自己族類同僚之死,因為他們死於一個更大的原因,意即為了科技的進步,結果又是為了戰爭服務,也就是追求負面。 現在,一個人可以作出對你有利的判決,只有最少數的人類知道這些外星人的計畫——如你們所闡釋的——最高機密。

對這些科技,你們被告知,使用的基本物質元素序數或等級次序越高,成功條件就越簡單,但這只是部分正確。 如果你們不能包圍好這種力量,就最好不要嘗試。 可你們卻總是忽視,將其置於腦後,玩弄自己尚不理解的力量。 怎麼會變成這樣了呢?

還記得銅熔合嗎? 依靠與感應輻射場在正確的角度的波動,銅會和其他元素熔合(物質幻像被熔合,不同的場在場域空間中的彼此重疊,但主要的力場將在那過程反射,出現一個類似正負兩極的狀態)。 產生的連接和場因為不能在一般條件下穩定,因而不適合來應用。 結果是,整個場的光譜偏移至一個更高的類似電漿狀態,由此,光譜連同這個粗糙的偏移,移轉到力場極性相反的一端——這堨庰不正確——這力場變得類似於重力偏移。

這個偏移造成一個相互排斥的兩極力的「傾斜」,而這兩極力此刻不再流向力場內部,而是部分流向力場外部。 結果是內部分層反射力場,非常難於利用某些技術邊界來調節其自身特性。 不過它還是能執行很多工,比如使厚重的飛行物體漂浮調動。 同樣能在電磁輻射領域發揮偽裝的作用,以及操縱短暫的時間次序——實際上是非常短的跨度——還有一些其他的事。

你熟悉你們的「量子隧道效應」嗎? 如果場平面的頻率和距離足夠高的話,即便是真實物質中的振幅等化也在能在這種場中達成。 不幸的是,所有我用你們的話解釋給你聽的都太過粗糙原始而顯得古怪和無法理解,但這樣簡單的闡釋也許會為你們的理解幫點小忙。 不過同樣地,也許幫不了什麼。


Q:有沒有超常力量的科學證實,比如你們思想的力量?
A:有的。 為了解釋這點,一個人必須得承認場域空間(Feldraum)在物理上的真實存在。 我來試試看稍等你將要把自己的頭腦從物理幻像中脫離出來而看到宇宙的真實性質了。 不過充其量對你們這還是一個側面的表相而已。 想像一下這堜狾釭漯娃銵A你,桌子,鉛筆,這套技術設備,這張紙——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存在,而只是場振動及能量聚集的結果。 你所能看到的所有物質,宇宙中的每個生物,每顆行星,及位於主力場的場域空間內都有一個「同等的資訊與能量」(information-energy equivalent——(事物的)總體層面(level)。

現在,不只有一個層面,而是很多個。 上次我提到高度發展的外星族類能夠改變層面(這完全不同於簡單的「氣泡」轉換,因為氣泡只是每一層面的一個部分)。 明白嗎? 你們所稱的維度,是單獨某個氣泡的一部分,而氣泡群或宇宙泡沫是層面的一部分,層面是場域空間中的層,場域空間扮演著單一物理尺寸的能力,它是永恆的;它由數不清的資訊能量層和一般層面構成。 在場域空間內沒有無效的層面,所有的都相同,但是依靠它們的能量狀況而分離。 我注意到已經把你搞糊塗了,我想就此打住吧。


Q:不,還請繼續。 有形的超自然力是如何發生的?
A:好吧,讓我簡化些。 同樣並不完全是正確的,用這種方式說好了:(宇宙)實際的物質在場域空間(Feldraum)內,作為一個伴有清晰層的場域被鏡像。 這些層包含了資訊,例如,關於物質的簡單結構或弦之頻率。 但在物質的發展中還有一個儲存的資訊填塞物。

你對你們人類「形態發生場(morphogenetic fields)」這個概念熟悉嗎? 層的一個部分可以被這樣指定。 現在,還有另一個中間層,遺憾的是你們沒有概念,因為這個理論在人們的思想中非同一般。 讓我們叫它「超層(para-layer)」吧,因為這個層主要負責你們稱為 SI、超自然和在你們原始科學界限以外的每樣事物。 這個「超層」位於物質層和場域空間內某個場的形態發生層之間。 它能使兩者結合。

比如你們的身體,就是作為場域空間(Feldraum)內的一個場被鏡像。 那倒不是說它不存在於這——像血、肉、骨——以事件之弦或原子的形式。 但僅限於此。 存在總是二元性的。 場中的一些層包含你們身體中固體物質的簡單資訊和它的頻率,而另一些層包含你們的精神、意識、或者以人類的宗教觀點來稱,靈魂。

在這堙A覺查或自覺(Awareness or consciousness)是一個簡單的能量矩陣,分割進入場域空間內你們的場之不同的層——不多不少正好。 真正的覺查同樣可以在物質層面存在,但只能以「後電漿(post-plasma)」(第五種物質)的形式。 借助必要的物理知識和傳遞技術,覺查或自覺矩陣,即靈魂,同樣能從這個靜止場中被分離出來。

它能夠任其移動,且以一種自給自足的形式相當長時間持續存在。 它有個玄妙的名字叫「靈魂掠奪(soul robbing)」。 不過首先,我們在這堸Q論的是科學,不是魔術或黑暗之力。

