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9 13:07 編輯

http://csie-tw.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_12.html
美國牛的真相

商業週刊 報導過..


完整揭露 美國牛真相  【商業周刊 第1147期





美國牛是吃轉基因玉米的........
這些有問題的牛 再轉變成各種各類的食品 進入人的食物鏈

美國有策略的污染這些糧食
並非常積極的將這類的 有問題糧食 倾銷到世界各地
!!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11 00:00 編輯

台灣人特殊基因 得狂牛症易發病



【中央社台北電】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廖南詩10日引用國衛院研究說,98%台灣人帶有某特定基因,可能引發罹患狂牛症的高發病率。不過,國衛院研究員認為,廖南詩對研究做了過度解讀。

政府擴大開放美國牛肉進口後續爭議不斷,台灣競爭力論壇10日上午在立法院舉辦研討會,邀請國民黨籍立委羅淑蕾與學者專家與會,討論美國牛肉進口潛藏的食品危機與政府如何重啟談判,對美國說不。

飲食習慣易染病

與會的廖南詩指出,根據英國研究,因為普利昂蛋白而感染狂牛症的人數,從1993年至今只有170人,但目前需等到人體或動物體死後,才能診斷出有沒有帶病源,因此狂牛症的帶病人數肯定高於發病人數。

廖南詩說,台灣人愛用大骨熬湯、吃牛雜等特殊料理,並習慣將廚餘餵豬,透過食物鏈,牛產品容易進到人體內,且狂牛症潛伏期相當長,加上98%台灣人帶有狂牛症高發病率的基因,因此,她反對政府開放美國帶骨牛肉及牛內臟、絞肉進口台灣。

輸血也可能傳染

台灣競爭力論壇生物科技組執行長金克寧指出,歐美科學家針對狂牛症患者的基因掃描發現,帶有M/M基因型態的人,屬於感染狂牛症的高危險群。高達98%台灣人帶有M/M子基因型,台灣人是感染狂牛症後早發病的高危險群。

金克寧認為,除食物鏈外,輸血也是感染狂牛症的途徑之一,狂牛症感染源在人體內潛伏期可長達50年,捐血人的血液在潛伏期時就具有傳染性

WTO審議可避美壓力

師大國際事務與全球戰略研究所兼任副教授蔡宏明表示,開放美國牛肉進口事件,反映台灣在國際談判上面臨到「結構性困境」。美方目前正在檢視台灣的管制規範,有沒有科學根據,或違反議定書內容、世界動物組織的標準以及台灣的國際義務。

蔡宏明認為,只要政府回歸到WTO(世界貿易組織)架構下,利用WTO爭端解決程序的雙邊諮商,由WTO小組審議台灣對美牛的管制規範有沒有違反WTO中的SPSS協定(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協定),就可避免美方壓力。

對於廖南詩的說法,96年度國家衛生研究院「美國進口帶骨牛肉及其相關食品健康風險評估報告」研究者溫啟邦指出,98%台灣人帶有某特定基因,但台灣沒有狂牛症,這數字只能說台灣人吃到狂牛症病牛有罹患新型庫賈氏症的潛在風險,不等於發病率。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11 00:06 編輯

11/27新增-揭開美國牛飼養秘辛
(美國的玉米應該都是轉基因的)
美國牛不是吃草的,而是吃大量玉米、動物性蛋白及抗生素養出來的,這種違反自然的飼養方式,造成了許多禍患。