[Ole. K. 的注釋:「靈魂掠奪(soul robbing)」一詞,在一個基本的宗教引發的評論堻Q提及與爬蟲族有關。 ]

回到你的問題:精神力量強的族類能依靠他們的覺查或自覺場直接影響「超層」。 現在該層不只是受限於個體,而是普遍資訊層的一部分——你們或許會稱之為共有靈魂(community souls——連接所有生氣勃勃和死氣沈沈的物質以及所有存在於這個主要層面上的意識。 這些能力的誘因從生物學上講,位於物質這一邊,順便提一句,腦下垂體是發動頻率以激化對場域空間之控制的位置。 即使是你們人,理論上也能做到。 然而在這些事情上你們卻被牢牢地被你們的創造者封閉住了。


如我所言,超層能夠連接意識心智和物質。 比如,如果我想再度利用我的精神能力移動這根鉛筆,那麼簡單來說,我在心智中設想我的覺查/自覺如何能夠在物質這一邊、以「後電漿」的形式將自身擴展/放大增強到鉛筆上。 在場域空間堙A這引起從覺查/自覺層到超層的一個同步進行的自動命令,去結合鉛筆的物質層。 由於超層不被形體所限制,所以鉛筆躺在那堣]不算問題,即使不移動我的物理身體,我也能準確地抓到它。 後電漿體在這邊,超層在另一邊。 我已經控制住了鉛筆,交感作用將鉛筆的物質場帶到它移動進入哪一個,就會將形式改變到哪里的點上。

[Ole K.的注釋:我證實這奡ㄗ鴘漕漁盚]筆此時突然跳到20 公分高的空中,然後落到桌子上。 錄音帶堨i以清楚地聽到這個聲音。 顯然沒有人碰到鉛筆。 ]


Q:太不可思議了。 用那個都能做出什麼樣的超常行為?

A:什麼都行。 所有你們叫作超常行為的。 像我說的,這個特別的層處在場域空間內,介於形態發生層(morphogenetic)和物質層之間,能連結兩邊的聯繫。 這就是說,它能連接上固態物質和心智或精神資訊,從而達成任何遙動和心靈感應這類事。

與另一個意識/知曉(consciousness/awareness)的「連接吸收」,通常從物質的簡單影響過程中被分離,因為不同的意識/知曉伴隨不同的振動一道工作。 一個意識/知曉送出或傾聽,在實現任何存取前,必須首先準確地適應自己與其他心智。 大多數族類同樣有可能封鎖住外來的存取,但你們人類不行。

以下是奏效的:超能力越強的族類,適應和存取他們就越簡單。 我們的能力尚未發展強大,因此首先我們要明確學習外來心智的影響,以圖應用我們的(例如)模仿——實際上在你們人類心智中這是非常簡單的事,那是由於你們被植入了開關的緣故。

某些這種能力可以部分遺傳。 我們族類的母親和孩子在頭幾個月媟ХT地調諧——一部分時間是在孕婦肚內的卵中——以心靈感應交流。 例如為了影響你們人類,我們需要一定的時間練習。 雖然你們(在這方面)結構簡單,我們仍是被禁止的這麼作。

比如我們族類的成年人在「啟迪」階段之前不能上到地表(那個術語和其他事情比如全部體力,是同義的)。 在能力沒有全部發展完善的情況下,被你們發現的危險是很大的。 順帶提一句,當然有大量的秘密教導可以教給人們學會這些能力,但我對其毫無所知。

當一個外星人想施加影響時,就需有一些有效的步驟,是被其他外星種族設置在行動堛滿C 首先最重要的是,必須能感覺到一個外來的振動,一些通常是被大腦自動完成的振動。 其一是場振動,其二是在這堨興W空間(物質空間)的准電子腦波。

這不特別難。 那之後,對另一個意識/知曉的心智,通過表現後電漿進行簡單的探測,場域空間遂起作用並形成連接。 現在該人能夠從前者讀出資訊,並將想要的資訊記錄在確切位置上。

你上次問我,你們有沒有機會保護自己免於這種影響,我告訴你,只有一個清醒並集中的心智才可能有機會抵擋得住。 在這種心智狀態下,振動改變非常突然而使得接入變得困難,更準確講,會變成反彈傷害。 可你們要是閉起了眼睛,場就會變得「扁平」,外來對心智的存取就會毫無拘束變得立即可能。

你們要是對抗的是高度發達族類的話,就根本沒有機會擺脫。 他們能夠在你們做出改變之前更快地調整振動。 我可以在你身上驗證這點,但上次你真是被嚇到又迷糊了,所以我只解釋給你聽就好了。

這個解釋恐怕會讓你們聽起來像——深奧、從神秘或從魔法中來一樣。 那僅僅是因為你們缺少看到其背後原因的基本領會。 所有超自然現象都有純科學的緣起。 跟超現實的力量毫無關係。 我們是由這類知識長大的,我們知道一個人如何使用這些力,以及這些力都是從哪兒來。 我們通曉理論和實踐,而你們則否。 因而,你們確實不知道世界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只看到存在的一面,而看不到另一面(我指的兩面都是物理的)。

任何超自然的東西都是二元的,存在於物質居於其中的空間堙A也存在於場域空間堙C 作為解釋只能是去接受後者,因為場域空間才是根本。 我希望科學問題到此為止,因為你實在沒能抓到邊兒。 我們有點在浪費寶貴的時間。


Q:只有一個問題了。 去年(1999 年)12 月份我們見面時,你明確表示不想討論科學和超自然的議題。 怎麼現在又放開了?
A:上次我看到沒必要讓你承載過多關於這類的事實(現在你顯然超負荷了)。 所以我選擇只提到這類議題的週邊。 不過顯然我今天的成績是讓你思考你們的世界了,還不太壞。 順便說一句,你們的科學家傾向于將我的評論視為「欺騙」。 所以我看這個資訊大範圍傳出去沒什麼大的危險。 沒人會過多關注它。

還有,把我刻畫為「邪惡生物」的人們有其超自然的力量和魔法之基本信仰——而這兩樣都是不存在的。 沒有魔法,只有高度發展的科技,任何你們標識為「魔法」的事物都只是科學的一部分。 如果你們能理解,就會往前邁進一步。 我對這個議題的放開就到此為止。 請問其他問題吧。


Q:好的。 我們說說UFO 吧。 你能說說我們政府是如何佔有UFO 的材料並將其用在啟動自己專案上的嗎? 和「羅斯威爾事件」有沒有關係?
譯注:1947 7 3 日,在罕見的大雷雨夜晚後,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羅斯威爾(Rowell)附近,農夫布萊索(William Brazil)在他的農場發現遍佈滿地的金屬碎片。隔幾日在距農場西邊五公里的荒地上,一位工程師葛拉第(Grady)發現一架金屬碟形物的殘骸,直徑約九公尺碟形物裂開,有好幾個屍體分散在碟形物堶惜峊~面地上。這些屍體體型非常瘦小,身長僅100 130 公分,體重只有18 公斤,無毛髮、大頭、大眼、小嘴巴,穿整件的緊身灰色制服。

軍方發佈一篇新聞稿,於七月九日當地以頭條新聞刊載,宣稱空軍軍方發現飛碟。但是在六小時後,軍方急忙安排一個記者招待會,聲明根本沒有飛碟這回事。墜毀的物體只不過是帶著雷達反應器的氣象氣球而已。由於事出突然,使大眾懷疑其中是否有隱情。每個人都相信氣象氣球的說法是經過修正後的聲明,遂成為五十年來,懸而未決的「羅斯威爾事件」。

雖然有幾百人曾參與或可以提出證據證明「羅斯威爾事件」的真實性,但是由於官方資料已毀,政府當然不能承認這個事件的真實性。因此五角大廈始終以蒙古人計畫( Mogul Project——當年一枚氣球墜落地面所遺留的殘骸,來掩飾羅斯威爾事件。雖然美國官方不能確認其真實性,但是民間曾研究該案的所有人士,卻都深信不疑。)

A:是的,但那次事件不是第一個。 我不是歷史學家,我研究的只是你們當前的行為,所以我對你們那些歷史事件的知識恐怕有限。 我會試著給你解釋發生在那個時期我所知道的那些事情。 給我點時間想一下。 以你們的時間度量衡1946 年至1953 年,有五次外星飛船在地面墜毀的事件。

在你們稱為「羅斯威爾事件」的墜毀中,不只有一艘外星飛船捲入,而是兩艘飛船在(你們稱為)美國的西部碰撞後在不同地點墜毀的(你要知道這種特殊族類的飛船即使受損,也仍能在空中漂浮一段時間。這就解釋了墜毀地點的不同)。 這次並不是第一次墜毀,但那次以後跟著又有了第二、第三次。 另一艘飛船墜毀於1946 年,確是毀得沒法用了。

解釋之前有一件事:一個高度發展的外星飛船完全墜毀,這在你們聽來的確顯得荒謬,並且又在接連很短的時間媦Y毀了很多起。 作為解釋,聽起來又是同樣奇怪,卻是正確的。 問題不在於駕駛本身,而在於你們行星場的方向。 我們討論的族類——在這段時間還在,他們使用的是碟形飛船——推進系統採用一般的熔合法則,這點確定。

不過那時有一支族類用的是場校準這種更加非傳統的方法。 這種方法有很多好處,但也有壞處。 抵觸場一定會以絕對正確的角度出現在地表上。 這支族類在飛船上使用校準技術,因而場鎖定在地球磁場的所有點上。 那時候這支族類剛來地球,他們首次著陸的著眼點在於穩定的地球磁場,想以此調校駕駛。 可地球磁場並不總那麼穩定,會有迴圈變化並且在不順利的條件下會形成場漩渦。

當這支族類駕駛飛船進入太強的場波動或漩渦中的時候,短時間內抵觸場就不再正確地校準自己,飛船就會失去控制,滑離路線。 駕駛操作毫無疑問是正確的,但場波動由四面八方而來,正是由此飛船才墜毀。 1947 年的墜毀事件,我的理解是其中一艘飛船遇到了波動,場無意中連接到了他們自己的飛行總隊,於是和另一艘飛碟碰撞,造成兩者的嚴重損傷。

那次磁場波動的誘因可能是氣象活動造成的電子干擾。 結果兩艘飛船全部墜毀,其中一艘墜於撞擊點附近,另一艘墜於大約100 公里遠的地方。 碟內所有成員全部死亡。 這種瘦殼形的碟形結構本身不十分穩定,因為並不是設計用來承受撞擊、以及在外力作用的地方飛行的。