撰文者:楊少強

這是今年十月初,《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所披露的真實故事:
二十二歲的史蒂芬妮(Stephanie Smith)是位美國的兒童舞蹈老師,正值荳蔻年華的她,有天突然覺得胃痛,一開始這股疼痛和痙攣還能忍受,她不以為意。
然而沒多久,她開始出現「出血性腹瀉」,之後,腎臟失去功能。身體無時無刻的抽搐,使得醫生在接下來九週不得不讓她昏迷。史蒂芬妮醒來後,發現她再也不能走路,她的神經系統已受損,下半身癱瘓。
美國明尼蘇達州官員追查史蒂芬妮的病源,發現是來自一種學名叫O157:H7的「出血性大腸桿菌」,而這種大腸桿菌,則是來自史蒂芬妮某次晚餐,吃的漢堡裡的牛絞肉。
史蒂芬妮吃的牛絞肉,是美國四大肉品商之一的「嘉吉」(Cargill)所製造的,這份牛絞肉還被選為「美國廚師牛肉餐首選」,據《紐約時報》調查發現,「嘉吉」只仰賴供應商做細菌檢測,自己並未進行檢驗。
這個故事,與你無關?那麼接下來的事實,或許會大大拉近身在台灣的你我和史蒂芬妮間的距離。
十月底,台灣政府決定,開放進口史蒂芬妮吃的美國牛絞肉,而且在開放進口的美國肉商裡,很巧,也有「嘉吉」!
當然,「嘉吉」不是黑心廠商,故意製造有毒食品來害人,但「嘉吉」與史蒂芬妮的案例,卻是美國牛肉令人心有疑慮的縮影。
危機一:大量餵食玉米飼料
養殖牛免疫系統差,引發肝膿腫
看看最近的例子──今年十一月二日,美國疾病預防暨管制中心(CDC)證實,已有兩人可能因食用「帶有大腸桿菌的牛絞肉」死亡,美國肉商宣布回收五十四萬磅的牛絞肉。從一九九○年代至今,美國也出現過好幾次因民眾吃下牛絞肉,感染O157:H7(出血性大腸桿菌)而致病、甚至送命的案例。
為什麼吃個美國牛肉也會吃到身體癱瘓,甚至送命?這一切都要從美國獨步全球的大規模飼養畜牧業說起。
從一九五○年代中期起,美國在堪薩斯州的西部,建立起第一座大型養殖場,此後,這些大規模動物養殖場不斷在美國中西部蔓延。這種養殖場被稱為「集中型動物飼養經營」(CAFO),和傳統的農莊或牧場完全不同。
「牛」,就是這些「集中型動物飼養經營」的主角,這些牛不像人們過去印象中,漫步在藍天白雲下,優閒的吃著牧草的天然動物──牠們全是用各種人工飼料,在牛槽裡養出來的,而這些牛最主要的食物,就是玉米。
玉米,則是自然界裡,將陽光、化學肥料轉化成碳水化合物效率最高的轉換器。包括愛荷華州的美國中西部大平原一帶,都大量種植這類作物,一九二○年代時,美國玉米平均單位產量是每公頃五十蒲式耳(一蒲式耳約三十五公升),如今平均產量是當時的十倍,原因除了耕地引進機械化外,也和美國政府鼓勵農民多種玉米,提供補貼有關。
然而,因為供過於求,玉米價格始終低於生產成本,這些過剩玉米在人類市場無法消化,卻在動物的胃裡找到了自己的出路──美國大規模飼養的牛隻,就這樣開始吃起了玉米。 牛,天生是吃草的,但吃草的牛,卻完全不適合美國大規模養殖的畜牧業,原因就是「效率」:以牧草養出的「天然牛」,比起吃玉米的「人工牛」,要花更久時間,才能達到宰殺製成肉品的重量標準。
美國柏克萊大學新聞學教授波倫(Michael Pollan),在他被《紐約時報》評為「二○○六年十大好書」的著作《到底要吃什麼?》(The Omnivore's Dilemma)中寫著:一九五○年代時,美國養殖場剛出生的牛要兩到三年才能宰殺,如今讓一頭剛出生的牛達到同樣重量標準可屠宰,只要花十四到十六個月。
要怎麼讓一頭牛在十四到十六個月內,就從出生時的三十多公斤,迅速成長到五百多公斤可供宰殺呢?答案就是大量餵食玉米飼料。因為玉米是一種密集的熱量來源,讓牛大量吃玉米,可以讓牠們快速增重,也會讓肉質上的油花分布更佳、更有風味。
但這種吃起來美味的牛肉,卻明顯的不利於人體健康,因為和其他用牧草為食的畜牧動物比起來,這種牛肉含有太多的飽和脂肪(心血管疾病的原凶),及太少的非飽和脂肪(omega-3,這是人體健康必需的)。
更重要的是,天生吃草的牛,牠的胃和人類不同:「天然牛」的胃,酸鹼值本是中性的,不像人的胃是酸性的。但在被密集餵食玉米後的「人工牛」,胃卻開始變酸,牛隻也會出現心絞痛,或是免疫系統減弱等徵兆,牛群也很容易受到各種疾病侵襲。
隨著時間經過,這種酸性會腐蝕牛的胃壁,細菌會因此進入牛的血液中,這些細菌最後會囤積在牛的肝臟,造成膿腫,肝臟的功能也因此被破壞。根據波倫所引述的數據:有一五%至三○%的美國養殖場肉牛有肝膿腫,某些養殖場甚至高達七○%。
危機二:飼料裡添加抗生素
牛隻腸道內產生致命抗藥性細菌
要怎麼讓這些病懨懨的牛增加對疾病的抵抗力呢?很簡單──餵牠們吃抗生素!
美國出售的抗生素裡,絕大多數最終用途都是加在動物飼料裡。造成的結果,如《到底要吃什麼?》一書稱,就是養出各種新型具抗藥性的細菌。
這些隨著玉米吃下牛肚的抗生素,如果有些細菌沒被殺死,就會演化出具抗藥性的細菌,它們會在牛的腸道中,或是存在死亡時身上任何一塊部位。波倫寫道:「總有一天,我們(吃下這些牛肉)會感染到這些細菌,而它們也將可以抵抗我們用來治療感染的藥物。」
這些細菌當中,就包括了史蒂芬妮故事裡的主角──出血性大腸桿菌O157:H7,這種大腸桿菌在一九八○年代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如今美國養殖場的牛隻裡,有四○%其腸道中有這種細菌。這種細菌只要十隻細菌進入人體內,就會造成致命感染。它們製造出的毒素,可以破壞人的腎臟。
本來在牛腸道中的那些細菌,即使進入人體的胃裡,也會耐不住強酸而死亡,因為這些細菌原本的演化環境,是酸鹼值為中性的牛胃。但是以玉米餵養的牛隻,胃已經變酸,和人的胃差不多,因此在這種新環境下演化出的新型大腸桿菌──包括讓史蒂芬妮癱瘓的O157:H7,就可安然穿過人類的胃酸,置人類於死地。
這種美式養殖場培育出的美國牛,其威脅還不只是出血性大腸桿菌而已,還有近來台灣人耳熟能詳的狂牛病。
危機三:用動物性蛋白質餵食
從雞隻萃取羽毛粉,讓牛快速成長
美國養殖場餵食牛隻,除了玉米外,還大量餵食動物性蛋白質,以期讓牛快速成長,過去甚至還把從別的牛身上萃取出的蛋白質,再用來餵養牛。
這種「牛吃牛」的餵養方式,本來沒人覺得有問題,直到科學家發現這種餵養方式會傳染「牛海綿狀腦病」(BSE),也就是一般人所知的「狂牛病」,而人們在吃下這些牛後,很有可能會出現和牛一樣的大腦病變──俗稱「新型庫賈氏病」(vCJD)後,才發覺這種餵食方式事態嚴重。