你們軍方首先搜集到碎片,後來發現了整艘飛船以及船上人員屍體。 他們當即將這件事置於「最高機密」,然後運到軍事基地進行分析和發動。 這秘密的努力在於將其科技運用以對抗——對那個偉大的國家來說邪惡的敵人們。 真是原始得荒謬。
(dk:據 密爾頓.威廉.庫柏 說﹐在飛碟殘骸內﹐發現大量人類殘肢﹐也看過其它類似說法﹐這裡卻沒對這點做解釋)

我相信記得——不過不想把日期說確切——介於1949 年至1952 年之間有一場嚴重的事故,當時對其中一艘失事飛碟做完了一些研究。 以我聽到的來說(那個政府的成員告訴我們族類的),在沒作防護的情況下無意中啟動了其中一個動力元件,結果在很短的時間內——我該怎麼表達呢——環境產生出一個無法控制的漂移進入似電漿態,而另一方面,通過這個極為不幸的事故,造成普通力場翻轉進入巨大能量的磁脈衝中。

你知不知道電漿磁性顛簸,當與有機體連接的時候會是什麼結果嗎? 不,你怎麼會知道呢,當然不知道了。 那會在場結構和生物電反饋中造成干擾。 如果願意的話,你可以想像一個人類軀體被明亮的火焰吞沒三到四天的時間。 那些火焰顯然在體內,最後將身體燃至油盡燈枯。 那麼,對所發生的事,你現在就有一個大概印象了吧。 我想有大約20-30 個人在那間實驗室堻Q殺。
(印象中﹐這是指美國逆向研發飛碟科技中的意外事故)

1950 年至1953 年有更多次墜毀發生在美國大陸水源彙集區。 那些失事的飛船能夠被相對完好地復原。 1953 年那一架,我記得什至還有一個完整的動力核心。正是依靠那個設備,你們才得以第一次看見你們自己所瞭解的全部概念都是錯的,你們對其的重建也都是不正確的,即使是今天你們也沒做對。)在頭一個場所建造了飛船的那支族類,是對你們不友善的一族,自然就擔心他們的技術被你們研究。

然而他們不希望那麼早就和你們發生正面衝突,所以他們選擇外交途徑,於1960 年代和(美國)政府建立起接觸。 當然他們沒有暴露出真實意圖:銅、氫和水,而是假裝成好奇的「研究人員」,並向人們展示飛船的原理以圖換回些「好感」。 頭腦簡單的你們,當然接受了也就被騙了。
(dk: 陰謀論近代史 - 1953 艾森豪與灰人簽約)

你們給了他們原生礦質,給了他們隱匿場所去建立基地,給了他們進入你們國防最高機密資料的許可權,給了他們存取你們DNSDNA?)的權力,還有更多——而所有一切都只是為了平息你們對權力和情報的貪婪。 外星族類們當然很快就意識到了你們是頭腦簡單的生物,於是把關於他們科技假的、劣等的資訊給你們,從而獲得遠遠超過同你們族類合作所得到的東西。

舉個例子,他們給你們的資訊是(飛碟)動力只能用高原子序列的不穩定元素去建構,但他們卻保留了資訊——場動力能夠用各種修正去建構,用低原子序列的穩定元素也是可以的,並且這才是通常的方式。 通過這種一半的事實,他們使你們依賴于合成高階元素,繼而被他們自己的科技所更新。

他們幫你們建設UFO 的路線是這樣的:解決老問題,新問題馬上跟著就產生。 他們沒告訴過你們全部事實,卻一遍又一遍用聰明的謊言欺騙,之後就會造成技術難題——而使得你們不得不依賴他們。

20 世紀70 年代末和80 年代初,有很多事件最終歸納為外星族類和你們的政府——我不想說得過細,因為有很多我也沒完全的把握。 來龍去脈所有事情中有些是新的,或更好地說,是你們將自建的飛船偽裝,在野外測試飛行導致部分失敗之老的技術問題。 因為此,保密功能受到威脅。

你們的軍方和政客,非常非常緩慢地——20 多年以後得出結論,自己被那外星族類騙了。 雙方大量的不和諧以及超越限度的談判最終導致你們與外星族類的口角,後來達到頂點的事情是,三架外星飛行物體起飛穿越了一個特殊的——你們怎麼叫? ——EMP(電磁脈衝)武器,而軍方小規模打擊了他們其中一個地下設施。 (dk: 道西戰爭﹖)

結果是,外星人收回了與你們的所有聯繫,並且可想而知對你們族類抱有憤怒。 所以,我看著對你們懷有敵意的三支族類當中的外星人,而與此同時另外兩支正忙於自己的事務,在他們中發動在行星上的冷戰。 你們的「老朋友」和合作夥伴正為自己做準備,以最終絕對支配原生礦質和人類的DNSDNA?)。

此刻他們可能尚缺乏直接達到他們目的之技術可能性和足夠的力量。 除了這些,我們預料他們的負面行為——恐怕是更微妙的——會在未來幾年或幾十年內對抗你們。


Q:那麼另一支外星人對這種類似戰爭的行為不管不顧嗎? 特別應該是更加高度發展外星人的某些事務。
A:你錯了。 越高度發展的外星人對你們的命運就越不關心。 你們對他們來說是動物,在一座巨大實驗室堛滌坁哄C 可理解的是,其他外星族類對你們的干擾會攪亂他們的計畫,不過我不認為他們為此會與那些族類對質。 他們中的許多也許會找另一顆實驗行星,或在一段很長的時間跨度內研究你們的行為和你們的意識/知曉,因為危機境況吸引他們的研究。