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已在一九九七年明令規定,不得再用牛骨粉(bonemeal)等從牛萃取出的蛋白質用來餵食養殖場的牛,可是法律規定「牛」雖然不能吃「牛」,卻沒規定「牛」不能吃「雞」,只要不是從牛身上萃取的蛋白質──例如,從雞萃取出的羽毛粉(feather meal),就可以避開官方規定,用來餵食牛。
而從牛身上萃取出的牛骨粉,也可以用來養雞、豬或魚。所以繞了一圈:用牛骨粉餵出來的雞或魚,再用來餵牛,最後還是「牛吃牛」。
危機四:人工屠宰增加感染風險
檢測如杯水車薪,九五%肉品沒抽檢
這種餵食方式的危險性在於:導致牛隻罹患「狂牛病」、人類罹患「新型庫賈氏病」的病源──異常普利昂蛋白(PrPsc),可能會這樣從牛──雞(或是豬或魚)──牛身上繼續流傳,最後還是可能被人類吃下肚去。
不過學界的研究顯示,「異常普利昂蛋白」會殘留在牛的大腦、神經組織、脊髓及迴腸中,但肉品是否會受到污染,卻要看屠宰時這些殘渣是否會濺到肉品上。如果能夠把這些屠宰器具用蒸氣或高壓水柱清除掉,是可以降低肉品感染的風險,因此屠宰場的清潔是相當重要的。
然而美國的屠宰場中,牛的內臟主要還是以人工方式取出,據美國著名的新聞記者西洛瑟(Eric Schlosser),在他的調查著作《速食的恐怖真相》(Chew On This)一書所述:在生產線上,工人每小時要清除六十頭牛的內臟,技術不純熟的工人可能會讓有大量細菌的胃液噴到肉品上。而且刀子原本幾分鐘都要消毒一次,但因為生產速度過快,許多工人都省略這個步驟,「想想看,一把污染的刀子會散播多少細菌。」
如果美國官方單位對這些可能引起風險的牛肉嚴格監測,或許問題還不大,但實際上官方單位對這些檢測卻是杯水車薪──據今年十一月四日《自由時報》引述,曾經任職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的台北醫學大學國際衛生講座教授陳重信的說法,他在FDA時就是擔任肉品檢查工作,由於市面上肉品來源太多,「只能抽檢五%」,其他九五%都沒有抽檢。
危機五:牛絞肉品來源難管控
一頭牛染病,恐污染幾百萬公斤牛肉
史蒂芬妮的案例,和不久之前,有兩個人因吃下含有O157:H7出血性大腸桿菌的牛絞肉而死亡的案例,並非美國首見。一九九三年一月,西雅圖一家醫院發現,許多就診兒童出現腹瀉,且排泄物有血絲,有些兒童的腎臟甚至已受損,衛生管理人員發現這些兒童都在同一家速食店吃過漢堡,而漢堡裡的牛肉餅正是元凶,檢驗後發現牛肉餅裡正是含有「出血性大腸桿菌」(O157:H7)。
雖然該連鎖店立刻回收所有牛絞肉,但已有四個州、約七百名消費者因此而生病,其中有兩百名住院,絕大多數是兒童,一九九二年十二月時,一名六歲孩童吃了漢堡而感染O157:H7,不到一個月就喪命。
過去美國製造這種漢堡中的牛絞肉,是用肉商賣剩的碎肉所製成,牛肉取自當地,絞肉也只賣給當地消費者,但如今一家大型的美國現代化絞肉工廠,一天可生產四十五萬公斤以上的牛絞肉,其製造方法則是混合好幾隻來源不同的牛,來製造出大量牛絞肉。
西洛瑟形容:「只要一頭牛感染出血性大腸桿菌O157:H7,就可能污染幾百萬公斤的牛肉。」
史蒂芬妮案例中的肉商「嘉吉」,就是用這種方式製造牛絞肉,據《紐約時報》調查,該肉商所用的肉源來自各地不同屠宰場,從美國的內布拉斯加州、德州,到南美洲的烏拉圭等,用這種不同來源的肉所製成的牛絞肉,會比用整塊牛肉的生產成本少二五%。
《紐約時報》稱,每年有成千上萬的美國人遭到出血性大腸桿菌侵襲,最大禍首就是漢堡。光過去三年,美國就有十六起吃下被污染的牛絞肉,感染這種出血性大腸桿菌的案例──包括腰部以下癱瘓、如今只能躺在床上的史蒂芬妮。
或許你要問,難道全世界只有美國牛是這樣養的嗎?
前財政部關稅總局長俞邵武,就曾比較過澳洲牛與美國牛的差距:「澳洲牛吃的食物是牧草;美國牛吃的食物是玉米。」此外,澳洲牛多是用放牧方式,不像美國是用圈養方式:一個圍欄擠了許多牛。另外,像阿根廷的牛,也多是吃牧草。至於美國仍餵食牛隻抗生素,美國每年有七○%的抗生素用在包括牛等農場動物身上,歐盟則已經明令禁止餵牛時在飼料中添加抗生素。
史蒂芬妮如今住在母親家裡,正在接受物理治療,其中醫藥費用由「嘉吉」負責支付──這是該公司預期會有法律賠償所採取的對策。
史蒂芬妮的腎臟仍極有可能保不住,她還在重新學習基本的生活技能,而且還得努力調適自己的憤怒情緒,醫生說史蒂芬妮此生「很有可能再也無法走路了。」
雖然史蒂芬妮對這種出血性大腸桿菌的反應屬於極端案例,但《紐約時報》仍稱,美國的牛肉檢驗系統及肉品本身,都沒有消費者所想像的那麼安全,吃牛絞肉「仍然像是一場豪賭」。
如今,美國牛絞肉就要大舉登台了!台灣人,準備好要來「賭」一把了嗎?
延伸閱讀:台灣開放,美州長笑稱:賺很大!
要知道台灣對美國牛肉的「貢獻」,以下這個例子最清楚。
今年十月下旬,全美國第三大肉品出口州──堪薩斯州(Kansas)州長帕金森(Mark Parkinson),來台與總統馬英九會面。十月二十八日,帕金森對美國媒體稱,由於美方提供的「投入」(input)很有幫助,馬總統將開放牛肉;他還說,這不只對堪薩斯州,「對全美國來說,這都是筆巨大(terrific)的利益。」
去年,台灣總共向美國採購了約一億三千萬美元的牛肉產品,以每人平均消費的農產品數量來看,台灣是美國農產品第二大消費市場。最近台灣才剛同意向美國採購價值四億二千五百萬美元的小麥──其中大部分來自堪薩斯州。
包括全美肉品出口聯盟(U.S Meat Export Federation)等三大肉品商協會的主席森(Philip M. Seng)等人,也在台灣宣布對美國牛肉解禁後,寫了一封公開信給美國農業部部長,信中宣稱,美國牛肉出口商出口年齡三十個月以下牛肉到台灣,「只是一個過渡性措施」「這是為確保未來有秩序的完全開放市場。」而且「美國牛肉出口商都深信,不管牛年齡大小,所有美國牛肉及產品全都是安全的。」
在另一封美國肉品協會(American Meat Institute)主席寫給美國農業部部長的信中,更宣稱他們的目標是「台灣對美國牛肉及產品完全開放。」「我們將和美國及台灣當局密切合作,以盡快達成此目標。」
對照起台灣的衛生署長楊志良說,美國賣牛肉
給台灣,還得「委屈」被台灣「挑三揀四」,誰說台灣不是美國最堅強的盟友呢?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16 13:58 編輯

http://zhuangziyu.blog.hexun.com.tw/46319944_d.html
關於轉基因稻米和張啟發又與洛克菲勒基金會或說光明會有關。
2010-02-10 06:08
中國走向不歸之路?——中國轉基因科學家大揭底   




轉基因糧食的真正創始者和推手就是洛克菲勒基金會,孟山都公司則是執行商業化推廣的急先鋒
.....
“轉基因生物是英美優生學的新名詞。這一種族凈化項目起始於20世紀二三十年代希特勒的納粹德國對所謂‘劣等人種’實施的大規模絕育試驗,這個試驗得到了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的資助。
...........
“這些精英們從20世紀20年代開始著手支持這些研究,並在美國緬因州的冷泉港成立了美國優生學會。洛克菲勒基金會是德國優生學研究的最大出資人,他們毫不掩飾地公開資助納粹醫生的研究,直到1939年迫於政治壓力才停止了資助
.............
基金會發展分子生物學這個新學科的部分原因是為了回避和削弱其種族主義優生學所面臨的社會批評。
..................
“在整個基因革命的演進過程中洛克菲勒基金會都處於核心地位。從綠色革命到基因革命,這個基金會在制定改變人類飲食方式的戰略和手段中發揮著決定性的作用。他們甚至能讓全世界斷糧。”   
......................


吳孔明,中國農科院植保所所長,轉基因生物安全委員會委員,註意這個委員會,就是它通過了轉基因主糧的安全評估。我們發現,在吳所長主持過的研究項目中,赫然列著“Rockefeller基金會課題(2003-2004)和美國USDA課題(2003-2004)”,Rockefeller就是洛克菲勒,USDA就是美國農業部。美國農業部與洛克菲勒基金會一起為轉基因糧食“造福人類”而並肩奮鬥。   

.................
,“中國水稻研究所是由國務院於1981年批準在杭州建立,由國家、聯合國糧農組織、洛克菲勒基金會共同投資的受農業部和浙江省雙重領導,中國農業科學院管理的我國唯一的國家級水稻研究所”。   
....................

黃季焜,中國科學院農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科學家。他也是轉基因主糧的力挺者。查閱他的履歷,我們已經不再驚奇了,“1990年獲菲律賓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1990-1992年在國際水稻研究所做博士後”。“國際水稻研究所”,正是由洛克菲勒基金會和福特基金會共同設立的研究所,就位於“菲律賓
...............
我們還要再來認識一個外國科學家,這個人對農業部批準兩種轉基因主糧安全證書的行為給予了高度評價,他就是國際農業生物技術組織(簡稱ISAAA)創始人和現任主席克萊夫·詹姆斯(Clive James),他聲稱:“中國政府批準轉基因水稻和玉米是一項媯{碑式的決策。”那麽他這句話的背景是什麽呢?看一看他的ISAAA,主要贊助商和控制者是誰呢?還是洛克菲勒基金會(三大贊助商之一)
...........
範雲六院士,她的植酸酶玉米就是此次獲得農業部頒發的轉基因生物安全生產許可證書的兩個轉基因糧種之一。那麽,也來了解一下這個巾幗不讓須眉的重量級人物,1930年出生,1997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農作物基因資源與基因改良重大科學工程學術委員會主任,我們最為關註的是這一項,“國際HarvestPlus項目中國負責人”。HarvestPlus項目中文名是“生物強化”項目,網上的介紹是:“國際HarvestPlus項目是在國際熱帶農業研究所(CIAT)與國際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兩個國際農業磋商小組成員非贏利機構下的國際合作計劃”。是不是覺得有點親近?是的,“國際熱帶農業研究所”、“國際農業磋商小組”,前者是由洛克菲勒基金會和福特基金會共同設立的三大研究所之一
....................
綜上種種,我們看到洛克菲勒基金會主導的轉基因作物推進體系確實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中國的大批轉基因科學家都自覺不自覺地被編織在這張網上,成為為其奔走效力的走卒。為了理解這一點,應該聽一聽恩道爾為我們講述洛克菲勒基金會如何招兵買馬、潤物無聲:   