當你們正觀察螞蟻丘的時候,另一個人走過來踩了上去,你會做什麼? 你繼續走你的路,或者去找另一個蟻丘,又或者繼續觀察蟻丘的危機。 即便你們比踩蟻丘的人要塊大和強壯,又會不會為螞蟻捍衛呢? 不會。 你們以自己以為的觀念設想高等外星人。 你們是螞蟻,別盼望著他們的幫助

當你們的老搭檔們開始明顯集結行動的時候,我們當然也會找人幫忙。 那個人類政府(指美國)中的很多成員都完全知道我們的存在——部分是出於舊式宗教的基礎。 例如,首都(紐約)有一座部分半地下的建築,那完全是提供我們族類的,並且有一部電梯井直接通往地下系統。 在這幢建築堙A部分會議曾經並一直在我們與人類之間召開。 我們在最近幾年給你們傳遞了資訊,就我所知,我們會盡可能保持自己遠離衝突。 你們得學會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或者變得足夠智慧不再造成這樣的情形。 誰會來並且站到你們一邊,只有時間能夠證明。 我實在不想作出任何暗示。


Q:我這兒有五張不同的UFO 圖片,你能告訴我哪些是真的嗎?
A:我試一下。 今天你提的很多問題連我也不能毫不含糊地回答上來。 別高估我的知識,我在外星科技和飛船建造上不是專家。 不過確實之處在於,真實的「UFO」有很多技術細節和特性,可以區別自然現象或人為偽造。 你們有時候偽造真實飛船的樣式,所以要想完全肯定地鑒定出來並不容易。 我會試試看。 遞給我吧。

[Ole K.的評論:她分別看了各張照片僅幾秒鐘的時間,然後挑出了第135 張。 ]
這三張照片明顯是偽造或鑒別錯誤。 這第一張,讓我看上去顯然像一艘真實的小外星飛船模型。 缺少技術上的重要特徵——與場的聯繫。 概括來說,一張照片越假,飛船輪廓的顏色就越清晰。 因為漂浮的飛船通常是隱藏在移動場條件下的,而由於調校會扭曲顏色或形態。 或許聽起來奇怪,但是朦朧似幽靈般地照片有時候可以指出其或許是真實的。

還有,這架飛行器在水面上。 如果是一艘真實的飛船,我們無論如何都要麼會看到水槽,要麼會看到水面膨起。 由於這張照片水面平靜,顯然不是真飛船。 以我的觀點,這三張都不是真實飛行的物體或UFO 在這一張照片堙A我首先看到它不是飛行物體,更像是在你們簡單的光學相機堬ㄔ穸X來的光反射。 你們真應該變聰明些,別被這樣的混淆左右了。 當你們大眾追逐贗品和欺騙很長一段時期的時候,對於眼前真正發生的事,就會發現太遲了。

2 張照片:法國, Albiosc, 1974 (dk: 網路搜索Albiosc, 1974﹐得出下面這張)
France.jpg
2011-9-19 06:53

這張像是真的,至少顯示出了必要的特徵。 我乍一看,認為它是在近35 年間訪問地球的一支外星族類。 飛行器本身是金屬碟型,的確由於場效應造成形態和顏色的扭曲。 船體底部本身這四道白色、長長的「工序」描繪了一種准重力光操縱,也就是,整體力場在模擬重力的方向上被轉移。 實際上它不是真正的光(當你們看到照亮的UFO 的時候,通常都不是真正的光),而是一種特別強大充能形式的場,在空間中證實自己——使物質像光一樣居於其中。

在大氣中啟動這種特殊高能系統的原因我並不完全清楚,可能是環境的某種調查或影響。 不管怎麼說,那支族類太粗心了,讓人類拍攝到其技術。 我猜你們大多數人只是抱怨理解不了,而知道的人是不會告之大眾任何東西的。

4 張照片:比利時,Petit Rechain, 1990 (dk: 同樣搜索﹐得到如下)
belgium1990.jpg
2011-9-19 06:54

這實際上是空中物體,卻不是外星人的。 飛行的三角形外星人是不會用的,或者至少不以這種形式。 那種改變的形態是人類用的概念。 這是你們軍方利用不成熟的外星科技的秘密計畫之一,那是在1960-1970 年之間外星人傳授給你們的。


一般來說,真正外星飛船的殼體形態是沒有結論的,因為場本身內部沒有外力的任何影響,通常飛船有完美的形態而沒有棱角——像碟形或圓柱形——由此場才得以更容易地流動。 你們利用外星驅動場的計畫媮晹酗@個噴氣發動機系統,因此總是三角形,並且是用流線型製造的,以使這種原始的後坐力原理更易操縱。

在這張照片堙A首先看到飛船在其真實的場中滑行。 你看見旋轉圓柱中類似的光和扭曲了麼? 這無疑是照片真實性的表示。 但你也許問為什麼會有4 個圓柱? 那是不正常的——即使是間隔看起來也不正確。 顏色非常暗,並且內部的光扭曲非常明顯。

推測起來,似乎是你們科學家對原有系統的改造。 由於反目以後,外星族類沒再提供科技給你們,他們只得自己試驗,卻不知道由於不懂,做的是何等危險。 這個構造不會讓系統更好地工作,只會造成不穩定。 兩個向前的圓柱距離太近了,肯定會流進另一個堙C 從顏色我看出來有強烈的殘餘輻射,這很可能又是家常便飯地使用高階元素來移動的。 無論如何在場附近沒有作防護是非常危險的。 照這張照片的人有沒有遭到輻射或燒傷?