...............

由於得到洛克菲勒基金會與福特基金會的慷慨資助,國際農業研究磋商小組就能夠做到將第三世界的農業科學家和農學家送到美國去‘學習掌握’現代商業化農業生產的理念,並將其帶回他們的祖國。在學習過程中,他們為在自己的祖國推廣美國的商業化農業建立了一個非常珍貴的具有影響力的網絡,而且這些活動都是以發展科學和高效的自由市場農業為名開展的。   

“到基辛格受命起草《國家安全研究備忘錄第200號》文件的時候,洛克菲勒基金會的研究所與研究中心網絡已經逐漸為控制大部分發展中國家的農業研究與政策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16 13:56 編輯

那麽,洛克菲勒基金會推廣轉基因糧食的真正目的是什麽?洛克菲勒家族是英美統治精英的代表。近200年以來,英美的統治精英一直深受三種社會哲學的影響。
一是馬爾薩斯主義,認為地球資源和環境無法承載隔代而倍增的人口。
二是應用於人類的達爾文主義,主張大自然的天律是優勝劣敗,弱肉強食。
三是尼采鼓吹“超人”對“群畜”人渣宣戰的精英主義。總的精神就是“消滅人口,節約資源”!尼采宣揚“讓超人降生,消滅這些群畜”!“必須清除衰退的種族”!
希特勒則化口號為行動,為日耳曼的生存空間而推行種族滅絕。希特勒並非絕唱,這種精英主義、種族滅絕思想一脈相承。1995年9月27日,國際精英主義者曾在美國舊金山召開“費爾蒙特飯店會議”。該會議認為,由於世界人口的過剩,世界將出現分化為20%的全球精英和80%的人口垃圾。要解決這一問題,一是采用布熱津斯基的“餵奶主義”:“棄置和隔絕那些無用而貧窮的垃圾人口,不讓他們參與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僅由20%精英將一些消費殘渣供給他們茍延殘喘。”二是設法逐步用“高技術”手段消滅他們。(以上信息可從通過在互聯網搜索“費爾蒙特飯店會議”查閱,如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develop/1/345455.shtml)。

那麽,轉基因生物技術就是這種承擔精英主義使命的“高技術”之一,中國轉基因科學家正在不遺余力地將這“高技術”的成果向中國人推銷,他們立誌在5年之內轉基因主糧端上中國人的餐桌!我在想,轉基因主糧上桌之日,恐是中華民族不歸之日吧!那端上餐桌的不僅是轉基因糧食,更是中國人被宰割烹飪的一道人肉大菜吧!美國戰略家基辛格說:“控制了糧食,你就控制了人類。”到時候,中國人的生殺予奪將悉聽他人尊便,恐怕連做奴隸都算是最好的待遇。(待續 )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17 19:12 編輯

國家是機器是硬體
私人財團 家族 秘密組織 則是控制軟體
透過旋轉門的方式 影響政策 利用納稅人的資源 累積私人財富
再用這些財富更加強化牠們的控制能力

邪惡的思想與力量隱身在 油商 軍火商 糧食商 銀行巨頭 之中
在自由開放的民主時代
這些私人力量 卻是一代接一代的 不斷的集中與累積能量
藉由龐大的資源與政治影響力 操作國家機器 興風作浪
相對而言 國家容易敗亡 改朝換代
但 即使 國家衰敗滅亡
這些勢力仍然能夠 憑藉累積雄厚的資源 扶植及尋找下一個魁儡來操弄
甚至在混亂的局勢中 還能大賺一筆

雖然沒有傳統國家的形式
但這種邪惡的帝國組織  其影響力 生存能力 可謂空前絕後
真相並不存在

TOP

蓋茨現正在非洲推動轉基因種子
Bill Gates now pushing genetically modified seeds in Africa

比爾和梅林達蓋茨基金會繼續在有風險的轉基因(GM)種子的背後,給予它的支持作為一種手段餵養飢餓的非洲人,忽視已經存在的更安全和可靠技術。
在公開指責轉基因批評者在延長非洲的飢餓不太久後,蓋茨宣布他的基金會正在與杜邦子公司先鋒種子公司,去發展更高產量的轉基因品種玉米。兩年前,蓋茨基金會亦曾與孟山都合伙,發展耐旱轉基因玉米。
真相並不存在

TOP

1997年以來全球轉基因食品健康損害事件一覽
http://blog.udn.com/amlink/4500228
1997年以來全球轉基因食品健康損害事件一覽

1997德國農民克勞納開始種植先正達Bt-176玉米試驗田,頭三年,玉米長勢喜人、毫無蟲害,當2001年,他將這種玉米用來餵養母牛時,牛開始劇烈腹瀉並停止產奶,最後,他總共損失了70頭牛。
1998年秋,蘇格蘭Rowett研究所的普茲泰教授(Pusztai)就在電視上公開宣稱,他的實驗證明,實驗鼠腎臟、胸腺和脾臟生長異常或萎縮或生長不當,腦部萎縮,多個重要器官也遭到破壞,免疫系統變弱。
      
1999年,美國康耐爾大學的研究者John Losey在英國《自然》雜誌上發表報告,用塗有轉Bt基因玉米花粉的葉片餵養斑蝶,導致44%的幼蟲死亡。
      
1997-1998年,英國等實驗分析發現轉基因食品導致某些動物健康異常和種植區域出現異常。英國政府資助的研究顯示,食用了轉基因土豆的老鼠出現了肝臟癌症早期症狀、睾丸發育不全、免疫系統和神經系統部分萎縮等異常現象。
      
1998年,歐盟國家通過法律,把轉基因農產品作業嚴格限制在實驗室環境或封閉區域之內。
      
2004 年先正達研發的轉基因Bt-176玉米爆發醜聞,德國黑森州北部農民從1997年開始試種Bt-176玉米,並用作奶牛的補充飼料,2000年當農民開始 提高該玉米在飼料中的比例後,所有的牛都死了。2004年瑞士聯邦技術研究院踢球植物學研究所海爾比克教授發現,Bt-176中的用來毒殺歐洲玉米螟的 Bt毒素,無法分解,最終毒死了奶牛。
      
2005年5月22日,英國《獨立報》又披露了知名生物技術公司“孟山都”的一份報告,以轉基因食品餵養的老鼠出現器官變異和血液成份改變的現象。
      
2005 年11月16日,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顯示,一項持續4個星期的實驗表明,被餵食了轉基因豌豆的小白鼠的肺部 產生了炎症,小白鼠發生過敏反應,並對其他過敏原更加敏感,並據此叫停了歷時10年、耗資300萬美元的轉基因項目。
      
2006年,俄羅斯科學院高級神經活動和神經生理研究所科學家伊琳娜?艾爾馬科娃博士研究發現,食用轉基因大豆食物的老鼠,其幼鼠一半以上在出生後頭三個星期死亡,是沒有食用轉基因大豆老鼠死亡率的6倍。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17 19:29 編輯

2007年,在奧地利政府的資助下,澤特克教授及其研究小組對孟都山公司研發的“轉基因玉米NK603(抗除草劑)和轉基因玉米MON810(Bt抗蟲)的雜交品種”進行了實驗。在經過長達20周的觀察之後,發現轉基因產品影響了小鼠的生殖能力。
      
2008年義大利的科學家做了一個長期實驗。他們用抗草甘膦轉基因大豆餵養雌性小鼠長達24個月,結果發現食用GM大豆的雌性小鼠肝臟出現異常。
      
2007年10月和11月,美國《紐約時報》等媒體報導,經過長期周密跟蹤觀察,發現有兩種轉基因玉米種植導致傷害蝴蝶生存,對生態環境安全的威脅程度已經超出可接受水平。為此,歐盟已經做出了初步決定、禁止該轉基因玉米的種子銷售使用。
      
2007年,法國科學家證實,孟山都公司出產的一種轉基因玉米對人體肝臟和腎臟具有毒性。
      
2008年,美國科學家也證實了長時間餵食轉基因玉米,小白鼠的免疫系統會受到損害,該研究成果發表在同年《農業與食品化學》雜誌上。
      
2009年12月22日,法國生物技術委員會最終宣佈,轉基因玉米"弊大於利",這等於轉基因作物種植在法國的永久廢除。
      
2009 年12月一期《生物科學國際期刊》上發表的研究結果表明,三種孟山都公司的轉基因玉米能讓老鼠的肝臟、腎臟和其他器官受損。三種轉基因玉米品種,一種設計 能抗廣譜除草劑(即所謂的Roundup-ready),另外兩種含有細菌衍生蛋白質,具有殺蟲劑特性。這項研究利用了孟山都自己的原始資料。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17 19:30 編輯

2004年7月28日,美國國家科學院完成了特別專題研究並發佈研究報告,指明:轉基因食品可導致難以預見的主基因(Host DNA)破壞,而用現有的審核和監測系統,美國各政府機構不能發現這些破壞。美國國家科學院列舉了審核轉基因食品產品的時候所沒發現的異常:
      
- 食用了轉基因玉米等轉基因食物的老鼠,出現血細胞和肝臟細胞異常、肝臟比沒食用的更重;
      
- 食用了轉基因玉米的豬,在美國中西部農場出現假孕或不育;
- 食用了轉基因玉米飼料的母牛,在德國實驗農場非正常死亡;
      
- 使用轉基因飼料的雞的死亡率比使用自然飼料的死亡率高出兩倍;
      
- 英國市場出現轉基因大豆食品後,居民的過敏症上升了50%,巴西出現同樣狀況;
      
- 被長期認為“安全”的轉基因玉米,其效果並非如推廣者說的那麼理想,例如,菲律賓食用者出現了皮膚、小腸和呼吸系統的異常反應;
      
1997-1998年,英國等實驗分析發現轉基因食品導致某些動物健康異常和種植區域出現異常。英國政府資助的研究顯示,食用了轉基因土豆的老鼠出現了肝臟癌症早期症狀、睾丸發育不全、免疫系統和神經系統部分萎縮等異常現象。
      