Q:我不知道。 這些軍方的「UFO」從何而來? 從美國嗎?
A:是的。 我想一般是這樣。 從(美國)大陸西部。


Q:他們為什麼密集地飛越歐洲人口密集區? 這張照片是從比利時來的。 沒道理啊。 你能解釋麼?
A:為什麼只由我來解釋人類的奇怪行為呢? 可能是長距測試或電磁偽裝系統測試吧。 美國的老敵人在地球另一邊,所以他們為什麼在這奡試呢? 在家他們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們的飛船來回穿梭。 也許引起太多注意了。 由於那些不穩定的場結構之其一——像你這張照片顯示的——我認為這艘飛船有點不可能飛越大洋那樣的寬度。 也許在你的土地上(指歐洲)有一個試驗站。 遺憾的是,我並不知道。


Q:許多讀者在看了第一篇談話後問到你和EF 最先的接觸是怎麼發生的。 我從你的敍述中已經瞭解了,不過你能否在這堶奐s敍述一遍,好讓錄音記錄下來,我也記在筆記本上?
A:當然可以。 故事發生在兩年前的瑞典。 由於年輕,我對你們族類和行為抱有強烈的興趣。 那時候我已經盡可能研究了你們的文化(很自然地,在我家鄉不那麼容易得到人類的書籍,不過由於我所在的團組或家庭居於高位,我能夠得以收集些材質,並有時候能和那些已經與你們做過接觸的同族交談)。 我對你們族類的確十分好奇,當我被許可到地表來的時候,我嘗試馬上搜集更多資訊,不過首先對我來說,明確禁止著手於和人類直接接觸。 那時由於出自我的地位,我沒必要這做。

那是在你們的1998 年,我在通向我們世界的出入口附近、據此更向北偏遠的森林媟j尋生物標本。 這是我們用來觀察環境污染和動植物群被你們破壞程度的方式。 那時我已經在返回入口的路上了——我們為自己定位更容易(通過我們對地球磁場的感覺)——並且在一座大湖附近。

令我吃驚的是碰到一間小木屋, 我感受到堶惘酗@個人類的意識/知曉, 他就是EF 實際上,我沒被許可和別族接觸,不過由於之前我以相同的方式,為此相當成功地在模仿能力中進行了適當的設置——即便在你們更多的人群中間(我還沒獨自一人的時候和一個人類遭遇過)。

如今就叫它基本的好奇吧。 我想和小屋中的人說話,所以就敲了門。 EF 開了門,於是我們進行了一場有趣的對話。 那時候他的語言對我來說並不是普通話,不過當一個人能夠從對方的意識/知曉中讀取資訊的時候,學習一門新語言就不那麼了。 我只告訴他我來自東面的一個國家。 當然那會兒他沒「認出」我來,他完全確信是在和一個人類說話,儘管那只是個肖像模仿。

由於我的任務是用幾天時間調查這堛漲a形,我就在這個時間範圍內以人形拜訪了他三次。 最初我們只探討一些很普通的事物,後來介入了宗教和物理話題。 他似乎對我的知識印象深刻,而我同樣對他的清晰思路——以及作為人類的個體結構和個人觀點留有深刻印象。 你們真的很喜歡把大眾的觀點或訓練徹底給自己,例如「爬蟲族是邪惡的」之類。

我把話題導向這個方面,EF 言辭的大意是他相信外星族類的存在,而且他們不一定非得邪惡,也許只是和人類不同而已。 讓我感到很高興。 那會兒我當然無法向他具體講述我的知識,他不會相信我的,他會把我當成開玩笑的人。 我用非常非常不同的(關於我們族類的)觀念,告訴他我真實的外表,那是我們第四次在小木屋見面的時候。

實際上,他是預定和我接觸的人:心智開闊、誠實、聰明、沒有宗教傾向或制約。 他獨自隔絕地生活,要是出版他的故事,沒人會相信他。 我敢於採取這步,不過我嚴重懷疑自己行為的適當性,特別當他反映出非常非常暴烈的時候。

過段時間他控制住了自己,我們終於能夠具體談論一些東西了。 現在他沒有選擇,只能相信我。 這是最初在小木屋中發生的一系列訪問的開端,不過後來到了他偏遠的住處。 最終他把你帶來了正是由此你我才再次坐在這堙A談論到人類社會上可能沒人會相信的事。


Q:你剛才說,你沒被許可和人類建立接觸。 那麼你現在得沒得到許可向EF 和我講述所有這些事,甚至把這些公開大眾化呢?
A:是的。 很難解釋給你聽並讓你理解。 讓我只說,我發現自己此刻處於安排這個許可的位置上,而不必考慮任何後果(譯注:有點像Wingmakers 訪談和古箭計畫中聶魯達的使命,呵呵,抑或是中央族類的安排?)。 在這個形勢下我對某些限制是半「免疫」的。 就讓我們這麼看好了。 那答案就為「是的」。


Q:如果其他人想和你們族類進行接觸,有沒有可能的機會呢?
A:一般來說不能。 我們避免和你們進行接觸,如果相遇的話,也只在地表偏遠地區並且使用模仿技術。 現在我和你對話,並不意味著我的同類也會效仿。 也並不是說你們可以試著尋找到我們那堛漱J口,看穿它們並得以進入。 相反,那很快會對闖入者造成不愉快的後果。 在地表你們幾乎沒機會認出我們,你們甚至不能直接聯繫我們,我們得聯繫你們,就像和EF 那樣。 那種接觸不是規則,而僅是很偶然罷了。


Q:你能描述一下你們地下家園的位置嗎?
A:可以,但顯然不會告訴你確切所在地。 我的家鄉在這埵V東,我們其中一個小型的地下殖民地堙C 我會給你一些數字以便你可以留有更好的印象。 稍等我正在試著將數值儘量準確地轉換到你們的單位。 那是一個圓屋頂形的洞穴,據地表大約4,300 公尺。 該洞穴於3,000 年前被設為殖民地。

屋頂結構的主要部分是人工整體化的石塊,被重新改造成非常優美、對稱和扁平的穹廬,有卵形的平面圖。 穹廬的直徑以你們的尺度大約是2.5 公里。 最高處為220 公尺。 在最高點之下的每個聚居區都矗立著一座特殊的、灰白色的圓柱形建築——一種支援穹頂蜂房結構的支撐柱。

這種建築是整個穹廬中最高、最大、年代最長的,因為它們是初次建設時為了屋頂安全而設立的(其間當然需要多次的完善和修復)。 這種建築有非常特殊的名字和宗教意義。 我們只有其中一根,大聚居區會有更多根,那取決於屋頂的建設。

在亞洲內部的一個主要聚居區有9 個這樣的支撐建築,但那樣的聚居地尺度有25 公里。 中央建築通常是宗教中心,也是一個氣候控制中心,以及光源系統運轉和調校中心。 在我們的所在地有5 個巨大的人工光源發出紫外光,並且其溫暖穿透著重力資源。 地表的通風管道和光系統也自然地穿越這些柱子,是被嚴格控制的。

順便說,在那塈畯怞3 個通風管道和2 個電梯系統,甚至還有一個隧道通往下一個主聚居地——距東南大約500 公里遠的地方。 一部升降電梯導向地表附近的一處洞穴,另一部電梯導向我們其中一個飛船倉庫——你記得的,圓柱形飛船——很自然地靠近一座山脈背後的地表隱藏著。 一般情況下那堨u有三艘——因為那是個小倉庫。

聚居地的其他建築,其大部分像同心的卵圓形一樣圍繞著主支撐柱建造,毫無例外地更加扁平,通常只有3-20 公尺高。 建築的形狀是球形、像拱頂一般。 其顏色出於所在的圓圈以及與主支撐柱之間的距離而不同。 柱北端有一個額外的、非常巨大的卻又很扁平的圓形建築。 這個建築截斷了聚居地同心圓系統,它的直徑有250 公尺,是人工太陽地帶,用作特別照亮走廊和住房。

非常強烈的紫外光掌控在這些位置,用來溫暖我們的血液。 那媮晹酗@個醫療站和會議室。 在聚居地的外環有動物養殖區——我們必須攝食肉類作為食物——還有菜園,在那堮滶鰣馴帤茠咿M蘑菇。 那媮晹釣茼萓a下的冷、熱流動水。 動力站位於聚居地邊上。 動力站以熔合作為基礎來驅動,為聚居地補給,並提供「陽光」的能量。

我所在的團體或「家庭」位於支撐柱外第四圈建築群堙C 這麼短的時間說得夠多了。 給你描述所有的建築以及它們的功用有些太遠了。 向你描述這類事物實在是困難,因為那是完全不同的環境背景和文化;而你們已經習慣於自己在地表的生活了。 你真是需要自己看看才能相信。

Q:有一天我會看到嗎?
A:誰知道,也許吧。 時間能夠捎來新的機會。

Q:這個聚居地有多少你們族類?
A:大約900 個。

Q:這是訪談的結束。 你最後有什麼話想對讀者說嗎?
A:有。 我對我話語帶來的許多評論感到極為驚訝。 我當然也失望於宗教肖像把我當作敵人描繪,已經被口口聲聲說出並深植入了你們心堙C 你們應該試著為自己設定遠離舊式訓練,不要接受宛若已經遠去5,000 年的某事或某人的控制。 你們畢竟是,自由的靈魂。 這就是我最後的話。

第二次訪談結束
一直在烦恼我是什么。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2-9-4 04:51 編輯

下載 (21.8 KB)
2010-8-11 00:16



Dulce
基地 13 層的管狀穿梭機 (外星文 or 英文???)



sanmartin 發表於 2010-8-11 00:19


剛剛網路 Google 發現有人指說這是瑞典 TENSTA STOCKHOLM UNDERGROUND STATION。

出處 http://www.disclose.tv/forum/photos-smuggled-out-of-dulce-underground-alien-base-t24736.html