2000 年到2001年,轉基因種植區域發現生態環境出現異常獲得更多證實,譬如,轉基因玉米品種本身尚未發現異常,但其周圍野生生態環境出現異常,而轉基因甜菜 等品種的野外試驗顯示其本身和環境都發現異常。為此,美國、加拿大、英國和歐盟國家的政府農業部門緊急成立農業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組,對轉基因種植區開始全 天候的嚴密監控措施。
      
在江蘇省“棉花之鄉”鹽城大豐市調查發現:該省轉基因棉推廣進入第5個年頭後,轉基因棉除了產量下降外,其質量也出現了嚴重下降,表現尚不如普通棉。
      
英國的權威科學雜誌《自然》刊登了美國康乃爾大學教授約翰•羅西的一篇論文,論文中指出,蝴蝶幼蟲等農田益蟲吃了撒有某種轉基因玉米花粉的菜葉後會發育不良,死亡率特別高。
      
阿凡迪斯公司生產的一種“星聯”轉基因玉米,由於可能引起人體的過敏反應,美國環保局僅批准其用於動物飼料,禁止其用於食品生產。
      
Mayeno,A.N. 等(1994)報告,發生一種新的,不明原因的病症,主要表現為嗜酸性肌痛。臨床表現有麻痹、神經問題、痛性腫脹、皮膚發癢、心臟出現問題,記憶缺乏、頭 痛、光敏、消瘦(Brenneman,D.E.等,1993;Love,L.A.等,1993)。後查明系日本一公司生的基因化工程細菌產生的色氨酸所 致。食用者在3個月後發病,導致37人死亡,1500人體部份麻痹,5000多人發生偶爾性無力。據測定,含量為0.1%便可殺死人體。
      
美國國家科學院發佈長篇科研調查報告清楚指明:越來越多的觀察和發現證明,轉基因農作物的種植和使用對動物和生態環境有潛在的安全威脅;必須對轉基因作物種植區域實行強制性隔離措施,對轉基因食品實行更嚴格的控制和檢測監測。
      
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也表示極大的擔憂。轉基因水稻可能通過花粉傳播而污染傳統的水稻品種,對於環境與生物多樣性造成嚴重威脅。
      
世衛組織主張對發輾轉基因食品持謹慎態度,尤其要慎重引進國外沒有經過嚴格檢驗的轉基因產品。
真相並不存在

TOP

基因改造 就科學上來說 是一種創意 本身是中性的
但就 應用上來說 同時也存在一些風險
如果沒有 嚴謹的掌握 這些風險 小心的使用這些技術 就可能帶來危險

甚至於 這些危險被有計劃的散佈 那麼對於世界而言 就是一場災難了...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0-12-22 23:12 編輯

糧食危機- 一場不為人知的陰謀  威廉 恩道爾  PDF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5542165.html




威廉·恩道爾簡介
http://wiki.mbalib.com/zh-tw/%E5 ... 9%E9%81%93%E5%B0%94
  威廉·恩道爾,著名經濟學家、地緣政治學家。從事國際政治、經濟、世界新秩序分析研究愈30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學士、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比較經濟學碩士。

  威廉·恩道爾先生作為獨立的經濟學家和新聞調查記者先後在紐約和歐洲工作。他的研究涵蓋領域極為廣泛。除能源和地緣政治,還包括關貿總協定(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農業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三世界債務和亞洲金融危機等。威廉·恩道爾先生還經常應邀在地緣政治、經濟、能源等國際會議上發表演講,並定期為世界全球化中心及許多國際出版物撰寫文章,還經常為主要歐洲銀行和私人基金經理提供咨詢。
威廉·恩道爾的主要暢銷書籍是《石油戰爭》、《糧食危機》、《經濟危機》、《霸權背後》。

  《石油戰爭》介紹

  《石油戰爭》全面闡述了構成世界霸權的基礎力量,揭示了石油、美元輪動席卷全球財富的秘密,描繪了世界地緣政治鬥爭的生動場景,解析了石油危機、不結盟運動、馬島戰爭、核不擴散條約、德國統一等重大歷史事件背後的真正原因。這是一本瞭解世界經濟,研究國際政治,拓展戰略思維不能不讀的好書。



糧食危機》介紹
  《糧食危機》 是旅德美籍學者威廉·恩道爾繼《石油戰爭:石油政治決定世界新秩序》之後的又一部力作。他以地緣政治的獨特視角,無與倫比的超強思辨,無可質疑的詳實史料,條分細縷,層層剖析,為我們揭示了圍繞糧食正在進行的一場不為多數人所察覺的陰謀。這是一個由少數人策劃的陰謀,他們正在圖謀控制全世界的糧食供給,控制世界大多數人生存的物質基礎,從而控制世界大多數人的生存狀態與生存空間,讓全世界的人們成為他們獵食的對象,成為他們永遠的奴隸


這是一個設計巧妙而又隱蔽的陰謀,由三個步驟構成。首先,他們以科學的名義,開展轉基因工程研究,獲得大批專利,並控制某些重點糧食品種,如大豆、水稻等大規模農作物和雞、奶牛等重要家禽產品。其次,他們尋找各種機會,如大面積的農業災害(減產或疫情)、戰爭(如在伊拉克)、債務危機(如在阿根廷),藉助某些國際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的庇護,以援助為名,強迫別國的農民採用由他們控制知識產權的農作物種子。最後,他們它利用人類用於鼓勵創造發明的專利制度,以保護知識產權為藉口,強迫征收種子的專利使用費。為達到目的,他們不惜採取惡劣的手段。這些手段包括,開動宣傳機器,把人類流行了幾千年的耕作習慣和耕作方式,誣衊為落後的生產方式;隱瞞轉基因種子嚴重的不良後果,大規模推廣未經嚴格檢驗的轉基因作物;發明不育種子,讓農民播種的農作物“斷子絕孫”,從而不得不年復一年地向他們“買種”耕作。這是何等的陰險。
真相並不存在