剛剛 google "TENSTA STOCKHOLM UNDERGROUND" 找到這張照片。

http://www.panoramio.com/photo/40648974




Dulce
基地 13 到管狀穿梭機的通道






http://www.panoramio.com/photo/40648961


下載 (23.19 KB)
2010-8-11 00:16



ulce
基地 13 層的管狀穿梭機 (有外星文 +英文)




http://www.panoramio.com/photo/40648973





Dulce
基地 13 層的管狀穿梭機月台入口電梯







http://www.panoramio.com/photo/40647390

目前我比對出來的只有這幾張



dk: 當初有看到這些﹐也曾在版上提過﹐只是沒很強調。(不止這些﹐還有很多魚目混珠的圖片)

The Dulce Battle Report (道西戰爭報告 - 人類與異形對抗) 的44帖
dkcapital發表於 2010-11-25 01:04 | 只看該作者
照片未必都是確實的﹐讀者要自辨。網路來源很多﹐無法詳細查證﹐我自己貼的﹐會儘量先過濾﹐其他人捧場的﹐就沒這個時間了。

還有印象中看過﹐有些照片是瑞典(還是挪威)的地下鐵。

TOP

感謝樓主精彩以及珍貴的資料與照片,一定好好收藏,感謝!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3-6-19 16:02 編輯

這兩個開鑿的地洞尺寸差一倍
(我有縮圖把人接近相同大小﹐以便比照)


紐約現在進行的地下鐵工程照片
http://photoblog.nbcnews.com/_news/2013/06/18/19012073-photographer-documents-subway-construction-nine-stories-below-manhattan?lite
NY Subwan tunnel.jpg
2013-6-19 11:04


Project Camelot 網站裡的秘密地下基地用的潛盾機照片參考
http://projectcamelot.org/underground_bases.html
PC tunnel_boring_machine_4.jpg
2013-6-19 11:04


印象中聽過訪談說現在的黑計劃在用的﹐秘密新潛盾機速度超過往日甚多﹐一天幾十英哩(x1.6=公里數)。

找到筆記了﹐是榮民網站的 Gordan Duff (自稱曾是MJ12的成員之一)提到說
- 深達地下兩英哩。
- 以前要鑽兩個月的﹐現在只要兩個星期。
- 地下列車速度已達馬克5 (音速5倍)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美工程師:外星人曾在美國政府工作

圖中圓圈標示者據信是曾替美國政府工作的外星人索爾(Valiant Thor)。(圖片來源:英文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4/4/9/n4127266.htm美工程師-外星人曾在美國政府工作.html

4.jpg
2014-4-10 07:49

大紀元2014年04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Tara MacIsaac報導/任凱文編譯)美國一名已故地質工程師施耐德(Phil Schneider)先前聲稱,有一名來自金星的外星人曾於50年代在美國政府工作過一段時間,這名外星人的外觀與人類相似,但智商卻高達1200,而且壽命長達幾百歲。

施耐德表示,他見過這個名叫索爾(Valiant Thor)的外星人。索爾看起來像人類,但他和人類有一些主要的生理差異。施耐德曾參與政府的秘密項目,擁有一級安全許可。他協助建立地下軍事基地,並在著名的51區(Area 51)工作過。

施耐德在1995年的一場演講中展示了一張有索爾在內的照片。這張照片是在1943年拍攝的。施奈德說,自1937年以來,索爾就為美國軍方工作。他的每隻手有6個手指,他有一顆超大的心臟,一個巨大的肺,氧化銅的血像章魚。他的智商估計為1200,超過人類智商級別,並能流利地講100種語言(包括外星人語言)。他還表示,他的壽命是490歲。

除了施奈德之外,著有《五角大樓的陌生人》(Stranger at the Pentagon)一書的斯特蘭傑斯(Frank Stranges)博士,也聲稱自己見過索爾。

斯特蘭傑斯說,索爾大約6英尺高,185磅重,擁有棕色捲髮和棕色眼睛。他還說,艾森豪和尼克森總統都和索爾見過面。

前美國政府顧問古德(Timothy Good)曾對他所知道的外星人知識暢所欲言。他也說艾森豪見過外星人。

斯特蘭傑斯稱,托爾於1960年3月16日上午離開地球。他是從弗吉尼亞州亞歷山大(Alexandria)乘飛船離開的。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4-4-11 12:11 編輯

這照片跟之前Frank Stranges發布的有出入。不知何者對?
http://www.ufosightingsdaily.com ... d-three-secret.html

dk: 應該是你這網站裡的照片是正確的﹐在很多網頁上都是這人。

TOP

這照片跟之前Frank Stranges發布的有出入。不知何者對?
ohulee 發表於 2014-4-10 13:21



    的確....這真的沒人知道....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聖人 心理影響生理
凡人 生理影響心理
現代人的凡人把自己當聖人了

TOP

回復 54# sana_weng


不過,我有點認同多數人依舊像是"動物"一般的評論。沒有反省性,也沒有發展性,有的只是根據某些原始欲求驅動的沒頭沒腦的行為。比如某些趕流行的行為,比如大特價時的排隊人龍……   

也許這是統治者有意塑造出來的大眾思想模式﹐以便易於管理。就從12年國教來看﹐花了這麼多的﹐人力物力與時間﹐我們到底學到了什麼有用的東西﹐連自給自足都沒有能力。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道西基地已是快40年前的事了
我不認為在地球這樣的研究道西會是絕後
只是納悶為什麼沒有新的蛛絲馬跡出來
當真相無法即刻得到驗證時.
保持開放的態度卻不盲信更顯重要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