TOP

http://autumnson-nwo.blogspot.com/2011/01/blog-post_7638.html#bn-forum-1-1-3202415878/7773/0/show/blog-post_7638.html
斯巴甜暴露-基因改造細菌被用於創造致命的糖精
Aspartame exposed - GM Bacteria used to create deadly sweetener
Wednesday, January 05, 2011
by: Anthony Gucciardi, citizen journalist
Translation by Autumnson Blog
世界上最風行甜味劑的製造商有一個秘密,和它並不是甜蜜的一種。阿斯巴甜是一種人做甜味劑在世界範圍內的成千上萬產品中被發現,亦已被發現是用轉基因(GM)細菌創造,更令人震驚的東西是這資料已被知道多久。在一篇由獨立報 的1999年文章是第一個去揭露那可惡的阿斯巴甜被創造過程。諷刺的是,發現出現在大約的同一時間,當世界各地的富有領導人在八國集團首腦會議上會晤,去討論轉基因食品的安全。

========================================================
研究證明阿斯巴甜導致肺癌和肝癌
http://autumnson-nwo.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7210.html#bn-forum-1-1-3202415878/7773/0/show/blog-post_7210.html

一項在Ramazzini研究所由MORANDOSoffritti博士的新研究,示範阿斯巴甜被執行以餵飼瑞士小老鼠,在男性誘發出顯著的劑量相關的增加肝細胞癌和肺泡/支氣管癌。劑量分別為 32000、8000、2000或零ppm,在第12天開始妊娠和持久直至死亡。看到這項新研究在
雖然新的研究是突破,阿斯巴甜的歷史作為一種致癌物質已被知道,阿斯巴甜一開始已知是導致癌症的。在1985年8月1日美國藥檢局的毒物學家阿德里安毛博士告訴國會,至少有一Searle的研究“已建立超越任何合理的懷疑,阿斯巴甜能夠在實驗動物誘發腦腫瘤,和它的這傾向是有非常高的意義。...鑑於這些指示,阿斯巴甜的致癌潛質是一件事,已被確立超越任何合理的懷疑,人們可問:什麼理由有美國 FDA的明顯拒絕,去行使這食品添加劑所謂的德萊尼食品、藥品和化妝品修正案法例?“

========================================================
食物:終極秘密暴露
在一特別的視頻,亞歷克瓊斯講解全球主義者權力的其中一種最黑暗做法,已用來控制人口 - 食物。地球的主食作物摻假、轉基因物種和故意地改變的水、食物和空氣全都等同於優生學的運作,以削弱群眾和實現全方位的控制。

全世界的人們,尤其是美國正在化學襲擊下。致命和危險的毒素從阿斯巴甜至氟化物、轉基因、水銀污染、農藥、跨物種的嵌合體、塑料化合物的雞、高果糖玉米糖漿、克隆肉、rBGH和新進取品種的轉基因三文魚,全都已進入我們的飲食和環境 - 無論是否想要它。
真相並不存在

TOP

看起來 基因改造的市場 越來越大了!!!
市占率因為這些怪現象可能會突破性的提昇!!!!!!
不用還不行了!!!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1-2-23 17:26 編輯

影片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4iIZt8Cj4o/

德國電視台報導轉基因危害

廣泛的環境污染、中毒和農業污染、人類無數的傷害、畸形和死亡 - 這些以及許多其它恐怖事件是種植轉基因(GM)作物的結果,特別是轉基因大豆。最近一套新聞紀錄短片在德國電視台播出,暴露轉基因大豆種植正在導致的大規模破壞,和警告消費者食物鏈被上載更多的轉基因材料,超於他們可能想像的。

在德國和整個歐洲聯盟(EU),含有轉基因的食品必須被正確地如實標籤,因此,很少的轉基因產品放在商店貨架上,因為當令人警覺到它們的存在,消費者幾乎一致地拒絕它們。然而許多人未能意識到,在歐洲和美國兩地,是傳統的牲畜往往是餵食以轉基因大豆和玉米,那最終在商店貨架上以傳統肉類、牛奶和雞蛋的形式出現

但德國的紀錄片更進一步,突出其它正在由轉基因大豆導致的損害,包括幾宗中毒案件,已經發生在該有轉基因大豆種植的地區,主要在南美洲,那裡是大部分歐洲的4100萬年度噸的大豆來源,當地居民正在變成中毒、癱瘓、或因接觸孟山都的最後召集除草劑 - 也被稱為草甘膦 - 和其它應用用於種植轉基因作物的化學物而被殺害。

在中毒以前我們是一個幸福的家庭”,一位名叫索非亞的年輕姑娘解釋,她與家人生活在轉基因大豆田附近,在那最後召集被重用。 “我們有我們的植物和果樹,但我們失去一切,包括我的小弟。”她接著說她的兒子出生時帶有缺陷,和醫生已告訴她未來 10年不要有任何更多的孩子,因為他們亦將帶有缺陷出生


索非亞並不孤單,有許多病例和出生缺陷被報告,全在南美,是轉基因大豆種植的結果。和問題在指數看只是變得更差。

真相並不存在

TOP

返回列表